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才”及其他

赵峰 原创 | 2017-12-17 07: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政治 教育 人才 大学 排行榜 

 “政治人才”及其他

2017-11-23

十九大期间,微信群里议论纷纷的一个话题,是各大学毕业的“政治人才”的多少,或者说有多少校友成为“政治人才”。这里的“政治人才”,以新一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为代表。网络上还出现一个“政治人才”排行榜。

第一名 中央党校 20人

第二名 北京大学 14人

第三名 清华大学 12人

第四名 中国人民大学 10人

……

第N名 武汉大学 3人

……

这些年,大学招生竞争竞争激烈,各种花样翻新的大学排行榜不断涌现,以“政治人才”排名,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学术或者科研或者社会贡献为参数的排行榜可能差异很大,“政治人才”的排名就不会有多少水分。

学校宣传部门可能很在意排行榜,因为关系到招生;家长可能很关注排行榜,因为关系到子女填报志愿;年轻的毕业生可能关心排行榜,这里可以寄托一点小小的虚荣。但我们都知道,所有的排行榜都是噱头,都是表面文章,都是利益操纵下的皮影戏。

大学之成其为大学,在于其知识和学问,理想和信念,在于其对自由的坚守,对民主的维护,对国家的责任,对公民权利的关怀。大学的社会评价,可以有声誉,有口碑,有崇敬和信任,却很难进行比赛名次一样的排名。能够用来排名的那些指标或者参数,大多不能体现大学的使命和职能。

现在大学排行榜使用的那些指标或参数,比如科研经费,论文或论著的数量和档次,等等,都只是形式化的东西。这些指标,易于计算,易于比较,易于控制。但这种纯粹形式的评价,远远没有触及实质,没有反应大学的使命和价值。比如科研经费的多少,并不必然反应科研能力和科研水平。科研课题申报中的各种关系和人情,科研评奖中的各种内部操作和圈子文化,都使科研本身失去了科研性质,背离了科学精神。很多情况下,“科研课题”所比拼的不是科研的“硬实力”,而是关系和资源的“软功夫”。而且,纯粹功利主义背景下的科研工作,所关注的只是地位的提升和利益的实现,于是科学研究就只剩下一个幌子,一个花架子。论文或者论著的数量及档次也不具备足够的评价作用。姑且不论为论文而论文,为论文而造假,仅就基于所谓课题研究的几个月就可以杜撰出一部专著而且一年要搞出好几部专著这一情况来讲,有什么科学价值就很值得怀疑。大学排名的评价指标体系看起来很复杂,实际上大多数都是形式主义的把戏。

不管怎么说,目前形形色色的大学排行榜,终究还是打着“科学”和“研究”的旗号,而“科学”和“研究”毕竟还是大学的职能。即使在挂羊头而卖狗肉,那羊头还是像那么回事儿的羊头。这一次的“政治人才”的排名又意味着什么呢?

猛一抬头,有恍若隔世的感觉。我们应该已经过了“政治挂帅”的时代了吧?又在提倡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吗?想起来就觉得好笑,而这也确实是网络上流传的段子。政治人才是可以培养的吗?那些“政治人才”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大学,真的培养了那些政治人才了吗?大学可能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培养了那些“政治人才”,而“政治人才”们可能也不会将自己的成就归功于某某大学。按照我们的习惯,如果要说成绩,归功于党,归功于社会,归功于时代可能是比较妥帖而安全的说法。“归功于某某学校”?学校可能会自作多情,“政治人才”却不一定会这样认为。

但是也不要以为这种“政治人才”排行榜只是网络上的鼓噪。现实中的人们其实也很在乎这个东西。各个学校的领导,是很在乎自己校友在各个政府单位的任职的;在中央政府任职,尤其是在最高权力机构,对一个学校来讲就相当于金字招牌了。“朝中有人好办事”,过去如此,现在还如此。在政府对资源配置拥有重要决定权的背景下,朝中有人或者没人,差别巨大。在一定意义上,“政治人才”的有无和多少,不仅是面子问题,还关乎大学的生存和发展。

其实,“政治人才”排名与“科研排名”也有相关性,都与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有关。科研排名中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科研经费。实质上,科研课题和科研经费的分配也是政府配置资源的一个环节,“政治人才”的影响应该是客观存在的。当然,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提高,科研课题和科研经费的来源日趋多元化,政治的影响会逐渐弱化,但至少在目前,还只是未来的期望。

大学热衷于排名,实在是竞争压力所致。竞争关乎学校的生存和发展,关乎教师的职称和收入,关乎校长的声誉和升迁。处理这些迫在眉睫的事务已经让人焦头烂额了,那些长远的规划,伟大的理想就只能暂时搁置一边了。一任校长也就是三五年,连任也不过十来年,而且校长都是行政的职务,谁有功夫去关注那些虽神圣却遥远的宏伟目标呢?实在要有排行榜,还是这种虚头巴脑的形式主义的排行榜靠得住一些。最靠得住的,还是充分利用校友中的政治资源。所以,即使没有正式的“政治人才”排名榜,大学的领导们还是非常在乎,非常将其当回事儿的。

 

就在十九大结束之际,又从网上看到一则有关教育的新闻。

教育部某领导在一次会议上信心满满豪情万丈地宣称,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教育的中心,将引领世界教育的潮流,中国将成为各国留学生最向往的国家,将对世界教育发展的规划有更大的发言权。我以往以为这位部长应该是位谦和的官员,现在却发现他已经够膨胀的了。其实可能不仅仅是教育部官员的膨胀,而是我们整个的时代风气都膨胀了。似乎我们已经强大了,马上就世界第一了,提前吹吹牛皮也无所谓了。

我们的教育果然发展到即将引领世界潮流的程度了吗?我们果然即将成为世界留学生最向往的国家了吗?事实可能没有那么乐观吧。以我有所了解的经济学研究而言,我们其实一直在邯郸学步,一直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西方经济学鼓吹什么理论,我们就以为什么理论就是真理。全然不顾西方理论在学理上的矛盾,以及与中国实践的严重脱节。西方经济学所抛弃的方法,我们捡过来当成宝一样,还四处炫耀,到处唬人。处于这样的境地,我们果真能引领潮流?我们引领的是什么潮流?说到留学,我知道我们同事的子女,绝大多数都去了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和日本;我们学校也接受了不少外国留学生,但绝大多数来自非洲、中亚和东南亚;这些留学生基础非常之差,绝大多数对中文不会听不会说不会写。实际上很多留学生到中国不是来学习的,而是利用中国政府的补助来旅游和泡妞的。如果我们的教育果真已经领先或者即将领先,我们怎么还那么费劲儿将孩子送到国外?我很难理解教育部领导所说的“教育规则”。不同国家有不同国情,而且教育本身还涉及意识形态问题,国与国之间,国情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如何有“世界教育发展的规则”?

说实在话,在教育行业工作几十年,一直对教育部做的那些事儿不理解,看不惯。从很早以前的“教育产业化”及“扩招”,到后来的大学合并及升格,再到最近“双一流建设”,有些是属于违背教育发展规律的,有些是属于逆历史潮流的,有些是想当然的“大跃进”。有些违背科学又脱离实际的运动,其弊端已经显现,其危害正在形成。教育产业化和大学合并就是这样的烂招。“双一流建设”不过是以建设之名行瓜分资源之实,它对学科建设的作用不敢确定,但其将促进寻租则是可以确定的。

教育自有其自身的法则和规律。在我看来,除了宏观规划和政策引导之外,教育是最不需要政府来管的部门。可实际的情况是,政府偏偏喜欢来管教育。似乎是教育部门接受了政府投资,就得接受政府的管理,就像领了工钱的仆人要受东家老爷支使一样。

有人说,教育的问题就出在外行管理上。其实教育部领导大多原来也是教师,比如前任和前前任教育部长,就曾经是大学教授。只是,作为教授的时候是教师,作为部长的时候已经是官员。官员当然是按照官员的思路来行使职能,那时候他已经不是教师了。教育有教育的规律,而官员又有官员的套路。教育部某领导借十九大的东风吹的这个牛,就是官员的套路。

教育部某领导吹的这个牛皮,正经八百地说,是一个关于中国教育的政治宣言。可能是心血来潮,可能是自信心爆棚。可以确定的是,就算是教育官员,他吹这样的牛皮也与中国教育的发展无关。他关注的其实不是教育的发展,而是政治的发展。

 

上行下效。既然教育部官员都吹了牛,下面学校不跟着吹吹牛似乎就不配合了。就像我们的GDP竞赛一样,国家提出GDP增长10%,地方起码也得在10%以上。最近在张维迎的课程公众号上,看到一则澎湃新闻对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的采访。这位70后的光华第五任院长的宣言是,“用十年时间把光华变成中国的世界级商学院”。

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想到的是江苏卫视的一档选秀节目“一站到底”。每个走上秀台的选手,总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吹起牛来天花乱坠无边无际。牛皮一个比一个吹得厉害,一点也不难为情,一点也不为自己留点后路。我真佩服那些厚脸皮,似乎全部精力全部智慧都用来吹牛了,正式开始答题的时候,有的一题都打不出来。那些问题都是事先有准备的,有答案的,一题都答不上来也未免太丢脸了。可是,那些先前吹牛吹得边都没有的家伙,答题失败后居然一点也不难为情,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轻松解脱自己。我真是佩服这些人的心理素质,佩服他们比城墙还厚的脸皮。

看光华院长刘俏这样吹牛,我也只是当个笑话。吹牛皮也只是策略而已。嘴皮子上说着快活,能忽悠则忽悠,能吸引眼球就算达到目的。十年之后,谁知道情况什么样呢?谁又会在乎十年前谁吹过什么牛呢?当场吹牛被打脸都不在乎,十年之后更不在话下了。

不过,看着看着还是感觉不好。毕竟是北京大学,毕竟是厉以宁先生创办的光华管理学院。能不能先踏踏实实干活,有了成就再说。况且,真正有了成就,真正成为世界一流了,还需要你自吹自擂吗?这样事情没干就先吹牛的,我看只能算是哗众取宠之徒。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