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社会,如何理解并有效利用网络化的人际关系?

文武 原创 | 2016-08-09 10:00 | 收藏 | 投票

——人脉即知识

 

 

一、知识分享

 

微信超越搜索引擎的方面就是其信息获取方式。信息搜索是一种不利于自我进步的信息获取方式,因为信息搜索是一种有着自我认知局限性的视野之中去查找有着局限性的知识,而推荐才是更好的信息获取方式。搜索引擎作为一种信息获取方式是远远不够用的。作为信息获取方式,真正有价值的不是搜索引擎,而是有价值的人际网络。首先,有价值信息,如果单单依靠搜索获取的话,就会带来不良后果。因为每个人会带着偏见和狭隘的自身视野去查找信息,以至于单纯的搜索方式,获取到的信息都是一种迎合个体趣味、符合个体要求、基于狭隘视野、自我设置边界的有着较大认知局限性的信息,这些信息不利于个体精神成长。其次,人际网络才是有价值信息的来源,一方面其获取方式非局限于自我查找,而是人际推送,一方面人际信任感和好感会加强信息推送的效率,这类似于直销对商品信息的推送。

 

知识分享的场所,一是指微信群的公开言论场所。

 

一个成天唧唧歪歪、吵吵闹闹的群,只要让其中的极少数最喜欢说话的人另组一群,那么,这个群就从此安静多了。群的存在意义,难道就是让这些少数人成天唧唧歪歪的以垃圾信息叨扰更多人?

 

成天在群里唧唧歪歪、絮絮叨叨的,其所日复一日的创造的信息量超多而超大的,很容易给人留下一种低俗的印象,而后来的发现也证明,他们往往并非精英。这些人肯定很悠闲,根本没正事可干。每天在群里瞎扯的人,这种瞎扯行为本身,就是对于自身有效时间的占用和浪费,而不能将多数可用时间用于认真的阅读和研究之人,多半流于浅薄。其中的例外,是非常的少,年轻人中没有例外,例外的仅仅是那些已经退休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将群作为其表达个人观点的场合,而也只有他们的较多的言论,不会损害一个群的公共信息质量。真正的精英群,往往是一个以安静为常态的群。

 

如果方法得当,人人可以进到高端圈子,但前提是,首先必须学会如何跟这些人及其圈子打交道。首先是他们不会喜欢话唠子,尤其是那些几乎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话唠子,而且说的多了,往往失于严谨,遭遇群友诟病,而其他人一周难得一次的高价值分享,却被这些话唠子的废话的楼层给淹没了。在作为公众场合的群内,言论必须慎重、严谨、精辟而实际,啰嗦的表现,会降低发言者的印象分。公众场合就是一个让别人给自己打印象分从而获取交际机遇的地方。成天在群中瞎扯,难免给人以疑问:这个人有没有工作?

 

在一些较为高端的群,一定要学会理性、克制的言论习惯,不说话则罢,说话则必须体现出一定的水准,或者对论敌进行精准打击,最好一言击毙。一个群就像一个社会,必须要更多的理性化的、靠谱的人,而不是任性的、情绪化的、表现欲极强的、毫无自律意识的人。群内信息分享,作为信息接收方式,类似于一个电视频道。一个为任性之人所霸占的群,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不能高估群内的信息价值,真正的高质量信息需求者,根本不会在意群中信息。

 

刷屏是不能被允许的,如果一定要发长文,可以选择使用链接。每个人都必须要有自律精神,有着尊重网络公共场所交际规则的意识。这种规则,首先需要尊重的,是所有人的发言权,以及所有人的发言都被公平关注的权利。哪怕群内没有人说话,也不能让部分人任性的保持其一贯的过分踊跃状态,因为这一部分人的过分踊跃会导致信息分享质量的下降:单一化和低俗化。知识社会的微信群,作为共建者的每一个群友都应当努力使之成为高质量信息的分享和互动场所。一个注重于公共信息价值的群,其分享内容必须高于精挑细选的好书,无聊的闲言碎语只会降低群的档次。

 

任由话唠子成为公害,会让高端人士觉得:网络已经构成为有价值时间的威胁。因此,当信息泛滥正成为一种灾难,每个人都应当有着让群内公共信息精致化的自觉行为。

 

信息精致化,不会让高端群成为针对处于知识低层人士的排外团体。一个层次再低的人,哪怕是个初中生,进到较为高端的群,哪怕群友中不少是教授、知名学者,也不用害怕。为什么要怕呢?每个人有其优势和长处。每个人的知识结构是不一样的,每个人所掌握的知识内容中都有着他人所不可知的部分。每个人都可以用他人知识结构中的弱项镇住他人,因人而异,可以镇住所有人。当然,实际上并不需要如此作为,这一说法,只是每个人之自信力的来源依据。关键在于有无求进步的愿望,有无平视所有人的勇气。以谦虚的态度去面对,再无知也不是耻辱。以学习的目的去面对,再有知也不是压力。

 

微信的人员构成,一是高端人物,比如学术权威、大学教授和讲师等等,这些人往往很忙,其所供应于群内活动的,只有一些碎片化的时间。这种碎片化时间,存在于忙碌现实的夹缝之中,原本非常有限。而且这些可供应时间,是在群与群之间进行争夺,因为这些高端人物的群很多,不可能将有限的时间分配于所有的群。那么,什么样的群,高端人物更愿意参与互动呢?显然不是那些无聊庸俗之辈甚众的信息垃圾场,也不会是那些缺乏严谨的专业精神、神神道道的江湖术士们信息质量低劣的深坑,基本上可以断言,高端人物只愿意在真正的高端微信群参与互动,在那样的微信群里,并非人人具备发言权,只有那些学术水平和精神境界较高的人,才有着相应于自身水平和境界的发言权。其余人士,至少暂时而言其目的只是学习,哪怕是提问,也不能是那种让人觉出其人浅薄的提问。

 

知识分享的场所,二是指群友的私人相片空间。

 

当一个群内的高端人物长期沉默,他们还有存在价值吗?回答是:有。太有了!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奉献,对于群来说,是必须的。一方面,他们可以部分开放相片分享给群内的陌生人,从而实现知识的分享。他们也可以选择性的加群友,为这一部分群友提供全面的分享内容。一方面,他们是群中最为显著的标识性的存在。其无声的存在,所彰显的是群的身份、档次、内涵、专业深度等多层面的内容。

 

我们可以按照知识面的广博和专业知识的精深程度来划分人的身份地位,这种划分方法与按照权力和财产来划分是一样的。不管是按照权力、财产,还是知识,人的身份地位可以划分为两种,一是大哥二是小弟。大哥与小弟结交是一种合纵。小弟与大哥结交,是一种连横。二者是互惠互利的。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新知一旦公开,就同样会被人工智能拿来实践,在共享知识的实践层面,同样作为知识实践者,人与人工智能在一个层面进行竞争,是不可能取胜的,许多人将拒绝公开大脑中的隐性知识,而主要通过行动来实现知识的价值,这样就能避免知识实践层面的竞争。但是这样一来,知识的开放性,将因此而被部分的封闭起来。最终,人们将必要作出一种制度性的安排:使之人们在凭借发现新知和分享新知来体现个人价值的同时能够获得应有的物质激励。因此,人工智能的时代的新知分享,将会是有偿的。在有偿的知识分享时代,微信群的知识分享功能,其意义将趋向低微。取而代之的,是可替代性的信息分享,诸如新闻之类。而这一类的信息分享,因其可替代性而不能突显微信群于信息分享方面的价值。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微信群于信息分享方面的价值将如何体现?

 

一方面,对于高层人士而言,或许还有另一种意义的存在:如果古代有网络,封建统治将更加有力:民隐得以上闻。这是一种由下而上的信息分享。

 

一方面,知识的价值实际不仅仅体现于新知,其实也体现于经过过滤与鉴别的知识。知识人际网的价值也将体现于知识过滤与知识鉴别。于微信群和微信相册空间,体现个人知识水准,将成为个人出于社交需要而免费分享有效知识的动机。群的最大价值在于人脉的分享,而网络人脉分享的最大价值,又在于知识的分享。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是进行知识分享的一个媒体。其媒体价值即为个人价值的一种外在体现,是网络交际过程中,他人赖以辨识其人的一种标识。高端人物就是知识分享的高端媒体。在这个信息泛滥的网络时代,作为高端媒体的高端人物,实际是一种信息过滤机制,有利于让我们免于信息泛滥所带来的灾害,并将最有价值的信息供应给我们。在这一层面而言,实际上,群里面有无公共发言,并无必要性,一切尽在不言中,明白人能通过群中接触到的“高端媒体”而受益终身。在这一层面而言,又必须要有两个前提,或者两个建议:1、微信空间的相片实际是自身作为媒体的一种广告。所有人理所应当向陌生人开放10张相片。2、群中分享实际就是一种个人媒体广告。这样一种个人媒体广告,应该主要以分享链接为主,文字性的分享,接二连三还勉强算是正常,七七八八的就难免达不到正面广告效应。至于无价值的辩论和聊天,完全不会有正面广告效应。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未必通过公共空间,其实通过p2p的空间,也可以进行互动,而且这种互动,往往还是一种高质量的互动。

 

二、知识网络

 

从线上发展到线下,或者从线上发展到线下,都有着线上线下的区分,理想的网络应该是没有这种区分的。我们都是生活在一张网上。世界本身,即虚拟现实。

 

微信群所提供的,正是建立有用弱相互关系的无穷机会。很多人更愿意选择私聊,群所提供的就是私聊的人脉。很多人不喜欢私聊,群所提供,也正是无需私聊的人脉。当一个群的人数不再增加的时候,群员的变动,也能在此方面给那些常驻群内的人员提供一种预期的好处:无穷的弱相互关系资源的存在。

 

在不具备这一预期的好处的情况下,微信群的意义体现为:微信群也是一种与世界连接的方式,是现实世界的人借助网络工具的连接方式。网络与现实相对应,每一个人都是其所在的不同圈子的交集,每一个人都是群主。

 

个人to个人的网,是1toN的网。个人to群的网,是1NxN的网。群意味着人际网的革命。群其实是一个超级人际节点。普通人际节点,只是一个节点,其所延伸的方向不明确,而超级人际节点,是一个网,其所延伸的众多方向是明确的。如果每个人搞一个群,共享所有的超级人际节点,这种超级人际节点的网络,其所共享的人际资源,必须以乘法来计算,而普通人际节点的网络,是使用加法来计算的。超级人际节点网络的知识传播方式,其效率是乘法运算结果。从这一层意义看来,每一个人都必要建立自已的微信群。一个微信群,就是一个人际网。

 

维信群就是最尖端的技术工具,左边右边我都接触过这种动员方式,大家自己也可以想象一下,在非常简短的时间之内,一个人可以传播二十个以上的五百人群,十个人就是十万人的传播量,而很多被传播者,都会成为传播链条上的多米诺骨牌。

 

当技术发展,当手机性能增强,群能够将这个世界上的更多的人通过节点和超级节点连接起来,所有人都将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节点,一个影响力超越大众时代之媒体的个人媒体。与此同时,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层面的制度架构等等,都将受到深刻影响而发生与之互动的变革与发展进程。

 

从这一意义上而言,微信群中有没有人说话,其实并无必要性。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个圈子,不是也不冷不热的存在着么?或许还挺冷,但圈子总是存在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又碰碰头。弱相互关系的存在,是有其意义的。

 

一切默默建群的人,都是最无私的。从一个方面看来,建群就是将自己的人脉无私的分享出去。一个群,其中多数人脉,往往由群主贡献出来,而其所建设的群,能够为自身带来的人脉,往往是少于自身贡献出去的。建设一个群其实不是服务自己,而是服务别人。建群只是出于方便别人的想法,是一种无私的精神。建群是利他。而且也只有认真的群主负责制,才能建设出一个个高质量的人际网。

 

对于互联网的研究表明,真正活跃而有价值的网站,不但要有用户,还要有受益者,大多数受益者将成为忠实拥趸。受益者不同于单纯消遣时间的人,而是真正的工具使用者。

 

微信毫无疑问是一种工具,其主要功能为社交。

 

一个百分百全实名的群,所有群友的群昵称须改实名。

 

很多人所不懂的是:实名与非实名信息不对等。实名制是责任制的起点。非实名的坏处是提高交际、交流、信息分享的成本并降低其效率、质量。实际上,实名利人利己。

 

很多人所不懂的是:只有实名制才能实现网络与现实的对接,也就是网络工具之社交功能的最强化。

 

 

人脉即知识。真正有用的知识只能来自于人际知识网络。在必须进行终身学习的知识社会,每个人都必须建立自身的人际知识网络,以此为进行终身学习的重要知识来源之一。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