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扣需求,分层推进------三看物联网发展

许可 原创自 搜狐博客 | 2010-07-19 11:2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最近关于物联网的发展又有些新的举措,一是在国家层面上,工信部已经把物联网作为十二五的专题规划进行独立研究和部署;二是在地方政府层面上,北京市成立了物联网工程中心,深圳港开展了各种物联网的特色应用,成都确定了物联网的六大应用领域;三是在企业层面上中国电信和国家电网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共同推进智能电网工程,国网电科院的两个通信产品入选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并希望形成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推广到其他相关行业;四是在行业各种协会的组织下,各种关于物联网发展的峰会、论坛和研讨紧锣密鼓地进行;五是在国际合作层面上两岸成立了产业联盟,囊括了两岸的主要运营商、设备商和软件芯片制造商,共同推进产业标准和拓展国际市场。

物联网作为三网融合之外的另一个行业增长方向和转型突破口,正在从技术、体制标准、规划政策、行业应用、试点示范、合作模式、会议造势进行全方位的启动。但到底物联网是什么,作为五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该如何来推动发展并带动产业结构调整和实现新型工业化道路呢?

对待物联网要分层次来认识,不同的界定决定了不同的发展模式。首先,它是一项新兴技术领域,技术演进有S型扩散曲线,到达一定规模和渗透率后会有一个快速提升,而且需要不断的完善技术体系、标准和配套政策,所以我们要动态看待物联网,它是演化的,现在我们谈的物联网也许和最早的物联网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随着人们认识和应用水平的不断提高,也在促进它的变革。比如中国移动之前利用RFID技术来解决手机支付的传感识别,后来逐渐包容银联的NFC制式,因此可以说市场需求和用户规模是技术选择的最终决定力量。先进技术和适合技术不是一个概念,我们在做大物联网产业时,奉行什么样的技术路线,一定要和需求和市场特征紧密匹配。技术的投入也是我们目前的关键,但是投入的规模和方式也决定了发展的好坏和快慢。新兴技术投资决策的最大风险就是对未来需求的适配性,用户是否买单,在多大程度上买单,在国际市场上,除了少数军工企业之外,绝大多数技术的研发投入是企业市场化行为,在中国,如果政府把它作为一个重点管控发展的产业领域,就需要建立有效的技术投资决策评估体系和风险防范机制,要保证重点项目、重点研发实验室、重点基地的资金使用合理、规范和有效率,特别是实验室产品走向商用化的过程和技术产品产业化过程的衔接管理。

其次,它是一个新兴的业务领域,是ICT产业的一次扩展,也是两化融合战略的切入点之一,它把实业特别是制造业、通信业和IT服务业进行了有机整合,但是业务的撬动点到底在哪,如何快速切入就能够迅速提升业务价值呢?我个人认为智能行业应用中的定制终端和特殊信息化嵌套应用模块是目前的可为方向,也是两个行业的结合点,也是利用各行业技术升级和结构调整的项目安排可以推动的有效路径。物联网的发展不可贪大求全,成熟一个行业、发展一个行业、研发一个行业,可以形成梯次推进的业务体系,实现新技术新服务不断涌现的良好发展局面。切忌一开始满腔热血,一旦市场遇冷,或者热点转换,就半途而废,现在业内很多人利用物联网炒作概念和题材,展示诱人前景,做作商业计划,似乎一夜之间就可以创造一个新的微软或者GOOGLE神话似的,我们还是要对此抱有冷静头脑,目前真正的大面积需求和商业应用还没有到来,构建产业体系、完善技术产品、探索商业模式、培育市场需求还需要很长的路。作为一项业务,也有它的生命周期,我们需要做的是围绕国情、市场特点、需求规模、支付能力、客户价值、网络信息安全进行有节奏的投入和管理,让它不断进行螺旋式上升,小心翼翼呵护好这项由巨大产业规模的业务领域,先在国内市场做好,稳固住地位和份额之后,再进一步考虑扩大国际市场的话语权是十分必要的。物联网作为一个业务领域,也有利润分布的微笑曲线,在采集数据之后的集成性IT服务如云计算等,是高端利润区,也是价值创造的核心,是提升效率的关键点,但是它需要实现的前提,就是大规模的接入覆盖、信息采集和数据集成,而且要有一个时间积累量,否则就是空的,我们对此要有清醒认识。

第三,它是一个新的产业领域,政府是产业的宏观调控和市场管理的主导部门,企业是推动发展的主体,客户需求是强大的动力源泉,适度竞争是促进快速成熟的催化剂。我们现在发展和管理一个行业已经有很多很好的经验了,而且业界已经基本认识到要从一开始就规范化和体系化,对物联网产业发展的关键瓶颈和短板也是基本达成了共识,推进的手段也是多样化,产业联盟、标准体制、研发基地、专项项目、规划扶持政策都在不同的角度和层面上起作用。我在这里想说的是,物联网发展一定要和地方的主导优势产业紧密结合,物联网的发展繁荣离不开一个个的微观地方市场,特别是各地的优势行业和龙头企业的积极配合,他们是第一批的需求主体,也是发展的源动力。一旦要和地方政府、行业结合,就在考验我们的地方经济管理能力,也在考验着全国标准化和地方差异化的问题。我们要避免全国高度集中管理,避免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出现,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行业主管部门、龙头企业、科研院校、标准组织、投资集团和使用客户之间要建立好可持续的生态化产业系统,政府除了重视和建立领导、工作小组之外,还要率先投入部分财政资源,驱动一两个关键行业和示范企业,拉动民间投资快速跟上,新兴的战略产业没有投入是不可能大发展的,但是投入要把握方向、规模和节奏。物联网是我们调结构的有效手段,可以起到增量促存量的作用,但是要解决好部门利益分配和政策协同的问题,因为物联网涉及的产业门类、主管部门、政府职责众多,必须要有统一领导、统一组织和统一管理。政府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为推进的主体企业创造好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特别是配套的财政、税收、工商、产业园区、土地、人才引进、市场规则、服务规范、业务和技术标准、知识产权申报、科技项目评比等诸多环节上联动起来,避免政策上的木桶效应。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与管理研究所战略咨询部主任,专注于电信运营公司的战略管理咨询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许可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