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产业主体+众创空间

张晓峰 原创 | 2015-03-28 00:4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互联网+ 

这几年做创业导师久了,也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现有孵化器、产业园升级的路径何在?各类创新创业大赛还有没有可提升的空间?现在讲互联网+了,互联网产业和其它行业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难道互联网企业与传统行业就必须势同水火?就要汗毛直竖、惊乍乍地防火、防盗、防互联网、防+、防颠覆?传统产业和互联网企业能不能打破对立、猜忌,找到一个公共空间,二者既解决了合作、融合,有利于产业升级,又有利于创客的创新创业

互联网+”与“创客”都首次被写进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并同时成为两会热词。它们是不是孤立的两个词,用概率论的角度它们是不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事件?如果不是,那么它们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

通过网络信息平台,创业者的奇思妙想可以和使用者、用户进行直接的接触,缩短了和创业者、用户的距离,也加快了创新的步伐。”科技部部长万钢说。

互联网+指明了创新创业的方向,提供了创新的条件和创业的环境;互联网、开源技术平台降低了创业边际成本,促进了更多创业者的加入和集聚;而创客是互联网+的伙伴和推动者,创客的创新创业对于推进互联网+向各个传统行业、各个垂直领域、各个价值环节的渗透提供了坚实的支撑。

万众创新这件事不能仅仅发生在孵化器、众创空间,而应该是有几条不同的路线。比如,孵化器、众创空间这些是路线一;路线二呢,要促进企业内部的创新,并鼓励与外部(如科研院所、客户、伙伴等)创新相结合;路线三,互联网+传统行业。回到刚才的问题,有没有路线之四?有,它就是----

互联网+产业主体+众创空间!

这样的众创空间就是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一个比较好的结合点。这里,产业主体将其作为社会责任的平台,作为内部试错纠错的平台,作为+互联网的实验室,作为创业者寻求在产业环节的创新与合作,那这样的众创空间是比较牛的。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可以共同指派导师,可以是创客自己感兴趣的,也可以由产业主体定向招标,或者经过海选再重点支持。这样,可以让多方面受益,整体价值大大提升。

《创新之力》一书倡导企业不要让员工在“粘稠的糖浆中游泳”,要辟出富有灵活性的创意空间,可以让他们微笑着坐下来做一个小小的梦。

前一阶段,我的朋友老唐帮助某美国上市公司搭建了一个创新社区,对内部团队的创新项目进行孵化,也可以对外创业项目提供支持,同时要找到行业间、服务间、平台间的关联。很高兴作为顾问,我也参与了这件事。类似于这样的“特区”,需要与企业日常管理区别开来,要允许试错,激发天马行空,建立小空间文化

这不是纸上谈兵,其实,有些企业的实践已经带有这样的影子。好啦,上案例,我准备用两个案例来给大家以启发。当然,两个案例并非完美无瑕,还有提升空间,特别是和另外一方结合不够,但至少有些探索已经呈现了价值。

第一个案例,讲讲号称“连接器”的腾讯。2011年6月15日,腾讯正式宣布开放,要建立开放、共享的互联网新生态。

这里,简单罗列几个数据,供大家对腾讯开放平台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认识:

----开放前三年,腾讯给开发者的分成达到50亿元;预计在之后的两年再分出100亿;从2013年6月到2014年6月,腾讯开放平台上合作伙伴获得的收益同比增长超过1倍,其中,总流水超过1亿的创业团队有22家,月流水超5000万的创业团队有7家,月流水过1000万的创业团队22 家,月流水超过100万的创业团队83家;

----腾讯开放平台已有500万创业伙伴,腾讯开放平台上的应用已经达到了240万款,涵盖了娱乐、生活、教育等内容;至2014年6月为止,接入应用累计数是去年同期的6倍多;

----腾讯开放平台的开发者已达到500万,并且在去年上半年,二三线城市的创业者增长率超过200%以上;2014年接入腾讯云的开发者同比增加三倍;同时,新增开发者中有7成为移动开发者,开放平台移动化趋势明显;

----所有合作伙伴的市值已接近2000亿元,实现独立上市和正在上市流程的公司超过10家,被其他上市公司收购的公司超过10家

----腾讯移动广告联盟日曝光量达到5亿;

----到2014年10月,应用宝的单日分发量已经突破1亿大关;

----腾讯开放平台优秀开发者受到投资者的青睐,收入Top150的PC开发者中有35%成功获得各轮融资,腾讯开放平台创业基地合作孵化的移动开发者中有61%获得了各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00亿美金。

马化腾说,过去确实很多不放心、不信任,出于本能很多事情百分之百自己做,包括搜索、电商等等。现在我们真是半条命,我们把另外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了,这样才会形成一种生态

腾讯开放平台近四年多的创造性实践结下了累累硕果,尽管在互联网+的新背景下,开放平台的模式还有创新优化的巨大空间。这不,马化腾刚刚提出,要在四年的开放基础上打造全要素众创孵化平台,“我们希望将腾讯已有的资源,包括账号体系、社交关系链、应用分发、支付能力、流量、云计算等都开放给创业者。”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一种“新常态”。

再来看另外一个案例,这个是偏传统产业的公司----海尔。海尔在互联网+上走得比较早,动作也比较大。前一阶段公布的四家互联工厂,实现客制化空调,是有益的探索。不为大家所熟知的是海尔创客实验室的故事。

互联网+样本:创建创客实验室 海尔探索互联网新模式

假如你有一个智能家电创意的好点子,但苦于没有开源软件、没有机械工具、不会写商业计划书、找不到天使投资……没关系,现在,你也许可以去海尔M-LAB创客实验室试试。

海尔今年探索公益新模式,把公益与海尔的互联网转型结合,建立海尔创客实验室,鼓励支持社会上的创客,尤其是大学生的创意、创业,将他们的好点子转化为生产力。

这是一个开放创新、协作共享的社会化智造平台;这里聚焦高校大学生群体,搭建线上交互平台及线下实体实验室,并整合国内外知名的创客空间、创投机构、供应链资源和全网营销渠道等,为高校学生提供跨专业、全流程的项目孵化体系,包括样本制作、生产制造、营销推广;这里同时也是教育部万企千校工程的承接平台。

“雷神”的启示

随着海尔向互联网转型的深入推进,创客成了传说中的“英雄”。

今年30岁的海尔,已在全球拥有五大研发中心、24个工业园,去年全集团收入1803亿元,利润总额首次突破百亿。互联网时代,“大象”如何起舞?海尔2012年12月起进入“网络化战略”阶段,要打造平台化企业,将员工变成创业者,快速地响应用户的需求。

至今,海尔的创业平台上已经运行着2000多个自组织团队,其中成熟的团队已转化为小微公司。截至今年6月底,海尔共有169个小微公司。

海尔认为,“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用户个性化”将是趋势。“雷神”游戏本(游戏功能较强的笔记本电脑)就是一个海尔“员工创客化”的典型案例。

它诞生于30万条评论与6个QQ群;从3万条差评中,归结出13个核心问题;上市一周在同行中排名热卖品牌第四、单品第三;二代产品的京东预约用户18万,3000台20分钟内被抢完。

“雷神”游戏本的创客团队,是海尔的几名员工。他们依靠贴吧、论坛、QQ群等渠道,通过与用户交互,聚集粉丝80余万,在交互中发现用户的痛点,从而看到产品机会。

之后,他们整合上游资源,和内部的无边界团队,针对用户的需求提出产品创意,经过研发及广大玩家测试,再到互联网预约销售,最后再次回到交互平台进行痛点交互,形成循环往复的产品上市闭环。

目前“雷神”已经“玩大”了,在海尔的创业平台上,“雷神”已经吸引了创业导师和风投资金,开始已正式进入小微化运作。“雷神”的下一步目标是成为游戏本行业第一品牌,吸聚粉丝200万以上。在硬件做强后,“雷神”计划2016年完善游戏软件生态圈,吸聚粉丝300万以上;未来打通游戏产业链,代理游戏运营、游戏推广,逐步进入游戏文化产业,吸聚粉丝600万以上。

“雷神”的启示是,人人都是创客,让在一线“听得见炮声”的员工来决策、创业。

创客的乐园

互联网时代,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认为“要跟上用户点击鼠标的速度”。所以,员工从听领导的变为听用户的。员工变为自主满足用户需求的“创客”,企业变为服务于员工的平台。海尔转变为平台企业后,不仅服务于员工,还可服务于社会上的创客。

所以,海尔近来组织、参与了多项创客活动,包括创业大赛、全球创客马拉松深圳站海尔专场、卡萨帝第四届创艺大赛、百度91开发者大赛、安卓全球开发者大会、创意蛇口的创意科技和手工制作嘉年华、开发者大赛等。

像今年就有300个大学、1000支团队、5000多人参加了海尔的校园开发者大赛,其中6支团队获大奖,北京邮电大学学生的“智慧网关”项目夺得冠军。

为了搭建一个常态化的创客平台,海尔专门成立了“M-LAB创客实验室”,希望凝聚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通过思想碰撞产生创意,并一起动手将想法实现。海尔为“创客”们提供创意展示、开放交流、项目孵化、经费支持等服务。

如果创客有了一个好的产品创意,海尔可以提供软硬件设备的支持及供应链整合的服务,涵盖从研发设计、到试制与中试、再到模具设计,甚至生产、销售、物流配送的服务支持。海尔网上商城、日日顺及海尔的渠道伙伴国美、苏宁、京东、天猫等都可合作对接。

平台的力量

作为全球大型家电第一品牌,海尔集团在互联网时代积极变革,通过转型平台型企业踏准时代发展的节拍。

按照以往金字塔式的企业组织架构、从研发到生产销售的传统流程,很难快速满足互联网时代个性化的细分需求,难以感受到用户需求的真正痛点。所以,海尔要打破常规,建立平台型企业,让“小微企业”自主寻找并满足需求“痛点”。

除了鼓励员工成为创客,思维活跃的大学生也成为海尔创意的新来源。M-LAB创客实验室主要以丰富的活动、充足的经费以及先进的设备,支持大学生自己成立创客组织。目前创客实验室已经在北京、上海、青岛、广深、西安、成都、武汉、长春成立八个联络区,并分别与上海交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浙江大学、东华大学、中南大学、山东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清华美院、同济大学、湖南大学等多所高校展开合作。

其中,具体的合作形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创客实验室,由合作校方提供固定空间、相应设备或由教育部提供设备标准,海尔家电提供设备、经费等支持,同时配备核心学生成员、专门辅导老师,海尔家电与校方进行深入合作。每个创客实验均有单独的编号,并挂牌。

另一种是创客组织,由学生群体发起,老师辅导,并联动当地创客空间资源,由海尔家电为创客组织提供活动经费,可组织、赞助该校或当地的创新、创客或创业活动,以实现创意方案、作品、创客群体的线上输出与交互。

通过联络区接口人的沟通、选拔,海尔M-LAB创客实验室总部任命各高校创客实验室的总负责人,由后者选拔、任命三名核心团队成员,任命两名辅导老师,三名核心团队成员分别负责运营、企划和研发,核心团队下面可以有10名骨干成员和其他普通成员。

经过逐步发展,海尔最终希望打造一个公共科技服务平台,形成从“创客市场”(帮创客找到市场)、“创客实验室”(帮创客生成满足用户价值的创意方案)、“创客微工厂”(帮创客把创意变成现实产品),到“创客银行”(帮创客找到钱、帮资金找到好项目)的生态链。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甄妮 2014-12-12 略有删节)

海尔的创客实验室还处于探索阶段,后续值得再纳入更多的互联网+思维,变成好的连接器,与其它互联网企业、其它连接型企业展开合作,则生态性大大提高。

跨界融合给到的是丰富的价值空间。一个智力资本时代的来临,需要我们善于思考,勇于实践,敢于跨界,长于连接。比如,腾讯创新基金和类似于海尔这样的产业基金怎么样协同?能否让其它创新主体或产业主体受益?诸如此类的创想可能都自有其意义。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书籍《关键:智力资本与战略重构》、《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作者。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价值中国会联席会长,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创业导师,原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在华项目“中国创业天使孵化工程”组…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