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国人的中医视觉偏差

侯浩彬 转载自 中国中医药报 | 2009-11-30 18:15 | 投票
  

       国人对中医的视觉偏差,由来久矣,近百年来的中医存废之争中的“废止中医”的主张、“告别中医中药”的呼吁、“中医是伪科学”的观点等反对和诋毁中医的论调,都是国人视觉偏差之极端者,反映了少数人的无知与偏见。本文所论国人对中医之视觉偏差是指目前普遍存在的对中医多方面误解的现象,这些现象既有社会文化科学环境变化的深层次原因,也有近年来由新闻、出版、电视、网络等媒体掀起的中医文化热潮的误导和催生作用。中医文化热以传统文化的视角审视和介绍中医所传达的错误信息,日益冲淡着人们对中医科学的感知和信念。有研究表明,目前社会各界对中医的认知度其实还是很低的,正如有人所说的那样,在中国不知道中医的人可能很少,但真正知道中医的人更少。

  当前,国人对中医的视觉偏差主要表现在以下若干方面。

  中医国粹论

  说中医是国粹,谁还敢说它半个不字?这种盲目崇拜的后果,妨碍了人们探求真理的科学信念,阻碍了中医学前进的脚步,这其实也正是中医学术发展迟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国粹,按《新华字典》的定义是特指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也含有对传统文化盲目崇拜之意,中医国粹论正是如此。近年来,不少人热衷于将中医当国粹,众多的宣传媒体也一直在大力宣扬中医国粹论,更有人将中医与京剧、书画并列为三大国粹,而且很多人似乎都已形成共识,这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对中医的抬举和尊崇,因为把中医当作国宝和传统文化的精华这本身好像并没有什么错,而其实正好相反,恰恰是中医国粹论将中医引入了固步自封的歧途,使其背离了科学的真义。这是因为国粹强调的是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不可超越的,也是不能创新的,任何的超越和创新都会从本质上改变国粹的本来含义,而中医学作为一门实实在在的医学科学和防病治病技术,同现代医学科学一样,它在疾病防治方面既有许多自身的优势与特色,也有许多的缺陷与不足,它需要不断发展和进步、不断完善与提高。

  理论和方法学的创新是中医学发展永恒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医学与国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一门有几千年深厚的学术积淀和丰富的经验积累、至今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并且在不断进步和发展的生机勃勃的医学科学,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它当作国粹来供奉呢?难道我们真愿意让她永远固定和停留在传统文化精华的光环之下吗?因此,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的应该是中医所本有的科学属性,而科学不需要供奉,它也不应像京剧、书画艺术一样供我们随意欣赏和把玩。所以我们说中医文化热把中医当国粹,误导人们神化中医,而这实际上正是不了解中医和国粹真正含义的表现,是对中医严重的误读。既然是国粹,就容不得对它有半点非议,谁还敢说它半个不字?这种盲目崇拜的后果,妨碍了人们探求真理的科学信念,阻碍了中医学前进的脚步,这其实也正是中医学术发展迟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医文化论

  中医文化论从客观上有意无意地使中医学偏离了科学的轨道,为打着科学旗号反对中医的少数人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口实,从而恶化了中医学发展的舆论环境。

  如果单从文化的定义而言,文化是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哲学、科学、教育、文学、艺术等,中医学作为医学科学属于文化的范畴这似乎并没有错,但是中医文化论者忽略了中医的科学本质,片面夸大中医的文化属性而将中医当作狭义的传统文化看待,将中医宝贵的科学财富视为狭义的文化遗产。有的视中医为玄学,甚至将中医与巫术迷信相联系,他们对中医治疗疾病采取怀疑态度,他们不相信中医是科学,也不相信中医能治病,能治好病,甚至即使亲眼看到治愈的病案,他们都会认为疗效具有偶然性,他们的偏见是根深蒂固的。

  还有一些著作和文章出于猎奇,他们不了解也不关注中医学独特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临床医学的学术主流,而是专门挖掘中医的奇闻逸事,只对中医的传奇故事津津乐道;也有的著作则从史学、文学、哲学等不同的角度,崇古尊经,任意阐发,以图揭示中医学的玄妙精深,使人读后如坠云雾,无所适从。所有这些,都从客观上有意无意地使中医学偏离了科学的轨道。

  中医文化热之所以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主要是因为这些著作和文章从整体上忽视了中医的科学本质,忽略了传统文化仅仅是中医的载体这一基本事实,中医学的医学服务功能和防病治病技能被淡化了,这就在某种程度上为打着科学旗号反对中医的少数人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口实,从而恶化了中医学发展的舆论环境。

  从近年出版的大部分中医科普著作和文章的作者来看,多为医史研究者和科普作者,他们对中医的临床实践、教育现状、科研现状、学术交流、现代中医人处境等一些现实问题知之甚少,他们也不大可能从总体上把握中医的科学实质、优势特色、缺陷不足、面临的挑战与困惑、发展方向等中医的一些基本问题。所以他们的著作与文章就难免出现偏差,严格讲,他们多半是不大具备评价中医的基本资格的。正如恩格斯所言:“许许多多自然界科学家已经给我们证明了,他们在他们自己那门科学的范围内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在这以外就不仅是唯心主义者,而且甚至是虔诚的宗教教徒。”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