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小农意识与集约经营

袁清溪 原创 | 2009-11-01 10:25 | 投票
标签: 小农意识 集约经营 
  

   从传统上讲,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即使在今天,我们还不能说就是一个纯粹的工业国,因为我们的国民人品还有70%左右的是农民,还有绝大多数人口信赖农林、牧、渔业为生,很多人还是靠天吃饭,为了生存,必须精打细算,小心翼翼地生活。因此,小农意识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集体意识,带有民族发展的基因,很难用一两句口号或一两次号召就能改变的。然而,到目前,这种小农意识的确阻碍着农业、农村的发展,阻碍着农业产业化经营。那么,我们就采取西方国家的大农庄式的或前苏联大农场式的经营方式行不行呢,不行,因为我们的传统、我们的国情是不允许的,我们只有建立在我们的传统和国情基础上,创新方法,推进农业的集约经营。为此,我对张德元先生的看法几乎完全一致:

   小农长期存在的合理性

   除了中国的客观条件决定了在农业部门普遍实行“规模经营”的不现实外,从农业生产过程来看,“小农家庭经营”未必就是不高效的,如果站在制度经济学的角度看问题,家庭经营反而有其内在优势,而且,“小农家庭经营”也未必就成为农业实现产业化的必然障碍;基于这个认识,我认为,在中国今后相当长时期内,即使土地制度已经改革到足以使农村土地充分顺畅流转的情况下,“小农家庭经营”的长期存在也具有其无可置疑的合理性。

   关于土地经营规模和土地使用效率究竟是成正比还是成反比,即“大农”是否就比“小农”高效的问题,我很赞成苏州大学夏永祥同志的观点,实际上,成正比还是成反比关键看你采用什么指标去测度。如果以土地产出率作为衡量标准,则土地经营规模和土地产出率不成正比,甚至“小农”的产出率高于“大农”的产出率,大量的实证研究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世界银行对肯尼亚的农场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农地规模在0.5公顷以下的农场每公顷单产是规模在8公顷以上农场的19倍;普罗斯特曼和里丁格对117个国家的统计数据进行分析,结果发现每公顷单产最高的14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是以小规模农场为主;所以,可以肯定,由于“小农”的精耕细作,“小农”往往有可能比“大农”取得更高的产出率。而且,大家应该看到,这不仅是个效率问题,对于一个世界上的头号人口大国来说,保证土地的产出率——即保证吃饭问题,比获取任何货币意义上的经济效益都更具有战略意义,我就从来未敢相信已经卸任的朱总理的那句豪言壮语——两三年内农民不种田中国人也有饭吃(关于粮食安全问题我将于近期另文专述)。当然,夏永祥同志的研究也证明,土地经营规模和农业资本效率、劳动生产率确实是成正比的,但是,我国农村的现实正是资本短缺、劳动力剩余,就业问题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的头等大事,所以在我国农业生产中以劳动力来替代资本应该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这正好从反面证明,要想提高土地使用效率不能依靠土地规模经营,“小农家庭经营”在我国的长期存在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我们再换一种思维方式来考察农业的生产过程,你会发现,如果以制度经济学的观点来看问题,“小农”的长期存在不仅是实践中的必然结果,而且它也是符合制度经济学的理论逻辑的。这是因为,其一,农业生产过程要受到劳动对象生命节律的调节,有着严格的地域性和季节性,这就要求农业在经营方式上要具有较强的灵活性,而“小农家庭经营”因其组织规模小能够很好地满足这一要求。其二,农业生产既要受到不稳定的自然环境因素的影响,也会受到“大市场”的挤压,具有很强的比较“劣”势,复杂的自然、经济环境给农业生产带来了明显的不确定性,克服这种不确定性需要灵活的信息决策机制,而集中决策难免存在时滞,家庭经营因其小规模而具有较强的应变能力。其三,即使“大农”能够发挥它的规模优势,但因其组织规模大,必然要付出比“小农”大得多的管理、监督成本;反过来说,即使是在忽略家庭亲缘关系给生产组织过程带来的正效益的情况下,“小农”经营仍然比“大农”经营更节约交易成本。

   我国加入WTO以后,农业如何实现产业化的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所以,说到这里,可能还会有人担心,“小农家庭经营”会不会成为农业产业化的障碍呢?大家想一想,什么是产业?从构成产业的各个生产主体来看,产业实际上就是一大批生产同类产品的生产者构成的集合,因此,形成产业的关键不在于集合中“元素”的大小,而在于这些“元素”能否有效地聚合起来。如果能通过一种组织方式,把一个地区分散的小规模经营的农户整合为生产同类产品的集合,在市场上采取共同行动,那不就是一个产业吗?由此看来,在实行“小农家庭经营”的农村地区,实现农业产业化不是不可能的,而是缺乏与此相适应的组织资源,日本、台湾的“小农+农协”模式不仅使他们的农业实现了产业化,而且还使他们的农业实现了现代化,这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吗?当然,在“小农家庭经营”的基础上,以农户联合的方式来实现农业产业化,确实需要付出一定组织、制度成本,但是,为了大局的稳定和国家的未来,作出这个牺牲不仅是值得的,而且也是我们面对复杂弈局稳中求胜的唯一应对招数!

  西方式规模经营难以植根中国

   首先,现在很有必要从理论上来重新审视一下“农地规模经营必然产生规模效益”这条“铁律”。我们之所以如此坚信这条“铁律”,是因为我们曾经在西方经济学的教科书中得知,“规模”能够衍生“报酬”;但是,大家应该注意到,这个结论是西方经济学家们在很久以前以第二产业为背景和一系列假设下得到的,其中最重要的假设就是“经济人”假设,因此,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中实际上隐含着这样的意思——“经济人”追求“报酬”会使市场“自动”产生规模扩张的动力,“规模”绝不是人为堆积生产要素,也不能视为某种制度设计的结果,它是产业本身自然成长而表现出的“规律”。如果把规模报酬理论套用到第一产业,那就要另当别论了,农产品的需求弹性低是大家公认的事实,自恩格尔之后,各种实证研究已经证明,农产品的需求收入弹性会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而下降。农产品的这种市场特性决定了农业缺乏规模扩张的市场动力,农业不会像其他产业那样具有不断扩张生产规模的趋势。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