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政府行动导引

张晓峰 原创 | 2015-03-19 19: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人代会即将闭幕,明天克强总理将答记者问,其中“互联网+”必定还是媒体最聚焦的话题之一。从报告到计划,从战略到行动,这才是大家最为关心的事。本文尝试梳理一个可能还算不上成熟的粗线条路线图,供决策者参考。

第一、怎么看待互联网+,在关键要素上最大限度凝聚共识?

互联网+是什么?

•马化腾版:

“互联网+”是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与各行业的跨界融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不断创造出新产品、新业务与新模式,构建连接一切的新生态(来自于马化腾人代会提案----《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建议》)。

•官方版:

“互联网+”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引自于微信公号“中国政府网”《2015<政府工作报告>缩略词注释》一文)。

•阿里版:

所谓“互联网 +”就是指,以互联网为主的一整套信息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网、 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等)在经济、社会生活各部门的扩散应用过程。(来自于《阿里研究院互联网+研究报告》)

•李彦宏版:

互联网+计划,我的理解是互联网和其他传统产业的一种结合的模式。这几年随着中国互联网网民人数的增加,现在渗透率已经接近50%。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使得互联网在其他的产业当中能够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过去一两年互联网和很多产业一旦结合的话,“duang”!就变成了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东西。尤其是O2O领域,比如线上和线下结合(引自李彦宏答记者问)。

我们分析不同的版本,其内涵是有差异的。重点比较小马哥版和官方版,可以发现,尽管两者措辞不同,但从整体上两个版本基本是在讲同一件事:发挥互联网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基础性作用。从落脚点来看表述略有不同:官方表述是“新的经济形态”、“经济发展新形态”;小马哥提到的是“连接一切的新生态”。应该说前者更宏观,强调了整体、大局;后者更基础、更科技、更人性。

理解互联网+的几个层次

更通透第考察互联网+,个人认为至少应该区分以下层次来把握,据此来制定计划描绘路线图:

第一个层次:互++网。互联网是什么?联接,形成交互,并纳入网络或虚拟网络。信息通信技术—(ICT)改变了距离、时间、空间,虚拟与现实都成为一种存在,每一个个体都被自觉不自觉地划分到不同的社群、网络。

第二个层次: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万联网+行业互联网(如工业互联网、能源互联网)。如果单纯去讲某一方面的网络,和连接本身就是对立的,更谈不上连接一切。

第三个层次:互联网+其它行业。其它企业不能简单地归类传统行业,新兴行业更要拥抱互联网。

第四个层次:互联网+∞:这就是连接一切的阶段。人与人,人与物,人与植物,人与服务,物与物,这些连接随时随处发生;不同的地域、时空、行业、机构乃至意念、行为都在连接。

所以即便对于“+”本身,也需要有更结构化的体察和更超脱的定义,它在不同的场景内涵与方式都是不一样的。一般地,它代表了连接,至于连接的基础、协议、方式、持续等可能要区别情况而有很大的差异。

互联网+的特征

互联网+有六大特征,必须要全面把握(篇幅原因,不展开讲):

一是跨界融合。+就是跨界,就是变革,就是开放,就是重塑融合。敢于跨界了,创新的基础就更坚实;融合协同了,群体智能才会实现,从研发到产业化的路径才会更垂直。融合本身也指代身份的融合,客户消费转化为投资,伙伴参与创新,等等,不一而足。

二是创新驱动。中国粗放的资源驱动型增长方式早就难以为继,必须转变到创新驱动发展这条正确的道路上来。这正是互联网的特质,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来求变、自我革命,也更能发挥创新的力量。

三是重塑结构。信息革命、全球化、互联网业已打破了原有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地缘结构、文化结构。权力、议事规则、话语权不断在发生变化。互联网+社会治理、虚拟社会治理会是很大的不同。

四是尊重人性。人性的光辉是推动科技进步、经济增长、社会进步、文化繁荣的最根本的力量,互联网的力量之强大最根本地也来源于对人性的最大限度的尊重、对人体验的敬畏、对人的创造性发挥的重视。例如UGC,例如卷入式营销,例如分享经济。

五是开放生态。关于互联网+,生态是非常重要的特征,而生态的本身就是开放的。我们推进互联网+,其中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要把过去制约创新的环节化解掉,把孤岛式创新连接起来,让研发由人性决定的市场驱动,让创业并努力者有机会实现价值。

六是连接一切。连接是有层次的,可连接性是有差异的,连接的价值是相差很大的,但是连接一切是互联网+的目标。

第二、从战略到行动,如何确立关键节点描绘关键路径?

我们廓清了互联网+,才谈得上国家战略的梳理、行动计划的制定。

“互联网+”行动计划将重点促进以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现代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等的融合创新,发展壮大新兴业态,打造新的产业增长点,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环境,为产业智能化提供支撑,增强新的经济发展动力,促进国民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互联网+要连接的要素

连接一切有一些基本要素,包括技术(如互联网技术,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技术等等)、场景、参与者(人、物、机构、平台、行业、系统)、协议与交互、信任等。这里,“信任”作为一个要素很多人未必理解或认同,我反倒感觉它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因为互联网+让信息不对称降低,连接节点的可替代性更高,只有“信任”是选择节点或“连接器”的最好判别因素,信任让连接的其它要素与信息不会阻塞、迟滞,让某些节点不会被屏蔽。

在“互联网+”背景下,积淀信任性关系变得非常重要,那些忘记责任、生态、开放、分享的人、机构、平台必然难塑信任。因此互联网+会形成一种倒逼,这是人性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好证据。

进一步确立创新驱动为根本发展模式

资源、客户、创新,靠什么来驱动,其路径不同,结果迥异,影响差距殊甚。改革开放以来以来我们有了值得骄傲的成就,但发展质量不高、创新后劲不足、可持续性不强。驱动要素的选择不能再停留在被GDP推动、被利益集团携裹、被失速风险制约的传统模式了,逐步形成新范式。

要敢于打破垄断格局与条框自我设限,破除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因素,建立可跨界、可协作、可融合的环境与条件。

尊重人性、激活创造力是基础

人力资本化、尊重创新劳动、重视知识产权的价值才会给创新驱动发展带来支撑,才能倒逼教育与社会治理、运营管理。尊重人性才能发挥互联网+的威力。互联网去中心化,互联网+就像一种新的机制、新的动态协议、新的议事规则,会激励这些智慧个体放大人力资本,并产生交互、跨界与协同,获得智慧化生存的体验。因而,权力向传统的消费者让渡,客户参与创造、产销融合、圈子社群化、分享创造价值、责任约束加大将大行其道。

国家宜发挥“创”计划的力量,鼓励众创空间、孵化器、社会服务、市场检验等综合性作用,系统化、生态化,补齐要素,优化环境,加强引导,透明支持,+互联网、+社会化之力,真正发育创新者、创客各得其所的生态环境,营造“价值正义”的机制与条件。

促进生态化

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核心是生态计划,制定与实施,必定重塑教育生态、创新生态、协作生态、创业生态、虚拟空间生态、资源配置和价值实现机制、价值分配规则,是另外一层意义上的“开放”----由过去的对外开放为主转向对内开放为主,激发内生活力,从而推动整体开放生态的塑造。

最亟待关注的生态包括而不限于:内在创造性激发导向的教育生态,消弭高中前与大学教育、大学教育与应用教育的鸿沟;社会价值创新导向的创意创新生态,搭建创意创新与价值创造之间的桥梁;协同创新、融合创新、价值网络再造的生态,让知识产权、人力资本和努力与可预期结果匹配。这才是以国人为中心的“中国梦”的本质。

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我国制造强国建设三个十年的“三步走”战略,是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力争到2025年从制造大国迈入制造强国行列。中国制造2025 借互联网+之力,一定会创造中国智造的新格局。需坚定这样一个自信:互联网在中国充分发展发育,会给其它领域带来很强的溢出效应,这是互联网+工业最大的基础;我们有智慧、有市场、有相对完备的结构,来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需要我们选好重点领域,以点带面,层层推进,加快转型升级、提升增效,提高大规模个性化定制能力和整体智能、绿色水准。

确立服务与治理的新格局

政府要不要被互联网+重构?怎样看待结构的动态被重塑?怎样看待权力的迁移?怎样建立与公民的信任?怎样用互联网+思维开展公共服务?如何看待游戏规则制定者的广泛参与性和议决机制?怎样进行社会治理和虚拟社会治理?怎样把握度和边界?怎样开启智慧民生?

举例说,类似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就可能是与时俱进的选择:政府通过特许经营权、合理定价、财政补贴等事先公开的收益约定规则,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城市基础设施等公益性事业投资和运营,以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为特征,发挥双方优势,提高公共产品或服务的质量和供给效率。

适当时机确立国家智力资本计划

智力资本是人力资本、结构资本、关系资本的总和,是兼顾软硬实力的体现。智力资本影响软实力、巧实力,智力资本之间差距越大,优势一方的势能则越强,竞争的格局就越难以撼动。

我们过去重视人性和个人价值创造严重不足,教育环境与策略、个人成长环境与成就机制均有很大偏差,文化发育与经济发展完全不均衡,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力明显增强,但是这些方面对我们产生了严重的制约,因此,整体人力资本水准和我们并不相称。

从结构资本来看,开放创新机制、包容的价值观和创新文化、完善的法制环境等方面均发育不健全,加之腐败寻租、利益集团等扭曲了资源配置和价值分配,我们的结构资本价值也未得到很好的积淀和释放。

从关系资本上,抛开历史因素、地缘政治因素、东西对峙因素的影响,过去我们在国家关系资本上的建树和我们的努力是不相称的。但是“一带一路”、“中韩自贸区”等是创造性之举,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只要形成连接,加强交互,把准脉搏,控制节奏,建立信任,国家关系资本有跃升的可能性。

从中国到全球,塑造综合国际影响力与控制力

刚才讲,互联网+的目标是连接一切,+∞,开放是生态的基础;我们要具有影响力、控制力,就要塑造我们的连接力,在定位上洞察趋势,占领更重要的节点,体察对方的“人性”,提高伙伴的体验,强化各自的信任,增大节点流量和质量,并要牢牢掌握游戏规则设计的话语权。

此外,互联网+的跨界、包容、融合、尊重人性、持续创新、动态调适,完全可以成为我们与世界对话的一个新的话题、新的价值、新的“连接器”、新的文化力量。

有理由期待这样一个互联网+的新时代,她,属于中国,她,属于你我!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书籍《关键:智力资本与战略重构》、《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作者。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价值中国会联席会长,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创业导师,原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在华项目“中国创业天使孵化工程”组…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