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银:从马云的无奈选择看云计算时代的残酷性

赵文银 原创 | 2011-06-20 09:4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尽管一些有前瞻性的信息领域专家在谈论云计算时代的信息安全,但是层次和方法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基本上是延续传统的局部技术思路。然而政治家观察云计算带来影响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考虑战略结局,并不关心局部的技术操作或者经济利益,因此处理方法也是完全不同的。

在云计算出现之前,市场经济的主体是企业,政治似乎和经济行为距离较远。政府并不关心企业的赚钱方法,以及谁在赚钱,只要企业的市场行为活动在政府制定的范围里面就可以了。

但是在云计算时代来临的时候,这一切都改变了。专家们和企业家们的思路或许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政治家的思路已经发生重大改变了。政治敏锐性使他们感觉到了即将来临的竞争的危险程度,因此对市场经济活动的监控方法也将会发生重大调整。这种调整不仅仅会发生在中国,在美国、欧洲、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也同样会出现。

一、云计算时代的竞争主体是国家而不是企业

云计算时代的竞争主体是国家或者国家集团,企业或者地方政府只能是配角。

由于云计算产品具有全球垄断性和唯一性,因此真正的竞争表现在意识形态方面,即云计算产品带来的利益是谁的,如果用目前的政治主张来描述,就是代表少数人的利益,或者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以旅游云为例,当旅游云提供商建立了全球统一的和现实社会一致的旅游产业体系后,旅游云里的各种应用系统所包含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分配原则是人们最关注的,而这个分配原则不是企业能决定的。

或许有人会希望维持目前这种孤岛式信息资源管理的现状,以便保证少数人的利益。遗憾的是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物理世界没有太多的资源来维持这种低效率的运行体系,科学革命是必然趋势,而且已经通过云计算革命开始了。

二、马云的无奈选择和云计算的残酷

马云支付宝事件是云计算时代来临之前企业经济利益和国家政治利益冲突的序曲,也是云计算时代竞争主体从企业转向国家的前期征兆。

云计算的使命是重建一个和物理世界对应的虚拟世界,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趋势,是无法阻挡的。因为人类目前面临大量生死攸关的危机,需要通过虚拟世界来找到解决方案。

重建后的虚拟世界具有全球统一的数据生态体系。目前的虚拟世界是由大量孤立的受区域限制的数据构成,由于数据本身受区域限制,因此基于这些数据所发生的任何行为都是区域管理者可以控制的。

云计算将改变企业的角色定位。比如目前的企业只关心经济效益,不考虑政治利益,因为所有的经济利益争夺是发生在政治利益所控制的区域内,属于内部的经济利益分配问题。但是在云计算时代,这种局面会发生改变,全球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除了内部经济利益分配以外,还有国家之间的利益分配,因此必定有代表政治利益的企业(不是指现在的央企)出现,进行国家之间的博弈。这些企业控制了全球应用云的走向,而决大多数企业(个人)在应用云规定的范围内开展商业活动,和目前的企业状况类似,属于市场经济行为。比如google试图领导未来全球搜索信息云的走向,其行为必定会包含美国的政治利益。但是这种企图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不可能达到的,因为google目前并没有掌握云计算真正的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如解决软件危机和数量增长危机的技术等)。

面对云计算潮流,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或者其它国家,马云在支付宝问题上的选择是很少的:要么放弃个人(企业)经济利益,维护个人诚信形象;要么维护个人(企业)经济利益,放弃个人诚信形象。而这样的事件在未来几年里会越来越多,因为数据的控制权是虚拟世界的焦点,如同物理世界的焦点在于对核心自然资源(比如稀土、石油等)控制权一样。

三、全球数据生态系统和安全担忧

云计算将通过重建虚拟世界来建立全球统一的数据生态系统,但是这种结局目前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数据安全如何保证。

其实这种担忧是多余的,因为人们目前所设想的数据不安全的结论是建立在当前的传统技术基础上的。而事实上,目前的这些技术是不可能建立全球数据生态体系的,比如这些技术无法解决软件危机和数据增长危机。

云计算是通过一些革命性的技术来重建和物理世界一致的虚拟世界,因此未来的信息技术将会发生本质改变,和现在的CPU、操作系统、数据库有本质区别。

因此云计算时代的数据安全是由安全的基础架构体系来保证的。比如目前的不安全大部分来自操作系统本身的缺陷,而重建后的虚拟世界将不允许操作系统存在不可控的缺陷。

四、中国在云计算时代的机会和对策

马云支付宝事件让人们不得不思考云计算时代的国家信息安全和基于法律的企业契约之间的矛盾问题。

云计算时代的竞争重点在于技术创新,控制核心技术就控制了全球话语权。而法律的本质是拥有话语权的利益集团为了规范所控制区域内人们的行为活动而制定的规则。因此法律将根据社会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1、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决定了云计算时代的政治和经济竞争态势

信息经济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实现全球信息关联的虚拟世界是历史发展的潮流,是无法阻挡的,只能顺流而行。

未来的虚拟世界将通过强大的功能帮助人们解决物理世界里面临的各种问题,决定着物理世界里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竞争态势,因此对虚拟世界话语权的多少直接决定了在物理世界里话语权的多少。而虚拟世界的话语权是通过拥有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多少来决定的。

完善并且接近物理世界的虚拟世界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虚拟世界里提供的强大工具使人们可以更快地了解和控制物理世界里发生的事件,帮助人们快速发明出更加有效的在物理世界里使用的工具,改变人类的生存环境。

云计算将推动新科学的出现。而科学理论和技术的升级将改变目前的军事和经济格局。

2、中国的机会和对策

当枪炮时代来临的时候,掌握冷兵器技术优势的国家将不再具有竞争优势。

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国在信息技术领域没有任何技术优势,但是云计算带来的是一个新的时代,如同从冷兵器时代向枪炮时代发展一样,全球的企业目前都站在云计算的起跑点。每个竞争者都有机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因此,在云计算的潮流下,中国应该建立自信,摆脱西方技术的阴影,寻找自己的云计算发展之路。

(1)敢于质疑和挑战国际权威的观点,建立自己的技术体系。尽管中国是礼仪之邦,尊重权威可能是“美德”,但是目前这种不问是非,只问权威的现状可能会阻碍技术创新发展。在学术观点上,权威人物不应该高高在上,排斥那些不同的观点。当然,如果把学术观点作为生意来处理,运用权威进行压制是可以的。

    云计算时代是技术决定一切的时代,这和目前的局面完全不同。目前是地方割据的时代,技术的影响只能发生在局部的范围内,因此国内企业可以不考虑技术,只需要寻找合适的商业模式就可以获得成功。

(2)减少对国外技术的依赖,在技术上要自主可控。目前国内大多数企业只是在简单地引进国外公司的云计算技术和模式,没有属于自己的云计算体系,这种现状在未来将会导致很多的麻烦,会出现比马云支付宝更难处理的问题。比如目前的很多数据中心。

 

[云计算的定义]

中国电子学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赵文银从哲学、经济学、社会学、东方文化、数学、软件开发以及云计算研究等不同领域分析研究,并在实际应用的基础上提出了包含东方文化思想的定义云计算是以应用为目的,通过互联网将大量必要的硬件和软件按照一定的组织形式连接起来,并随应用需求的变化动态调整组织形式所创建的一个内耗最小、功效最大的虚拟资源服务集合。


个人简介
赵文银,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中国电子学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1986年毕业后分配到石油地球物理勘探局研究院工作。
每日关注 更多
赵文银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