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产业化的恶果

赵学军 原创 | 2009-12-07 12:30 | 收藏 | 投票

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对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越来越重视,虽然对教育的投入没有能够与国民经济的增长或教育自身的需求相适应,但投入的总量还是逐年增加的,教育改革的理论与实践探索也不断深化,虽然一直没有触动到教育的本质,但还是渐渐向教育的本质回归。然而,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一些让金钱锈蚀得没有了灵魂、躯体中只剩下铜臭味的所谓专家甚至是高级领导人,由于错误思想的引导,提出了祸国殃民的“教育产业化”、“教育商业化”、“教育市场化”等论调,把刚刚肃清文革“读书无用”的流毒、航向已经逐步得到矫正的中国教育的巨轮又一次引向另一个极端,远远地背离了教育的本质,其恶果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使教育沦为金钱的奴隶。几乎所有的大专院校甚至中、小学校均陷入了“扩建——扩招——提高收费”的怪圈,教育本身反而充满了铜臭味,成为赚钱的手段、工具和陪衬。

二是“读书致贫、读书返贫”现象大量出现,新“读书无用论”抬头。一方面,由于在短短十年间,教育收费急剧上升,读书成本增加了30倍,国民可支配收入却增长缓慢,许多农民子女和城市低收入阶层子女根本无力供子女读书,即使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左凑右借把孩子送进学校,也往往因此导致家庭负债累累迅速致贫或立即返贫。另一方面,急剧膨胀的扩招也让大量大中专毕业生涌向本来就过度饱和的就业市场,而政府在鼓励创业、增加社会就业机会方面没有作为、缺少投入,使很多负债读书的学生一到社会就成为失业群体中的一员,家庭巨额的教育投入打了水漂,投资回收遥遥无期,毕业生也看不到前景,新“读书无用论”重新抬头。

三是学校官场化。现在的学校行政、勤杂人员比例已接近教师、科研人员,不仅极大地增加了办学成本,更为严重的是,学校已完全沦为官场,学校的管理、学术的探讨、教学的实施都已官场化、政治化、商业化,学校被官员操纵,学术向官员低头,教学受官员左右,学术的氛围、教育的效果、培养出什么学生就可想而知。

四是学术和科研成果商业化。由于制度的不科学,现在的学术界,不论是论文还是科研成果,都已成为逐利敛财的工具,抄袭、盗窃成风,弄虚作假严重,学术已名副其实地演变为钱术。

五是压制新人、扼杀创新。由于学校官场化,学术由探究真理变权威官威横行;由于学校商业化,学术由追求真理、探究自然变追名逐利;由于学校政治化,学术由百家争鸣变万马齐喑。由于院士终身制,新人难以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由于院士的特殊待遇,院士们害怕新人威胁甚至取代自己的地位,千方百计打压新人,扼杀创新;由于创新的成本高、难度大、周期长,而现成的东西来得容易、收益快、成本少、风险低,人们纷纷去抄袭、剽窃、盗版;由于国家缺乏创新激励制度,国家投入科研的经费往往被院士垄断,造成科研创新资源分配严重不公。

教育是国家的基础工程,是提高国民综合素质、推动社会文明进步、增强国家创新能力、加快国内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必须由国家无条件承担起来,普及基础教育、应用教育和科技教育,尽快改变教育产业化的观念,改变学校官场化的现状,改变打压新人、扼杀创新的体制和制度,为国家经济的巨轮增添无穷的动力。


个人简介
探索未知,追求真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学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