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如何修改中学生作文

欧阳毅 原创 | 2015-04-22 21:23 | 收藏 | 投票

                                                         再谈作文修改

欧阳毅

清朝唐彪《读书作文谱》如此写道,如果一篇文章一气呵成,文不加点,并且文质兼美,那是文章中的极品。但是,一般的文章“须精思细改,如草创已定,便从头至尾一一检点。气有不顺处,须疏之使顺;机有不圆处,须炼之使圆;血脉有不贯处,须融之使贯;音节有不叶(通)处,须调之使叶。如此仔细推敲,自然疵病稀少。倘一时潦草,便而苟安,微疵不去,终为美玉之玷(喻缺点)矣”。

这段话道出了文章写作的技法和修改的辛苦。

语文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吹到了长城塞外,走进今日的学校,到处可以看见教育改革的口号,到处可见对所谓“高效教学”的宣传。真正落实在课堂上有多少实际的行动,真正进行改革效果跟踪的有多少机构。很多年前,看到一则关于美国中学教育考试跟踪的机构,员工达四五千人。凡是实验改革,或许会实验失败或者成败各半,甚至瞎折腾的改革有吗?

仅就现行语文教材来说,写作教学的编写依旧不成体系,很随意。以人教版八年级(下)为例,第一单元是《记叙的线索》的训练;第二单元是《借物抒情》;第三单元是关于说明顺序的;第四单元又是《记叙中的描写和抒情》。为何不按照文章表达方式来设计训练呢?我觉得,第二和第四单元都有关于抒情的训练,那《说明中的抒情》就可以不提吗?

在“写作实践”栏目里,一般设计了三道题目。这是新教材编写的一个亮点。有的是片断训练,有些写提纲,体现了训练的科学性和各地学校的实际可操作性。但是,教材47页突然又冒出一个“想念”的话题作文训练。话题写作里的“自拟题目”是一个很难的教学点,我们就感到很突兀,因为以前的写作教学里,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内容。记得以前都是在高年级甚至高考训练,才重点进行话题写作的教学。

是否考虑在教材编写中,弄一个作文标题拟写的训练?我看这个标题训练大有文章呢!可是,中学语文教材编写里,对这个问题阙如啊。

还是回到我的话题上来。

修改作文是一件难事,现在一般都提倡互批互改,小组互改,老师再改。一些教师放不开手脚,以为让学生自己修改作文,会受到诟病,或者担心领导、家长和学生的微辞。

《情有独钟》一文是学生的一次单元考试作文,后来,要求回家再次修改。原文写的是“我”的一次亲身经历,风雨交加的回家路上,在车站所见的真实一幕,感动的落泪。到底是孩子钟情父亲,还是父亲钟情孩子,还是“我”钟情这对父子?值得我们思考。

修改后,保留了原作的风貌,只对一些情节加以补充,或者是对细节加以强化,运用了一些动词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有个性特点。还在环境的烘托上加以修改,如有一个句子单独成段“雨,一直在奏响着”,就是一处精彩的修改。删除这句话,效果肯定不好,为什么呢?我们知道,写人叙事的文章里,景物的描写作用很多,或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或刻画人物心理;或渲染气氛;或深化主题思想,等等。为什么修改作文时,不在这方面仔细斟酌,反复推敲呢?

鸳鸯绣了从教看,且将金针度与人。有这样的勤奋思考的学生,有今天信息化的条件,有各位读者的悉心爱护,加上老师一定的引导,何愁孩子们的写作不能提高呢?相信不久,他们都会找回写作的自信,写作的自尊,达到写作的自强,甚至登堂入室,出神入化。       

                       

 

情有独钟(原文)

209  崔翰文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透露着爱的真谛。

                                   ------题记

周末的早晨,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我不情愿地起床,匆匆洗漱,赶去公交站,为了该死的补习班。

公交站早已挤满了人,看来和我有同样悲惨遭遇还真不少,看,不少的上班族手里还拿着冒着热气的快餐在狼吞虎咽。旁边垃圾堆满了。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清洁工哪去了?垃圾都成山了!”也许是一句有魔力的话,不久,一位穿着制服的清洁工骑着三轮车缓缓而至。

他穿着橙色的清洁服,用透明的薄衣套住身体,雨顺着发梢滴落到他粗糙的双手上。旁边的人,也迫不及待向我这边挤过来。

此时,雨更大了,只剩下清洁工独站一个矮檐下。旁边的人陆续上了公交车,还望了清洁工一下,似乎露出鄙夷的神色。看着这位清洁工,我的心不禁闪过一丝酸楚。

这时,一个小男孩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过来,清脆地叫了声“爸爸”。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小男孩已经跑道清洁工身边,递给他一套整齐的雨衣,清洁工捏了捏男孩因跑步而发红的小脸蛋,男孩却假装生气地说:“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疼自己,你早餐还没吃呢!”随即从怀里掏出两个鸡蛋,雪白的鸡蛋早已剥了皮。清洁工笑了笑,我也笑了。

就这样,这对父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充分享受着父子之情。在这倾盆大雨中,形成了一幅温馨的画面。两股热泪从我脸颊流过,我这是哭了吗?长久以来,我一直身陷在各种“情”的漩涡中,早已分不清真假。

我很幸运,在一个下雨天里,见证了人们眼中“最卑微”的人之间一段温馨感人的一幕。它使我明白,亲情真的无处不在,感动真的无处不在。这雨中的父子深情,将会永远地向世人证明一个真理:唯有真正的感情,才会让这个世界变得一尘不染,就像刚被雨水冲洗过一样,清新怡人。

上车的时候,我深情地冲着这对父子,这对教会我道理的“老师”挥了挥手,他们看了看我,我们都笑了。

 

                                              情有独钟(修改稿)

209  崔翰文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透露着爱的真谛。

                                    -----题记

周末的早晨,天,灰蒙蒙的,下起了雨。(听,滴滴答答的雨,落到屋檐上,马路上,奏响了一曲动听的乐曲。多喜爱这首“雨之歌”啊!正陶醉于中,噢!该起床了,今天还要准时到补习班去。)

公交站早已挤满了人,看,不少的上班族手里还拿着冒着热气的快餐在狼吞虎咽。(再看不远处的垃圾桶已经堆成小山丘了。)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清洁工哪去了?垃圾都成山了!”也许是一句有魔力的话,不久,一位穿着制服的清洁工骑着三轮车缓缓而至。他穿着橙色的清洁服,用透明的薄衣套住身体,雨顺着发梢滴落到他粗糙的双手上。(一股从垃圾里散发出的酸臭味也隐约飘了过来------旁边的人,也迫不及待向我这边挤过来。

此时,雨更大了,只剩下清洁工独站一个矮檐下。旁边的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陆续上了公交车,还望了清洁工一下,似乎露出鄙夷的神色。(黝黑的脸庞,冷得有点发白的嘴唇,在雨中忙碌地清洁着被人们随手丢弃的垃圾,)看着这位清洁工,我的心不禁闪过一丝酸楚。

(雨,一直在奏响着----

这时,一个小男孩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过来,清脆地叫了声“爸爸”。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小男孩已经跑道清洁工身边,递给他一套整齐的雨衣,清洁工捏了捏男孩因跑步而发红的小脸蛋,男孩却假装生气地说:“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疼自己,你早餐还没吃呢!”随即从怀里掏出两个鸡蛋,雪白的鸡蛋早已剥了皮。(清洁工憨厚地笑了笑,把这温热的鸡蛋放进嘴里-----就这样,这对父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充分享受着父子之情。在这倾盆大雨中,形成了一幅温馨的画面。两股热泪从我脸颊流过。

我很幸运,在一个下雨天里,见证了人们眼中“最卑微”的人之间一段温馨感人的一幕。它使我明白,亲情无处不在,感动无处不在。这雨中的父子深情,将会永远地向世人证明一个真理:唯有真正的感情,才会让这个世界变得一尘不染,就像刚被雨水冲洗过一样,清新怡人。(这一温馨平凡的画面,深深地嵌在我的脑海里,每一次的回味,都温暖着我的心房,让我对它情有独钟。)

上车的时候,我深情地冲着这对父子,这对教会我道理的“老师”挥了挥手,他们看了看我,我们都笑了。

 

欧阳毅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佛山华英学校教师,博主。作文竞赛优秀辅导教师;多媒体教学骨干教师;2006年-2008年与佛山大学文学院合作完成国家15规划课题——“作文教学主体性研究”课题;指导学生参加第23届、28届广东省中学生科技创新大赛,获行为和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