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缺少曝光的智慧——杨昌顺评“卫柏兴”及降药价网站

杨昌顺 原创 | 2011-12-18 23:1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医药 药价 杨昌顺 

对于央视对高药价的曝光,没有新意,我没说什么;对于这个网站的疯狂,我赌气了:已经曝光了,就更彻底一些吧!把国内药企的出厂价都曝光光好了。看看我们能得到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关注外资药,同样的成分,可能是国药药企的几倍、十几倍,人家都是自建队伍,流通到市场的发票都是高开的,人家自己处理流通费用,可是,这种貌似流通没有多少加价的高价药,貌似流通环节没有问题,就是合理的吗?

“看病贵”根本不是药价的问题,药价已经一降再降,招标还在不停的降,政府已经很努力了!

“看病贵”根本在于公立医院和医生要赚钱,新医改不是还没有改到公立医院吗!公立医院改革还没有开始,因此大家都觉得药品降价不彻底,还继续从药价上找问题,这是很愚蠢的。

中国从来不缺廉价药,缺的医院与医生使用廉价药的动力!

让曝光来得再猛烈些,再强烈些吧,把成千上万的产品出厂价一照到底,降价死将继续,烧死的将是低价药、热死的是还没有完成原始积累的民族药企。

谁在偷笑?来自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高价药,完美的原研药,从不在流通领域出问题的进口药、合资药,待国内产品纷纷死去,国内药企纷纷死去,留下的空白市场,就等着这些高价的进口药、合资药、原研药、专利药去填补。

倒霉的是谁?是老百姓,是我们可怜的群众,连貌似巨大流通空间的廉价药都吃不到了,将不得不被迫接受价格更为昂贵的进口药、合资药。

结果,曝光者,凭天理良心做事情,却事与愿违;受伤的可能不是曝光者,受伤的亿万生灵!

我们要看到问题的本质,我们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

我们不缺曝光者,我们缺少的曝光的智慧和境界!

 

 

 

 

以下是医药联盟的文章。

医药人的自我救赎?对话降药价网站创办人“卫柏兴”

“我国药价一直高居不下,从药品生产厂家到层层代理商再到药店,再到百姓手里,药价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导致百姓看病难买药贵。对此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整顿药品市场,但最终药价也没能降下来。我们应实时所需,根据多年的从业经验,编撰了这本《中国药价调查报告》,目的是让老百姓了解药品的真实价格,打击虚高药价,并增强百姓对药品真伪及识别的认知程度,方便人们平时用药查询,也希望人们能认识到药品价格的真实情况,为降低药价奠定基础。”——“降药价”网站公布的《中国药价调查报告》开篇语。

供货的时候不超过5块钱,卖给病人却是几十几十,这样的价差,实在让人不敢相信。但这些就真实地出现在一个名叫“降药价”的网站上。而它的创始人,至今没有以真实的身份现身,不过他有一个化名“卫柏兴”,取的是“为百姓”的谐音。 一个网站引发了一系列的波澜,但这波澜赢来公众的认同。尽管卫柏兴依然不愿透露身份。但至少,我们应该向他的勇气和行为表达敬意。揭开药价的底牌,不仅仅让我们瞠目,也让我们明晰这长长的利益链条,究竟纠结着多少逐利者的身影。

某药企辞职高管卫柏兴(化名)近日创立的“降药价”网站(jiangyaojia.com)一夜成名,原因并不复杂,该网站对14000余种药品的供货价和零售价进行了大揭秘,两个价格之间的巨大差距令网民沸腾。目前该网站访问量已经突破800万,平均日均访问量突破100万。因为卫柏兴通过自己的网站“泄露”出药品加价内幕,所以网友们称卫柏兴为“泄药哥”。

卫柏兴今年40岁出头,徐州人,曾在某药企担任主管的经历让他对药价内幕有充分了解。该网站成立于12月1日,目前已经通过了国家ICP许可,是国家承认的合法网站。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曾多次试图询问卫柏兴的真实姓名,但卫先生一直避而不答,或许处于风口浪尖的他已承受了太多的纷扰。“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的真实姓名?我不想被太多人打扰,只想安心把这个网站做下去。”卫柏兴对记者说。

打开“降药价”网站,每一个页面的最后都写着一行字:“给老百姓一个真实的药价”。天壤之别的药价是真的吗?创建网站晒药价又是为了什么?对此,中国之声记者对话了网站创办人卫柏兴。
 

以天理良知而放弃职业

记者:我看到一些网上关于您的介绍,您是北京某高校临床专业毕业生,十多年来就职北京多家医药流通企业,还做到了高管职位。那么有了一个好的职业,又有了好的职位,当时为什么会离开呢?

卫柏兴:这个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想做,其实很多同行也有好多当时想做,但是因为身边朋友或者其他人劝说,可能大家就放弃掉了。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人其实更多是医药行业里的医药代表,因为他们发现,自己赚1块钱的时候,许多家庭可能要付出100块钱的代价,他们觉得挣这个钱心里非常非常难受。基于这方面的原因,其实我放弃它也是一个以“天理良知而行”吧。

记者:选择离开其实大家还比较容易理解,但是爆料确实需要勇气。你这个网站很有揭露内幕的感觉,当时为什么要创办一个这样的网站,你不觉得太出头了吗?

卫柏兴:拿北京来讲,这不能说是揭露吧,我们上面写的叫做“供货价”,它只是一个正常的药企对我们行业招商的价格。那么药企有多少利润呢?可能就几毛钱的利润。中国的中小药企现在有80%亏损,为什么它要把价格定那么高,因为它定低了,它可能就更卖不掉了。不管是医药公司,或者医院药店有可能就不会卖这个药,定高了大家才都有点利润。

至于我为什么要出这个头,比如说我一个朋友,他家亲人住院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病,没有开刀也没干嘛,就住了一个礼拜,结果花了一万多。后来他把药单给我一看,其中有个药叫头孢群,我们进价2块多钱、不到3块钱,结果医院卖到了100多。

同行慢慢加入

记者:那么你们网站提供的药价是哪来的?

卫柏兴:这都是我们原来公司的药厂,给我们的一些结收收据。

记者:那现在他们还愿意提供这些吗?他们不会对你封锁消息吗?

卫柏兴:为什么现在好多人说,“卫柏兴”这个人很神秘。其实不是为了神秘,我们只是想网点还有工作要做,这个时候必须是在幕后慢慢做。而且更好一个现象是什么呢?现在我的好多同行愿意给我们提供好多数据。

记者:你获得药价的渠道,可能对于药厂来说,他们是不知情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药价被公布在网上之后,会不会给你们带来很多阻力?

卫柏兴:刚开始是这样,12月1日开始上线,我们就供老百姓查询。后来药厂知道了,他们就打电话要求我们删除,刚开始的时候语气不是非常友好,后来通过媒体一曝光,现在也很少打来了。我对网站有自信。

记者: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因为很多人都担忧,就是你们这个网站可能会走进一个死胡同,因为你们是在以个人的力量去改变整个药价的现状。

卫柏兴:其实我们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在这个行业里看得非常清楚,其实现在医改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发改委12月1日也是已经在药厂查了厂价。我觉得药价肯定还会慢慢降下来的。

还原药价真相

记者:那现在网站有盈利吗?如何来维持呢?

卫柏兴:我们目前没有什么盈利,维持现在还是靠我们的自有资金。

记者:自有资金是来自哪?来自你们的存款、储蓄?

卫柏兴:对,我们个人的资金。我们也希望看看有没有可能有一些像政府类的基金愿意来帮助我们,扩大团队,更好地把这个工作做下去。

记者:你还曾经在微博中说,计划要开一家网上药店,现在运作情况怎么样了?

卫柏兴:那是理想化的事,我做这个事的目的,主要还是还原药价真相,拒绝高价药。

记者:现在老百姓看到你们网上公布的低药价,可是一到店里,或者到医院,就买不到便宜的药价,老百姓更纠结了。
 

卫柏兴:我相信,肯定会有药店起头,主动来降价的。

 

一粒沙里可以看出一个世界,一盒药里能折射一种良知。将卫柏兴放在阳光下,可以让我们欣然赞许他的善行;将药价放在阳光下,可以让过度的索取退却……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佑创伟业总经理,经营药品10年,医疗器械6年;成功建设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上市多个医疗器械产品,专利超过20项。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