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红利"过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郎咸平 原创 | 2016-08-09 15: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互联网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中国,“互联网+”腾空出世并大有“颠覆”一切行业之势,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规模甚至已经甩开美国几条街,其本质究竟是什么?还是那句话——你想到的都是错的!不是因为我们的互联网技术有多先进,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商业模式有多牛叉,让这些行业蓬勃兴旺的根本原因,我称之为“管制红利”。什么意思?

  虽然我们进入市场经济已经30 多年,但不合理的政府管制依然无处不在,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遭到严重挤压。如中小企业的赋税高企,金融、传媒等行业的严重国有垄断,以及出租车行业的牌照限制等等,正是这些管制因素很大程度上成为催生“互联网+”经济的土壤。也就是说,从前被重重管制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民营经济,现在借由“互联网+”打造的新经济外衣,换个马甲进入了政府管制的真空地带,从而获得了野蛮生长的契机。

  例如,我最早指出,以淘宝为代表的C2C 电子商务的爆发式增长,其根本原因在于网店可以逃掉居高不下、名目繁多的税费,从而依靠巨大的成本优势,以低价碾压实体店。

  P2P 是更为典型的例子。金融业的暴利早就让民营资本馋得流口水,奈何金融牌照的壁垒太高,发展民营银行的口号喊了多年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互联网金融一出,以“金融创新”的名义,不需要金融牌照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赚取金融暴利,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于是大量过去只能在地下运作的地下钱庄、小贷公司摇身一变为P2P 公司,加上之前因为种种管制而没能涉足金融业的巨额民营资本疯狂涌入,P2P 平台短短几年间就发展到3000 多家,资金规模逼近1 万亿,也就不足为奇了。

  严格说来,这3000 多家P2P 中99% 都不是真正的P2P,只能叫做网贷公司。为什么? P2P 顾名思义是点对点的融资模式,借方和贷方通过P2P 平台直接达成资金匹配,平台公司只是提供信息服务,风险由借贷双方自己承担,平台公司既不会承诺收益率,更不会为产生的坏账兜底。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创新,因为它实现了去中介化,资金融通可以在借方与贷方之间直接发生,而不需要通过银行。但目前中国的P2P 有几家是这种模式?平台公司纷纷自建资金池,为投资保底保利,这和银行放贷有什么区别?所谓的创新,只不过是将传统金融业务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而以前被长期打压的民间金融资本终于能以“P2P”的面目登上大雅之堂,其实质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网贷公司或者叫“网络银行”。因此中国P2P的畸形增长与金融创新没有半毛钱关系,其实质是金融行业管制红利的系统性释放。

  自媒体同样如此。严格的期刊号、电视牌照管制和内容管理曾经是传媒业牢不可破的双重壁垒,而以自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轻轻松松就绕开了这两大壁垒。只要有受众,人人都可以创办自己的杂志(微信公众号)、电视台(视频直播),成为意见领袖或者叫“网红”,内容尺度也可以相当大(虽然官方有删帖、封号等手段,但这些毕竟属于事后监管,其效果与事前监管不可同日而语)。风投的疯狂追捧可以帮助我们看清自媒体行业的本质:依靠资本放大媒体管制红利,在短期内迅速积累人气,迅速实现粉丝变现。在这种商业模式之下,某某酱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标杆人物和新的励志女神。

  再来说说目前很火的以滴滴为代表的所谓共享经济。在专车和顺风车中,似乎顺风车模式更能代表共享经济,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绝对不是未来租车出行的主流模式,特别是在中国。为什么?目前中国社会的道德危机和信用危机严重,陌生人之间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信任,随便搭载一个陌生人的车绝对算得上是一种冒险,更不用说服务的稳定性和专业性了。现在很多人是抱着玩票、猎奇甚至其他目的去坐顺风车,把这部分人剔除以后,顺风车的真正用户规模其实很小。

  相比顺风车,专车其实是出租车行业的真正挑战者。个人通过注册,接受平台公司一定程度上的统一管理和培训,然后为乘客提供相对标准化和专业化的服务。这种模式,理论上说私家车主也可以兼任专车司机,但因为服务时间的限制,实际上真正的专车司机的主体是什么?就是过去所说的“黑车”司机。虽然目前专车司机的合法地位依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但起码这属于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专车有了共享经济的光环加身,不需要出租车牌照也不用缴纳高额的份子钱,就可以与传统出租车分一杯羹,这也是相当典型的管制红利。对此,心里最明白的当然是传统出租车司机们,因此过去的出租车罢工多是为了抗议黑车,现在则转而抗议专车。

  因此我们的结论是,这一轮互联网创新实际上赚取的是中国经济体制中还未释放的管制红利。这并不是坏事,民营经济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冲破过去垄断行业不合理的管制,从而分到了蛋糕,也迫使政府在这些领域进一步推进改革、转变角色。然而,接下来的问题在于,管制红利只是阶段性的,不能一直吃下去。

  比如,在金融领域,不管国资还是民资,金融监管都是必须的,这在世界各国都一样。这也就意味着,民间资本无序进入金融业的现象不可能持续,长期来看,P2P 平台应该也必须纳入金融监管。在目前如此庞大的P2P 平台数量和资金规模下,政府竟然没有出台一个明确的P2P 管理办法,P2P 公司依然处于“三不管”状态,只有当平台跑路了、投资者上街了,有关部门才匆匆忙忙介入调查,这简直是政府的重大失职。目前3000 多家P2P 中,已经有高达30% 的平台出问题,并且我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问题平台即将暴露出来。你想象一下,一旦这些P2P 平台集中出事,将是什么后果?

  因此,政府必须马上行动,通过出台管理细则,清理整顿,对合格的P2P 平台颁发金融牌照,纳入日常监管;对不合格甚至本身就是以庞氏骗局为目的的平台,坚决关停。而一旦民营金融资本被纳入正式监管,金融行业的管制红利也就消失,这些网贷公司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和传统银行业正面比拼风控能力和盈利能力,鹿死谁手很难说。

  又如,目前出租车行业的“双轨制”,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续。长期来看,监管部门只有两种模式可选:一是放开出租车牌照,任何人通过注册、考试等手续之后就可以成为出租车司机,大家都不用交份子钱;一是给滴滴专车等处于灰色地带的互联网租车发放牌照,这样一来专车也就免不了份子钱。不管选择哪种方式,最终的结果都是管制红利消失,互联网租车与传统出租车又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而剩下的问题自然就是,“管制红利”过后,“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坦白说,我也不知道。所谓“互联网+”,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要做“搅局者”很容易,而要做“颠覆者”很难。与其天天研究“风口”,还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一个行业的真正本质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不变的?

个人简介
1956年出生于台湾,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曾执教于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教授和长江商学院金融学讲座教授。郎教授曾担任…
每日关注 更多
郎咸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