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整体观的实质——兼与樊代明院士商榷

 

中医整体观的实质——兼与樊代明院士商榷

2014-09-28 08:39:33

转自棒棒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angbu1996

 

  近来连续听了两场樊代明院士讲整合医学的课。“整合医学”,很好听的名词,我还以为在循证医学之后,又产生了一种新的医学,略作学习后发现,这不过是“中西医结合”的另一种美妙说法而已。在欧美等医学发达国家,也有人鼓噪整合医学,主要是替代医学家们,相当于洋中医,主流医学界并不认可。

  《新英格兰杂志》前编辑Arnold S Relman这样批评整合医学(某匿名网友翻译):“毫无疑问,目前的现代医学实践亟需改善其与患者的关系,就如同Weil(反对循证医学,鼓吹草药养生)和医学界内部批评的那样,他们的批评还是有道理的。并且一些少量现在正在使用的所谓自然治疗和康复方法,经过检验被证明安全有效也是毫无疑问的。这也不过是过去一些重要的治疗药物和方法进入标准医学实践的路径。主流医学应该继续对检验一些经过选择的非常规治疗保持开放。然而,在解放思想的同时,这个国家的医学发展不能丢失科学信念,或者降低对理性思考和证据原则的要求。现在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两种医学整合的‘整合医学’:一种叫传统医学,一种叫非传统医学。另外,也没有Andrew Weil和他的朋友们经常要我们相信的那样,有所谓的两种思维方式,或者两种发现治疗有效还是无效的方法。最好的医学实践要求所有治疗都必须被客观的检验。最后,只有通过或通不过检验才能证实它们有效还是无效。这样所谓‘替代’还有什么合理性吗?”

  这个批评一针见血,所谓”整合医学“不过是替代医学和传统医学们不通过严格的科学检验就要和现代医学“整合”的妄想。

  然而,樊代明院士并不是中医。由他来倡导中国的整合医学很令人诧异,据说他已经在全国讲了几十场整合医学了。在这一系列的讲演中,樊院士是在同一个基础上提出整合思想的,这就是,现代医学越分越细,现代医学不具有整体思想。这和中医粉的想法高度一致。现代医学真的没有整体观吗?当然并非如此。

  说现代医学没有整体观的,有几种人。

  一种是自己西医(即现代医学)没学好。西医分科越来越细,研究越来越深,学习能力不足的人会失去整体把握的能力,因此产生错觉。实际上,无论现代医学分科怎样细,它都是一个整体,所有分科都建立在逻辑和实证的共同基础上,不仅互相连为一体,与整个的自然科学也密不可分。我们翻开最新的第八版《内科学》,在其绪论里论述医学观念的进步时,第一个进步是“从经验医学到循证医学”(这个进步在樊院士的演讲中被说成有巨大的局限性,并说,医学就是要遵从师傅带徒弟的模式),樊院士在演讲中反复举了中医治疗不孕症和藿香正气水的神效,认为远胜于西医。可是,他除了讲自己的见闻,没能提供任何可靠的证据,说明他还处在经验医学的阶段,远没有进化到循证医学,难怪要“整合”。第二个进步就是“从整体医学、分科医学到心理-社会-生物医学”,新的医学模式认为“生物机体、心理、社会是一个整体,社会环境会影响人脑,人脑会影响人体脏器,需要从人与环境的整体来分析病因。”并以2型糖尿病为例来说明这一重要思想。樊院士所反复强调的那种分科细化后医生只会看自己专业的病,病人成了器官的现象,诚然也是事实。但,那不是现代医学的问题,而是中国医学教育的问题。中国某些西医自己没有学好而已,请他们随便翻开《生理学》《诊断学》等大学教材复习一下,哪一本教材都把整体观作为基本原则。中医倒是整天自诩整体、天人合一,实际上不过是一种空洞的意淫。不仅自身派别凌乱,那一套原始自然哲学理论也与当今自然科学体系格格不入,自个儿讲整体罢了。坐在井里的青蛙,以为那一片天和它合一呢。

  更多的是中医的自卑。中医没有能力从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分子等层面研究人体,它只有往自己脸上贴个整体观的金纸。实际上,中医同样没有“整体”上研究人体的能力。这正如物理学,深入到基本粒子的现代物理学,其对宇宙“整体”的理解才更加深刻(天体物理学)。“天人合一”不是标榜出来的。从诊断学来看,西医运用一切办法:问、视触叩听、仪器辅检,搜集从头到脚,从既往史到环境,从个体到人群的一切资料,整合分析,才得到可靠的诊断。这是真正的整体观。反观中医,望闻问切四诊中,只有“切”接触到人体的一个点而已,居然敢妄称整体。一个既没有细节也没有整体的原始医学嘲笑起具有真正整体观的现代医学来,这仿佛赤贫的乞丐嘲笑亿万富翁没有道德修养,唯一源于深刻的自卑。

  人们常感叹,象达芬奇那样百科全书式的大师再也没有了。这并不可惜,也不是退步。达芬奇生活在今天,不仅无法精通百科,即在医学之基础医学之解剖学分支,他也无法精通。因为解剖学已经从他那个时代的大体解剖分出了组织学、胚胎学、病理学,至细胞学、基因图谱,可以说是解剖的极致。当人类“解剖”出了基因分子结构,“整体”不仅没有支离破碎,反而更加清晰了。达芬奇的“百科全书”是低水平的,中医的整体是更低水平的。现代医学再也不可能有低水平层次的精通各科的大师,现代医学通过多团队的联合诊疗来实现“整体”。神医已死,“整体”并没有死,它活在团队之中。这正如军队,虽分海陆空,国防仍是坚不可摧的“整体”,那个“整体”的长矛大刀队能比吗?

  医学的整体观和围棋的大局观一个道理。如果没有准确的局部得失计算,空谈大局观,不过纸老虎,一捅就破。中医的整体观正是如此。三十年前,在上海襄阳公园下棋,一旁观者指点评论不休,这一手要抢占大场,那一着应夺取外势,一副“大局观”架势。我直接向他挑战,在一个角部就击溃了他。再来一局,他拼命抢大场,我偏贴身缠住不放,一接触就崩溃。你说你连杀棋算气都不行,奢谈什么大局观呢?中医啊,连人体几块骨头都搞不清楚,却妄谈天人合一,岂不可笑。

  要之,中医的“整体观”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贴的一片金纸,真正具有整体观的是现代医学。现代医学对传统医学和另类医学们,需要的不是“整合”,而是严格检验其中可能有的有益部分。

 

原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8a5230102v5h3.html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8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0多篇,读书评论42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体物…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