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亿级新行业寻求风险投资导读

李道煜 原创 | 2013-09-15 07:29 | 收藏 | 投票

还没有一个项目提出时就告知:这将诞生一个十万亿级的新行业,很多人看这个数量级也会觉得不可思议,请不要先入为主,处于时代嬗变期,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新事物出现,虽然对于生活在现代的人,已经习惯了铁壳船和船用蒸汽动力,但是,回溯到那个年代,同样也经历了不可思议的过程。

世界上公认的第一艘铁壳船,是美国的约翰·威尔金逊在1787年制造的,约翰·威尔金逊被称为“爱铁狂人”,他苦心孤诣地制造了一艘装载货物的铁壳驳船,命名为“试验”号,全长约21。该船建造的时候,人们很担心:铁壳驳船能不能浮在水面上,能不能装载货物,载货后会不会沉没,然而事实表明:“试验”号下水后,安全地浮在水面上,而且装载了许多货物之后,依然浮着。1807年完全用金属材料建造的船 “克莱蒙特”号下水,1822年重116吨的“艾伦·曼比”号装载亚麻仁和铁,完成了从英国到法国的处女航,然而,即使是这一系列成功也并没给铁船的制造铺平道路,铁船的发展仍然十分缓慢。

对新事物的误解还会给国家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在此分享一个决定法国命运的史料。18038月,美国年轻的发明家富尔顿获悉,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正准备越过英吉利海峡对英作战。于是,富尔顿兴致勃勃地向拿破仑推销自己新发明的蒸汽动力船。富尔顿说,可把法国现有战船的桅杆砍掉,撤去风帆,装上蒸汽机,把木板换成钢板,建立一支由蒸汽机舰艇组成的舰队。这样的舰队,不用挂帆,不管刮什么风,也无论什么天气,都可以在英国登陆。然而,拿破仑却认为,军舰没有帆能在海上航行是荒诞不经的,木板换成钢板更会让船沉没。于是,拿破仑赶走了富尔顿。后来的历史学家这样评论道:如果拿破仑当时接受富尔顿的建议,用强大的蒸汽机舰队打败英国,那么,十九世纪以后的欧洲整个历史,也许是另一个样子。拿破仑为什么拒绝富尔顿的建议呢?根本原因是拿破仑缺乏轮船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他不相信“军舰没有帆能航行”。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政治家如果缺乏专业知识,就很容易作出错误的决策。

直到19世纪50年代,铁壳船开始进入黄金时代。因为蒸汽机用到船上以后,船舶吨位、速度进一步提高,而木材却限制船舶向大型、高速发展。船舶长度的增加,使树木显得太短了,如果采用拼接的方法,又很难保证船体强度,经不起机器的振动。蒸汽锅炉在船上的应用,易引起木船失火。而采用金属材料造船比较安全。人们逐渐认识到铁船与木船相比有三大优点:铁船在触礁时较能承受沉重的撞击,强度好;铁船比木船更安全,使用年代更久,造价更低廉;铁船载重量大。1860年,铁船在造船吨位中已占38.5%,1865年,升为69.4%,到1875年,达到89.9%。

即使如此,彻底去掉木壳与风帆也有一个漫长过程。世界上第一个建造蒸汽战舰的法国,1849年建成的拿破仑号战列舰,装备100门舷炮,排水量5000吨,不但是全世界第一艘蒸汽动力的军舰,而且使用螺旋桨推进,但还是木壳船并保留了风帆。1861年下水的英国第一艘铁壳装甲战列舰“勇士”号,也挂有辅助的风帆。战列舰上的风帆到20年后才逐渐消失。

然而,在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已经没有上百年时间来消化新技术、新制度等创新,谷歌以网络搜索技术开路,仅用了七年就跨入千亿美元市值公司行列,而仅 仅运用设计理念创新的苹果手机,产品面市不过六年,就使得手机行业不可撼动的老大——诺基亚公司被人收购,十万亿级新行业,已经跨越了从产品角度考虑公司,如此规模级是信息技术发展到今天的必然。

现实是很多人仍然沉浸在GDP中。西方创造的GDP,只不过是一个经济活动量的概念,在这个活动量下是否带来价值、是否有效率则是另外一回事。我们的经济更应当关注价值和效率,需要更关注GDP的构成——是合作博弈还是非合作博弈。每一个体在合作博弈中通过竞争追求利益最大化,即社会最佳的状态和利益最大化,但是在非合作的博弈下就做不到,战争是人类非合作博弈的极端方式,战争消耗大量的军火可以带动GDP,但这样的GDP却产生了屠杀!市场经济下的恶性竞争、非合作博弈的发生概率大大高于合作博弈,和谐地竞争达到共赢的情况比较罕见。信息化水平发展今天,推动市场经济的主体处于合作博弈状态,这是下一步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心,十万亿级新行业是具体承载体。虽然最终新行业会达成十万亿级规模,但是除了从静止推向运动时需要极微小投资外,再无需注入投资。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漫步在东京街头时,感受到国内家电行业要向日本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没想到日本会走向二十年的失落期,近期竟有索尼破产的传言。日本的企业战略总体来说是模仿战略,模仿战略的最大问题就是你永远无法站在世界的最前端,永远无法占据世界产业链的最高端,尽管日本企业肯定站在世界产业链的高端,但不是最高端。最高端的企业依靠专利、著名品牌、制定行业标准来赚钱,赚取最大幅度的利润,像美国许多企业就是如此。而这个十万亿级的新行业更是走向了最最高端,虽然仍是市场条件下的企业,但已升华为以经营伦理为中心,利润反而成为其必然的结果。

如果不是长期跟踪,亲身实践,又加上因缘际会,也不可能认清这个新行业,就象《天龙八部》中虚竹点开珍珑棋局,这最关键步的点开只能说是天意。同样要彻底了解这个新行业需要坦诚相商,而不是暗中钻研文字,研究吧,没有交流肯定会误入歧途,因为这个项目实现的时间要比研究的时间短得多,没办法,对企业生命体而言,这就象处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时代。

不要害怕当下中国企业只重逐利,如果中国企业认识到注重经营伦理能够给企业带来收益,有助于企业形成竞争优势,那么,我们将看到企业的经营伦理将由“被动式”服从向“主动式”响应转变,从而实现社会与企业的共赢与和谐。

导读这么隐晦曲折,主要是受文字及个人表达水平的限制,真心希望读者不要钻了牛角尖,其实实施已证明是很简单的,启动之后做好三个字就行。对十万亿级新行业感兴趣,还是去阅读《十万亿级新行业寻求风险投》(见http://www.aityhere.com/news.asp?id=132)原文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高工、工学和管理双学士、计算机硕士,一流项目管理、质量管理、软件开发专家。海信十四年工作优秀,出过国、优秀援藏技术干部、三年度集团先进、市科技进步一等奖;海尔两年,负责下属公司研发和质量两个部门,主导研发成功操…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