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改编热背后

尹鸿 原创 | 2011-10-08 16:09 | 收藏 | 投票

   名著改编成为当今影视创作生产的热门现象。“红楼”、“三国”等四大名著你方唱罢我登场,将电视银屏搅合的沸沸扬扬;《四世同堂》、《茶馆》等新文学名著也纷纷被改写重现在电视屏幕;《林海雪原》、《青春之歌》、《敌后武工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一批当代文学名著近年来也陆续被改编重拍。

      这应该是改革开放以来名著改编的第二次热潮。1980年代,与思想解放和思想启蒙运动大背景相一致,反思传统文化、继承新文化传统、吸收世界文化精华、倡导个性解放、人性回归,中国影视曾将大量古今优秀文学作品搬上电影银幕和电视剧银屏。《四世同堂》、《红楼梦》、《三国演义》、《围城》、《雷雨》都不仅轰动一时而且成为了中国影视经典,不仅对于普及和传播文化居功至伟,而且也通过解读历史解读经典呈现了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普通电视观众的心路历程。至今这些名著改编作品都还仍然是那个年代的过来人的共同情感体验,也成为了铭刻时代印迹的文化记忆。

      任何时代都会用自己的方式重写历史,用自己的态度与历史对话,温故知新、吐故纳新、推陈出新。而在中国影视高度市场化的今天,我们当下面对这次的名著改编热,无论是成因或是观众反应,与30年前的那次高潮都截然不同。大多数名著改编,也许都首先不是来自于当代的文化需要,而是经济需要和利益驱动。名著的跨时代影响和丰厚内容,为改编减少了经济风险;名著的重写重改,为影视项目提供了引人关注的营销概念。“未成曲调先有情”,可以说是名著改编、重编为影视剧提供的得天独厚的商业保险和市场影响。这一点,在好莱坞重拍、翻拍、续集、系列化蔚然成风的影视创作和生产现象中,也得到了印证。

  但我们当下的这次经典重拍和翻拍,引起的观众反应与30年前的兴奋相比,似乎更多的是失望。无论是网络或是传统媒体在评头品脚、议论纷纷的同时,毁多誉少,甚至可能是积毁可销骨。当然,这种反应,一方面可能反映了当今社会文化价值观更加多元带来的众口难调,另一方面也可能反映了这些改编作品在创作和生产态度方面的确存在的某些迷失。

      名著改编源于经济驱动的动机本身未必不正当,文化的确也是产业。但关键在于这种利益需要是否能够与当代观众的精神需要合拍,经济驱动所带来的创作元素和生产方式是否能够与经典艺术的风格和形式有机融合,利益驱动下的影视产品是否能够体现出足够的对经典的敬意和观众的诚意。像某些作品中,为迎合当代观众而刻意设计的各种雷人台词,为迎合观众兴趣不选最合适只选最好卖的明星担当角色,为提升娱乐性而故意强加各种打斗、情色、嬉戏段落,为最大化经济利益而植入的不恰当的广告,还有降低成本、减少投入的各种掩藏不住的粗制滥造或者急功近利等等,都破坏了观众对经典的期待和对艺术的虔诚,也破坏了经典美学内在的完整和精致。文化产品,是文化的产品,不符合文化规律往往就难以成为真正被观众认可的合格的文化产品。依靠“经典”的忽悠,可以成就利益于一时,但往往影响文化品牌于长久。

      经典总会不断被重写,经济诉求总是会借助重写来得到实现。但经典重写,首先必须尊重经典,即便颠覆也必须以尊重为前提;其次,必须尊重艺术,真善美是美学最高的也是最低的标准;第三,必须体现诚意。我们不能仅仅借古人借遗产去赢得暴利,我们更要用心来与经典对话,从对话中获得与经典的共鸣。

      尽管在当下的名著改编中,一些导演、艺术家的确也不同程度地体现了自己的艺术诚意,但在金钱逻辑被放大的环境中,名著改编的书香气可能常常会被弥漫着的铜臭气所淹没。这是一种文化症候,个人的努力在一种生产方式和社会氛围中往往容易显得渺小而无助。所以,批判是容易的,行动却更难——这也正是时代所赋予的难以承受之重。

个人简介
尹鸿 教授 1961年生,重庆合川人。文学博士 现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兼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个人简历 1982年、1984年先后于四川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 1989年于北京师范大学获文学…
每日关注 更多
尹鸿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