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反转基因名人绝大多数是文傻?

徐政龙 转载自 中华论坛 | 2017-09-03 12: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反转基因 文傻 

 

为何反转基因名人绝大数是文傻?

发表于:2013-10-30 08:10:13

作者:精奇里江

转自中华论坛

根据20131019日在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全国首届黄金大米品尝会上的报告整理。

 

 

   我选这个题目是有原因的。首先,它很“性感”。不论你是不喜欢文傻,还是不喜欢别人称你为文傻,你都会对这个题目比较敏感,更可能希望听听我要说什么。另外,这个题目应该反映了许多人在转基因问题上的一个疑问。刚才张启发院士和严建兵教授提到国内反转基因的声音可以上升到民族大义的程度,把张院士都划成了汉奸。这帮丧心病狂反转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帮人?我一直在琢磨,琢磨来琢磨去,发现他们有一个共性,就是文傻。反转的声音背后大部分是文傻,反过来说文傻大部分是反转的也是成立的。我会讲讲这个现象及其背后的一些根源。

   讲正文之前,先来看看PPT首页上的背景照片。这是我一星期前在黑龙江拍的照片。这是片农田,前景是水稻,中间是玉米。转基因大米是一个全国性的东西。不仅南方人爱吃大米,北方人也爱吃大米,而且东北大米更好吃。东北,尤其是黑龙江,是中国的一个大粮仓。如果转基因技术能够在东北广泛应用,将来中国的粮食安全能得到非常好的保障。我把这张照片放在这儿,既让大家欣赏一下我们东北秋天原野的景色,同时也想表达东北也渴望转基因技术到来的意思。

   现在我们进入正题。我先谈谈反转多文傻这个说法的证据,然后探讨一下这个现象背后的深层根源。

   在网上,我经常文傻文傻地叫,给人的印象是我要全盘否定文科。借此机会,我想把大家对我的误解修正一下。“文傻”并不涵盖所有文科人士,而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我们知道学科大致分为文和理。文理之间有一些交叉学科,比如管理科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等。在文科里面有一小部分人,不是文科的全部,我们管它叫文傻。我在网上给过文傻的定义,在这里再说一下。“文傻”,最初的全名为“文科傻妞”,专指学文科的比较傻的女性,现在则泛指不尊重事实、不遵循逻辑的文科人士,不论男女。

   并不是所有学文科的人都傻。有些学文科的人是很聪明的。我们来看看Edward Witten,普林斯顿高等研究员理论物理学家、数学物理教授。他是现在活着的科学家里最聪明的之一。如果你不了解他,可能会认为他本科就是学物理的,但是他本科是学历史的,辅修语言学。本科毕业之后,他工作了几年,又回到学校,一开始学了一学期的经济学,然后换了一所学校,跑到普林斯顿学应用数学,最后转到物理,跟后来得了诺贝尔物理奖的一位教授做研究,拿物理博士学位。这个人非常聪明,39岁获菲尔兹奖,现在是弦论领域大拿。如此从文到理的跨越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作者注:后来在搜狐微博中方舟子提到:“Witten能从学历史转行搞物理在国外也属特例,原因是他老爸就是个理论物理学家。”〕

   有的学文的人,一开始很傻,但稍微有点理性的话,可能会把自己纠正过来,变成一个非文傻,一个理性的人。Mark Lynas就是典型。他的专业是典型的易出文傻的专业——历史和政治学。这些专业出来的人有很大可能会变成文傻。他并没有让我失望。大学出来之后,他加入了一些极端环保组织,包括绿色和平,曾高调在媒体上反转基因。他不只坐而论道,还曾积极组织和参与破坏转基因作物试验田。其他的文傻一辈子可能就这么干下去了,但他还有些残存的理性,觉得我是否该看一下相关的科学论文,看一下数据。这一看,他慢慢地就把自己教育好了。他的立场已经从反转控变成了完全支持转基因作物。他在今年1月份在英国开的一次农业会议上,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在刚刚结束的世界粮食奖颁奖会上,他也被作为嘉宾邀请参加。土摩托在颁奖会上跟他聊了一下,感觉非常好。这是土摩托从科普一线发过来的东西。〔作者注:指土摩托微博“他是Mark Lynas,前反转控,现翻转控。据他实地考查,非洲最新流行的谣言是,转基因可以让人变成同性恋!他有证据表明,非洲的反转控是由欧洲有机农业NGO赞助的。”〕在中国有谣言说吃转基因粮食会绝三代,非洲的谣言是吃了会变成同性恋。刚才方玄昌老师说美国转基因玉米运到非洲,因为有很多反转控造谣,政府决策受到影响,饿死了不少人。这些反转控背后就是如欧洲有机农业NGO之类的组织。搞有机农业的人从利益上就要反转,然后花钱收买些人去造谣,阻碍转基因农业技术的扩散。

   我举WittenLynas两个例子,是想说明文傻这个词是有一定范围的,并不是将所有文科人士一网打尽。另外,文傻并不是一个永久状态,是可以通过教育或自身努力摆脱它的,尽管很难。

   现在我们来看些支撑“反转多文傻”这个陈述的实际数据。首先,我到国际反转大本营绿色和平的网站调查了一下。他们的核心领导团队有七个人。这七个人的教育背景在表的最右一列,其中用红色标出来的就是很易出文傻的专业。这个表告诉我们绿色和平核心领导团队的七分之五强符合文傻的定义。据Mark Lynas讲,绿色和平组织从意识形态上就反转,就是说不管事实怎样,逻辑怎样,他们就是要反转。这种思维方式是典型的文傻思维。调查完绿色和平的情况后,我查看了下国内反转声音最响的一些人的教育背景。不出所料,这些人多出自经济、法学、哲学、新闻、中文等这些纯文科或文理交叉专业。

   知其然之后,是知其所以然。我们来探讨一下为什么会发生“反转多文傻”这个现象,看看其背后有没有更深广的根源。把“反转多文傻”反过来,就是“文傻多反转”。这个陈述也成立。这两个陈述不过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其背后的根源就是不尊重事实,不遵循逻辑。这就是文傻们的典型思维方式,反转只不过是这种思维方式的一个具体的表现而已。反转控们并不只反转,往往也反核电,反水电,反PX化工厂。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

   循着这个思路,我们可以把反转这件事情放到一个更广阔的背景下去看。反转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一个更大更久的冲突的局部。这个更大更久的冲突就是世界范围的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的冲突(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战争)。

   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冲突的说法,是由文理双栖的英国人C. P. Snow1959年的Rede讲座中首先提出来的。他说西方的知识生活被人为地分裂成两种文化,一个是科学,一个是人文。他认为这个分裂不是一件好事,会对将来许多世界问题的解决造成很大的障碍。他曾经常参加一些由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士参加的聚会,在其中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这帮人经常嘲笑这个科学家没读过莎士比亚,那个科学家没读过狄更斯,真没文化,但当Snow反问他们是否知道热力学第二定律之类的基本科学知识时,他们变得不屑一顾起来。他觉得这很不正常,肯定会有深远的负面影响。不幸的是,他一语成谶。从1959年到现在有五十多年了。在这段时间里,人文和科学的冲突并没有变小,而且的确负面影响了许多世界问题的解决。人文与科学的分裂和冲突变得如此明显与激烈,以至于在1994年,一位美国生物学家和一位美国数学家对人文领域的学者诋毁科学终于忍无可忍,在繁忙工作中联手写了一本名为《高级迷信——学术左派及其关于科学的争论》的书。此书在西方引起了科学界和人文界激烈而长久的唇枪舌战。在这本书里,两位作者很详实地揭露了西方文傻——也就是“学术左派”——的真面目,道出了当时欧美科技界人士的心声。

   科学和人文的冲突在民众科学素养普遍低下的中国也毫无例外地有所体现。今日中国反转基因的汹汹潮流其实就是这冲突的一个小小表现。

   下面,让我们探讨一下科学和人文为何会发生冲突。我想从两个方面谈一下。

   第一个方面是科学和人文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的冲突。世界观就是对世界的看法,而方法论就是如何获得对世界的看法。科学和人文在这方面有很大的甚至本质的不同。科学世界观是一元的、唯物的。科学方法论简而言之就是逻辑加实证,其中逻辑保证理论的自洽,而实证保证理论和客观世界的一致性。人文就很不一样。多看一些人文学者的著作,我们就会发现他们经常鼓吹多元,这个要多元,那个要多元,文化要多元,世界观要多元。文化多元固然没什么好挑剔的,但世界观的多元则是个灾难。在世界观上,人文是乱七八糟,没有纠错机制,整出一锅大杂烩,觉得自己兼容并蓄,高大上得很,肯定不喜欢科学说这不对,那不对。方法论方面也是一样。人文的方法论也是多种多样,泥沙俱下,什么传统、权威、直觉、灵感、神启等等都可以成为观点的来源。哲学到也讲逻辑,但缺乏实证手段,也不会为我们带来可靠的世界观。

   人文和科学为何冲突的另一方面,就是话语权和公共决策权的争夺。在科学革命前,中国也好,欧洲也好,人文界在世界观和价值观、道德观方面具有绝对的权威。自然科学出现之后,这权威就被打破了。在科学时代,科学在世界观方面成为新霸主,同时也向价值观、道德观等传统人文领域侵入。人文领域越来越小。必然地,人文背景的人士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人是动物,谁不想自己做老大,说了算?特别是有一定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和话语权的文傻,更是想自己说了算。现在他们突然发现有一群方舟子毫不留情地指出他们这也不对,那也不是。他们怎会不把这当成是对他们权威和尊严的冒犯。冲突是必然的结果。在与自然密切相关的公共问题(如转基因食品安全)上,科学才是权威,但人文感觉被冒犯,不肯轻易让步。

   我们来看看古代中国。两千多年来,古代文傻——也就是儒家——主宰着中国,用什么《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四书五经这些充满着谬误和陈腐的文字向孩子们灌输世界观、道德/价值观,并有着满满的自信和社会责任感,比如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还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们的自信和社会责任感并没有帮助他们跳出王朝更迭的轮回,反而使他们多次品尝丧权辱国乃至亡国的苦果。中国摆脱这些文傻,也不过是一百年左右的事情。

   当下中国的形势不容乐观。各路反理性势力和思潮都在蠢蠢欲动。儒学沉渣泛起。宗教势力抬头。反科学的西方学术左派思潮在中国人文学界泛滥。因为中国民众科学素养普遍比较低,绿色和平组织之类的极端环保组织在中国很容易找到同道,而政府对其危害性的认识及对其的压制都不够。西方的文傻加上极端环保组织都是中国反转声音的重要来源。中国反转人士的许多言论都是从这些源头来的陈词滥调。

   中国的转基因食品争议是世界范围的科学和人文战争的一场局部战役。因为涉及食品安全,所以民众非常关注,文傻也因此在这场战役上下了血本。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声音能够占上风,能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我觉得这会是具有象征性的胜利。当然,我们在打这场战役的时候,别忘了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战争背景——也就是科学与人文的冲突。这场战争的其它战线的胜利也会对转基因战役起正面的促进作用。这场战役必然是艰难持久的,科学理性同道在欢聚之后,尚需继续努力。

谢谢大家!

 

原文网址

 http://tuku.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65/25/55/6_1.html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1.本人为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6年2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193篇,读书评论14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