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反智反科学反转基因愚民运动的社会影响

刘成渝 转载自 排骨网微资讯 | 2017-01-30 13:2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反转基因 反智 反科学 

 当今反智反科学反转基因愚民运动的社会影响

 

转自排骨网微资讯

 

 

  凯文•福尔塔(Kevin M. Folta)博士系佛罗里达大学园艺科学系教授及主任,此文系其为遗传扫盲项目(GLP)所撰写的报告,分析反转活动的负面影响。

  “食品既关乎个人,更与文化密不可分。它是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面前的实物,是我们呈现给亲人和最亲密朋友的必需之物。因此,它也成为了一个用来制造恐惧的常用话题。”

  反智运动的标志之一就是提出一些与广为接受的悖离科学常识的观点或哲学。反对生物技术的运动与之前反对疫苗、否定气候科学或认为进化是一个神话的运动有很多相似之处。反对生物技术者经常忽视可靠的科学和可信赖的科学家,反而相信低质量的数据、传播错误的信息、引起恐慌并且痴迷于逻辑谬论。

  反转者已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来抵制那些已被证实对农民、坏境、消费者和缺乏营养的穷人有益的现有技术。生物技术反对者利用人们“趋利避害”的天性,妨碍人们利用转基因技术来改善人类生活条件。

 

反转即反科学

 

  “反转基因运动的基础就是肆意诽谤科学技术。”

  反转基因人士所依赖的信息,不是基于发表在经过同行审议的杂志上的、独立科学家所做的研究。每年都有成百篇的学术论文在强化转基因技术的实用性、有效性和安全性,尽管这些报道在成为科学文献前都经过了严格的同行评审,却很少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然而,反转基因人士频繁地翻阅并且引用低质量和不可重复的少量研究,忽视了大量可靠的、独立的转基因研究信息。

  比如,在201311月有则头条新闻,“与转基因相关的麸质疾病危害1800万美国民众”。 该报道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或者相关研究的引用文献。这一声明来源于众所周知的没有科学凭证的反转基因人士杰弗里·史密斯,以及他对一位脊椎按摩师的采访。所有的报道内容都没有真正的研究,也与真实的研究没有任何“关联”。尽管该报道反映的是非科学家的观点,但是它已经在全世界广泛传播。新闻机构经常将这些观察错误地推测为科学。醒目的标题引起关注,哗众取宠为新闻传播推波助澜,认可不被支持的科学主张成为头条新闻。这些未被发现的主张被新闻机构挖掘出来,并且迅速传播。而社交媒体,甚至是一些可信赖的媒体,将这些主张传播地更远。

 

将历史问题归咎于新技术

 

  “最麻烦之处在于对真实原因的关注过少。”

  转基因技术常常被指带来杂草和昆虫的抗性。反转人士夸张地称其为“超级杂草”,然而它们并不是所谓的“超级”:它们仅对一种除草剂具有抗性。但在引进转基因技术数十年之前,现代农业即已面临这一挑战。

  大多数的批评聚焦于除草剂草甘膦(农达产品中的有效成分)的使用,后者与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结合使用。由于操作便利、环境友好,人们往往利用草甘膦作为化学农药的替代品来减小农业杀虫剂使用的影响。杂草对草甘膦的抗性不论是在面积上还是在数量上的增长都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是在每一个耕作系统中都会出现的问题。这正反映了杂草和人类的长期战争,是一个无止境的斗争,杂草对草甘膦的抗性就是反映这一实际情况的一个简单例子。

  许多反转人士声称食用转基因食品可引起一系列疾病,如肥胖、肝病、自闭症、哮喘和其他的很多慢性疾病。然而,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产品与这些疾病有内在联系。这些疾病的发病率上升也与有机食品的消费增长相吻合,但是显然,这两者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这种常见的把相关作为因果关系的混淆成为反转基因网站和论点修辞的基础。真正的科学远不止简单的相关性,竭力找到原因及其后果,但是反转基因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章则鼓吹一些可能不是真实可信的相关性。我们很少看到反转言论证明实验处理和实验结果之间的机理或者是不同剂量的处理与相应反应之间的联系,而这些恰恰是好的科学所必需的。

  最令人烦恼的是对探寻现代疾病产生的真实原因的关注过少。反对转基因的人士所提到的这些疾病的真实原因有可能是多方面的,如环境或者其他的压力源使得遗传倾向更易表现出来。尽管转基因作物从未被证明与这些疾病中的任何一个有关联,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反转基因分子将臆想中的关联当做铁一样的事实。

  由于这些运动造成的恐惧,世界各国许多抗病、抗旱、抗涝和抵抗其他自然灾害的作物,都仅仅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未能推广种植。含有较高营养成分和并能高效利用肥料的植物已经研发出来,但是却仍未能释放到环境中。已经被证实的可以解决产量、收获后问题、营养和环境问题的方案无法实施,部分原因正是对生物技术的反对。这一现状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尤其不利。

 

一些“专家”并非科学家

 

  “在这一领域非常专业的科学家已经被‘驱逐’…然而,一些无凭无据的江湖骗子却主导了科学讨论。”

  许多高引用率的反转文献并非第一手的研究,而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未经过同行评审的文献综述和调查,比如说《转基因神话与事实》。其他一些发表的文章中的结论是推测出来的,这些结论并没有数据和其他引用文献的支持。另外,一种新型的杂志出现了,自诩是科学的、可信的,但通常只要作者愿意花钱,它就可以发表任何东西,包括那些被可信赖的杂志撤销或者拒绝的研究。这些被常被称为“掠夺性”期刊,它们的评审宽松、编辑温和,如被撤回的Gilles-Éric Séralini的研究在没有经过同行审阅的情况下,在一个影响力比较低的、开放获取的期刊上重新发表了。

  经常被反转运动所引用的权威“专家”有可能是某一学科领域的专家,但并不一定在转基因作物方面有学术专长。他们利用可信赖的机构或者“名人”身份的关系,在书籍和网站上大肆宣扬转基因的危害。个人网站上发表的主张不能代替可靠的和已经被证实的研究,很多主张都是没有经过正式的科学探索或者没有实验证据的。虽然一些无凭无据的江湖骗子可以主导科学对话,但在该领域是专家的科学家却经常被反转基因分子诋毁为阴谋集团和跨国公司的傀儡。这一差异是至关重要的,公众信任他们所愿意相信的人,而不是那些通过训练发现科学事实的人。

  然而那些代表广大学术界发言的伪科学家、貌似可信的组织,实际上是反对转基因的积极分子,其中类似的三个组织如:负责任技术研究所、食物安全中心和环境工作小组。尽管缺乏同行审阅的科学信息,但反转基因分子频繁地引用这些组织,甚至被很多新闻媒体当做转基因的科学权威来引用。忧思科学家联盟作为一个反转基因的权威被引用,然而却从不提到“科学家共识”——他们以压倒性的优势支持转基因技术,因为他们信赖数据和证据。

 

拒绝好的科学

 

  “如果有数据支持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有效,就会被认为是科学的疏忽而被摒弃。”

  批评者声称,一些独立科学家由于利益原因,其实验结果受财务的影响,并且他们还与出版商、审稿者和编辑互相通气,一起隐瞒转基因技术的危害。批评者频繁地声称,公司“收买”或者强迫独立的公众科学家,为他们制造期望的结果和结论。

  很多转基因作物和动物的研究是完全独立的,公立大学的经费是透明的、公开的、可查的。公司赞助的大学研究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学里的研究者正在独立地力求证实或者反驳企业研究结论。 

  然而,人们热切盼望这些创新技术能够商业化——即将它们应用于农业,这样人们就能实实在在地获益。因此,企业时常与学术团体、政府或者其他工业的科学家互动,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资源来加快产品应用。如果有数据显示转基因作物安全有效,怀疑者立刻条件反射似的认为这是科学的渎职而被摒弃。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结果是捏造的、成果注定会失败或者由于危害环境和健康而让他们负债累累,企业为什么要资助独立的实验或者更进一步的研究呢?如果结果只是臆想出来的,他们完全可以在室内进行更廉价的实验。

  生产和消费转基因食品最多的美国,同时也是争议最多的国家。公司(农业、制药业、汽车行业等等)不会将没有经过严格审查的产品向市场投放。批评者和支持者都认可这一观点——农业公司的核心利益是创造收入、维持盈利并提高投资回报率,如果产品有危害、没有效果或者伤害消费者,那么这些经营目标将无法实现。对诉讼的恐惧和对利益的追求是让产品经受广泛检验以确保安全的两个主要原因。

  生物技术批评者在收集对公共科学家收受贿赂的指控的同时,却为他们所认可的专家存在的更过分的利益冲突行为进行辩护。他们假设公共科学家想要“出卖”这些研究以换取廉价的经费,而不顾这些行为会损害他们来之不易的事业。在反转基因运动中,有些奸商惯于信口胡诌和口诛笔伐,牟取名誉利益。

 

感知风险和社交媒体的“群体思想”

 

  “从化学凝结尾计划(指政府用飞机喷洒化学混合物以消灭特定人种的计划——编者注)到肯尼迪遇刺案,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为包括关于转基因作物在内的坏消息的交流和传播提供了渠道。”

  除了美国政府评估转基因的安全性,全世界范围内各种专业的科学和医疗机构也对转基因的安全性进行评估。这些独立的专业机构经常邀请相关领域的一流专家,包括遗传学、药学、营养学、农学等等,并且花费长达两年的时间来做调查。迄今为止,所有的这些研究——其中有许多来自于全球科学组织的研究——得出结论:没有哪一种农业或者食品生产方法是零风险的,无论是转基因技术、传统方法或者有机栽培,总体来说,转基因技术与其他技术一样安全,甚至更安全。

 

反科学的附带损害

 

  “我们需要全面了解这些技术怎样为农民服务、减少环境影响并且帮助那些急需此技术的人。”

  大部分民众尤其是那些食物充足的富裕国家的民众,需要理解生物技术在特定用途中的真正的优势和局限性。民众需要理解这些技术如何为农民服务并减少环境影响。纵观世界植物生物学领域,反对转基因的运动将转基因妖魔化并且已经阻碍了有用的创新,这令全世界的科学家痛心疾首。

  抗虫作物和抗除草剂作物被摒弃而不是被改良;

  黄金大米可以有效拯救成千上万维生素A缺乏症患者,其研究止步不前;

  监管和相关费用的不断增长限制了创新型小公司、大学和政府实验室的参与;

  信赖那些没有经过严格的安全测试、用处很小或者没有被验证的育种技术;

  没有意识到其对作物、环境和营养的益处及改良。

  美国一直强调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些学科的重要性以维持其国际竞争力,但是现在反转基因运动对科学的冲击破坏了公众对于研究者、科学家以及公共研究机构的信任。在这一背景下,需要帮助公众更好地了解科学的方法,及其确保公共政策以及基于事实而不是恐惧的个人选择变得更加困难。

 

翻译:基因农业网(刘杰)。

原文链接: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12/04/anti-gmo-activism-and-its-impact-on-food-security/

 

原文网址

http://www.paigu.com/a/341634/26865203.html

个人简介
目前,正在进行有关转基因的资料、信息、情报收集工作,并对价值中国网的读者进行转基因科普教育。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