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庆安林管局:玩概念毁林种人参牟取暴利

王田 转载自 中国创新新闻在线 | 2017-10-14 20:26 | 收藏 | 投票

 

黑龙江庆安林管局:玩概念毁林种人参牟取暴利

中国创新新闻在线

百家号 10-11 15:55

         本报特约记者:李海振

近期本单位多次接到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庆安林管局员工投诉称,在近几年该林管局个别领导以省林业厅下达种植坚果林为由将上千公顷的林地改造成所谓的“林药间种”高租金承包给来自吉林省抚松县的人参种植户种植人参牟取暴利,而这些事竟然都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才做的,这些干部在党中央如此高压的反腐形势下竟然毫不收手,为了金钱丧失党员干部的初心。

2017年国庆小长假刚过,记者一行来到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进行实地走访。

在庆安林管局所属的新立林场,数位人参种植户坦言,我们大都是2014年来到这边种植人参的,也有早的2013年就来了,晚一点的2015年的也有,现在这边应该得有七八百公顷在种参吧。

通过记者了解,这些人参种植户土地租金按照时间顺序金额不等,最低的每公顷7万元,最高的每公顷15万元。而据多位种植户介绍,在最热的时候甚至炒到每公顷20万元。

种植户张先生介绍,我们这十几户都是在张金海那租来的,每公顷7.5万元,边上那十几户是从老蓝那租来的,据说每公顷15万。

来自吉林抚松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在庆安林管局这个地方,只要有钱就可以办事,什么事都可以办,比方我们种植人参这件事,据说以前这里都是上好的林木区,林场砍伐完再到省林业厅要种植坚果林的指标,然后林管局领导找让自己的手下或亲属低价租地再高价二次租给我们,甚至三包、四包都有。

据了解,种植人参必须用“生地”(未经开垦的土地或荒地),而人参的种植期为4年,在庆安林管局所属的个别林场均大面积的种植着人参,有许多种植户到此较早已经正在起参,而更多的种植户则表示将在2018年9月20日后开始起参,随后将离开这里,因为这片地已成“熟地”不能再种植人参了。

新立林场孙场长表示,此事我并不十分清楚,我们林场究竟有多少种植户、有多少公顷土地在种参这些事都不太了解,庆安林管局操办的此事,局多种经营科应该最清楚。

曙光林场数位护林防火员表示,据说上级来查此事,好几个局领导都牵涉里面了,好像近期应该正在做恢复林地、清理人参种植的工作。但根本就清理不了,人家花那么多钱包地种人参,你说给铲了能行吗,还不得上吊啊。

就在该林场辖区一辆车牌号为:庆安SL-消02402的红色森林消防车停在一片人参种植区,车内却空无一人。

据当地种植户介绍,这些都是林场的工人,在已经起完人参的林地种黄蜂草(音),这是林场自个整的,都是药材。

在金沟林场,记者与数位人参种植户闲聊中得知,在2013年伊始庆安林管局就开始操办此事,而这些来自吉林的人参种植户则多是从张金海(音)、老蓝、老董、王先勇(音)这几个人手中高价租用的土地,租期四年,种植人参,而这些已经长成至50公分左右的红松则是林管局运来让这些人参种植户来种并管护,且必须保证能完全成活。

数位种植户表示,我们除了租金外都缴纳了保证金,如果林木不能成活,我们还得赔钱给林场。

金沟林场张场长介绍,我们场大概种了200公顷的人参,至于多少户不好查,大多是2013和2014年开始种植,这件事操作都是我们局里发包什么的,这些地都是造林开发地,正常说局里应该能有相关的审批手续。

随后记者通过实时卫星片搜索庆安林管局相关几个林场区域,卫星片显示大面积的林区内赫然空闲出诸多块“疮疤”,而这些地方就是人参种植区。而是事实,这些“疮疤”里的参地面积已经超过坚果林的3倍还多,部分地块还有着新砍伐的痕迹。

据举报人介绍,庆安林场管理局原局长和现有几个副局长与各林场场长相互勾结,打着建设坚果林的幌子,以高价出售林地,造成毁林造地种参的现象普遍存在。参与人不仅中饱私囊,而且枉顾国家财产而不顾,巨大损失无法弥补,令人痛心。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月,黑龙江省林业厅发文称,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林下经济发展的意见》和《国家林业局农村林业改革发展司关于做好林下经济草本中药材种植补贴试点工作的通知》精神,省林业厅制定出《黑龙江省林下经济草本中药材种植补贴试点方案》。

《方案》庆安国有林场管理局作为试点入选,根据当地的土壤、气候及海拔、湿度、温度等自然条件,因地制宜,并考虑市场需求,将林下种植茺山参、人参、黄芪、天瓜等作为黑龙江省林下经济草本中药材种植试点品种。试点面积10555亩,种苗总投资600万元,财政补贴300万元,其余自筹300万元。

该《方案》强调严格资金管理,确保有效使用。专项补贴资金本着专款专用的原则,严格执行资金管理制度,严禁擅自调项,扩项,拆借挪用,挤占和扣押,确保国家林下经济草本中药材种植补贴资金落到实处。

很显然,所谓的“林药间种”并非完全没有依据,但黑龙江省林业厅要求的并不是以大面积种植坚果林为草船借箭的方式开展所谓的“林药间种”,然后高价外包土地,大量牟取高额土地租金。按照该方案来看,庆安林管局不但可以依据该方案公开高价租地种植人参,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借助这些种植户的人参再谋一次省厅的专项资金,这个只在表面上看就一箭双雕的好事庆安林管局做的漂亮。

举报人告诉记者,高价租地、毁林种参,早已成了庆安林管局领导牟利的工具,到2014年庆安县对外公开说到,人参种植面积突破4万亩,仅次于长白山的面积。可想而知,林管局为此做出了多少贡献。我们也投诉好几次,可是省林业厅很多领导都出自庆安,林业厅还要靠庆安林管局的8个林场养活呢。

采访结束之际,一位接近庆安林管局人士告诉记者,该局一共争取到2000公顷的坚果林造林面积并都采取了这种“林药间种”的模式,而当年土地外包价格也就每公顷2万元,包给了包括林场职工在内的各色人等近40人。

该人士异样的笑道,至于为什么会在社会上出现各种不同的二包或三包价格,其实也不是林管局控制得了的。

个人简介
全新文化的承接者与传播者。致力于人类文明和众生的解脱。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