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服务,成就个人价值

林永青 原创 | 2016-04-03 15:53 | 投票

首发人民银行《金融博览》2016年2月刊  

2015年7月联合国召开了互联网大会,目标是“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知识会”。联合国报告指出,世界的大方向要往包容性、可持续的知识社会去发展。

  从信息社会到知识社会

  2005 年,联合国的几个相关机构就设立了一个全球性的论坛“世界信息社会峰会”,到2015 年,它开始推出一个目标:要从信息社会过渡到知识社会。为什么要过渡?

  这个问题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信息社会无法满足人类的这个长期发展标。联合国对于知识社会的定义也可以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知识社会建立在人类的天赋、技术创新以及信息和知识的力量之上。可在育、经济繁荣、社会包容、环境保护等领域,成就永久性、积极的影响,引导人性朝向一个和平、可持续的发展方向。”

  相比较而言,信息社会是手段,知识社会才是成果。对事物状态的描述据,出人意料的数据是信息,可操作的信息才是知识。数据、信息、知识,这些词汇逐级递进、不断抽象,当资源只停留在信息层面时,是不具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只有知识才是人类的行动指南。

  曾被罗素称为20 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的维特根斯坦在他的代表作《逻辑哲学》中提出:“世界是由事实构成,而非由事物构成”。事物是单一的物,而事实是关系;理解世界,其实质是在理解种种关系。而任何对于关系的理解的论断或命题,已经是知识而非信息了。

  无论信息的重要性如何,信息还只是独立于人之外的某种资源,而知识才是人类的生存环境。20 世纪的分析哲学家们几乎有一个共识就是: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与世界本身须臾不可分离。通俗地讲,人类必然“戴着一副眼镜在看待这个世界”,不存在所谓“本来的世界”。新近的量子力学的发展,更直接地在科学层面断言了,人类对于物理世界的观测,直接影响着物理世界的实“存在”。

  当联合国在20 多年前提出信息社会时,普通的认知还是,这个世界存在两个社会,一个是“传统社会”,一个是“信息社会”。而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整个世界只有一个网络社会。而且这个网络社会是以知识作为主要的存在形的。美国社会学家曼纽尔-卡斯特最早提出了“网络社会”的概念,他坚称:“网络社会将是唯一的社会。”联合国在2005年和2015 的知识社会报告中,援引了卡斯特的结论,同时强调:网络社会的存在形式是世界范围的网络互联,而存在的理由就是世界范围的知识的普及和创新。

  在联合国2015 年有关知识社会的报告中,总结了过往十年的研究和实践成果。

  多方的利益共同体的参与,成为解决影响知识社会和信息社会诸多问题的根本而独特的方法。

  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进行授权和赋能的关键是教育,是为所有知识社会的成员提供终生的教育和学习机会。

  在互联网和IT 技术的持续扩展的语境下,促进所有参与者的知识和信息的交互,以及知识的创造及获取,前提之一是:促进自由的表达。

  本地化的和传统的知识,是建设和发展创新、可持续社会的基础路径。知识将被整合进各种复杂的文化环境中,例如系统性知识思考、定义、社会互动,包括不同文化的精神和宗教的元素都需要深度理解。这些独特的路径和方法,源自世界文化的多样性,也为综合性的知识社会的出现提供了重要的基础。

  知识社会必须谋求确保对于文化多样性的尊重,同时任何人都有权利自我表达,都有权利以自己的语言进行创造和传播的工作。

  全球范围的网络连接,正朝着所有人可承受成本的积极方向发展。

  快速发展和传播的移动互联、网络热点、国际域名,快速增长的多语言网络内容,催生了大量的新服务和新应用,诸如电子商务、电子政府、电子教育等等,这些都为知识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成长空间。

  构建知识社会,解放!

  机器智能与人类智慧的关系也是重要维度。今天,人工智能等技术越来越成为显学,我们所需要的实际产品的大多数是通过高度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工具”来生产的。那么人以后做什么呢?未来的人类将主要从事知识和信息的生产。

  本世纪初,我们就看到了互联网大规模协作、众包、无组织的组织所带来的巨大的力量。

  这是最好的时代,互联网成就了BAT,信息的创造和传播以指数级增长,商品的流通更加迅捷,各种服务唾手可得。

  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只有1%的人能够按照自身意愿过自己想要的自由生活,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创业者;但是还有99%的大多数人必须依附于组织才能获得生存,没有充分的机会去发展和发挥自己的才华。

  未来的知识社会一定是以缩短1%与99% 的差距为目标的。

  阿里巴巴解放了小商户,使人人都有机会低成本开店;Airbnb 解放了房东和租客,甩掉了面目可憎的中介机构;那么,谁来解救99% 在公司坐班的知识工作者呢?

  知识将成为下一轮商业交易最大的入口,而提供知识服务平台的互联网企业必将成为未来的赢家。知识交易之所以现在还未大规模建立起来,并不是我们不需要知识交易,而是知识交易所需要的各种基础设施,尚不完善。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哈耶克曾评论道,社会对于那些既不存在于学术界也不存在于公司会议室的知识,即那些“某个特殊时空环境下的知识”,是无法做出恰当评价的。相对于可传播的显性知识而言,大量存在于每个个体大脑中的知识(隐性知识)是不易传播的,这又为知识的交易提出了困难。

  网络时代的到来,为知识交易提供了最好的平台和商业模式,我们已经看到了在知识服务领域的一些成功案例。

  美国格理集团(简称为GLG),成立于1998 年,专注于提供专家咨询和顾问系统。目前已有超过25 万名专家加入格理专家团,旨在帮助客户提高他们对行业重要议题、具体决策的理解。

  而在国内相应模式也在起步。比如网站“猪八戒”,最早的模式设计是佣金模式,通过创意设计获取佣金。今天它的平台积累了足够多的创业企业,企业的工商注册也成了平台的盈利模式;有个叫“在行”的网站也在起步,专家可以按照时间来为你服务。当然它的专家资源够不够多,专家的估值和定价是不是合理需要另说。

  作为国内最早的知识服务(和知识社会)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价值中国网借助于自己积累的近百万知识人和专家,新近提出了“微咨询”和“微学习”的概念,用户在“价值家+”平台上提出的关于知识服务的任何需求,平台都可以通过大数据智能匹配,并促成双方的服务交易。“价值家+”不是“大V—丝”的模式,而更像P2P 知识交易的“淘宝网”,致力于建立华人世界最大的网络化、社会化知识服务平台为己任,“希望与百万级的‘知识服务熵’,共同推进中国的知识社会!”知识其实没有边界,对知识的评估也需要完备的系统工程的支撑,仅拥有专家是不够的,网络化的知识服务和知识社会是必然选择。“价值家+”的底层逻辑正是如此。

  知识人与知识人的关系,也并非消费商品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那只是一种“人与物”的关系;相反地,对知识人而言,人人都可以用自己的专业服务他人,人人都有机会在一个专业场合成为服务的消费者,而在另一个专业场合成为服务的供应者。这是一种“人与人”的关系。我们都可以认同,社会是由人构成的,知识社会肯定也是由充满着“人与人”互动关系的创新模式来发展出来。

  2015 年是知识服务的启蒙年,2016 年将成为知识服务元年。

  如果我告诉你,未来有99% 的传统公司将不复存在,只有1% 的社会化企业能获得生存,你信不信?

  如果我告诉你,世界发展的动力昨天是国家,今天是公司,明天是(拥有专业知识的)个人,你信不信?

  如果我告诉你,有一天只要凭借兴趣、爱好、人脉和知识就能让你过上财务自由的生活,成为人生赢家,你干不干?

  凯文·凯利在《必然》中说,今天确实是一片广袤的处女地。我们都正在“形成”(becoming)。这在人类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最佳开始时机。

  和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吧,你没迟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