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光伏组件的洗牌进行曲

王燕 原创 | 2012-05-28 18: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太阳能组件 

组件洗牌加剧 两极化趋势日渐清晰

 王燕

   继美国“双反”的出裁结果出台以后,德国的光伏电价补贴政策也正式出台,地面和屋顶电站补贴分别下调30%20%,德国政府计划从39日开始将补贴降低29%之多,从5月开始每月都降低一定百分比71日起,10MW以上的光伏工厂将获得不到任何补贴,德国政府2012年的光伏安装量控制在2500–3500MW,此后每年减少400MW,市场相当于停滞状态。

   与北美和欧洲不同的是亚太地区的光伏市场,尤其是中国光伏市场继续保持了2011年火热状态,乐观人士的保守估计认为2012年中国的市场将达到5GW左右的安装量,甚至在国内一些大型业界会议论坛上,专家和企业领袖的认为能够达到6GW7GW之间。东南亚、韩国和日本的市场也相继迈开了新的步伐,海外电力运营公司开始了在东南亚的光伏电站运作,实力雄厚的中电控股有限公司同日本夏普在东南亚共同开发了73MW的薄膜电站,由夏普提供该电站的全部产品和建设,该集团集团营运部新能源高级主任梁监博士向笔者透露,已经开始观望中国大陆的光伏电站有两年多的时间,如今大陆的光伏电站建设风生水起,集团有意开始进入大陆的电力收购,亚洲地区已经成为继欧洲和北美之后光伏市场最重要的依赖。

     当德国削减补贴的声音一锤定音之时,效仿美国的“双反”政策也呼之欲出,向来依赖于欧洲尤其是德国光伏市场的中国企业,此刻更是哀鸿遍野。纵然中国的市场迅猛爆发,但是强劲之势已然难解产能过剩之恨。而此刻,国内市场南北上下的忙碌也只是刚刚拉开了序幕。纵观国内组件企业生存状态,洗牌已经在明显加剧,两极化的趋势也日渐明显。昔日血汗积累下的技术、资金、品牌开始突显明显的优势,优势企业在国内的市场大潮之中显得游刃有余,资金匮乏和技术薄弱,品牌软弱的中小企业则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作垂死挣扎。那么,下一步国内光伏企业将何去何从?

洗牌正在加剧

    相信大多数人都已经认识到了市场在洗牌,而且洗牌的阵痛已经让部分人逃离了光伏这块战场。日前忙于订单和迎接项目的企业不在少数,东奔西走忙于公关和建立渠道的人士正乐此不疲迎接一笔笔订单,此刻来自于甘肃、宁夏、内蒙、新疆、苏北等地的大项目订单吸引了所有光伏设备厂商的目光。与此同时,很明显的是一部分嗷嗷待哺的企业,却未能赶上国内市场的这场及时雨,欧洲补贴下调直接导致了海外出口市场的停滞,意大利和希腊的雷声大雨点小的光伏补贴也让部分人心痒不已,但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困于欧债危机的欧洲市场,纵然政府有心救市,也是无力回天。意大利效仿德国的可能性最大,而希腊欠债已经是千疮百孔,一些对希腊抱有幻想的企业怕是要在现实的面前低头。

    洗牌期最为明显的趋势:痛者更痛,甜者顺藤开花锦上添花。这有以下几方面的表现:

    1,早在笔者之前的文章《2012年的几个关键字》中已经预言,资金、技术薄弱的中小企业很有可能再2012年上半年中继续挣扎,但是市场洗牌也会在此时加剧这类企业的生存环境。当下,市场生存环境普遍不容乐观,光伏企业面临着两个困境,一面是普遍的资金困难,一面是充裕的资本等待时机进入光伏市场。而资金和技术相对薄弱的企业在这个夹缝中生存得异常艰难,面对资金无力引入,面对市场无力回天。北方部分国营光伏企业,由于产能和产量均不大,而且有政府资源作为依托,生存尚且不容乐观,在市场急剧转换之际,光伏业务变得保守而沉稳,不忙于扩张,而江浙一带纯粹民营资本进入的光伏企业,以硅片、电池片和组件居多,生产规模相对较小,尽管在同类产品中以低价取胜,但在市场的残酷竞争中,低价和高效同时被市场接受,该类企业的生存空间在国内市场变幻之际,受到了各方利益博弈的挤压,空间日益缩小,情况不容乐观。总结起来,资金、技术匮乏、品牌薄弱的中小企业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性极大;当市场饱和,低价竞争已经低于成本的时候,激烈的竞争让此类企业无力继续支撑,而缺乏敏锐的市场眼光和技术沉淀,对于资本的吸引程度不够,身处当下激烈又无序的竞争环境中,被淘汰的命运在所难免。

部分拥有技术力量的企业被收购,在目前表现得更为明显,被资金实力相对较强的企业收购,或者被央企收购,是一部分有技术实力或者市场条件的中小企业的无奈选择。但这在一定的程度上,优化了市场资源,整合了市场秩序。相信在五月份上海的SNEC展会上,不少这类企业不再以单独的身份出现,而是以某个集团名下的一家企业的新面孔出现。这类企业是以技术和市场经验优势获得收购,得以继续保持在光伏行业中继续发展。

    2,“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此话用来形容光伏企业的生存现状亦不过分,部分企业生存举步维艰之时,依然有企业开始顺利扩产,或者将耽搁一年的扩产计划如期进行,部分企业急于寻找工厂进行代工生产,部分企业开始将资金投入下游,以项目带动产品。

多年来注重产品质量和品牌塑造,积累了雄厚的资金足以对抗市场的暂时寒冬。笔者在走访市场之际发现一些企业只有100MW-200MW之间的实际产能,但市场销量依然不错,并准备2012年你是扩产。这也很好的说明了并非所有的光伏中小企业都生存艰难,为什么有些实际产能不大,而又能很好的在2012年顺利扩产呢?

向来以低调为主的企业主并不情愿透露更多的信息,但是其负责人告诉笔者,工厂生产状况良好,生产线早在2010年的时候就选用了3S的自动化生产,当时投入较大资金购买自动化设备在国内尚不被看好,但今日看来,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其次,纵然德国补贴下调,但是在德国依然有2GW-3GW的安装量,屋顶补贴下调之后,一些投资回报率依然能够达到18%以上,这些年在欧洲维持了一些优质的EPC客户,很好的掌握了德国主流市场,因此稳定的需求,可靠的质量以及长期的品牌经营为该企业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口碑,因此,尽管市场萧条,但该企业受到的冲击不大,反而在2012年依然决定延长产业链生产,扩大组件生产规模。

    战略眼光决定了未来的出路,在众多产能规模不大的中小企业被迫跻身抢食国内太阳能路灯项目之际,依然有低调而沉稳的企业保持了良好的经营状态,低调的作风,严格的质量控制,准确的把控了优质客户,最终得以在残酷的国内外环境下很好的生存下来。这是不得不引人思考的问题!在市场大好,疯狂扩产的环境中,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稳抓质量和优质客户,坚持价格和巩固品牌的中小企业实在难得。不得不佩服 一个企业的领航人,头脑如此冷静,性格极其沉稳,若非低调而沉稳,在那段如火如荼的疯狂急速的2010年,很难见到不扩产而稳抓质量和品牌的企业。这是否也让不少企业领导人去反思的事情呢?

     3.资金实力和技术实力雄厚,多年的苦心经营终于塑造了国内外知名的品牌影响力,或者得益于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该类企业目前的道路已经从过去的规模化、专业化转而走向了产业链的垂直整合。过去过分依赖海外市场,如今也开始了回归之路,将产业链下游的光伏电站项目投向了国内,但更多的是国内和国外市场的同期发展。这是由于国内光伏市场的主角依然是资金充裕的央企,除“五大四小”以外的其它央企集团也以自身优势更方便的进入到光伏的终端市场,以节能指标获得更多其它产业的指标。一批实力过硬的企业开始走上了与央企的合作之路,从郭台铭的山西项目可以看出,不论是外资还是民营,与央企的合作始终是最优化的选择;当然最好的选择还是以项目带动产品销售,占有电站的一部分股权,最终出售完工的光伏电站,尽快变现,让资金更快的回笼。

    成立国内EPC项目公司,专门负责国内电站项目的开发投资和运营,与央企的谈判成为越来越多的光伏企业共同的选择,依靠地方政府的合作,取得了电站土地许可和开发许可,归宿还是要与央企结伴而行,在当下银行信贷紧缩之际,依然能够获得银行的信贷支持,启动光伏电站项目,共同开发或者打包出售。而此刻,电力运营体系和电站质量的保障开始提上日程,如何获得更多的电网支持,如何降低成本,如何获得更长远的发展?今天的光伏企业是否已经在透支明天,成为这些光伏企业巨头在开脱市场之际不得不作冷静思考的问题。

宿命论

    晶澳CEO方朋喜欢用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模式来比拟光伏产业的发展,他认为发展期的洗牌在所难免,正如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也分为七个阶段,从最开始的全世界500多家企业整合到最后只剩下了几家半导体企业。那么我国光伏企业是否也正在走向了这一宿命呢?

  看官也许不由得心寒,这似乎是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在劫难逃的命运,尤其是放在中国这样的特色环境下,一些行业的发展便具备了许多共性。如同曾经的羊绒产业,迅猛发展之际的蜂拥而上,导致粗加工和耕地资源的急速缩减,最终由于混乱而无序的竞争导致整个行业丧失了定价权和话语权。这似乎是中国许多产业所共同的宿命,那么光伏产业能否脱离这种宿命呢?

   一位设备企业老总感叹道:“现在的光伏企业规模还是小的,这好像是宿命,技术门槛太低,大鳄级企业很容易整合,而且在产业上即使亏些,在其他资源上还能挣回来。”亏得起扛得住,用碳交易和节能指标来获取其它行业的发展,这是许多大鳄级企业进军光伏的主要原因。

   在这个十字路口阶段观望,能否逃离这场宿命,让光伏发电走进千家万户,平价上网成为唯一的选择。那么摆在我们同行面前的依然是一个问题:如何降低成本?如何早日实现同传统能源竞争?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最终目标将会实现,突破这一宿命。希望如此吧。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王燕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