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保护好少儿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

罗竖一 原创 | 2016-07-20 17:17 | 收藏 | 投票

众所周知,2014年5月30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小学主持召开座谈会时强调指出:“少年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的希望。这就是《少年中国说》中所说的: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新陈代谢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未来总是由今天的少年儿童开创的。”

诚如习近平所言。而且,对于天下所有父母来说,孩子就是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孩子就是其构架中最大的精神支柱。

显而易见,保护好少儿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但在现实生活中,有意或无意伤害少儿的事情则遍布中华大地。

譬如,2016年7月19日中国网转自澎湃新闻网的消息表明,一次防空防火紧急疏散演练,在之后的十个多月间,成了杜玲(化名)挥之不去的噩梦。发烟罐中释放的不明成分的烟雾,让这个年仅13岁的女孩在7天时间里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尽管经过抢救后她最终转危为安,但病魔并未走远。口鼻出血、身体乏力及皮肤过敏等症状让她至今无法返校上学。这起发生在2015年9月18日的防空防火紧急疏散演练事故,曾让甘肃省天水市逸夫实验中学的190余名学生进了医院,其中37人重症。经与家长核实,时至今日,仍有十余名学生身体存在异常,其中两人休学,一人坐在轮椅上。

演练的初衷,本是为了让学生在遇到真正的有关险情时可以将对其的伤害程度降到最低。并且,涉事的任何一方,都肯定不希望学生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事实上演练却严重地伤害了那么多学生。

有关新闻显示, 2016年7月19日上午,天水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事故发生后,官方曾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涉及人防、教育局及学校等有关单位的多名干部,但这一情况也未公开。

相关责任人被处理,是罪有应得。不过,对于那些受害学生及其家属、亲友来讲,这种处理几乎没有什么现实意义。

相关新闻指出,经过两个多月治疗,2015年11月23日,有关部门为这些学生集体办理了出院。病历显示,那时杜玲仍有腹痛、口鼻出血等症状。回想到医生此前的话,加之杜玲精神不振、记忆力减退等症状,刘慧(化名)开始担忧未来女儿身上是否会留下后遗症。这种担忧很快在学生们身上得到了体现。出院后不久,杜玲身上不断冒出红疹、水泡,手掌皮肤也开始溃烂脱皮。澎湃新闻通过与家长们逐一核实发现,最初被转院至兰州的20余名学生中,至少有13名学生至今仍存在气短、关节疼痛、免疫力下降、乏力、白细胞数量降低、皮肤过敏、视力下降、尿床及抽搐等症状,两名学生因身体状况休学至今。这些症状被家长们认为是演练事故留下的“后遗症”。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学生的集体“中毒”,并给他们留下诸多“后遗症”呢?

有关新闻给出的答案是:目前有三种说法,一种说法称,烟雾弹过期导致其中产生有害物质,在释放过程中对学生身体产生影响。另一种说法认为,学校在疏散演练前错将毒气弹当成烟雾弹进行燃放,致使大量学生中毒。这种说法大多流传于受害学生家长之间。还有一种说法源于官方调查报告和媒体公开报道,称事故原因系学生未按照演练要求进行疏散,吸入过量浓烟所致。

孰是孰非,终将浮出水面。但是,在真相尚未完全明了之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让刘慧不满的是,官方的调查报告中,只字未提混合气体的成分。她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他们的后续治疗增加了阻力。”

刘慧作为一个受害学生的母亲,其这种不满和担心,显然是具有相当的普遍性。这,既在情理之中,又在事理之中,亦在法理之中。

但是,“家长们至今仍不明白,疏散演练中使用的发烟罐,何以会让孩子产生昏迷、咳血、中毒性精神障碍等症状。”

实际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所谓的“学生未按照演练要求进行疏散,吸入过量浓烟所致”之说,如果没有其它信源可以佐证,那么其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弥天大谎。若是,那么天水当地的有关责任方,在整个惨剧的处理中,以及后续的“亡羊补牢”中,究竟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事实上也是一目了然的。若不是,作为当地有关部门和涉事学校等方面,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概而言之,笔者罗竖一认为,保护好少儿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所以,希望天水官方能真正做到“以人为本”,认真地依法处理好上述演练事故的各项善后工作,而不要轻易使用国家机器去威慑或伤害受害学生及其家属、亲友等有关群体。同时,建议全国所有地方、所有行业、所有成年人,都能尽可能地仔细体味习近平所讲的“少年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的希望”,而能尽心尽力地肩负起“保护好少儿”这一社会共同责任。如是,则皆大欢喜;如是,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的实现指日可待。否则,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曾经的新闻人,现在的评论人。
每日关注 更多
罗竖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