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下的新师徒制,行吗?

汤敏 原创 | 2017-05-02 12:2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上星期我的 “未来的教育3: 从火爆的戴你唱歌看终身教育”小文出笼后引起了不少反响。 对文中提出的“互联网下的新师徒制”,有支持的,有拍砖的。后者质疑;如此复杂的现代技能能在手机上就学到吗?别忘了“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的古训, 大规模教徒弟,师傅愿干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么神圣的师徒关系,在“新师徒制”下不就降成了群主了吗?等等我回答不了这些问题。 毕竟“戴你唱歌”只有一年多的实践,毕竟美声唱法跟电焊工匠的培训方式还有很大的区别。 这两天又听了罗胖在《得到》上的逻辑思维专题:“学校的作用”,把学校教育说的那一高大上,似乎根本没有“新师徒制”什么空间了。

  什么是互联网下的“新师徒制”?我的说法是(不敢用定义两个字,太学术又怕被拍砖): “以互联网为媒介,由某一领域的工匠或专家,用言传身教的方式,带领较大规模的学员或徒弟用碎片化时间进行长期地学习与实践。”

  我的新师徒制“新”在什么地方呢?一是“新”在规模上。传统师徒制是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而“新师徒制”通过互联网一个师傅可以带几万、几十万个徒弟。二是“新”在师傅的选择上。 名师才能出高徒。传统的师傅只能在本企业中挑选, 而“新师徒制”的师傅可以在全省、全国甚至在全世界选。 三是传统的徒弟只能跟一个师傅,而在“新师徒制”下一个徒弟可以在互联网上跟好几个师傅,博采众长更能出高徒。四是传统的师徒之间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教徒饿师”,因此师傅往往要留一手绝活,除非徒弟是你儿子,女婿都不行。而“新师徒制”下师徒之间物理间隔可能很远,甚至永远都见不着面,不会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况且师傅之间也有竞争。 你可以留一手,但别的师傅如果比你教得更好,教得更深,你的徒弟粉丝就可能流走了。

  最后的一点最重要, 激励机制。传统师徒制的激励机制不够强。在传统社会中, 当师傅的直接利益就无非就是徒弟在师傅家里打几年小工,扫扫地,打打洗脚水什么的。长期利益是师傅有可能成徒弟的 “父”。 但这还得看徒弟有没有良心,出师后还认不认你这个“父”。在现代社会里,对师傅的激励更少。 师傅工资是固定的,带徒弟几乎是义务劳动。 所以现在单位里找一个师傅都难,普遍是 “师傅不愿带,徒弟不愿学”,双方都敷衍了事。而在“新师徒制”下一个师傅可以带几万、几十万个徒弟,师傅可以成网红。 在市场机制下,培训平台可以对徒弟收费,给师傅重奖。 甚至可以以网络的方式, 每个徒弟打几块钱赏,师傅马上可以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你不干,有人干。 即使是由政府组织的新师徒制培训,对师傅也可以用提级、 发 “五一奖章”、 冠“大师工作坊”等各种荣誉上的和物质上的奖励进行激励。

  你可能说这些都是理论上的可能性,有成功的例子吗?全世界的我不知道,但我自己亲自参与的就一个,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话说四年前为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笔者所在的友成基金会,与人大附中刘彭芝校长一起开始了一个称之为“双师教学”的实验。所谓“双师”,就是一个贫困地区学校课堂的教学由两个老师来完成,一位是远端城市中的优秀教师,如人大附中教师,一位是当地乡村学校的现场教师。

  双师教学的具体过程是:第一步,每天录制人大附中老师讲课并放到网上。 第二步,当天晚上乡村老师在网上先看一遍讲课录像, 再对人大附中课中超出乡村学校需要掌握的部分进行必要的剪裁。一般45分钟的录像剪辑成25到30分钟左右。第三步,第二天在乡村课堂上播放录像。 当视频中人大附中老师提问人大附中学生时,现场乡村老师把视频停下来,让当地学生来回答人大附中老师的问题。如果学生都答对了,就继续放视频。 如果没答对,现场老师就会用几分钟把这个概念讲一遍。

  从2013年秋季学期起,我们就开始把人大附中初中数学课用这种方式逐步扩大试验, 到2016年春季,这一试验已在中西部十八个省的130多个贫困地区乡村学校中进行。三年过去了,效果非常明显。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一国际团队对这一项目三年的追踪评估,初中进校时实验班和控制对比班的考试成绩几乎完全一样,三年后的中考成绩试验班比控制班平均整整高出了二十分。不但学习成绩大大提高,学生的学习态度,学习兴趣,精神面貌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更有趣的是,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双师教学受益的不仅是学生,其实受益最大的是参加试验的乡村教师。他们每天都在听全国最优秀老师讲课。人大附中的李颖、刘蓓、李晨光等几位老师与全国的参与试点的乡村老师还经常在QQ群中一起备课、答疑。乡村教师们自己也在群中一起讨论。 几年下来, 实验班的老师们很多都成了当地的优秀教师。 一些老师说:“我参加过多次国培计划、省培计划,但“双师教学”模式是我参加过的最好、受益最大的培训。”

  这种课课示范、天天培训,传帮带贯穿好几个学年的全过程,不就是活脱脱的“新师徒制”吗?这个试验给我们的启发是, 既然我们可以把课上到几百个乡村学校中, 也就可以上到几万、几十万个学校中; 既然可以把人大附中的课录制下来,也就可以把北京四中、黄冈中学、各省市的重点中小学的优秀教师的课录制下来放到网上,让乡村教师有机会选择他们最适合的老师跟着学。这种培训方式成本很低。老师不需要离开岗位,可以边教边学,学校也不必去请代课老师。 我国绝大部分的乡村学校已经接通了互联网,这种培训方式完全可以大面积推广。事实上我了解到,经国务院领导批示后,在广西南宁、桂林、重庆彭水、贵州威宁、湖北咸宁、广东东莞等地都开始用双师教学的模式,把本省、本市、本县最好的优秀教师的课拍下来、送下去。

  如果连中小学教师培训这么高大上的业务,都能用“新师徒制”进行,如果连贫困地区的中小学生都能在互联网上学习,为什么这种“新师徒制”的学习培训模式不能推广到更多行业,更广泛的领域中去呢?

  互联网下的师徒制与传统的师徒制相比有学生规模大,师傅水平高, 学习成本低的优势,是未来教育的发展方向。

  你听说过戴玉强吗?你知道他开办了一个很火爆的网站“戴你唱歌”吗?2015年初,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开办了一个超级声乐慕课:“戴你唱歌”。每星期一、三、五,戴老师都请一个青年歌手做示范,他亲自点评。每节课25分钟左右,拍下来挂到网上。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这个网站的点击率已经高达四亿人次。每星期全国有近千万人跟着戴老师在学唱歌。

  最近,戴老师在《喜马拉雅》网站上又开了一档“戴你听歌”。像我们这样嗓子没本钱的,不能“唱”但总能跟着“听”吧。我与很多朋友都注册了“戴你听歌”。每天在汽车里摇头晃脑地听戴老师声情并茂地讲解一首中外名曲,再配上专业歌手的演唱,让我们如痴如醉,恨不得在路上再多堵一会,让我们能把歌听完。

  “戴你唱歌”的试验给了我们对终身教育的有益启示。既然连男高音这么高大上的艺术教育都能在互联网上进行,为什么别的技能不行? 能带你唱歌,为什么不能带你电焊,带你当电工?

  事实上,几千年来艺术、技能培训最有效就是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今天, 很多新工人进厂还是由企业指定技能高超的师傅进行传帮带, 三年学徒期满后,由企业对其进行技能考核。师徒制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技术传承方式,一直为各行各业所广泛运用。

  但是,这种师徒制的培训方式也有着一些重大缺陷。师傅的水平决定了徒弟的水平。高水平的师傅能带出高水平的徒弟。反之,如果师傅的水平不高,带出的徒弟也好不到哪里去。而高手师傅是很有限的,而需要培训的徒弟却是大量的。现在仅农民工就有2亿8千万。中国产业升级换代需要工匠精神,两亿多农民工的技术普遍不高, 将会大大制约我国企业的更新换代,也制约着农民工本身的收入提高。

  我想,为什么不能像戴玉强老师一样,例如,找几个电焊大师来,每个星期在网络上,甚至是在手机APP上由大师教几招电焊绝技。 参与学习的人不是什么都不会的技校学生, 而是已经在岗位上工作过一段时间的电焊工。他们可以在自己岗位上不断练习刚跟大师学到的技巧,连续几年,再配合国家有关部门的技术考级, 企业按技术等级加工资,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新型的技能培训的闭环。

  “互联网下的师徒制”与传统的师徒制相比有一些根本的优势。 首先是规模。一个大师级的好师傅可以带几万,几十万个徒弟,这就解决了大规模培训的问题。二是可以有很高的起点, 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找最好的大师,让学习者能够直接学到这个领域中最好的,最先进的技术。 三是成本很低, 学习者不需要到学校去, 在自己的岗位上用碎片化的时间就可以学习。由于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分担视频拍摄的成本,师傅的课酬等等, 每个学生分摊的学习费用可以非常低。四是还可以发挥兵教兵的优势。一个师傅带几十万个徒弟,很难亲自解答所有学生提出的问题。 但徒弟之间可以在互联网上交流,兵教兵,有时效果还更好。美国哈佛大学在网上开的慕课,全世界几十万的学生在学习。 你只要提出一个问题, 平均20分钟内就有学生给你回答了。

  这种互联网下的新师徒制行吗?我们正在做各种试点。全中国有近3000万家政服务员,但极度缺乏培训, 特别是长期地,深度地培训。我们的乐平基金会正把家政内容制成每一节几分钟的卡通形式的小视频, 家政服务员可以根据自己岗位上的具体需求,在手机上用碎片化地时间就可以学习。 再举一个例子。 深圳的龙岗区正在与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公司一道实施一个大规模的农民工培训计划。 我参加了他们的多次讨论,准备把这种新的培训机制融合进农民工培训中去。 当然, 真正实行起来还需要很多细节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改进。 对这些“互联网下师徒制”培训的具体方法及优缺点,我将专题向大家报告。

  师徒制也可以拓宽到其它领域中去。如果能带你唱歌,带你电焊, 为什么不能带你创业,带你当经理,带你当老板呢? 三人行必有我师,各行各业都有高手,都有秘籍,如果你每天都能跟着你行业中的“老大”学一点他们如何处理技术、处理人事、处理难题的高招,你也可能成长得更快,犯更少的错误。

  今天,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工业革命时代,哪个国家在终身教育上率先突破,那个国家就能培养出大规模的工匠与人才。关注人的成长,参与新的教育革命,是我们国家未来能够在世界竞争中保持先进地位的根本保证!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务院参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武汉大学、暨南大学兼职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区域间经济合作、经济发展战略和国际金融业务。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