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记忆及情绪释放

刘建君 转载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f5aa430102x0nf.ht | 2017-06-05 18: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基因 

 我们活在资讯世纪里,这个时代所有控制资讯的人都是亿万富翁。电脑的速度越来越快,它的存储器的容量也越来越大,而体积却越来越小,然而目前还看不到此一发展的尽头。不过,科技尽管进步,电脑的信息量依然比不上单一的人体细胞所携带的。人体细胞如此微小,我们需要动用显微镜才能一瞥它的结构,这个迷你发电厂里装载的资讯多过我们在学识上所能理解的一切。

 


 

日复一日,我们越来越了解显微镜下的宇宙,然而细胞里的许多信息,却仍然不是我们所能掌握的。随便问问人们有关细胞记忆(cellular memory)的事,他们不是一脸茫然地瞪着你,就是大谈自己拥有的电脑有多大容量的存储器,有些人甚至会以为你指的是最新的手机(cellular phone)电话服务。细胞记忆指的就是你身体的细胞里的信息。我们的细胞不断储存输入的信息,类似于记录在CD、磁碟片或DVD里的资讯。

 

除了我们本身经验的信息之外,细胞也携带着前几辈子未解决与压抑下来的问题的信息。过去种种通过祖先而紧迫着我们不放,无论我们喜不喜欢,都需要处理他们的业障。幸运的是,这些信息并不是都储存了下来,类似的信号中较强的信息会剔除掉其他的信息。经过一代又一代,祖先的信息也会渐渐消失,除非创造它的行为模式传续下去并一再重复。如果是这样的话,信息就会愈来愈强。

 

好消息是情绪平衡技巧连同其他技法能够帮助我们放下过去,在比你读完这一章还要短的时间内烧尽负向业报。

 

每一个微小的细胞都是整个身体的迷你全息。无性繁殖科学就是基于这个观念。如果繁殖你身体里的某一个细胞,就可以复制出另一个你,我们会因此得到一个完整的具有相同记忆、疤痕和想法的精确复制品。这是个很吓人的概念,不是吗?细胞记忆的观念已经存在两百年了,并经由上千位医师进行临床测试。正统顺势疗法发明者塞尔哈内曼医师(Dr. Samuel Hahneman)首度提出这个概念,他是西方科学界里,远在量子力学原理被发现并加以研究之前,第一个运用这些原理的人。

 


 

塞缪尔·哈内曼医师把他发现的细胞记忆称为“业毒”(miasma),意思是“不洁”,这意味着“病原”(疾病的原因)。这是个相当恰当的术语,指的是人们承继了祖先世世代代的所有病原信息,以及本身在这一世中收集的自由基情绪,这些信息在最初的疾病或症状消失后,依然长久保留在他们的身体里。

业毒是以电磁共振的形式储存的,它有可能是潜伏的(不活动),一旦受到与身体同样波长的电磁信号的刺激,就会活化起来,或是被强化。它的活化影响了细胞,可能导致特定器官或组织的改变,非常类似于寄宿的病毒活动的方式。两者之间主要的区别在于,真正的病毒有它的信息密码,藏在DNA(脱氧核糖核酸)或RNA(核糖核酸)里,业毒的信息却没有一个代表它的相关物质,只是一种输入系统里的信息。

 

在某种程度上,业毒与家庭或血缘的业报相互关联,借着转世到这个特定的家庭,我们显然选择或采纳了这份业报。我们得到原生家庭基因上的体质长处(正向业报)以及基因上的体质弱点(负向业报)。业毒就存在于这两者之上而一向被认为是负向业报。令人欣慰的是,我们仍然可以借由情绪平衡技巧或正统顺势疗法来根除业毒,某些形式的静坐或气功也可以消除业毒。

 

让我们进一步地探讨细胞记忆。原始的细胞记忆或程式,驻留在DNA与RNA里。DNA储存了你身体里所有器官与组织的蓝图,而你的人格类型与基本的思考模式已经将程式内建在DNA里了。DNA是心灵与物质的交接之处。如果没有了心灵,DNA只是一串没有力量的化学分子链。心灵借由DNA来表达自我,通过心灵的赐福,DNA成为一支资深的工程师团队,只靠着草图和最简单的建筑材料——主要是氨基酸和水——就能建造出任何东西来。

 


我们身体里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少不了DNA。DNA创造出所有代表我们的物质,包括感官与大脑的作用力。我们身体所设定的健康、疾病和长寿的程式,也是基于每个人都不相同的DNA。好在我们可以影响DNA,让它为我们工作。在反物质(心灵)与物质之间,有一种动态的交互作用。在这份交互作用中的各种沟通,就是通过DNA来进行的。它是你神圣智慧的仆人,以及你与所有的当下的源头之间的联系,

 

 

情绪DNA

神奇的细胞记忆及情绪释放


理查德·特纳(Richard Turner)在他的一本著作里介绍了“情绪的DNA”(emotional DNA) 一词。它攸关情绪的程式机制与细胞记忆。有些关于情绪记忆的研究是通过催眠采集样品的。在回溯催眠治疗的过程中,治疗对象被催眠之后,催眠师要求他回到过去,这些对象真的可以回到生命中的任何时期,重新体验当时的情景并回忆出种种细节,这是他们在正常状况下无法记得的!他们可以说出三岁生日时穿的是哪一件衣服,收到了哪些礼物,当时在场的所有人物等。不知怎的,心智记录了我们所有的经验,并储存在无意识或潜意识里。

 

更有甚者,这些对象往往被问到他们进入目前的身体之前在哪儿,答案相当有趣。类似重大疾病或严重意外导致的濒死经验,他们瞥见了另一边的景象。参与回溯催眠的所有对象都提到进入这一世之前在另一个次元里的故事。这个次元和我们地球上的现实世界完全不同,那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他的存有,进行着一些类似辅导、评估和教育的活动。

 

如果要求这些被催眠的对象回溯更久远的过去,他们都可以详细描述出在其中生活的细节,如同描述现世的生活一般。有时他们]甚至能流利地说出这一世从未学过的外国语言。

 

这是否就是轮回转世哲学的证据呢?或许是,或许不是。如果你不愿意相信,认为并没有证据,也没什么关系。轮回转世之说只是一般的哲学,既非基督教的教义,也不是反基督教的想法,它可以并入许多不同的宗教里,而且不会带来什么损失。任何人都可以对轮回转世之说抱持开放态度而依然是个基督徒、伊斯兰教徒、印度教徒或佛教徒。事实上,轮回转世并不是一种宗教或宗教信念,而是能够帮助我们更了解自己的生命哲学。就像了解脉轮与经络是跟能量有关的一种科学观念,我们也可以借着转世哲学来帮助我们发展更多的人类潜能。

 

看来每次我们离开一个肉身,就会进入更高的自觉状态,从而更接近灵魂的核心,以便体会我们存在真正的目的。每一次我们脱离肉体的生命,放下与我们的物质存在互相关联的意识心时,我们就有机会评估本身的进展,并触及有助于心灵成长的需求。地球教导了我们一些属于三次元甚至四次元的课题,显然还有其他的意识层面可以供我们学习和发展。

 


我们回到地球的原因之一,就是要重新经验上一世留下的业力。基于这个原因,今生经历的许多纷扰,都是前几世未完成的功课造成的。好在不论你是否相信有所谓的前世,人生的目的依旧相同。此目的就是放下使你背离终极目标的旧有模式,也就是要达成无条件的爱的境界,活在没有偏见与评断的当下。

 

我们经验的每一个片刻都给了我们真正活在当下的机会,让我们可以依据最高的价值观而不是过去的伤痕来做出各种选择。这就是我们何以要体验内在创伤与骚乱的唯一原因。我们一旦放下旧有的模式,就不会再被同样的处境吸引,也不会再消耗我们的能量了。

 

 

轮回转世的理论无法回答我们所有的问题,它主要针对的是业报,以及借着不断重生来发展心灵的可能性。我们越是深入了解它,越会升起更多无法解答的疑问。其中两个问题特别引人好奇:

 

● 灵魂何时进入肉体?

从接受测试的病人身上,我发现在受孕的一刹那灵魂就占有了身体,并与其联结在一起。肉体也可能接收到所有和灵魂本身无关的信息。这些经验与记忆大多来自母亲,孩子长大后需要把它们从细胞记忆中清除掉。清除的情况通常会自然发生,但如果孩子长大了而基本需求依然没得到满足,那么这些记忆就会存留下来,我们可能会一直带着源自于母亲的情绪。在多数的案例里,灵魂在肉体中住定下来的时刻,大约是出生前或诞生的那一刻。

 


 

● 灵魂重回人世的频率有多高?

这并没有一个平均答案,其间有极大的差异性。每一世之间并没有设定好的间隔,有时一个人才刚死不久,就重新投胎回到人世;有的灵魂可能经过数千年都没有投胎转世。

 

有关细胞记忆的种种情形,只要把核心细胞记忆想成是是非生理的情绪DNA,其实是很容易了解的。但我们的核心细胞记忆究竟源自于哪里呢?可能的来源包括:

 

● 怀孕,从受精开始。

● 在转世之前以及两世之间的灵体时期。

● 由前几世继承下来的业毒。

● 前世的生活方式。

● 睡眠。

● 器官移植。

● 白日梦以及观想。

● 精神感应以及通往基因形态场的其他方式,

● 直接借由某人传递给某人。

 

千百年来,人类始终没有放弃对自身,特别是对大脑奥秘的探索。在过去,人们一直认为记忆只能储存在大脑的细胞里,但随着人体器官移植技术的不断发展,这种传统的观念已产生了动摇。美国亚利桑纳州大学的著名心理学教授盖里·希瓦兹在历经20余年调查研究后认为:人类的个性完全可以通过器官移植转移到他人身上,至少有10%的器官接受者都会或多或少地“继承”捐赠者的性格、爱好,有时甚至是智慧和天分。当某个器官被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后,器官中储存的信息就会同时被转移,这些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甚至是肌肉……

 

2000年1月,中国东北地区一位名叫杨孟勇的58岁老人,因患有扩张性心脏病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器官的供体者是一个脑死亡的26岁年轻小伙。在术后恢复的几个月里,家人发现老人的头发开始由白变黑,再以后连口味也逐渐有所改变。之前在杨孟勇的饮食中土豆是少不了的菜肴,但手术后竟被年轻人爱吃的虾条、锅巴等膨化食品所取代;从小在海边长大的杨孟勇原来最爱吃鱼,但如今即便是用活鱼做成的美味他也嫌腥。更为奇怪的是,手术后的杨孟勇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和极其充沛的精力。

 

2004年6月,已经62岁的杨孟勇听说武汉将举办一届器官移植者的运动会后异常兴奋,他不顾医生和家人的阻拦当即报名,并参加了800米长跑。虽然在长跑比赛中杨孟勇没有拿到名次,但能与十几岁、二十几岁的选手比试一次,他觉得十分满足与高兴。之后,杨孟勇还出版了一本名叫《太阳传说》的诗集和一本长篇纪实小说。在写作的那些日子里,他经常连续伏案10余小时,但从未觉得累过。

 

现代医学认为,人的精神、意识和思维活动是大脑的生理功能。而中国传统医学则把人的神志活动归属于心,并最早提出了“心之官则思”的理论。《黄帝内经》曰:“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又曰:“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明代医学家张介宾在《类经》中云:“心为脏腑之主,而总魂魄,并该意志,故忧动于心则肺应,思动于心则脾应,怒动于心则肝应,恐动于心则肾应,以五志唯心年使也。”张介宾认为,人的精神、意识及思维活动虽可分属五脏,但主要仍归属于心。另外中国传统医学还认为:人的心脑是相通的,心和脑均为思之官,只不过是分工略有不同罢了。清末民初的名医张锡纯说:“人之神明,原在心与脑两处,神明之功用,原心与脑相辅而成。”

 

将心脏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后,储存在心脏中的某些性格、记忆,甚至智慧也会随之转移的观点与设想,早在中国明末清初时就有人提出。蒲松龄在他写的《聊斋志异》中说,有个名叫朱尔旦的书生才疏学浅、天生愚笨,几次参加科试屡考不中。但其人胆大豪爽,不惧鬼神。后来他结识了一位阴间主管生死的判官,请求帮忙。判官施展法术,从一个死去的聪明人身上换了一颗慧心给朱尔旦。从此朱尔旦变得异常聪明,才华横溢,读书过目不忘,下笔神思飞扬,不久便考上了举人。

 

其实,不光是心脏移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喜好,其他器官的移植同样可以使接受者的身体发生微妙的变化。

 

   

神奇的细胞记忆及情绪释放

美国著名的精神神经免疫学的科学家甘蒂丝.柏特(Candice Pert)提供了一个科学上的研究突破,她发现那些包含情绪的分子分布在人体全身,而不只是像传统老派的科学家以为,那些包含情绪的分子只存在头脑里。这项科学上的突破,让我们理解到情绪储存在全身各处。


这些承载情绪的分子储存了我们一生所有的经验。过去卡住的感觉与情绪,无论我们的头脑记得与否,都会保留在这些细胞里,创造了我们的潜意识,因为这些情绪分子/细胞在我们的全身,所以我们的身体就是我们的潜意识。


我们的身体储存了所有过去的经验带给我们的影响和反应,就好像计算机一样能够纪录我们所有的体验。尤其是那些让我们难过、痛苦、我们不想回忆的经验或创伤。例如:强暴的恐惧、暴力的惊吓、失亲的悲哀、失业的焦虑、被遗弃的慌张,这些负面的经验特别会被我们压抑到潜意识里。


我们的身体非常的聪明,时常会自动让我们把我们无法忍受的经验忘掉,可是我们没有真正的忘掉,这些经验都埋在我们的记忆存库里,这个存库就是我们的身体。了解到这项事实,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刺激我们的身体,例如:透过深呼吸、动作或按摩会触动我们的情绪,或是我们的感官经验籍由音乐、味道、食物、触碰、观看会刺激过去的一些记忆。


我们压抑到潜意识的情绪如果没有释放掉,会累积在身体里,成为紧绷、酸痛以及其他气阻塞的现象,长久时间下来会变成内伤、疾病与细胞病变。其实我们的身体是有智慧的,它能够自动地排除负面情绪累积在中央神经系统里失调的能量。可是,因为我们从古代社会到现在,渐渐远离聆听大地之母与我们身体的智慧,愈来愈偏向用我们的头脑与逻辑过生活,在乎我们外在的形象而非内在的直觉。


当我们不抗拒、不压抑任何负面情绪,而去聆听我们身体会如何带领我们释放这些情绪,我们就能够自然的把它排掉。如果我们愿意进入我们的身体去感觉过去某个经验或创伤带给我们的感觉,观察我们身体里起伏震荡的能量,跟着这个颠簸的能量动我们的身体,发出体内的声音,身体就会自动让这股能量释放到底,最后,我们的中央神经系统就可以回到一个协调平衡的状态。


所有的生物都拥有能够平衡体内能量的智慧。有一段影片,影片中有一只白色的北极熊在雪地中慢慢走路,然后北极熊头向后转,看到了敌人,它开始加快速度往前奔跑。老师告诉我们这是因为北极熊碰到威胁,必须要逃跑才能生存。我们看着它奔跑了一阵子,有时它会回头看还有没有被追,最后北极熊开始慢下来。可能威胁它的敌人消失了,它停在一个四肢着地的姿势,开始疯狂甩动身体,我们看得出它的动作是非自愿的,没有任何到控制,也就是中央神经系统受到威胁的反应后,自然的透过北极熊的身体释放出来。


北极熊看起来像一个受到惊吓很害怕的人,无法自主的不断抖动,直到它的身体自动停下了来,然后又回复到一开始的缓慢步伐。这是因为北极熊的身体自然排光了储存在中央神经系统里起伏颠簸的能量,回到了身体系统平衡的状态。


其实我们人类能够像北极熊一样允许我们的身体释放恐惧或焦虑的能量,可是人类长大之后就不愿意破坏自己的形象,不愿意让我们的身体与声音自然的发泄。我们害怕会被视规为野兽、怪物或疯婆子,我们宁愿把负面的情绪、激动的能量藏在内心里,用一个斯文、有礼貌、淑女、文明的外表把它包装起来。我们宁愿让自己的身体、心情极度不舒服,说服自己与他人“我没事”,怎样都不愿意让自己像北极熊一样的放自然,让体受内的能量带动我们,平衡我们,让身体的智慧自动疗愈我们。


长久压抑我们的负面情绪,除了会造成疾病之外,也会影响我内心的状态、个性与生活模式。没被释放的情绪容易把我们困在黑暗里,造成易怒、暴力、逃避、退缩、忧郁、麻木,或者像游魂一样,身体在动,心却没感觉的在过生活,好像你的灵魂已经抽离了。


通常卡在这些现象的人,底下的情绪是焦虑、愤怒、恐惧与悲哀的。可是因为这些情绪太痛苦了,没有人教我们如何面对它、释放它,所以我们自然会将体内拥有的这些负面感觉隔离起来,这带给我们的身、心、灵太多不必要的负担。


其实,任何观念和情绪都是以生物电荷的方式储存在身体里的神经记忆而已,只要连接一个能量导体 “释放”掉就好。而“释放”这些能量最好的管道就是另外一个人体,所以古人说:“以人疗人,真中之真”。灵触催眠疗愈师:就是这个最好的管道

 

 

 

生命是圆满具足的存在!

 

身体是灵魂的显示器,各个系统运转的非常完美!万事万物皆因我们的观点而聚则成形”。

 

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经络也没发生什么重大的损害,我们认为的疾患并不是,而是我们的灵魂所持有的一些有趣的观点的正常反应。

 

身体的反应并没有出错,也不是问题的根源,它只是在表达我们内在所相信的事实或观点。因此,我们只是在成功的创造出你内心所相信的现实。

 

同样的,我们的亲密关系、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工作事业、我们的人际关系也没有问题,因为它们都是被我们自己成功创造出来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失败者,只有一些有趣的不同的观点,并经由我们成功地在这个世界显像而已。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是一个累世业报的受难者,没问题,这也是一个有趣的观点,我们一定会心想事成、梦想成真!

个人简介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自强不息 。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