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经典《咏印刷术的发明》

张祖乔 原创 | 2017-11-21 02:07 | 收藏 | 投票

 

恩格斯:《咏印刷术的发明》
 
题记:
今天,我们学习德国新闻史。1450年前后,德国美因茨的工匠古登堡(Johnnes Gutenberg)改进了金属活字印刷术,发明了欧式印刷术,提供了规模新闻传播的新技术条件。这种大规模的印刷传播,是人类新闻传播活动进程中的第三个里程碑。在这里,我们学习经典《咏印刷术的发明》。
 
正文:

恩格斯:《咏印刷术的发明》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9-38页。)
 
在众神居住的地方,
谣言女神摇唇鼓舌,
在诗人耳畔激起声浪;
为什么这样一来,诗人的歌声
就专门颂扬嗜血的野心和傲慢的帝王?
为什么你们不感到羞愧难当?
为什么你们把赞美的词句和荣誉的光芒
白白地献给那样一帮
永远被历史诅咒和唾弃的纺狼?
醒来,醒来吧!
让你们愧疚的歌声在云端飞扬,
让歌声在庄严的胜利中充满空前的力量!
如果你们想得到民众的尊重,
想让桂冠在你们额前竟艳吐芳,
你们就应当唱出无愧于民众的歌声,
让这雄壮的歌声到处回荡!

 
古代的人
从不随便馨香祷祝,
祭坛的香火
只献给有益的智慧和发明。
那时候萨图恩忽然降临,
用巨犁打开了大地母亲的心扉,
于是人们看到种子在泥土中苏醒,
贫瘠的土地变得郁郁葱葱。
人们感恩戴德,颂歌响遏行云,
萨图恩被称做黄金时代的神灵。
你不也是神明?
你赋予思想和言语以躯体;
言谈话语本来随风飘散、无踪无影,
你却用符号锁住了它的生命。

 
如果没有你,
时间会一再吞噬自己的生命,
成为僵尸葬入永被遗忘的坟莹。
人类思想在漫长的童年时代曾受限制,
而你一旦降临,
思想便冲破樊篱,迅速走向开阔的佳境。

它向遥远的世界展翅飞行,
在那里,艰辛的历史
正同未来的时代郑重交流,促膝谈心。
是你给黑夜带来了光明!
崇高的荣誉和礼赞只能属于你这位永生者,
只能献给你这位高尚的精英!
大自然似乎认为,
单是这项发明已足以显示它的伟力,
从此它就变得悠闲而又悭吝,
再也没有把类似的奇迹赐予世人。
 
大自然终于振奋精神,显示新的征兆,
冰封的莱茵河看到谷登堡崭露头角。
“你们想使思想获得生命,便伏案誊抄,
然而这样做有什么功效?
这样的努力纯属徒劳!
遗忘的阴影将把思想笼罩,
思想将渐渐逝去,如同雾散云消。
一个器皿怎能容纳浩瀚大洋的汹涌波涛?
一卷图书也不可能容纳人类智慧的瑰宝!
这里缺少的是什么?是广为流传的技巧?
既然大自然能按一个模型造就无数生命,
我也可以照此办理,进行发明创造!
让一条真理激起千千万万回声,
让山鸣谷应的巨响把真理宣告,
让真理鼓起清晰的双翼,飞向云霄!”

 
谷登堡作了这番表白,
印刷术便问世流行,
看,欧洲感到激动、震惊,
它迅速崛起,发出海潮澎湃的强音,
就像一阵狂飙骤然降临,
将地底的火苗从昏睡中唤醒,
于是烈焰升腾,传来阵阵轰鸣。
啊!那可恨的城堡,是为遮掩谬误而建造,
施工者是可鄙的蒙昧和君主的残暴!
如今火山爆发,熔岩在山头燃烧,
城堡受到震慑,地基已经动摇!
谁是那凶神恶煞、鬼蜮妖精?
是谁把自己的宝座,
建造在崩塌的卡皮托里山顶,
是谁那样不知羞耻,令人恶心?
是谁咄咄逼人,要毁灭和吞噬一切生灵?
 
他也许还活在人世,
但他的权力大厦已经渐渐倾圮,
总有一天要轰然坍塌,化为废墟。
如今在高山之巅,
有一座坚固的塔楼矗立在危崖之上,
那些参加战争的人们,
在塔楼里安置了固定的营房,
他们窃夺了权力,统治着这片山岗,
他们将高声呐喊,从这里冲向战场;
到那时,塔楼会被人遗忘,
它将在山林中孑然而立,寂寞凄凉。
它虽然已经摇摇欲坠,
却还像昔日威风凛凛,环顾四方。
总有一天它会轰然倒塌,
这片土地将铺满瓦砾,变得荒凉;
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
塔楼仍会吓唬众人,就像稻草人一样,
不久以前,它也确实使大家感到恼火、惊慌。

这是给理性的头颅戴上的第一顶桂冠,
于是人们就勇敢地提倡理智,
就如饥似渴地探求真知,
要用理智去把握飞速运行的天地。
哥白尼飞向天空的星系,
那里曾笼罩着无法穿透的云翳;
他看到一颗恒星宏伟雄奇,
在那遥远的地方它显得最为辉煌绚丽,
正是它给我们带来每天的晨曦。
伽利略感到地球在脚下转动,
意大利没有褒奖他的功劳,
反而狂暴地把他投入监牢;
然而地球没有停止运行,
它仍在宇宙海洋中破浪前进,
还有那熠熠生辉的群星,
也与地球齐飞,如同电闪雷鸣;
这时又飞来牛顿的敏捷精灵,
他追踪星群,把它们的奥秘弄清,
他指出星辰运行的动力,
又指出它们循环往复的轨迹。
 
你征服太空, 你发现规律,
了解大气和海洋如何永恒地运动,
你分析那难以捉摸的光线,
你钻进地底,要把地球掘通,
去寻找蕴藏黄金和水晶的宝洞,
然而这一切对你有何功用?
回来吧,英才,快回到凡人之中!
然而英才不为所动,
他喟然长叹,愤慨而又悲痛:
“愚昧压抑了人们的思想,
暴君在狂怒中锻造锁链,
无论在多么遥远的地方,
这野蛮的锁链都竞相发出铿锵的音响,
一旦人们对奴役的命运感到厌倦,
这链条就将他们锁在停尸床上!
我们再也不能容忍这样的状况!”
暴君一听便想到烈火与利剑,
这是两种可靠的东西,
可不能让它们离开自已的魔掌。
“愚蠢的人们,你们高高地堆起干柴,
你们威胁我,要让我葬身火海,
你们指望用这柴堆把我从真理身边夺去,
殊不知它却成了灯塔,指引我走向真理,
它已经化作火炬,照耀我夺取真理的胜利!
真理含着脉脉深情,
向我激动的心房发出渴求的声音,
我的心灵凝视着真理,
我的脚步追随着真理,

我不怕烈焰,不怕利剑,
我怎么会彷徨犹豫?
我怎么会退缩不前?
塔霍河的波涛奔向大海,
它不会返回最初发源的山崖;
即使前方耸立起崇山峻岭,
也挡不住滔滔河水汹涌澎湃;
命运驱使它一泻千里,
奔腾咆哮流向汪洋大海。”
 
大的日子终于来临,
这一天,一个尘世凡人从人间耻辱中猛醒,
他怀着满腔愤激之情,
发出无比雄壮的声音,
他向全世界高呼:“人是自由的!”
狭窄的樊篱无法禁锢这神圣的呼声,
这呼声一经发出,
就借助于谷登堡的发明,激起回音,
回音成为奇妙的载体,
使呼声插翅飞行,
顷刻间飞渡重洋,越过山顶,
它驾御长风,自由行进。
“人是自由的!”
这欢呼声出自人的理性,
暴君的怒吼不可能把它压倒,
它震撼四方,响遏行云。
 
啊,自由,自由!
你这甜蜜的字眼一旦响起,
我就心潮起伏,豪情满腔,
我的心浸透了你的精神,
你那神圣的激情充满我的胸膛,
我的心展开火焰般的翅膀,
扶摇直上,在云间翱翔。
平凡的人们, 你们在哪里倾听我的歌唱?
我在云端向下遥望,
看到命运的牢狱已将铁门开敞,
看到时代的迷雾已经一扫而光,
——未来就在眼前,毫无遮挡!
我清楚地看到,
地球从此不再是那副可悲的模样,
这里将不再有虚荣、战争和残暴的勾当。
 
虚荣和战争已永远消失,
正像瘟疫和风暴,虽然猖獗一时,
只要凛冽的寒流来自极地,
它们就会从受害者的住地逃离。
从此大家感到一律平等,
勇敢的斗士以不可阻挡的力量,
争得自由,激起欢呼的声浪。
从此再也没有奴隶和暴虐的君王;
人间洒满爱情与和平的雨露,
大地呼吸爱情与和平的芬芳,
“爱情与和平!”这声音在世界各地回荡。
上帝从黄金宝座上伸出权杖,
向人们赐予幸福吉祥,
他让欢乐和喜悦普降人间,
使条条大道又像从前那样,
涌动着欢乐和喜悦的热浪。
 
你们可曾看见那高大挺拔的石柱?
你们可曾看见那庄严华美的纪念碑?
它光影夺目,熠熠闪耀。
奴隶建造的金字塔没有它雄伟峻峭,
金字塔享有压迫者赋予的荣耀,
奴隶们揭竿而起,金字塔就震颤动摇!
而在那座纪念碑前,
却永远有香烟缭绕,
人们馨香祷祝,为的是感谢谷登堡;
他功德无量,却仅仅获得菲薄的酬报!
光荣属于他,
是他击溃了专制政权下的蒙昧势力,
是他让理智和心灵的力量直冲云霄!
光荣属于他,
是真理促使他乘胜前进,
是真理鼓励他动手进行硕果累累的创造!
我们的颂歌永不停歇,
们要赞美为世界造福的英豪!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于不来梅
弗·恩格斯写于1839年1月初-3月底之间
载于《谷登堡纪念册》1840年不伦瑞克版。
 
注释:

       1837年8月,为美因茨杰出的发明家、欧洲印刷术的奠基人约·谷登堡的纪念像举行揭幕仪式,举办了三天庆祝活动,参加者达20 000余人,其中不乏书商,出版商,学者和新闻记者。在这期间,讨论了关于百年庆典的问题,决定于1840年举办第四届百年庆典,这是一次具有特色的民间节日。谷兹科是这次有关庆祝活动也是百年庆典事宜的讨论的积极参加者。反封建的进步力量力求在庆典活动中突出新闻出版自由的主题思想。
      不伦瑞克的出版商亨·迈尔为此打算出版一本《谷登堡纪念册》,于1838年12月底首次在他编辑的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启事,呼吁大家为纪念册撰稿,以后又陆续多次在其他刊物上刊登这则启事。为《谷登堡纪念册》撰稿,就是恩格斯进行这次创作活动的直接原因。 截至1839年3月底已经有60余人将稿件寄往不伦瑞克,恩格斯的诗稿被选中。
       恩格斯的稿件是根据西班牙著名诗人和政治活动家、法国启蒙学派的追随者曼·何·金培纳的一首抒情诗用德文改写的诗歌。
        金塔纳是1808-1814年第一次西班牙革命的参加者,这场革命是反对拿破仑外来统治的独立战争,这期间诗人创作的诗歌和其他体裁的文艺作品受到人们广泛的关注和喜爱,1814-1820年诗人因其革命行动而遭监禁。金塔纳的这首抒情诗创作于1800年,考虑到严格的书报检查, 这首诗经过修改后于1802年收入《诗集》首次在马德里出版。
         恩格斯选择金塔纳的诗歌加以改写或意译反映了恩格斯的政治思想倾向,同时也反映了恩格斯本人所具备的西班牙文的语言功底。这首抒情诗虽然是意译或改写的,但却是恩格斯的一种再创作,具有独特的意义和价值。恩格斯对这首诗进行改写的时间是1839年1月初—3月底。
      《谷登堡纪念册》于1840年7月出版,分豪华版和普通版,均为八开本,除装帧和价格不同外,其内容完全相同。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前言之后是谷登堡的生平以及印刷史,这两篇文章估计出自迈尔本人的手笔;第二部分是58位德国作者撰写的文章;第三部分是用46种外语和方言写成的62篇赞美谷登堡的文章,版面的安排是左边为原文,右边为德译文。恩格斯改写或意译的金塔纳的抒情诗就收入这一部分,署名: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众多纪念百年庆典的出版物中,迈尔的《谷登堡纪念册》受到各界人士的认可。迈尔因此获得了符腾堡国王授予的科学与艺术奖章。
个人简介
山人 形于山巅/ 成于自然/ 天生性格坚// 没有花香/ 不及草艳/ 堪笑流水淡// 高耸云端/ 书写天地雄姿/ 俯身地下/ 充实沧海桑田 QQ:71843992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