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除力,一种新的生产力

吴伯凡 原创 | 2015-03-21 10:3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删除力 

在这个时代,媒体的角色更应该像一个卫兵或保镖——在纷乱中保持正见和警醒,拒绝没完没了的随机性反应。

 

尼葛洛庞帝多年前在他的《数字化生存》(编者注:1995年正式出版,1997年中译版)一书中指出,我们已经进入后信息时代,后信息时代的特点是信息不仅不稀缺,而且高度过剩。

后信息时代最稀缺的,是为人们有效地屏蔽和删除过剩信息,提供真正有效信息的产品和服务,而不是在已经严重过剩的信息里毫无意义地添砖加瓦。

与此同时,传媒渠道的多样化和便捷化,让大量低营养的、谬误的信息和意见提供了巨大的生长空间。

删除力,以及降解垃圾信息和意见的正见,正在成为一种对抗非生产力的力量,成为媒体和信息服务企业的新型竞争力。

奈斯比特的《大趋势》一书当年创造了在美国本土销量高达980万册的销售奇迹。该书以未来驱势的深刻洞察征服了一代人,书中的不少观点至今仍然具有明显启迪作用。

奈斯比特本来是IBM的CEO沃森的助理,但他最终辞去这个令人钦羡的职位,专门来写这本书,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诱人的机会:通过搜罗、整理美国各地报纸每天的头条新闻,就能提炼出关于美国社会正在发生的未来的见解,引发巨大的关注。

《大趋势》一书为他赢得了全球性的影响力。当他在世界各地演讲的时候,最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说你对未来的准确判断来自于报纸上信息的搜集和整理,但为什么我们同样每天在关注报纸上的新闻,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像你这样洞见未来呢?”

这个问题让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作为资源的信息与作为能力的信息驾驭力是两回事,但我们常常把二者混为一谈。

 

法国思想家拉罗什福科说过,人们总是乐于承认自己的记忆力不好,但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判断力不足,一部分人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记忆力之外还需要有判断力,而且重要得多,一部分人是因为他们意识到判断力比记忆力重要得多,记忆力差是一种无伤大雅的缺陷,而判断力差是一种致命的所以需要尽量掩饰的缺陷。

发达的信息传播和存贮技术往往只能解决信息资源稀缺性的问题,解决不了信息驾驭力(判断力)稀缺的问题。当信息不仅不稀缺而且日益过剩时,信息驾驭力的稀缺性变得日益明显。

从这个角度看,新媒体对旧媒体的挑战是一个伪问题。从解决信息稀缺性的角度看,新媒体对于旧媒体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如果旧媒体从这个方面来“应对挑战”,那就是一场尚未开始就已失败的应战。如果从解决信息驾驭力的角度来“应对挑战”,那就是根本不值得开始的应战。

旧媒体有无驾驭信息的能力,是一个由来已久并且要始终面对的问题,与新媒体的出现即使不是全无关系,至少也是关系不大。这就像在曹冲称象的故事中,能否获知大象的重量,与曹冲本人的力气有多大没有关系,只与曹冲的智力有关系。

旧媒体在面对新媒体时,几乎总是按新媒体确定的规则(信息存贮量、信息传播速度和覆盖广度)来徒劳地与新媒体竞争。

旧媒体人往往乐于承认信息产能的不足,却很少承认自己信息驾驭能力不够。一句话,旧媒体一直在做一件事:在后信息时代做着信息时代的事,它们不是在理智地突围,而是在自残、自杀似地撞墙。

 

在奈斯比特看来,人脑与电脑的根本区别,是人脑有心态、心智模式和定见(Mindset)而电脑没有。人脑如果放弃自己的核心能力,用自己的边缘能力去与电脑的核心能力相比,不是不幸,而是灾难。网上流行什么,不是因为它们是人们最需要的,而是这些东西最适宜于在网上流传。

正如我们看到的,多数微信朋友圈里的内容基本构成是这样的:

40%的人生感悟和心灵鸡汤(包括各种伪佛学、伪国学),25%的自娱自恋的照片(以自我炫耀为底色的各种照片)、25%的健康、养生秘诀和偏方,10%的“转发即有好运”的星座八卦。

人们见面爱谈天气,显然不是天气的话题多么重要或人们真心爱谈关于天气的话题,而是在这种场合下,谈天气这种无关痛痒的话题最为合适,这是一种乔装成信息和知识的没话找话。

如何在大量没话找话的话语中,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如何拥有一把“奥康姆的剃刀”将大量的喧哗与骚动剃除,避免心智陷入无效运转,延搁对真正有价值的问题的关注和追问?这既是从古至今的哲学家一直关心的问题,也是深具现实性的问题。

无论是新媒体还是旧媒体,都要面对如何解决这个时代真正的稀缺性,如何面对信息和知识的非生产力和非创新性,找到生产力和创新性。

在这个时代,媒体的角色更应该像一个卫兵或保镖——在纷乱中保持正见和警醒,拒绝没完没了的随机性反应,敏感而不动声色地觉察关键信号和信息,并异常敏捷地给出卓有成效的应对。

 

 

个人简介
现任《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 1966年生,哲学硕士,“数字论坛”成员。 1997年起在研究哲学和基督教神学之余,开始从事网络文化研究和IT产业分析,著有《孤独的狂欢——数字时代的交往》一书。曾任《环球管理》杂志联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