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产权改革预测

张紫芬 原创 | 2007-01-20 10:24 | 收藏 | 投票

      “看病难,看病贵”的医疗历史问题是近几年来我国公众对医疗卫生最直接和最深刻的体会。而解决办法和方式也层出不穷,然而在一个又一个方案宣告失败,波澜未定时,“宿迁医改”又再次涌起巨浪――公立医院被拍卖了;民营医院戴上了“人民医院”的帽子;个人,投资集团等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加入到“医疗卫生”这个一直属“公”的行业了……

       似乎,短时间内,医疗行业的“顽疾”在江苏宿迁的医改中解决了,而医疗卫生投入空前加大,医疗行业无论是资金还是设备,都得到了新的保障。然而在这背后,我们也看到了很多新的问题:在一些医院改制成功后,也有不少医院在并购和改制中年年亏损,甚至最后合作失败,导致投资方不得不退出,导致巨大经济损失;在一些卫生院医疗费用降低的同时,也有些卫生院却让患者多检查,多开药来获得自己的经济利益(因为他们已经是医院的股东了);在一些原医院职工欣喜获得股东资格,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有些员工却从原来医院的主人,事业编制的“铁饭碗”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打工者,稍有不慎,就有下岗的“危险”。

       作为一个宿迁医改的局外人,我无法也不能对宿迁的医改的对错做出批判;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希望在我需要医疗服务的时候,能得到适合的,我支付得起的服务,而不是能忍则忍,甚至因病至贫,在家等死的“闻病心惊,听医色变”的现象。

       “市场化”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一大收获,虽然在这其中,无论是哪个行业,哪个地方,我们都曾经为了“市场化”缴了或多或少的学费。然而从来没有哪个行业的市场化碰到了像医疗卫生这么多这么复杂的问题。在其他行业进一步市场化的压力下,医疗卫生行业的市场化势在必行,而公立医院产权改革是其中的一个重点。

目前公立医院产权改革主要有两种呼声:其一是市场化,其二是政府主导。

“市场化”的呼声可以说越来越大,对于愈来愈高的呼声,其中的益处就不在这里重复了,与呼声一样愈来愈高的是市场化的弊处。

首先是在市场化中,公立医院产权的私有化,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市场化后,作为医院的投资者,无论是以前医院的员工,还是投资集团,加入公立医院产权的改革大军的目的更倾向于从中获取利益。在利益的驱使下,医院必然要求医生多开药,多做检查。虽然现在很多医院改制后,无论是检查的单价,还是药品的单价都有所下降,但如果没有在这个信息不对称的过程中加入更多控制,降价的结果更多为乱开药,乱检查所掩盖。

其次就是医院投资者急功近利。治疗什么疾病挣钱,就开启这种疾病的门诊和治疗,在技术和设备的引进上一拥而上,导致资源和资金的极大浪费。属“公“的医院对私人投资者开放了,进入的门槛低了,大家都看中这个市场,不断有新的医院,新的药店开业,就出现了一个1万多人口的小镇(实际居住人口还要少)就有18家诊所和药店的现象。

其三是资质问题了。随着公立医院产权的私有化,行业进入门槛的降低,卫生资源得到了扩张,但是质量不高,出现了738家医疗机构,个体诊所和门诊部就有543家,占了73.6%,普遍规模都很小,而暗访的21家医疗机构只有2家符合国家的标准的情况。而除了设备的简陋外,一个50多名职工的医院里,中级职称的只有一个人,专业人员,有资质的人员的缺乏,节约人员,一个萝卜多个坑,串岗的现象也非常严重,有的护士到B超室做B超去了,助产师到妇科门诊坐诊去了。

最后可能也是大家更怕的问题,那就是随着公立医院私有化的加剧,盈利也将进一步加剧,而“贵族化”和医疗卫生服务的“两极化”的问题将成为新一个“看病难,看病贵”。

而政府主导无论是从社会发展,还是从实际操作都不在适合当前的局势。难道我们就只有等着而不去做吗?不去为医疗卫生的改革,为公立医院产权的改革做工作吗?

不。市场化是必须的,而且必须进一步地市场化。公立医院产权的私有化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但是在私有化这些公立医院产权的同时,如何将新的资源引进,融合到原来的产权中,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尤其是在高端的投资,政府的投资是为了一般的民众,对于那些希望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的人,通过这样的公立医院显然是得不到想要的服务。但是通过私有资金的投入,在市场需求的呼唤下,所谓“贵族化”的医疗服务也将不断涌现,这也将满足另一部分人的需求。

但是公立医院产权的改革又不能一放不管,基础医疗卫生保证是政府对民众的基本责任之一。尤其在不发达地区,市场化的趋利性必然导致这些地方的投入困难,如果完全市场化,局面可能很难控制。如上所述,在公立医院产权私有化后,“贵族化”是一个必然的发展,医疗卫生服务的“两极化”也将是必然,这时一般民众的基础医疗卫生服务将进入新的“看病难,看病贵”循环。

加大政府在基础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是我对公立医院产权改革的第二点预测。目前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不到位,表现在政府卫生支出所占的比例从1980年的36.2%下降到2003年的17.2%,而卫生总费用则从143.2亿元急剧上涨到6623.3亿元。而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还是投入到我们所谓的“贵族”医疗服务中。

政府的投入是有限的。好钢用在刀刃上,政府在医疗卫生投入应该侧重于欠发达地区和针对普通民众的基础医疗卫生服务上。在投入重点的调整上,政府还是要尽可能地增加投入,医疗卫生是人民衣食住行生活之外另一个焦点。

最后一点,无论公立医院产权是否市场化,是否私有化,在改革的发展中,政府应该将精力放在对医疗操作行为的监管和指导上。只有建立健全的监督和管理制度,才能在医院私有化的运营中,把握医疗卫生服务的发展,维护普通公众的利益。

市场化与政府主导结合,再加上不断健全的监管制度将是以后公立医院产权改革,甚至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点和长远之路。

个人简介
十多年的知识产权服务经历,如今又多了个赛道:法律! 无论是知产还是法律,都有着不可缺少的的严谨 QQ:1063481519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