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闹的思考

张紫芬 原创 | 2006-08-26 06:52 | 收藏 | 投票

   突然之间“医闹”这个词走进了我们的视线。面对那些天天在医院门口等待的人群,他们不知道医院里面于哪些病人,他们也不认识他们为之“讨要”公平的人,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事由为何,只是他们知道,该如何做,才能让他们的“事主”得到理赔,他们知道怎么做,他们才能完成“委托”,他们知道怎么做,他们才能从医院获得赔偿,而他们也才能得到“报酬”。

    “医闹”作为一群特殊的人群,他们真可谓应运而生。在今天,医疗事件不断,而人民正从无知的沉睡中醒来,面对那时不时爆出的医疗丑闻,不由思考自己的权利,也考虑为自己维权。然而伴随沉睡中醒来的人群,医疗界更多的是高高在上的白衣天使跟绝对权威中的自由。没有更多的思考,有的仅仅是象征性的改变,而那权威面对无知的局面没有改变,虽然很多人期望从法律的角度来维权,然而面对权威与其中的难道,他们放弃了,但是他们又不甘心放弃,所以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寻求医院的理赔。而“医闹”正是知道如何用自己方式“闹”,才能让医院理赔的人。

    小“闹”小赔,大“闹”大赔的现实,使得“医闹”的队伍不断扩大,且练得了各种各样的“闹”的形式,使得通过这样“闹”获得的理赔,远远大于通过法律手段的所得。

    无论是医院,还是作为“医闹”的委托人,他们对“医闹”都很无奈,他们都不期望“医闹”的出现。然而“医闹”已经出现了,面对这些大家不期望的特殊人群,我们应该又该如何做呢?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究“医闹”出现的原因,还是目前医疗行业的服务不公开,特别是某些人员为了某些目的,进行了一些不合理的医疗行为。导致了从医疗公益转变中觉醒的人民对医疗机构行为的不满,而这些不满,也直接导致了人民在获得医疗机构服务的同时,也“培养”了其反感和无奈。当遇到这些反感与无奈时,在正规理论、法律等司法方式没办法达到“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必然想到的作为“偏门”出现的“医闹”群体。也是因为这样,导致了“医闹”群体的“生意”不错,竟然发展成一些人在继“卖号”帮之后的医院又一帮。

    无论是“医闹”的对手――医院,还是他们的雇主――医疗行为的不满者(在这里,我不想用“受害者”这样的称呼),抑或是作为外围“观众”的我,对于“医闹”的出现,都不是这么“支持”和“欢迎”。因为你我他都知道一点――“医闹”不应该出现。但是它出现了,而且很“轰动地”出现了。对“医闹”的何去何从,作为“观众”的我不好评价,只是希望能引起更多人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作为“观众”的,如果有可以选择,我更希望选择正规的理论、法律等司法手段还解决这些问题。

    也希望“医闹”的对手,“医闹”的雇主,当然也包括“医闹”们本身,能从“医闹”的出现问题及出现中解决的方式吸取教训,改进自己不合理的方式和做法。而国家的司法机关也在打击“医闹”的同时,给予大家一个更合适的处理问题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对不合理的“医闹”的“打击”。

个人简介
十多年的知识产权服务经历,如今又多了个赛道:法律! 无论是知产还是法律,都有着不可缺少的的严谨 QQ:1063481519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