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中国亟须全面根治“过度输液”问题

罗竖一 原创 | 2016-08-31 15:19 | 收藏 | 投票

据2016年8月30日中国新闻网报道,距离中国内陆城市山西长治卫生部门“取消门诊输液”通知近一个月。近日,记者走访该市主要的官办医院长治市人民医院、长治市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等多家医院发现,专用于接收门诊输液患者的大厅内,陈列柜空置,房门紧锁。

由此可见,“取消门诊输液”的工作,在长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也就是说,在“取消门诊输液”的大背景下,长治的“过度输液”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过度输液”十分突出。

“过度输液”有什么危害或弊端呢?2016年7月6日《经济日报》刊发的一篇文章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过度输液加大了医疗成本,更容易摧毁人的免疫力。前不久有消息称,人们对新型超级细菌几乎束手无策,就源于抗生素滥用增强了细菌的强抗药性。此外,输液中的消毒不当、病菌感染、过敏反应等,还容易直接导致死亡。据统计,中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中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总体聋哑儿童的30%~40%,而一些发达国家只有0.9%。

实际上,正确答案远不止这些。但是,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患者输液达100亿瓶以上,相当于13亿人每人输8瓶,远高于国际最多3.3瓶的水平。中国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的病人不到20%,80%以上属于滥用抗生素。

并且,最近这几年,中国很多地方“过度输液”的问题,是越来越严重了,有的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静脉输液这一被国际认为最危险的用药方式,在医学上属于侵入性操作范畴,其相当于小手术,至今在中国广大农村非常流行。其中,很多医生或医院,普遍给老百姓灌输了诸如“输液病好得快”、“输液效果比吃药好”之类的错误医疗观,但老百姓基本都相信了。因此,才会出现此类情况:生活在山西农村的吕金梅有一个习惯,每年开春或秋冬之交,不论有没有生病,都要去当地村卫生所进行静脉输液,“第一天是消炎液体,第二天和第三天输脂肪乳(能量补充药)”,她听许多人说,这样能保证一年四季不生病。

中国很多的医疗机构或医生,为何普遍钟情于“过度输液”呢?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能将患者大把大把的钞票装进自己的口袋里——惟利是图。

有关新闻表明,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博士晏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治疗效果相当的情况下,一盒口服左氧氟沙星药片(消炎药的一种),价格是12元人民币,可服3天;而同样的药品,静脉注射一天的花费超过100元,“3天花费就是近400元,相当于口服药物的30倍。”

试问:在一个普遍惟利是图的社会大背景下,面对如此大的金钱诱惑,有多少医生或医疗机构能做到不给患者“过度输液”呢?

诚然,有的患者确实会提出给其输液的要求。可是,作为医生或医疗机构,其理当要遵循的道德准则或行为规范是,给患者要“合理用药”。否则,就是不负责、不道德。换言之,给患者“过度输液”,跟主动或被动地让人吸食毒品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尽管前者披着“白衣天使”、“救死扶伤”一类的外衣。

不容置疑,无论是在“过度医疗”中,还是在“虚假医疗”中,“过度输液”都是其捞取钱财的重要法器。结果,一方面是让无数患者花了不少冤枉钱,外一方面是给患者埋下了诸多健康隐患,或直接导致出现其它疾病,甚至是发生“医死”人之惨剧。换言之,“过度输液”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导致患者“人财两空”,或就是“治病害人”。

但是,特别遗憾而不可思议的是,面对横行霸道多年的“过度输液”,国家卫计委等有关部门,至今都没有出台国家层面的限制或消除“过度输液”之统一规定。

不过,据媒体报道,从2016年7月1日起,除儿童医院外,江苏省460多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将统一实施新政: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而且,安徽、浙江、江西、山西等地在其后都已出台对门诊输液的限制性措施,直至全面取消。

特别是,最高层面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健康问题的严重性了,所以,在2016年8月19日至20日,在北京召开了最高规格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而且,习近平明确强调,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健康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条件,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追求。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另外,8月25日,中国政府网发布的信息称,同意建立由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同志牵头负责的国务院中医药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中宣部、中央统战部、外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等36个部门和单位组成,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为牵头单位。联席会议原则上每年召开一次全体会议,根据工作需要不定期召开专题会议。

还有,8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

显而易见,上述会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过度输液”之类的恶性医疗现象的发生,但是作为国家卫计委等有关主管部门,更得以最快的速度出台一些真正有利于“健康中国”、“全民健康”、“要想全民健康就得‘优先’发展中医药”的规定。惟有如此,才会为中国根治“过度输液”问题打下比较好的基础。

一言以蔽之,笔者罗竖一认为,中国亟须全面根治“过度输液”问题。譬如,以人为本地改革医疗体制;从法律和道德等层面上严格约束或惩罚“过度医疗”、“虚假医疗”等恶性医疗行为;积极引导民众具有正确的医疗观。否则, “健康中国”、“全民健康”、“要想全民健康就得‘优先’发展中医药”等正见,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罗竖一,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特约评论员。中国著名评论家、独立学者、资深媒体人、调查记者、专栏作家,“中国好写手”十强。)

 
个人简介
曾经的新闻人,现在的评论人。
每日关注 更多
罗竖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