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现在的大学不象学术开发者却象地产商

水米田 转载自 新浪博客 | 2009-07-19 15:32 | 收藏 | 投票

现在的大学不象学术开发者却象地产商

今日感慨:大学,少花点钱建楼(2009-07-19 09:32:50)   

    一个大学的朋友给我吹他们大学又要建设一个新学院,政府已经批了几百亩地,大楼很快就要造起来了。又有一个大学的朋友要请我帮忙给他义务做点课题数据,可是只有区区的一点点钱,连我们实地工作成本的一个零头也没有。我在这么多年接触的各类学术研究课题中,中国大学学者的研究项目得到的资助费用连很多美国、新加坡、香港的同类研究的尾数都没有,但是我们同样的学校的新造楼费用的零头可能比他们所在的大学总的新造楼费用还要大。我们的大学太象房地产开发商了,而太不象智力开发商和学术开发者。

    仅仅针对社会科学与人文领域,我们很多人责怪中国没有系统的各类疾患儿童的数据,缺少对于昆虫学的研究,文物的开发型研究也非常可怜,各类政策研究如果不是政府有专项需要学者也很难开展独立的研究,私募基金干得多但研究得少,很多我们的判断与领导说法也就是随意的想法而缺乏坚实的信息支持。我们培养了那么多博士与博导,实在地说要出点真实的有价值的研究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使是很小的实证研究与系统一点的定性研究,20-30万元人民币是起码的预算需要,而对于很多全国性的疾病、社会问题、对策性研究,100万元左右的人民币的预算也不算很大,但是我们国家级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也就是六万元,很多政府所招标的所谓重大政策课题的费用也就是两三万到十多万的数字,这也就决定了最后很难得到系统的研究成果,而只能是一些格式的说法与个人的灵感。我们省一座政府的土木建筑可以很好地改变我们统治的上层建筑,我们省一点新造的楼盘可以增加一些高质量的教学研究人员。在高档的楼与低质量的学术研究对应于普通的楼但是高质量的学术研究之间,我们现在的体制选择是前者,难道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选择前者么?我们有那么好的大学楼,但是我们有太多例行公事、有气无力、照本宣科、制造无用的学术垃圾的老师,对于这样的地方来说,能有校长、博导、博士生、硕士生去花时间改头换面地去抄袭已经不错了,难道现在他们得到的学术支持不就是一点支持他们抄袭的经费么?一个大学的基建处的预算难道不是比科研处大得多的么?一个大学的基建处长难道不是比科研长肥的多的么?我相信大学树立自己良好的学术形象一定是比树立自己的建筑形象难得多的,而在资源与精力重点放在塑造建筑形象的时候,我可以大致地说,虽然不能说楼好的学校水平一定差,但是经常造新楼与新楼造得最多的学校通常不会是学术意义上的好大学。

相关阅读 一些高校空房增多,市场化改革未跟上

                供暖分户改造:去年遭抵制,今年又部署

 

 

个人简介
兴之所至,写点网文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