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求医路(纪虚散文)之四

张峻嫣 原创 | 2018-01-14 19:4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之路 求医 漫漫 

作者刘建国 (张瑞生加以改动)

  死马当成活马医。家人这时已经做了最坏打算,那就是顺天命尽人事。为作最后的努力,我们一行三人来到蜀府省的某中等城市。之所以要来这里,家人觉得如果真是不治之症,让我外出散散心,在人生的最后时光,浏览一下外面的世界。因为工作和其他方面原因,多年来,我没有旅游过。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有妹夫的熟人。大家都知道,当今社会运转法则,就是一个在人情网内进行各种花样繁多的利益交换。妹夫找到这家医院的一位熟人。因为有熟人关照,医院没有进行过多检查,只进行了彩超检查后,便建议去省城武侯市肿瘤医院。

  5月8日上午我们来到武侯市肿瘤医院。我妹夫的战友找熟人,当即就办好了住院手续。熟人的威力,加上我们给人家医生送了三千元。据说这是那里的市场行情一般是三五千,我们给的还是比较低。正是应验那句话,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人民币)亲。我们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时说过,在本省省城如果送上更多的毛爷爷,那他老人家说不定会保佑我。事后有内部人士说,医生收病人的钱多,不该检查的,可能就要少一些。因为检查项目中,开处方的医生都有提成。医生首先考虑的是自己收入,然后再考虑内部的收入分配。

  住院手续倒是办好了,但又遇到一个问题。医院说现在没有床位,让我们住在医院的宾馆,上班了按时去所在住院科室做检查。我真佩服这家医院的创收能力。住在宾馆需要缴纳房费,又因为你是住院的,还要和住院病人一样,各种费用一个都不能少。当时我想,起码,我没有占用你们的床位,凭什么还要交钱。可我是弱势,在这里我没有说话的份儿。由此我想到,普通老百姓在强大的社会权利面前,该是怎样的无奈啊!到这家医院后,各类常规检查照例进行,一样也不少。我拿着之前的检查单,人家连看都不看。住院十几天后,病情出现变化,胸腔内积液量加大。医生便在我的背上穿刺抽取胸水。这个治疗持续一周多时间。每天要抽出500毫升的袋子4到5袋,也就是两千毫升左右。医生说这些都是蛋白,不能流失太多,但是没有办法。后来医生通知,医院床位空下了,可以在医院住。那个医院患者特别多,住院的全是各种肿瘤患者,临时床位占据楼道空间的一半。因为楼道内十分拥挤,来往行人都特别小心,生怕撞着病人的输液架。我有病床后,医生检查时待在病房,其他时间没有事,便四处游荡。白天上班去医院询问怎样检查或治疗,天天如此。与肿瘤有关的各种检查都进行过。其中包括:血清/胸水/静脉血/胸水细胞块/胸部C-/C+/全腹C-/C+/肺功能/彩色多普勒超声/电子支气管镜/等等。这些检查是否与病情有关,病人只能被动接受。许多检查早就做过,但每家医院都认为来到这里,就要按照他们的检查为准。总之大家都希望找到与肿瘤有关的因素,可都是劳而无功。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利用仪器检查,这也是医院创收的一个主要渠道。既来之,则安之。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医生的取款机。

  住进医院十多天后,医生提出,要开刀取样,做病理分析来确诊病情。这个办法在本省省城的医生也建议过。没想到在这里还是如此。这种方案让人感到既可怕,又可笑。可怕的是在好人肚子上划一刀,纯粹把病人的健康当作试验田。可笑的是这么大的医院,这么多的专家,居然会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来确诊。难道他们再也没有什么技术进行确诊了吗?自然我是极力反对的。这时我想起一句话,天下乌鸦一般黑。只要你有了病,无论你走到哪个医院,病人永远是医生的摇钱树,病人永远医院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金山银山。我望着那医院的高楼,心想,正是由于我们这些病人,才使得医院高楼拔地而起,才使得医生腰缠万贯。

  我虽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治疗方案,但是家人和医生不停地劝说。家人那无助的目光和不忍流出的眼泪,让我对自己的生死已经感到无所谓了,要是自己真的是绝症,那么在离开这世界之前,我为啥不能满足他们最后一次要求呢?当然医生也很和蔼,反复诱导我,说这是最后的一招,我们本来可以不冒这个风险,但我们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加上你又是某某熟人介绍来的,我们一定要对得起朋友,要对你负责到底。这样经过五六天的车轮战,我只好违心地同意医院的治疗方案,否则我们只能离开,再要进入任何一家医院,其治疗情况可以预见到的。最后我同意了。家人顿时觉得只要我转变了态度,治疗还是有希望的。经过手术前的准备,5月28日7点30分我被送进手术室。两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伤口竖直拉11公分的口子,手术过程简单顺利,拉开,取样,缝合。医生的手术刀一打开,就看清楚,不是肿瘤。一位护士跑在手术室门口向家属透露,不是肿瘤!这个信息好似爆炸性新闻,传遍了全院。就连清洁工阿姨也说,太好了!你家就像彩票中奖一样,创造了奇迹。手术后,医生说要取样送病理诊断多媒体室,一周后取报告。接下来就是伤口恢复,这个一点可想而知。

  6月3日上午病理学报告取回,诊断意见:「腹腔肿块」多灶性坏死伴肉芽肿性炎,符合结核症状。这时主治医生就把资料全部整理好,要求下午出院,我们给医生解释说,伤口没有拆线,不能走路,医生说你的病不属于这里治疗,没有商量!我们只好托人买的晚上9点的武侯至我省省城的火车票踏上北上的列车。

  在蜀国省的29天时间,医院检查费、手术费和治疗费以及其他费用合计共计67835.97元。在踏上列车的时刻,我很高兴,自己的病情终于水落石出了。同时我也很自豪,我不单为本省医院做出贡献,还为别的省也有一定贡献,起码拉动了各地经济发展,不然如果消费低迷,国家的各项经济指标怎能保持连续增长呢?

  6月4日一点多,我们来到本省的省城,经人介绍当天下午三点许住进省城结核病医院重症室。 据医生说,需要住院进行三个疗程才能痊愈。

  住院后,一边进行大量输液治疗,一边穿插进行各种检查,医生说要补齐住院的一整套检查手续,不然住院的资料就不齐全,包括多浆膜腔积液待查(就是还要确诊是结核!),即便是这样,我们的心情还是愉悦的,终究把病因查清楚了,开始对症治疗了。这样我的身体也向好的方面发展,家人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在这个医院,医生、护士和病人都要带口罩。我的确有些不习惯。据说医院快要搬迁,不维修了,有些病房是用彩钢板盖的,病房热的受不了,我们就在离医院有一千米地方租了一间合租房,早上按时去医院,下午治疗结束返回,基本上还能凑合。我每天要输液13瓶,有治疗结核的药,也有治疗伤口的药,还要补充能量的药,还有口服药,还有肌肉针,多管齐下,一天有八个多小时输液体,输液到下午,液体都无法流进血管。过了几天,给医生反映后,便减少一瓶,一周后保持在每天输液八九瓶。

  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好转,治疗力度大,营养也好,在外面住,走路还是一种锻炼,身体恢复特别快,我住院治疗了近20天时间,感觉得到自己身体基本好了,和医生商量要出院,医生说,不可以,这个有治疗期、恢复期和巩固期三个阶段,如果治疗不好,出现反复就更难治疗了,所以不能轻视!

  我反复想,这个病难治疗,但方法很简单,医生说也没有什么特效药,从入院以来,就是一种方案,吃的三种药、吊的两种药和打的一种链霉素药,天天一样,数量也一样,医生说治疗时间要持续6个月。我想把药买回去,家里治疗也一样,还能节省很多费用,但医生就是不同意,说这里的药不准带去。我也是个有文化的人,对于医生的说法,并不认可。我想如果作为医院,一切从病人的角度出发,那么药品又不是自己生产的,为何就不能带出来呢?

  6月27日,我又找人给主任送礼说情,要求出院。他们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28日办理了出院手续,在门诊上,让另一个医生开的购买了40天的药,返回老家治疗。

  在结核病医院住院23天,我基本上和正常人一样。当然离开医院了,但治疗没有终止,口服药、吊液体和肌肉针整整持续治疗六个月时间,同时每一个月在市级医院做一次化验。结果显示各项指标均正常。

  当我完全康复后,凑巧有一次同学聚会。自然同学们为我能康复感到十分高兴。我向他们介绍我的漫漫求医路后,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你花了将近二十万元,是否要大家捐助一点。我谢绝了大家的好意。由此展开一个话题,同学们纷纷议论起各行各业的吃拿卡要的腐败现象。这时我的一位文学爱好者同学说,台湾作家柏杨当年《写丑陋的中国人》时 , 如果加上你的求医经历 ,那么一定会更加吸引读者。本来是一起侃大山,由于同学们几乎遍布所有行业,没成想最后变成大家之间的相互攻击,每个同学都在控诉说自己从事的行业受到不公待遇,而其他行业又是如何巧取豪夺。这样说来说去,让外人听后判断,几乎所有行业都坏透了,似乎到了洪洞县里没好人的地步。最后大家争执的面红耳赤,甚至出现相互揭短的局面。最后还是我们老师出面平息了事态。他说,同学聚会中联系感情,取长补短,要有力自身的进步和对社会的贡献。你们所说的现象,就如同天上在下雨,又有谁能保证自己不被淋湿。教育产业化、医疗市场化、企业私有化等改革中出现了许多问题,有人是受益者,必然就会有人是受害者。问题的根源,恐怕要去找当初设计改革的总设计师!现在问题很多,但是同学们别忘了古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们正值人生的黄金阶段,要跳出自己的利益圈子。从同学们的谈话中,我似乎感觉到你们也和和社会上其他人一样,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每个人都在愤恨社会的腐败,但都希望自己也能在其中攫取更多合法和非法的好处。为达此目的,无论利用何种手段,都在所不惜,以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其实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你们现在是人生的黄金时段,是国家依靠的中坚力量。我已朽木不可雕,但我还是以老师的身份,奉劝大家一句,最起码在这股浊流面前,能做到洁身自好。我可以断言一句:凡是眼红别人腐败的,好多人自己其实是想着腐败。奴隶变成奴隶主有时比原来的奴隶主更坏。我希望大家冷静思考,多提些建议少发些牢骚,多干些实事,少来些指责,才能扭转目前的困局。如果你们中间任何一个同学因腐败而被处罚了,第一个感到无地自容的,应该是我。是我们多年来只注重分数和升学率,而忘记了如何塑造健康的灵魂。

         --------

        听了老师的发言,会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全文完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学大师、中国姓名专家、国际风水名师。专业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堪舆学》及《姓名文化》五十余年。服务热线:15191173058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