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背后的技术因素

王元丰 原创 | 2016-11-18 10:5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让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感到非常意外,也使很多事情充满不确定性。现在许多媒体、智库和政府部门召开研讨会,讨论特朗普当选对世界秩序、美国内政与外交、国际关系的影响,当然,也有不少人在从多方面分析,为什么一个实在不像传统政客的人能够在美国当选,能够成为这个世界最发达国家的总统。不过,我觉得在技术进步对美国大选的影响方面,人们探讨得很不够。

  这次美国大选,特朗普主要指责全球化、在他看来“不公平”的贸易让美国人丢失了工作,还有许多非法入境的墨西哥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应该说特朗普引起了很多美国人的共鸣,所以,那些受教育程度在大专以下、年龄在45岁以上、年收入在5万至20万美元之间的白人中产阶级选民,更多是把选票投给了他。不过,除了全球化、贸易和移民外,技术进步对于造成很大一部分美国选民的愤怒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工业革命以来技术进步总体上是造福于人类的,然而,新一轮以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代表的技术进步,所产生的财富却没有均衡地在社会中分配,导致与过去很大不同的贫富分化。

  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由于技术进步,生产率水平提高,一些行业所需劳动力的数量在减少。这在历史上,对于一些行业应该不是新现象,比如,美国农村人口历史上的大幅减少。但是,过去技术进步在农业以外的其他行业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整体就业并不是问题。但现在技术进步创造的就业数少于导致的失业数,就会使失业人数增加,拉大收入差距。牛津大学的研究表明,本世纪初在美国尚未出现的行业,现在只接纳了0.5%的就业人数,而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新生行业接纳的就业人数大约占总就业人数的8%和4.5%。此外,这一轮的技术进步,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兴起,不仅导致蓝领工人失业,也使很多白领(如会计、报税员等)的工作机会减少,降低了中产阶级的收入。

  第二,技术进步使得资本在收益中占据更大优势。企业家可以用更多机器人来替代劳动者,他在收益中所占有的比例当然也更大。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1947-2000年美国劳动力成本占GDP的份额平均是64.3%,之后一直呈下降趋势,在2010年第三季度跌落至57.8%。

  最后,技术进步强化“赢者通吃”的社会。新的信息化等技术能够以极低成本使技术产品迅速占领市场,而且使位于其后的技术很难与其竞争,让该技术的拥有者获得超额利润。硅谷投资“教父”彼得·蒂尔(Peter Thiel)强调“从0到1”,就是让人获得这种“技术垄断”和“市场垄断”。有了“市场垄断”,就有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反对的顶层“1%”占有全民20%的财富的现象。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中,没有关注技术进步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但是,技术进步却是那些将他送入白宫的美国选民所痛恨的社会贫富差距加大、失业增加的重要原因。此外,对于特朗普和美国选民非常关注的企业流失海外、“让美国人工作减少的贸易问题”,技术也是重要推手。如果没有现代交通技术的发展,美国企业能够很容易地把产品的供应链建立在他国吗?不是技术的进步,尤其是通信和计算技术的提高,跨国企业能够管理得了分布在不同国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团队吗?因此,尽管特朗普是个房地产商,在技术上没有什么创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进步,却对他当选美国总统贡献不小。

  另一方面,特朗普这次当选,一个重要因素是,他善于利用现代技术。在这次选举中,由于特朗普的很多极端言论,美国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以及CNN、ABC等电视广播台,罕见地一边倒地支持另一方候选人。如果是过去的总统选举,在媒体的狂轰乱炸下,候选人早就选不下去了。然而,这次特朗普不仅顶住了媒体的指责,而且最后拿下了选举,最重要的一点是,他非常高超地运用了社交媒体技术。虽然传统的报纸和电视广播不支持他,但特朗普看到了在新的数字媒体时代,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和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有更大的影响力。美国著名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的调查显示:现在62%的美国人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得他们的新闻的,而脸书列第一位。

  尽管特朗普2009年开始使用推特时年龄已经超过60岁,但他很快就成为超级“大V”,大选前拥有接近1200万的“粉丝”。他比数字时代的其他政治人物更懂得利用社交媒体。他了解像脸书和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如何模糊了公开和隐私之间的界限,利用文化的转变,将自己变成一个人们发泄对现状的不满和愤怒的出口。大选期间,在一些重要关头,特朗普经常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反驳民主党和媒体的指责。特朗普每天大约更新推特十次,几乎天天不断。去年10月31日,他甚至一天发了59条推特。美国媒体甚至称他为“社交媒体总统”。

  特朗普非常了解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在投入上也胜希拉里一筹。根据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交给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最后筹款和开支报告,截至2016年10月中旬,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媒体宣传与在线广告的投入,分别占总开支的27.4%和23.6%,而希拉里竞选团队则分别是53.3%和3.5%,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对新兴媒体的重视。

  另外,这次特朗普胜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来源于技术。那就是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维基解密,通过网络泄露的希拉里及其竞选团队的丑闻。阿桑奇一个人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的房间中,不断在网络上公开通过黑客等技术手段得到的不利于希拉里的材料,影响选民对希拉里的看法。尤其是大选前几日的爆料,迫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事件的调查,对特朗普最终当选起到了重要作用。

  特朗普的当选让人惊奇。但是,这种惊奇背后是他知道美国社会在技术进步影响下,很多民众的心理和感受;这种惊奇背后,是这个房地产商出身的70岁的老年人,非常娴熟地运用近些年出现的社交媒体技术。技术进步不仅改变了生产与生活,也改变了社会与政治,其中的酸甜苦辣,还有待我们慢慢品味。

个人简介
北京交通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元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