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司为何在华水土不服,需要向中国学习哪些优点?

李开复 原创 | 2018-01-30 23: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美国 

 

  美国公司在华水土不服的四个原因

  一、用户不能只用数量来衡量,需要用活跃度和支付能力

  从这两个角度来说,中国的第三拨人口红利(第一拨:PC用户转战移动,第二拨:小镇青年,第三拨:二三四线中老年尤其妇女)大约3亿人口,将比其他的7亿新用户更加有价值,因为他们有支付能力和经济能力。另外,有趣的是,对他们来说,互联网就是微信。

  二、对于发展中国家,中国创业者有独特优势

  国内竞争激烈,而往往在国内无法胜出的公司,杀到国外,反而能够称王(比如说在东南亚、印度、南美、中东),往往是把产品copy from China,比如说直播、共享单车、今日头条的模式。因为中国用户画像和这些国家比较相似,所以机会很不错。

  三、互联网巨头开发国际市场速度迅速

  用滴滴作为案例,滴滴已经经过投资进入多个公司,而且把滴滴更好的界面技术注入了被滴滴投资的公司。这种有弹性的做法,在发展中国家更容易得到成功。

  相对来说,美国公司的平台主义,当年在美国拥有科技霸权时是可行的(因此微软、谷歌、Facebook在全球有很大的份额),但是今天中国公司的技术能力已经不弱于美国公司,如果美国公司继续用巨无霸平台,不合作不投资,只是期待征服世界,这个模式在下十亿用户肯定会受阻。

  我们可以期待美国的产品继续在英语系国家胜出,在欧洲产品方面理论上可以胜出,但是欧盟对于美国的各种作风不满意(从垄断罚款到未来个人数据和产品的剥离)都会给美国带来很大的挑战(当然中国公司进入欧洲也不容易)。而新兴市场中,中国的科技公司进入东南亚、印度、南美、中东、非洲将成为中长期趋势,所以我会期待未来十亿用户,在中长期(3年之后),会很大程度的使用中国产品。

  四、对于美国科技公司在中国发展不理想,美国人普遍认为是保护主义阻挡了他们。其实当年或许是一个因素,但今天绝对并非如此。

  我看到了四个美国科技公司的巨大问题:

  1. 美国公司希望用单一平台进入中国,对于本土化没有足够的弹性,对本土团队不足够授权,主要把中国当做一个营销的市场;

  2. 中国公司的产品能力已经超过美国。微信比Facebook好用,淘宝模式比eBay可持续,中国又出现了各种新的模式和产品,如美团、今日头条、共享单车。还有中国科技方面也赶超美国,如计算机视觉、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在中国,美国公司已经没有明显的科技或产品的竞争力;

  3. 美国公司在中国的负责人(总经理或CEO)越来越多的是不懂国情的老外,他们的事业轨迹是从较小的国家总经理,提升到中国总经理磨炼,之后回总部再升官。但是他们主要销售出身,不懂、不在乎也管不了产品技术,不懂中国不接地气不讲中文,而且个人对中国没有长期承诺,主要对总部指标负责,最大的愿望是保护自己的金饭碗,报喜不报忧。这批人在中国本土公司的角斗士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4. 中国的顶级人才,从本科毕业到职业经理人,过去认为外企是最好的工作,但现在大部分会把中国的大公司(如BAT)到中型公司(如美团、滴滴、小米)到创业公司(如VipKid、Face++)排在外企前面。没有了最优秀的人才,外企在国内的发展不容乐观。

  欧美应向中国市场学习这四点

  一、“快速试错”VS“达成共识”

  中国的快速试错模式,会比欧美透彻讨论并得到共识的模式更有效率,建议欧美探索这两种模式的平衡。

  举个简单的例子,人工智能给人类社会带来困扰,包括安全、隐私、贫富不均、工作的取代,还有偏见。在这届达沃斯论坛里,也有很多人讨论在这么多挑战和不成熟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怎样往前进。

  这个话题其实是有一个标准中国派的辩论,还有一个标准欧美派的辩论。

  中国思维的辩论会是:安全问题当然得注意了,但除了安全问题之外我们科技浪潮来得太快,创业一定要快速的执行和推进,AI是需要大量的数据的,所以我们先把东西做出来然后有了数据以后一定会越做越好,我们是可以调整刚开始的错误的。

  欧美的思维会说,这么重大的事情我们不能草率来做,一定要从各个方面好好的辩论,从道德的层面怎么能够确保一辆无人驾驶是安全的。比如说前面有一个人确定会被撞到,那边有两个人可能会被撞到,AI本身很难做这个判断。欧美思维会希望让每种不同的声音都能发声出来,有一个理性、深度、有逻辑的思维辩论,最后达到一个共识,然后用这个共识再来推进我们的技术。

  所以这两种思维方式有非常显著的不同。

  这种思维的差异不仅仅是在政策层面的,它渗透在创业者、投资人、老师、教授的思维里,当然也有政府的政策。基于欧美思维方式的话,政策导向就要先讨论贫富不均的问题,要考虑隐私数据应该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每个获取数据都要经过授权。他们会希望把数据权利给回个人,然后去重写商业规则。

  如果一切推倒重来,这个模式可能会是一个最能基业常青的方法,但是今天Google、Facebook在欧洲已经赚了这么多钱,然后用户数据都在手中了,你叫他吐出来,这怎么能做到呢?

  当然我们也看到欧盟可以做到用罚款的方式逼着Google、Facebook就范,但这种方式会对公司的商业模式带来挑战,又会给中国公司带来机会,因为Google、Facebook不会为了欧洲单独做一套系统,它一做可能就是全球。这样的话,腾讯就能更容易的进入非洲,因为Facebook就把这个东西变得很复杂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思维会给企业创造很多变数。

  当然,作为世界公民,不能批评这种欧式的思维是不对的,因为欧洲之所以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这么好的制度、这么好的文化等等,也是来自于这种强烈的意识。但是今天科技时代跑的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快,这种思维会不会让他落伍呢?我觉得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观察。

  二、移动支付带来的“无现金社会”

  中国科技移动产品已经超过欧美,copy from China可以带来更多的产品和机会给世界各地的国家。最经典的例子就是移动支付。

  今年一月,我在美国和欧洲都走访了一段时间,有很多感受。过去10年时间,中国互联网成长非常迅速,诞生了很多原创模式,已从抄袭者变成了被抄袭者。尤其是用2C产品、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领域,中国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变现能力,的确都已经远远超前了。

  中国新四大发明里移动支付是非常厉害的,尤其是移动支付,将成为未来社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中国整个移动支付的环境打通了六七亿的用户,移动支付其实有三个巨大的好处,其中一个就是几乎不要佣金,可以点对点,人对人的支付,而且是非常小额的支付。

  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中国移动支付本身的交易笔数呈几十倍增长,目前微信和支付宝加在一起的移动交易笔数,每天超过3亿笔,所以移动支付的蓬勃扩张会给中国的整个消费带来巨大变革。这里面有三个原因:

  第一,电子支付的便捷性和无痛性极大的促进消费增长。相比现金支付,用户不觉得自己花了很多钱,稍不注意就买了很多东西。

  第二,电子支付带来了消费信用的扩张,不仅是一个支付手段,还带着消费金融杠杆。过去中国信用支付的普及率只有10%,而移动支付用不了多久,让中国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拥有信用卡,这意味着每一个消费者都加了一个巨大的消费杠杆。而消费杠杆普及之后,将加速这个国家在消费上迅速的扩张和膨胀。

  第三,移动支付跟信用卡支付不一样,它是在手机上,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场合发生,并且可以运行各种各样复杂的运用,能处理非常复杂的场景的支付。举个例子,如果没有移动支付,只有信用卡,共享单车的模式就很难产生,新零售也很难发生,因为信用卡上面不能运行APP。

  欧美在这方面有一些掣肘力量。比如美国人强烈的信用卡依赖习惯,为什么美国人爱用信用卡,因为它返点给用户,它从商家那边赚3%,还2%给用户,自己留下1%。信用卡就这样把这批人利益捆绑起来了,很难让它去松绑。

  但欧美必须找到一个更开放的模式。

  三、中国“消费升级”会给欧美带来机会

  中国面临着消费升级,对于高质量产品会有更高的需求,这对欧美而言是个机会。

  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中国市场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大一次消费升级。这次消费升级,既是物质消费升级、精神领域、文化体育等家庭综合性消费能力的提升,长期来看,也是健康和养老在消费支出的结构性提升。

  另一方面,中国市场已经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过渡,以数字化为代表的线上思维和线下的实体运营思维,正在发生深层次融合,并从根本上提升运营管理效率。

  更重要的是,“不怕你贵,怕你没有价值”,已经成为中国新一代消费的特点。具备以下三方面核心能力的企业和产品,会很容易胜出:

  1. 运营方和创业者具备一种形成消费价值观和影响力的能力。

  2. 能够做供应链升级的,替追随者选择能够配置这种价值观的产品和服务。

  3. 在运营过程中,有更多的技术手段作为升级的重要杠杆。

  欧美企业应该抓住中国市场正在变迁的消费机会,跟下一个十亿用户建立连接。 

  四、全世界应该一起关注AI带来的机会和挑战

  因为无论国家如何分化,甚至如何竞争,我们全人类面临着同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就是当我们在用AI创造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财富的时候,我们也面临了这些问题,安全、隐私、偏见、取代工作、增加贫富差距。

  但它的解决方案其实是多元化的。

  我们可以看到,比如一个工匠在瑞士、日本可能是很被尊重的,有些服务业在某些国家也是很被重视的,比如缅甸等东南亚的佛教国家,它有不同的方法让人得到满足,其实是有点与世无争的,甚至每个人每天工作二三个小时过得穷一点也很开心,最终大家开心就好。

  我们每一种模式其实都可以参考,所以我觉得达沃斯应该更多的汇集全球的智慧,来讨论怎么样去面对这个问题,提升人类总体的智慧,然后来寻找一些全世界都可以用的解决方案。

  英国经济学家Angus Stewart Deaton刚在另一个分享里提供了如下数据:“考虑到国家不同的因素,中国和美国的极端贫困比例其实是接近的(1.8% 和1.6%)。中国的脱贫速度是惊人的,也应该值得美国学习。”

个人简介
信息产业的执行官和计算机科学的研究者。1998年,加盟微软公司,并随后创立了微软中国研究院(现微软亚洲研究院)。2005年7月20日加入Google(谷歌)公司,并担任Google(谷歌)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一职。2009年9月4日,宣布…
每日关注 更多
李开复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