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4.0的赢与代价(2)

夏勇峰 原创 | 2012-08-07 10:32 | 投票
标签: 代价 微信 4.0 
    而除了移动通信之外,微信还通过个人相册和朋友圈,构建了一个在小范围流转的基于私密关系链的内容层;并通过开放API,让广阔的互联网内容在微信的关系链中流动成为可能。

  现在回过头来看微信,从社交角度分析,它已经具有了哪些关键点:人,每个人都是一个信息流动的节点;管道,通过人与人的关系和便捷的通信,让信息的流动无比通畅,通过朋友圈,大量较为非私密的信息将有更大流转空间;在4.0之后,它还将拥有更多可流动的内容,一方面内容借助微信关系链可以进行传播,另一方面微信也通过内容,让自己的关系链优势变得无比壮硕。

  可以说现在的微信,从关系出发,已经走在一个架构完整且具有创新性的社交网络之路上。

  区别只是在于,“QQ满足了用户同步通信的需求,微博满足了异步通信的需求,微信则提供较大的弹性,让用户更加从容地按照自己的意愿管理社交关系和人际沟通”,张小龙说。

  巨头的车轮

  2012年3月22日,《商业价值》记者在香港见到了郭秉鑫,移动即时通信产品Talkbox的创始人和CEO。“你来的正好,现在可以看到对方有多强大啦,我们有再多钱也没法跟他们争的。”郭秉鑫半开玩笑地说。

  他所说的对手正是微信。就在当天,微信买下了香港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广告位进行推广,一天所耗金额据说有好几百万元之多。此时Talkbox团队只有十来个人,成本投入也相当谨慎,而如果按照去年12月的数字估算,微信应该已经有了超过百人的研发团队,数千台服务器,总投入数亿元。

  这和一年之前有天壤之别。2010年末,Kik横空出世、带来一种全新的吸附于手机通讯录之上的移动通信模式,据说腾讯内部不同部门同时有5个团队开始迅速动手做类似产品,而最后广州邮箱团队几个人在短短一周之内就首先完成了产品,抢得先机。

  这正是马化腾所说的“失控”,唯快不破的内部早期竞争,虽然有竞争损耗,但胜者为王,体质将更加坚韧。

  2011年初中国爆发了所谓“千信大战”,Kik的实践者们嗅到了移动通信机会,大大小小的团队疯狂涌入。竞争一度陷入僵局,众多快跑的对手们蜂拥向前,一方有新功能,如果被分析有价值,将迅速被其他人所借鉴。这一阶段微信并不占据太大优势。

  可是从2.0版本开始,微信的腾讯背景渐渐起了效果,和微博、邮箱、QQ的打通,让其“通知器”成为了别家难以模仿的功能。

  到了2011年年中,战局再次发生变化,移动通信产品的形态再变,通过本地位置服务(LBS),产品中可以查找周围的人,打破了手机通讯录连接好友的既有模式,新的对手陌陌等迅速崛起。

  这次产品形态变化,意味着移动即时通信软件从覆盖人与人之间的“强关系”,到寻找周围人的“弱关系”演进,关系链打开,让多个应用场景如酒吧、会议成为了使用软件的新阵地。而对弱关系中用户心理的捕捉和用户体验的了解,正是腾讯和微信团队的强项。

  2011年6月,微信新版本发布之后,用户量终于迎来一次巨大的增长峰值。在微信从“失控”到引入腾讯公司力量的“控制”过程中,在强力团队和精致产品的快速奔跑下,微信终于开始领跑,并逐渐和对手们甩开了距离。

  之后,微信3.0版本进一步用“摇一摇”、“漂流瓶”等功能拓展“弱关系”,连接原本陌生的用户,积极的产品运营策略也从未停止。2012年1月6日,微信成为香港社交类App第一,4月19日4.0上线,4月25日在香港、澳门、台湾三地均登上社交类的榜首。

  直至成长至此,甩开了成百上千的竞争对手之后,微信才终于开始谨慎地进入了社交平台阶段,在4.0将触角伸向了内容。可是,虽然产品并非简单模仿Instagram或Path,但微信4.0的这次重要升级无可避免地直接碾碎了中国Instagram和Path借鉴者们的移动社交之梦。

  这次,后者几乎已经没有可能与已经如此壮大的微信竞争,当用户在微信的关系链和内容里游泳时,其他的社交产品“小池塘”将无法避免干涸的命运。

  433天达成1亿用户,对微信来说这或许是个奇迹,但从互联网层面上,或许会带给人“腾讯运作模式”的更深层思考。它并不是简单的资源问题,也不是管理问题,而是一种综合的、让大公司更有生命力也更可怕的力量。

  关系链冒险

  微信真的已经强大到无人可敌了吗?似乎是这样。可如果从社交关系链深层考虑,结果却又不尽如此。实际上,强大的微信从4.0开始,正在进行一场自我冒险。

  如同文章开头张小龙所说,微信4.0是“在IM关系链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为什么?

  复盘微信的发展路径,它为了在竞争中甩开对手、获取成长,其实一直在做功能上的加法,而且加的速度极快。任何产品都不可能在这种状况下实现平衡,即便是腾讯公司张小龙等产品高手。

  对微信来说,加法的最大问题,是带来了关系链的混乱。

  微信最开始的成长土壤是手机通讯录,而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手机通讯录都是熟人关系,也就是强得不能再强的强关系。

  从手机通讯录的匹配到邮箱的匹配,这一点没问题,因为如果你手机里拥有对方的邮箱,或者你和对方都用着相同公司域名的邮箱,你们几乎一定是现实中的同事或朋友。这是熟人关系的强化。

  可是在此之后,微博和QQ关系链的导入让微信用户的人际关系链变成了“熟人+微博互粉+QQ好友”。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微博和QQ并非直接对照匹配,按照通讯录的方式在微信里互相提醒并加为好友,因为微信插件接口的引入,也会让微博和QQ好友逐渐变成微信好友。

  真正导致关系链进一步混乱的,是LBS、摇一摇、漂流瓶等陌生人交友模式。微信当时必须要做这些功能,以此来与陌陌等对手竞争,可当它由此扩增用户之后,让很多陌生人也变成了微信好友。

  其实到这里都还没什么,因为作为一款即时通信工具和通知器,微信好友之间的交流都是私密化的,不管你有几个女朋友,关系链的混乱并不会带来多大问题。

  问题的关键在于,微信走向了社交平台这一方向。

  我们回头来看Facebook,作为强迫实名的社交网络,它对于用户关系链的保守一直延续了整个成长过程。关系链越保守,用户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就越扎实,好友一个是一个,这样平台也越稳固。

  可是,微信要让用户能在自己的平台上发布内容,结果如何?如果不对用户关系进行精密的隔离与控制,将很有可能导致崩溃性后果。比如,你发了一张照片,如果你的几任女友和老婆都同时看到它并且评论,这就会带来灾难。如果不隔离,用户在微信上发布任何内容都将具有风险,因为内容可能成为他不同关系链的衔接点。

  换个角度看,如果匆忙上马,微信的内容功能将可能没有人使用,而这就意味着其社交平台化将直接失败。

  现在微信4.0的做法,是在“朋友圈”中做出严格控制,A发的照片,他的好友都能看见、评论和表示喜欢,可A的好友B和C即便都做出了评论,只要B、C两人不是好友,他们就将看不到对方在A的照片下做的任何举动。

  可是这只是权宜之策。因为这种控制,内容的流动将极大受限,且天生更难形成“共振”。内容缺乏流动性,用户的动力相对会变弱,整个平台就将缺少活力。

  这是一个悖论。微信扩展产品,做大做强,与此同时却让关系链混乱,而关系链的混乱又将使得它难以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交平台,限制了其未来发展的广阔空间。

  回到最初,Kik当时在用户发信息时,会清晰显示对方“发送”、“送达”、“已读”这三种准确状态,可是微信却在自己的功能中去掉了“已读”。对此,张小龙的解释是,“给隐私留一点空间”,“比如你的老板给你发信息,你有时候并不想让他知道你看到了”。

  这是对用户体验和人性了解的极精妙之处,因为几乎每个人都要有秘密。可是,也许微信之路从这一刻就已经注定,一个“秘密太多”的社交平台,将很难有那种复杂度,将整个社会都装入囊中。

  在阶段性成功之后微信依旧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信息的流动与阻隔之间,微信需要从夹缝中找到突破口。就像微信启动画面上那个仰望夜空的男孩,在通往真正的社交平台之路上,微信的理想已经被人感知到,但他依旧是个小男孩,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