像待研究生一样待本科生亦不可能

水米田 原创 | 2008-07-06 13:33 | 投票
标签: 市场 学科 本科生培养 

              另见  光明网  

今天说的是高校培养学生中看似矛盾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学校像工厂一样大规模加工学生,另一方面,个别学科像培养研究生一样培养本科生,然而即便这样,也难以维继下去。

一、像工厂一样加工学生?

    高校扩招以后,感到学生数量一下子增加了不少。早先一个班有3040名学生,上公共课的时候两个班合到一处,也就60 80名;最近四五年,动辄三四个班合到一处,大如会堂的教室坐到了150200多学生,这么多的学生上课恐怕只能以讲授为主,师生个别交流的机会也就少了。有时候也在想,我系的教师本来课时工作量就少,为何安排课时不把班级规模分小一点呢?

学校为生存也不得不考虑经济效益,正如国家政策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样。大规模的工厂式加工学生,以少量的投入大量的产出也就成了许多学校生存的法宝。

 

二、像待研究生一样待本科生亦不可能

 

学校实行内部市场机制,即让学生自由选择专业。这样,与市场接近的学科专业学生爆满,与市场距离远点的学科学生越来越少。硬学科(技术科学类)越来越硬,软学科(一些人文学科)越来越成软蛋。

     去年由于把教育学科合并到非主校区的职业技术学院,使得这一软蛋学科迅速失去了市场,只有十来个学生选择了这一专业。这十来个学生也是极不情愿地流落到了教育系,因为选择好专业须在第一年有好的学习成绩,可他们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

      但这几个学生也因祸得福,教育系的十来个老师视他们若掌上明珠。这些学生可享受到了研究生的待遇。比如在作毕业论文的时候,别的热门学科的一位指导老师恐怕要带十几到二十几个学生,教育学科的老师每人二三个,有的老师还轮不上。从选题、到文字错误乃至英文摘要都给学生仔细修改过了。应该说,就教育过程来中所受待遇来说,这几个学生也算幸运的了。因为学生如蜂群一样聚集于某些热门学科,造成某些院系学生太多,每个教师分配到每个学生上的教育精力就有限。

      即便如此,今年这一专业居然没有一个学生选修了。这里附带着出现两个问题,这么庞大的学校,每年招收近万名学生,难道就没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学生?这不符合人性的多样化原理。其次,即使有几个学生选择,也是不得已而选来的所谓成绩较差的学生,不符合教师队伍相对来说应有素质较高者来充任的要求。

这就是市场选择的残酷性。正如社会中引入自由竞争机制要考虑弱势群体一样,学校内的自由选择机制也要考虑弱势学科。能否也允许这些学科有少量学生,哪怕十来个,也让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某些学科能维持下去,同时也满足部分老师培养学生的需要和个别学生对这门学科的兴趣?而且,市场选择也有一定的盲目性,学科冷热也有一定的相对性。

但这种想法有可能只能停留在理想状态。首先这不符合经济学的规模效益,拿着同样的工资的教师产出比热门学科教师的要少,而且为少量本科生单独开课浪费教室等资源;其次,虽说人性是多样的,肯定也有个别对这一学科有兴趣,但他(她)又何尝不受到外部就业市场的影响、学习功利的影响而舍弃自己的爱好?再次,你这几位老师为带几个学生一定要学校保留这个专业、一定让成绩差的学生不得已流落到此处,还导致他们将来有找不到工作的风险,你就不怕承担危害学生的罪名吗?

思来想去,还是让学生自由选择热门吧。剩下的成绩不好的流落到本专业来也影响到本专业的声誉和培养质量。这样,有学生的学科教师每年可轻而易举地获得超额的教学工作量,因而能拿到更多的津贴;而冷门学科教师只能使劲找一些公选课上,弄不好连基本教学工作量也完不成,进而影响到将来的职称评审。

这里要说的是我校的教师还算幸运的,学校提倡通识教育,没专业学生的教师起码能通过开公选课完成一点教学工作量。听说有的规模小一点的学校教师没有向学生自由开设公选课的机会,因为各院系都要算自己的经济帐,本系老师面向全校学生开课会相应增加本系的成本。看来,搞通识教育、面向学生自由开课、学生自由选课也是要以一定的经济实力作支撑的。

再看教育部的规定,教授必须为本科生上课,否则将不予聘任;又规定,个别专业连续两年招不到学生要淘汰。

上有规定,下有市场,一些学科老师面临着新的选择!

这自然又回到前面几篇博文的话题,有关政策应促使大学教师自由流动!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