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野心和迷茫,机器人公民背后的未来世界

刘锋 原创 | 2017-12-05 14: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未来世界 机器人公民 

  当时间的车轮到达2017年10月,人工智能领域陆续爆发很多重要事件。

  其中最吸引人们眼球的,当然仍属学会了自我学习的AlphaGo zero和沙特阿拉伯的机器公民索菲亚(Sophia),两者共同提供了一个可能性:能力远超人类的AI,有趋势发展为与人类平等的“新物种”。

  10月1日,美国CBNC,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等媒体报道了出自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团队的最新论文:按照该团队建立的模型,谷歌、Siri、百度、Bing等人工智能系统智商仍然大幅度低于人类6岁儿童。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0月26日,软银CEO孙正义在沙特阿拉伯举行的未来投资计划大会上称,未来30年内AI的智商(IQ)将达到10000。

  这些事件让人工智能、机器人与人类关系的走向讨论变得更热烈,更多人担心机器人最终会使得人类变成无用的生物,甚至会导致人类的灭绝。

  从1956年人工智能提出以来,AI领域经历了数次高潮与低谷,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引发世界范围人类的关注和担心,这背后有三个原因值得关注。

  AI+互联网:使单个人类产生无力感

  从1969年互联网诞生以来,人类从不同的方向在互联网领域进行创新,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将互联网建造成什么结构,当时间的车轮到达2017年,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机器人、虚拟现实、工业互联网等科学技术的蓬勃发展,当人类抬起头来观看自己创造的巨系统,互联网的类脑架构已经越来越清晰。

  1956年夏季,以麦卡赛、明斯基、罗切斯特和申农等为首的一批年轻科学家提出人工智能之后,人工智能的发展充满了坎坷,在过去的60年里,人工智能经历了多次从乐观到悲观,从高潮到低潮的阶段。

  最近一次低潮发生在1992年日本第五代计算机计划的无果而终,随后人工神经网络热在20世纪90年代初退烧,这个冬季如此的寒冷与漫长,直到2006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Geoffrey Hinton提出“深度学习”算法,情况才发生转变。

  这个算法是对20世纪40年代诞生的人工神经网络理论的一次巧妙的升级,它最大的革新是可以有效地处理庞大的数据。这一特点幸运地与互联网结合。2011年,Google建立了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谷歌大脑,人工智能从此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基于互联网海量的“大数据”和每时每刻与现实世界的信息交互,包括亚马逊,Facebook、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微软、英特尔、IBM等巨头纷纷进入AI领域,不断产生新的成果和创造新的纪录。

  应该说这一轮的人工智能热潮,本质上依然是互联网进化过程中的又一次波浪式高潮。它的产生离不开互联网之前应用和技术为人工智能新爆发奠定的基础,同时产生了与以往不同的特点,人工智能系统和机器人不再是一个个单独的个体,而是通过与互联网的大数据、社交网络、云计算结合,形成了互联网云脑的类大脑架构。

  这个类大脑架构不但拥有更为丰富的知识,譬如搜索引擎;强大的计算能力,譬如AlphaGo,还深入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譬如路边联网的摄像头,家庭的云服务机器人,每日陪伴我们的手机等。面对AI与互联网的结合,单个的人类会产生巨大的无力感,也许这是今天人工智能威胁论爆发的根本原因。

  利益和野心,共同推动传播AI威胁论

  关于人工智能威胁论,代表性人物为谷歌技术总监《奇点临近》作者雷•库兹韦尔,他在书中写道“由于技术发展呈现指数式增长,机器能模拟大脑的新皮质。到2029年,机器将达到人类的智能水平;到2045年,人与机器将深度融合,那将标志着奇点时刻的到来”,除此以外,支持人工智能威胁论的代表人物包括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特斯拉CEO马斯克等。

  在人工智能威胁论热度日益高涨的今天,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也对人工智能威胁论提出了反驳甚至严厉的批评。Facebook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NYU计算机科学教授Yann LeCun在接受IEEE《Spectrum》采访时提到:“人类在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低估了制造智能机器的难度。人工智能的每一个新浪潮,都会带来这么一段从盲目乐观到不理智最后到沮丧的阶段。未来学家生来就愿意做出盲目的预测,尤其是他们特别渴望这个预测成真的时候,可能是为了实现个人抱负。”

  在推动人工智能威胁论的人群中有一些是对人类的种种丑恶现象不满,丧失对人类未来的希望,希望人类灭绝,他们对所有能够灭绝人类的理论或预测都会感兴趣并进行传播,例如三体中描绘的降临派等。而另外一批人是希望通过对人工智能威胁人类生存的炒作,获得名望或利益甚至是快感。

  10月份在英国最火爆的早间新闻节目中谈笑风生的机器人索菲亚,被沙特授予公民身份,在多个场合下机器人索菲亚展现出来的睿智,幽默和反应能力,从人工智能技术角度看,已经超出了当前最前沿的技术发展水平,已经有专家提出,不能排除其背后有人工操作的痕迹。

  ▲机器公民索菲亚堪称机器人界的“话题女王”,她上过许多收视率极高的人气节目,通告不断。还上过时尚杂志《ELLE》封面,去过联合国总部探讨AI热潮,见过奥迪自动驾驶汽车Jack,最近还担任了王力宏新歌MV的女主角。

  无独有偶,2017年9月29日,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器人”出现在东京游戏展上,栩栩如生的样貌让人难以区分其真假。如果她的真实身份是机器人,那么就意味着人类与机器之间的界线已经开始消失。这个机器人在推特上引发了热烈讨论,最终日经TRENDY在10月报道中揭开了谜底。其实这是为索尼公司旗下主机平台Play Station即将推出的游戏大作《Detroit:Become Human》进行展示的真人模特。

  科学问题争论导致人类对AI未来的迷茫

  人工智能威胁论产生的重要原因,还包括一些重要科学问题仍处在争议过程中,从而导致一些人对人工智能以及人类未来的迷茫,这些科学问题包括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到底什么样的物质才可以称之为“人”或者生命;生命的进化究竟有没有方向等。

  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生命进化没有方向,也没有等级之分,人类并不比蟑螂、蚂蚁和跳蚤更高级。因为这两个问题没有解决,就导致一些商业机构或个人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把处于争议中的机器人赋予公民的身份,获取世界第一和巨大的关注度。

  同样由于生命的发展方向不明确,从而会导致对人类创造性的估计不足,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提到98%的人会变成无用之人,但这个观点是值得商榷的。比如工业革命初期机器替代大量手工业者,当时的民众也会恐惧未来工作都被机器完成。

  但历史告诉我们,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又创造了丰富的工作种类,如程序员、宇航员、石油工人。今天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革命之后,我们同样要相信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创造力,他们会为未来的人类发明更多的新工作。譬如今天的网红直播、网上代购、大数据发现与挖掘工程师,规划人工智能发展的产品经理……这些也是互联网,人工智能爆发之前人类没有想到的工作。

  如何判断人工智能在智能上超越人类,也是一个处于空白或争论中的科学问题,这个问题最大困难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智能模型可以描述AI和人类的特征,我们往往会根据阿尔法狗战胜了围棋冠军,IBM沃森获得了问答比赛胜利就判定AI在未来会达到10000的智商。

  人类的智能除了计算能力,常识能力,下棋的能力,还有很多特殊的能力是人工智能无法超越或找不到超越的科学路径,譬如当苹果掉下来,发现万有引力的能力,观察世界万象写出悲惨世界的能力,当法西斯追捕,通过撒谎的智慧保护犹太人的能力等。

  在可预见的未来,AI本质上依然是人类的工具。虽然人工智能在不断进化,但其实是把那些比较低端的领域替换掉,而人类那些更为核心、隐秘,真正蕴含生命意义的智力功能,目前依旧无法被替代。比如阿尔法狗,虽然很强大,但因目标设定是人类完成的,如果人类改变围棋的胜负规则,而没有程序员帮助它调整,阿尔法狗会永远失败下去。

  因此在探讨AI威胁论的同时,我们往往忘记AI进化过程中背后站着的一大批程序员、科学家。

  AI并不可怕,可怕的是AI与人的结合产生的BUG或危害。AI与人类的对抗,归根结底依然是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对抗。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威客理论和互联网进化论创始人,intevl.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