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些真实践,少一些伪学习

肖知兴 原创 | 2017-01-04 22: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学习 

  实话说,这个新年,过得实在有点忐忑。年关之际,各个领域发生的事情,几乎都是细思恐极的咄咄怪事。例如,著名的某校友案结案了,定性为工作失误,不予起诉;几部贺岁烂片扑街了,利益集团动用了公器,反过来怪影评网站“严重破坏中国电影生态”;北京重度雾霾,新年第一天都不给面子,空气质量继续爆表;资本外流汹涌,美元汇率跌破7,央行的外汇管制措施出台。一些最悲观的预测,甚至认为2017年为“洪水元年”(路易十四名言“我死之后,洪水滔天”意义上的洪水)。

  深淘滩,低作堰

  不管有没有“洪水”,2016不好过,2017年企业界朋友的日子好过的概率更小,“深挖洞,广积粮”,或者更贴切的,“深淘滩,低作堰”六个字可能是企业界朋友首要的战略。“深淘滩”指的是大练内功,降低成本,努力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和抗风险、抗灾害能力;“低作堰”是薄利多销,通过更大幅度的让利客户来加大企业的生存基础。“深淘滩,低作堰”,简简单单六个字,凝聚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生存智慧,可以说是我们企业人千古不易、千金不易的真经。

  很多伟大企业都是经济低谷甚至是经济危机的产物。华为一创业就碰到八十年代末的中国经济大底,阿里巴巴还未站稳脚根,就撞上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和SARS。IBM与宝洁公司的发展,与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分不开。罗斯福新政给广大劳动阶层发放各类劳保用品,宝洁公司负责生产,IBM公司负责清发,成就了两大行业巨头。苹果与微软公司为代表的美国西海岸IT业的兴起,则与1970年代末的石油危机有关。当时主要发达国家的工业生产,都下滑了十几个百分点,没想到,反倒是让他们抓住机会,开创出一个全新的产业。

  更具体一点,我想给企业界朋友的建议是:多一点真实践,少一点“伪学习”。管理是一门关于实践的学问,实践出真知,磨练出绝活,踏踏实实坐下来把豆腐磨好,是确保经济低谷期企业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到处赶场子,追逐新概念,吊名人膀子,FOMO(Fear of Missing Out)式的蜂群学习、社交学习、伪学习,实在是可以休矣。经济泡沫期,参加这类活动,不排除可以分到一点资本泡沫的可能性;经济低谷期,再这样“猴子屁股坐不住”,热衷于参加这类活动,影响的可是整个企业的生存的根基。

  干货式学习

  管理方面的伪学习可以分成干货式学习、自嗨式学习、鸡汤式学习和粉丝式学习几种。首先是干货式学习,这种学习的迷惑性最大。大多数人,把“全是干货”当作分享内容质量高的赞语。但我曾经再三论述过,真正有价值的管理经验,不是“干货”,而是“湿货”,是充分考虑到这种经验的边界条件、背景条件和适用条件基础上的管理经验。

  先不说这些分享内容的真实性、可靠性如何,多大程度上被当事人因为自身利益冲突、“选择行记忆”、“社会适宜性”(就是为了说起来好听)等原因而有意无意地加工;简单听别人分享经验,不管是成功经验还是失败经验,如果不能清醒、明智、老练地处理好这些关键条件,盲目照搬别人的经验,可能东施效颦,适得其反;甚至仅仅是借鉴一下别人的经验,都有可能是鬼使神差,反而功亏一篑。

  在这一点上,主流商学院的管理教育,通过精心编写案例、围绕案例研讨、系统的分类和适当的抽象与总结,再三地强调关键条件的重要性,死死地在学生心里扎下这个“认知之锚“,鼓励学生举一反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能够成就多少学生我们不敢说,但至少是在学术上负起了基本的责任,做到了问心无愧吧。

  自嗨式学习

  自嗨式学习也很有迷惑性,但危害性比干货式学习更大。自嗨式管理学习的典型是老师从物理学或者从生物学开始讲起,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一切学问,尽在掌握。只要按他的方法去做,百亿级或者独角兽级别的企业,简直是唾手可得。这种人,客气一点,我们叫他们“民科”,与那些终于攒够路费,坐火车赶到北京,在中科院数学所、物理所门前堵人,央求科学家读一读他们的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重大论文的人,没有本质区别;不客气地说,就是骗子。

  关于这一点,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赵鼎新老师有一篇《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区别》(参见今日副栏),讲得很清楚,大家可以看一看,降低自己被这种人迷惑的概率。如果说,因为分析层次(levels of analysis)多、无法还原(reduction)、过度决定(over determination)等原因,社会科学比自然科学复杂,管理学可以说比社会科学还要复杂,期望通过一两条物理学、生物学的法则来只手定乾坤,不是智力上的偷懒,就是道德上的腐败。

  这些人完全没有分析层次的概念,无视学科分工,以跨界为荣,嘲笑学术界的人保守,死守学科藩篱。其实主流学术界不是不强调跨界,而是强调跨界的门槛,谁有资格、有能力跨界。一帮文科毕业生,而且是中国大学的文科毕业生,在台上装模作样,大讲特讲理论物理,大谈“波粒二象性”之类,实话说,讲的人没脸红,我这听的人先脸红了。

  鸡汤式学习

  鸡汤貌似有营养,其实大多都是鸡精勾兑,不仅没营养,喝多了,而且还有害。原来鸡汤式学习仅限于传销界,寿险界,忽悠社会底层人士,大多数人不会接触,机场视频里各种声嘶力竭的鸡汤课,观者寥寥,买的人更少。双创一搞,全民创业掀起新高潮,加上人人都是自媒体,鸡汤从此无处不在,泛滥成灾了,早上鸡汤泡饭,中午鸡汤就馒头,晚上鸡汤下面,顿顿鸡汤,不死也伤。每天赶场参加各种企业峰会、创业论坛的人,指头上扎一下,冒出的都是鸡汤。

  鸡汤貌似讲道理,其实是在人的情绪激发、欲望挑逗上下功夫,本质上是一种下半身的打法,没有什么含金量。鸡汤式学习往往忽视主要问题和主要矛盾,把公共层面的制度问题、行业层面的战略问题、企业层面的管理问题全部还原(reduced)为创业者个人努力和个人奋斗的问题。更大的荒唐是,一场一场鸡汤盛宴背后,其实往往是无良投资平台和他们包装出来的创业明星精心设计出来的局,引颈就戮的是那些天真地拿出真金白银来投资的人。击鼓传花,泡沫破灭时,一地鸡毛对斜阳。

  鸡汤式学习的一个变种是粉丝式学习。情窦初开的小初中生迷上自己的偶像可以理解;“绝望的主妇”们迷上TFBOYS 可以理解;创业者迷上一个明星企业家、迷上一个明星创业者,成为别人的粉丝,不可以理解。陈丹青说,年轻人找他合影、签名,他一般也会配合,“但是,真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做这些事”。真读书的人,不会听别人说书,甚至不会让别人推荐书。真正的创业者,绝不会在灵魂上跪倒在另外一个人面前,不管这个人是任正非,是稻盛和夫还是乔布斯,遑论其他。

  干货式学习、自嗨式学习是伪学习,因为它们不尊重最基本的学术逻辑,不尊重学术发展的最基本规律。鸡汤式学习、粉丝式学习是伪学习,本质上还是中国人爱跟风、易浮躁,期望一招制敌、一蹴而就、一夜爆富的老毛病。多实践,多复盘,多花点时间跟自己的同事聊聊天,才是做企业的正道。可能的话,定期与关心企业管理的同好,一起切磋技艺,照照镜子(欢迎关注领教工坊私人董事会)。如果真想进一步学习,“天下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坐下来,扎扎实实读几本好书,才是正经。不要光读书名;不要听别人说说,然后假装读过这本书;也不能依赖所谓的碎片化学习:砖头瓦片收集再多,照样盖不出一栋房子来。

  新年献词往往沦于我反对的鸡汤体,我想了想,还是不要赶这个时髦,等热闹劲过了再给朋友们写几句话也不迟。多一些真实践,少一些伪学习;深淘滩,低作堰,努力提高企业的防灾能力,算是我2017年给企业界朋友的几句叮嘱。路远不负重,人微莫建言。很多不中听的话,说了也白说,看在对朋友的情分上,我决定还是说,听不听,依你。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199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先后任职于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和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管理学博士,现执教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任西班牙政府创业研究中心副主任。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