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不能再折腾了

张曙光 原创 | 2014-08-13 08:30 | 投票

每到一年一度高考、中考、小升初的时候,教育问题就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时至今日,在我们谈到教育制度和教育改革问题时到底在谈什么,而这些问题到底应该如何解决?

 

教育的失误在改革开放30年后仍相当严重

 

邓小平当年曾说,教育的失误是最大的失误。教育是计划经济的最后一个堡垒,是重灾区。此论不假。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教育也有进步。比如,教育从封闭走向开放,据教育部的统计,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达305.86万人,其中,72.83%的人已经学成回国发展。而且留学生呈年青化的趋势,从成人、大学生向中小学生发展。再如,教育的规模有了很大的扩展,现在每年有900多万高考生,700多万大学毕业生。还有,学校的硬件设施有了很大的改善,甚至有些过度排场和富丽堂皇。但是,教育和教育改革的失误也很明显,甚至相当严重。这也许是目前最大的共识。其乱象和败象已经显现,翻开报纸,也可以看到很多触目惊心的事例。

 

――中小学划分学区,就近上学,但择校仍然是金钱开路。按照学校的知名度,十万八万甚至更多。

 

――高考作弊时有发生,枪手代考也相当突出,甚至学生、家长、老师合谋,网上也公开招揽生意。

 

――高考加分问题不小,照顾和特长变成了特权。体育加分,足球4万,游泳8万,给了负责裁判和比赛程序的人。另外,报名办证先得交钱,5万一个。有的穿上队服,照个合影,有的做做样子,测试一下,裁判帮忙就过了。

 

――高校为了经济利益,都办有MBAEMBA,本来面对的是工商界人士,现在“一半是政界人士”。北大招生办的于老师说,“学费66.8万,党政领导干部行政级别需正处级以上”,而局级以上需要79.8万。很多是“官员请客,企业买单”。一些动辄数十万元学费的培训班,已经畸变成官员打造人脉圈的“名利场”和“资源聚集地”教授、院士也可以用钱来买。

 

――高校命案不断,很多学校每年都有因为学业压力、情感失恋、琐事纷争而跳楼、上吊,甚至动刀杀人。至于大学生犯罪,像药家鑫、马加爵等,就不用说了。

 

总之,教育危机,社会危机已经摆在面前。

 

中国教育失误的原因在教育理念

 

首先,我们的教育完全功利化了,可以说是功利主义横行肆虐,包括国家功利主义和个人功利主义。当年毛泽东提出的我们的教育方针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目标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劳动者”。它的着眼点,不是在培养人,培养具有健全人格、健康心态、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充满爱心的人,而是在技能上和智力上进行强化训练,培养为国家服务的机器,为政治服务的工具;从个人和家庭来说,是为了找一份能够搛大钱的好工作。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直到今天,这一方针不仅没有受到质疑和批判,反而在继续贯彻实行,而且越来越精致、越来越公开、越来越严重,以至在坚持政治挂帅的同时,又来了个分数挂帅。教育尚未摆脱政治的控制,又落入了金钱的奴役之中。

 

其次,中国的教育思想专制主义盛行。思想专制主义的主要表现,是通过高考的指挥棒,使学生丧失了学习的兴趣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人格没有了,不会思想了,不辨是非,不分香臭,只会跟在别人后面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同时,阶级斗争教育使学生丧失了同情心和宽容精神,对他人、他国的灾难幸灾乐祸,拍手称快,不仅不把敌人当人,而且把自己的同学、朋友、师长,甚至父母当仇人、当敌人。因此,教育思想的专制主义,实际上是奴化教育、蠢化教育、毒化教育。学生成了学习的奴隶,习题的奴隶,老师的奴隶,考试的奴隶,教辅书的奴隶,甚至出版商的奴隶。老师、家长都受到思想专制主义的残害。

 

再次,教育的工具化、技术化、程式化和知识化。教育面对的是一个个有思想、有感情的鲜活的人,应当是一桩灵活多样、生动活泼、身心愉悦的事情,但是中国的教育有一套周密的训练体系,一套标准答案,一套规定动作,教育变成了流水线,变成了养鸡场。中小学生天天做习题,训练的是解题的技巧。大学生为了学分,除了专业课以外,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没有时间读书,特别是读原著和读经典。一切教育活动都技术化了、规范化了,都有量化指标,课堂教学有一套模式程式,连各个部分教学的时间分配也有规定。评职称要看论文数量,字数多少,哪一级刊物发表。教学评估也都有一套打分的指标体系。

 

教育不能再折腾了

 

教育是百年大计,需要遵循教育本身的规律,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但是,60多年来,教育的折腾不断,改革开放以后,政治上的折腾少了,但教育的折腾还在继续。以大学教育为例,回顾一下教育折腾的历史,也许会对我们有所启迪。

 

――1952年的院系调整,是教育折腾的开始,按照苏联模式进行的调整,肢解了民国留下来的高等教育,保留了少数文理科综合性大学,撤消了综合大学的二级学院,按行业归口建立单科性高校,政府接办改造了65所私立高校,取缔了包括圣约翰大学、燕京大学、震旦大学在内的24所教会津贴的高校。重工轻理,取消了不少学校的政法、财经等人文学科,导致几代人缺乏人文精神的熏陶。

 

――1958年高等教育大跃进,全国高校从1957年的229所增加到1958年秋天的23500所,没有办学条件,没有师资,没有生源,学校数量的大跃进变成了教学质量的大倒退。

 

――19581976年的高考不宜录录取政策。从1958年起开始对高校学生进行政审,分为四类:可录取机密专业;可录取一般专业;降格录取;不宜录取。出身地主富农、资本家家庭的,家长被划为右派的,有海外关系、社会关系复杂的学生,基本上不宜录取或降格录取,遂使教育不公平合法化。

 

――十年文革,学校停止招生,先是批判斗争老师,后是打派仗,甚至动枪炮,大批青年上山下乡,高等教育受到全面摧残。很多工农兵大学生只有小学生的水平。

 

――1990年代的高校大合并。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高等教育恢复正常,但是在办世界一流大学的口号下,利起了一股合校风,一千多所高等学校、中等学校,被强制合并成412所高校。不仅机构庞大,人员臃肿、效率低下,而且失去历史特色,丢掉专业优势,百校一面。

 

――高校扩招和建大学城。为了缓解就业压力,拉动内需,1999年实行高校扩招。普通高校招生数比上年增加42%2000年再增加35%2004年在校生800万,第二年增加一倍,达1600万。大学生扩招,研究生也扩招,现在是博士、硕士满街走。随着扩招而来的是各地都建大学城,圈占农田不说,造成的浪费也不论,校区远离城市,教授住在城里,没有高校的传统气息,没有城市的文化氛围,只有几座空旷的大楼,简直是一座孤岛,甚至是一座鬼城。

 

从以上折腾来看,其根本原因在于,不是教育家办教育,而是官员办教育,权力代替教育规律,维稳代替了人的培养,学校没有独立地位,教授起不了决定作用,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因此,教育改革不是小改小革,而是教育理念的根本变化,教育是为了人,要以人为本,让人快乐、让人自由、让人性升华,让人格完善。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