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互联网的十一种隐喻(3)

胡泳 原创 | 2016-11-14 15:02 | 投票
标签: 互联网 

  说到信息高速公路,有一本著名的书是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但在这本书里,盖茨其实对信息高速公路的比喻有很多批评。比如,高速公路容易让人想到两点之间的距离,但计算机网络技术的特点是消除距离;同时,在路上行驶只能看到沿线的风景,而在网络上可以随心所欲看到和做任何事情。盖茨反对这个东西的更根本的理由是,信息高速公路会容易让人联想起政府的作用。他认为在大多数国家,计算机网络工程由政府主导修建会是错误的。

  盖茨认为互联网应该是一个大市场,这个市场是世界的中心商场,我们在这儿进行购物、交易、销售、讨价还价、结交新朋友、讨论问题,这是互联网的核心,它是一个市场。由于我们有了这个市场,盖茨在这本书里进一步提出一个概念,叫无摩擦的资本主义。在这里花少量费用可以获得大量信息,这是购物者的天堂,将使产品的生产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效看到消费者究竟需要什么,也可以使消费者更有效地购买产品。对此,亚当·斯密应当感到高兴。

  信息高速公路这个隐喻对中国有巨大的影响,这幅广告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著名的广告,大概如果写中国广告史的话,也可以进入最有名的行列。当年瀛海威的张树新在今天的白石桥,中关村零公里处竖起的巨大的广告叫“中国人离高速公路有多远”,旁边有一行小字叫向北1500米,来到魏公村,就是来到了瀛海威科技馆。我本人的网络生涯也开始于这个地方。

  信息高速公路大家不再使用了,但是在一个地方复活了,就是在网络中立的讨论中,我前边说我们很多人关心数字商业问题,但不关心数字社会的基本问题,网络中立就是其中一个大问题。网络中立的核心意思是说,对所有的网络流量应该无差别的对待,不应该在网络流量经过的地方设立收费站。网络中立这个概念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教授吴修铭在2003年提出来的。在2006年的时候他为了说明为什么要网络中立,用了一组概念叫做快车道和慢车道。他的比喻是假如说你在美国开车,在高速公路上,某条公路宣布我只对通用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开放这条公路,其他人必须走旁边的慢车道,这就叫网络不中立,我们反对这样的做法。很多互联网公司都站在网络中立这方面,但是电信公司认为凡是消耗资源多的可以多给我们钱,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优先权。这个中立争论一直打到美国国会,奥巴马对此发出了他的主张,他反对收费优先。网络中立原则就是所有的互联网流量都应该得到同等的对待。

  在2006年的时候美国一个参议员提出,他说互联网并不是一辆大卡车,什么人都可以把这个东西扔上去不管,他说如果因为这个东西造成了互联网的堵塞,这个东西应该由谁负责?因此他提了另一个比喻,他说互联网是一排排的管道。由于那些主张网络中立的人觉得他的这种立场背后有它的阴谋,可能支持电信公司,这个人受到了大量嘲笑。但是网络是一排排管道的隐喻其实比网络是云要靠谱。待会我会谈到这一点。

  为什么信息高速公路隐喻和赛博空间隐喻有很大的差别,它们之间会打架?有两位教授普什曼和伯吉斯写过一篇文章说到,如果我们把互联网当成信息高速公路的话,我们认为它是我们的一个基础设施,在日常生活中扮演作用。而赛博空间这个词告诉你,互联网是有很大的乌托邦意义的。我们会给互联网赋予一个超出日常生活的水、电、煤、气的意义。它给我们人类潜力带来更大的可能性。所以不同的人选取不同的隐喻,背后有各自的诉求。

  下面讲另一个有重大影响的隐喻。1995年5月26号盖茨在微软内部的备忘录流了出来,盖茨写了这封信,这个信题目叫做“互联网浪潮”。1995年的时候盖茨感觉到微软可能要有麻烦,因为大家开始联网,大家在互联网上获取信息,而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标准。盖茨非常担心互联网会颠覆微软,他写了这个著名的备忘录,引出了互联网非常有名的隐喻叫“浪潮”。他预测到了智能手机,预测到在线的视频,也预测到在线的广告。他当时备忘录写的原话是,我在网上冲浪10个小时没有打开任何Word文档,也没有执行Windows文件,我打开了很多视频文件。有一个令人恐慌的可能性,也许有一天互联网这些粉丝可能凑在一起,会造出一种非常便宜的,比PC要便宜得多,但是可以上网,有足够计算能力的工具。我相信互联网会变成我们最重要的推广工具,也许有人应该为把那个链接连到我们主页上付钱。最有意思的是,他说原来网上发现的信息,比我们微软内部的企业网发现的信息多得多。盖茨当时感到了可能有一场海啸要到来。

  说到浪潮的隐喻,回到一本更老的书《第三次浪潮》(1980年),托夫勒把人类社会分为三次浪潮,2006年的《财富的革命》是《第三次浪潮》在互联网时代的版本。他说生产者、消费者将合一。沿着三次浪潮的说法我们来到另外一派对信息社会的理论进行构建的思想家,一个著名人物是丹尼尔·贝尔,他写的《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也是非常早的书(1974年)。他阐述了后工业社会,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大家越来越多的从所谓的第二产业到第三产业中去了,在越来越多的服务型产业中,人变成重要的资本,也就是人力资本。贝尔讲到,今天让经济增长唯一的方法是发动人们自由地展开他们的创意。同时他也分析蓝领工人地位的下降,以及专业工作者,不管是科学家还是创意人员还是IT专家,这些人的重要性在上升。最后他说到,今天我们正在见证的东西是信息科学以及行为科学的蓬勃发展。比如说行为经济学在这个年代开始初露头角。
 [1] [2] [3] [4]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