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往往不可靠?

杨鹏 原创 | 2017-03-23 14:1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知识分子 

  余英时先生在《士与中国文化》一书中,疏理了中国古代士阶层的来龙去脉,赞美中国士阶层和士精神,认为士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最初形态,是士子们塑造并传承了中国文化精神。

  “士”指什么人?周朝贵族分王公侯伯子男,士就是替各级贵族做事的人,有武士有文士。春秋战国时期,周朝衰败,不少贵族家道没落,许多士失去原有主人,凭专业才能找新主人打工,从固定的家臣变成了游士。孔子自嘲“丧家之犬”,也自美“鸟择木而栖”。

  电影《孔子》剧照,孔子教授六艺。

  士的工作特点,可从《论语》总结一二。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给人驾车赶马,大概这是低级士。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能做外交而不辱君命,这是高级的士。孔子强调“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在家孝敬父母,在外忠于君主。“士杀生以成仁”,“士为知己者死”,讲的都是忠于主人的品德。

  士,就是政权打工仔。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帝王从何而来?暴力取天下而来。士,侍奉军事贵族阶层。他们的最高追求,是立德立言立功,成为君王功臣,帝王之师,光宗耀祖,扬名后世。

  孔子非武士,不靠以血报君而靠以道事君。谋道学道以求禄,“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隋唐开科取士,规范了和平时期士与政权的关系。以后一千三百多年,读书做官士之正道。知识分子靠朝廷吃饭,因此做大做强朝廷,完全与知识分子的利益一致。吃谁的饭办谁的事,神化君王,圣化朝廷,美化权力,就是忠于主人,而这本身就是在扩大士阶层自己的名利地位。在这样的背景下,约束朝廷权力以释放民众活力的思想,不可能成为知识分子的主流思想。士表忠心的方法多种多样,有奸滑奉承之徒,也有武死战文死谏之士。

  电影《英雄》中的武士,无名,肩负刺杀秦王重任。

  中国思想史上,超越朝廷约束君权的思想者极少。老子要求减少权力控制以释放民众自主活力,其精神在君王朝廷之上。老子不是游士,是史官,出身于世袭文化贵族阶层。

  国家的老板和股东是军事贵族,士是军事贵族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士文化就是职业经理人文化。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国君有道,就显露才华以求重用。国君无道,就装傻以避祸。君子明哲保身,并不献身于道。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於刑戮。”国君无道,就小心不惹事,免于刑戮。国君有道,就出来替国君做事。是否服务国家,看国君是否有道。邦国无道,百姓苦难,为什么不去纠正无道,行正道于天下呢?显然夫子没这个心态。士为君王打工,与国家并非命运共同体,与民众也非命运共同体。治道,只是知识分子侍奉国君的办法,并不是知识分子必须舍身实现的公共理想。

  耶稣为什么勇于挑战世俗权势,是因为他心中有更高的主人——创造一切主宰一切的上帝。人间没有任何力量高于上帝,所以他说:“人间的统治者来了,但他对我没有丝毫权力。”耶稣心中有个共同体,那是信仰者的共同体,上帝之国高于世俗之国。耶稣不是任何人的打工仔,受上帝差遣而来。上帝的使者,高于人间君王。

  中国人也相信有超越性的天。孔子因为心中有天,有抗拒现实的某种超越性,但孔子除了畏天命,还畏大人,还畏圣人之言。更重要的是,天子逐渐强化对上天的垄断,孔子那种直面上天的精神基因,也在后代士子们的心中溃散了。心中没有上天,就只剩天子。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知识分子靠什么独立自尊?

  苏格拉底不是城邦的打工仔,他知道自己是城邦的主人之一,因此他自愿选择承受城邦的法律。苏格拉底的精神是属于自己的,因为他生活在民主制度中,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是法律面前平等的公民,雅典是他们的命运共同体。

  心中有上帝,人间无权威,追随耶稣者,容忍不了人对人的特权等级压制。心中有理性,人间无权威,追随苏格拉底者,很难屈服于荒谬与无知的统治。耶稣、苏格拉底这样的知识分子,骨头硬,精神正。

  电影《耶稣受难记》剧照。

  中国的知识分子,内心易屈服,骨头易发软。为什么?国家所有权属于打天下的家族,不属于自己,何必与国家共存亡?有道则留,与君王分利;无道则走,以保平安。“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国家有问题,那是统治者的问题;民众有危险,那是统治者的责任。若昏君治国无道,未来有风险,赶紧脚下抹油,先移民开溜。

  中国历史上,最好对付的,就是知识分子。一旦朝廷军头们被打败,知识分子马上对新王歌功效忠,投诚谋求高官厚禄。对他们来说,只是换个主子而已,有几个人会为旧朝廷长期卖命?耶稣为信仰献身,苏格拉底为真理舍命,对中国知识分子来说,他们都不够聪明。

  迄今为止,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依然未变。中国知识分子,仍然没有基于信仰和理性的自治共同体。

个人简介
出生时间:1963年10月22日。 出生地:云南昆明 教育:北京大学西语系文学硕士,上海大学社会学博士。 出版书籍: 《成为上帝》(哲理散文) 《东亚新文化的兴起——东亚经济发展论》(经济类专著) 《老子详解——老子执政学研…
每日关注 更多
杨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