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智库30年的初步考察

唐磊 原创 | 2016-12-08 11:19 | 投票
标签: 中国民间智库 

  1 关于考察对象的说明

  (一)西方语境中的智库定义及其分类

  智库(Think Tank,或称思想库)作为一种知识生产的组织化现象,同时也是现代政治治理和公民政治参与的重要手段和组织构件,出现于20世纪,最初是在北美和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得以发展。西方学者对“智库”的典型定义如下:“智库是非政府性的机构;在智力、机构和财务上,具有相对于政府、政党以及有组织性利益集团的自治性;组建智库以影响政策为目的。”(Hartwig Pautz, “Revisiting the ThinkTank Phenomenon,” Public Policy and Administration, vol.26, no.4, 2011,pp. 419435. )按照这个定义,中国历史上出现的依附于封建君主或专制帝王的士人幕僚群体以及民间士人的议政群体,乃至现代社会附属于政府或政党的非机构化、非独立的智囊团队,都不能算作智库。

  美国是现代智库的发源地,拥有智库的数量和质量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按照智库所发挥的主要功能,人们常将美国智库分为四种类型,即学术型、契约型、倡导型、政党型智库——这种分类也主要是针对美国智库或相对适用于智库发展处于美式传统下的国家。(Mahmood Ahmad, “US Think Tanks and the Politics of Expertise: Role, Value and Impact,” The Political Quarterly, vol.79, no.4,2008, pp. 529555. )

  西方发达国家的智库发展潮流在二战以后逐渐波及世界其他地区。美国智库研究学者戴安娜·斯通(Diane Stone)指出:“随着拉丁美洲的民主化、亚洲在工业上的突飞猛进、前苏联和中东欧地区的转型,以及非洲精英群体向职业化发展,智库模式也在国际范围内被广泛实践,从而出现了许多混合形式的智库。”(Diane Stone, “Recycling Bins, Garbage Cans or Think Tanks? Three Myths Regarding Policy Analysis Institutes,” Public Administration, vol.85,no.2, 2007, pp.259278. )

  在智库发展模式上,美国作为先行者起着强大的示范作用,但无论是在政治运作和公共政策产生机制上还是知识生产的市场化程度上,它又充满了特殊性。即使在政治模式和文化传统上与之相对接近的欧洲国家如英国等,也不像美国那样以独立智库为主导。在其他国家,日本的顶级智库往往是大型企业的下属机构并按照企业方式运作,如野村综合研究所、三菱综合研究所等,中国、越南等国则以政府智库为主导,拉美国家的智库主要依附于大学或者政党下。因此,按照智库所依附的组织类型进行分类具有更广泛的适用性。美国学者詹姆斯·麦克甘(James McGann,也译为詹姆斯·麦甘恩)和理查德·萨巴蒂尼(Richard Sabatini)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分类的方案。(詹姆斯·麦甘恩、理查德·萨巴蒂尼:《全球智库:政策网络与治理》,韩雪、王小文译校,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23—24页。)中译本将自治和独立智库的特性译为:“高度独立于利益集团或捐助者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在运营与资金方面拥有自主权,资金主要来自于政府”,翻译有误,本文在引用时已作修改。 

  按所属机构所做的智库分类分类定义自治和独立相对任何利益集团或捐助者保持明显独立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其运营不受政府辖制,资金也不依赖于政府准独立独立于政府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但被某一利益集团、捐资者或合同代理方所控制,该机构提供了大部分运营经费并对智库运作形成显著的影响大学附属坐落于大学中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政党附属正式隶属于某一政党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政府附属属于政府机构一部分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准政府性质经费完全来自于政府补贴及合同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但不是政府机构的一部分营利性作为营利性商业机构进行运作的公共政策研究组织

  (二)中国情境下的“民间智库”概念

  麦克甘和萨巴蒂尼提供的上述分类是为了适应智库以千差万别的形式在不同国家出现而提出的一种普遍方案。在西方发达国家,多数智库属于完全独立或准独立的智库,以至于在那里,独立于政府、政党和其他压力集团,成为定义智库的一个重要特征。如戴安娜·斯通提出的智库定义是:“相对独立于政府、政党和压力集团,从事当下政策议题研究和分析的机构。”(参见Diane Stone, “Recycling Bins, Garbage Cans or Think Tanks? Three Myths Regarding Policy Analysis Institutes,” pp.259-278. )但以中国目前的情况,西方意义上的独立智库尚欠发达,麦克甘甚至认为“独立智库在中国为数很少,仅有的几个也因预算紧张而规模可怜”。(James McGann, “Chinese Think Tanks, Policy Advice and Global Governance,” Indiana University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ese Politics & Business Working Paper, http://www.indiana.edu/~rccpb/pdf/McGann%20RCCPB%2021%20Think%20Tanks%20March%202012.pdf. )
[1] [2] [3] [4] [5] [6] [7] [8]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