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关注真诚度

阎雨 原创 | 2006-02-20 00:1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宪政 余华 盲流 立法史 惊飞 

阳光宪政两周年了,但其价值可能只有在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时年后才能得到彰现,且弥久愈重。她必然被写入中国的维权史、立法史和公民社会建设史。

现在,痛苦正在被部分人庸俗化,甚至成为某些人政治秀和人缘秀,而阳光宪政对痛苦的理解是真诚的。

有些处庙堂之高的专家、学者也谈三农问题,谈二元结构,谈城乡差距,但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们几个字就概括了,如“喝药上吊”“跳楼抹脖”。他们不谈在夜深人静一家人安睡时,十几个自称人民公安的彪形大汉破门而入,将大人五花大绑时,那被惊吓得目瞪口呆的孩子那魂魄惊飞的眼神;他们不谈身怀六甲的母亲被十几个自称是寄生委的男人在戏谑和淫笑中筛箩似的来回推搡时那撕心裂肺的哭喊;他们不谈许多孤寡老人躺在冰冷潮湿的破窑内瑟瑟等死。这些痛苦他们不谈,因为他们没见过,也没听过。

我现在在读余华的《兄弟》,我浮躁的时候常常回想余华在《活着》里描写的画面,余华对痛苦的理解是真诚的,是悲悯的,他在做痛苦的表述工作。

阳光宪政却是做在削减痛苦的工作,尽管真正成效未必丰硕,但他们把视角放在了具体的个案上、具体人上,这就显得真实得多!他们关注一个“盲流”被无辜殴打致死的痛苦;他们关注一个民间盲人法学家为民请命而被拘的痛苦.....

正是对痛苦的真诚关注,我们的存在和发展才有必要进而有力量,我们在做着崇高的事情,尽管我们自己不觉得。

2005-8-28阳光宪政成立两周年座谈会感言)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西南分院 执行副院长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战略合作办公室 主任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