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柳宗元《三戒》:如何创造出具备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

文武 原创 | 2018-11-06 20:00 | 收藏 | 投票

 摘要:中国唐代著名文学家柳宗元,是儒释道等多种思想资源的受益者。柳宗元的思想探索,有着巨大的价值,遥遥领先于其时代,对于今日前沿科技探索,也有着巨大的启发意义。直至一千多年后的今日,我们仍然需要用长文阐释的方式来帮助发掘其思想成果的价值。本文仅以柳宗元代表作《三戒》这一文学范本为例,以科学哲学为指导,阐述其思想财富的巨大价值。

 

 

 

正文

 

柳宗元的寓言《三戒》,是关于生命的不朽寓言,毫无疑问,也是人类科学哲学史上重要的经典之作。尤其在人工智能的时代,《三戒》为人类提供了极其有用的系列思维工具。

 

《三戒》是柳宗元写的三篇寓言故事,分别为:《临江之麋》、《黔之驴》、《永某氏之鼠》。其题出自《论语•季氏》。《论语•季氏》:“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其一、《三戒》对于《论语》所谓“戒之在色、戒之在斗、戒之在得”,是分别对应的。其二、《三戒》对于《论语》所谓“少之时,血气未定;及其壮也,血气方刚;及其老也,血气既衰”,其实也是分别对应的。其三、《三戒》讲的是三种动物。其四、《三戒》讲的是三个悲剧,每一个悲剧都有其对应的寓意。

 

《三戒》序言:

 

“吾恒恶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有客谈麋、驴、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

 

一、《三戒》之《临江之麋》

 

“临江之人畋,得麋麑,畜之。入门,群犬垂涎,扬尾皆来。其人怒,怛之。自是日抱就犬,习示之,使勿动,稍使与之戏。积久,犬皆如人意。麋麑稍大,忘己之麋也,以为犬良我友,抵触偃仆,益狎。犬畏主人,与之俯仰甚善,然时啖其舌。

 

三年,麋出门,见外犬在道甚众,走欲与为戏。外犬见而喜且怒,共杀食之,狼藉道上,麋至死不悟。”

 

—— 第一个悲剧,《临江之麋》,说的是在人为环境成长的环境适应(互动)者,一旦脱离了其人为环境,其来源于这种人为环境的对于环境的认知,也就是其掌握的有着人为环境局限性的知识,在新的环境下,其实是不适用的。这个悲剧说的是知识的环境局限性。

 

二、《三戒》之《黔之驴》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 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第二个悲剧,《黔之驴》,说的是在特定空间环境成长的环境适应(互动)者,一旦脱离了其特定空间环境,其来源于这种特定空间环境的对于环境的认知,也就是其掌握的有着空间局限性的知识,在新的环境下,其实是不适用的。这个悲剧说的是知识的空间局限性。比如,相对论告诉我们牛顿定律有其空间局限性,后来,量子力学又告诉我们:颠覆牛顿定律的相对论,也有其空间局限性,颠覆者也被颠覆。

 

三、《三戒》之《永某氏之鼠》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异甚。以为己生岁直子;鼠,子神也,因爱鼠,不畜猫犬,禁僮勿击鼠。仓廪庖厨,悉以恣鼠,不问。

 

由是鼠相告,皆来某氏,饱食而无祸。某氏室无完器,椸无完衣,饮食大率鼠之馀也。昼累累与人兼行,夜则窃啮斗暴,其声万状,不可以寝,终不厌。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态如故。其人曰:“是阴类,恶物也,盗暴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购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

 

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

 

——第三个悲剧,《永某氏之鼠》,说的是在特定时间环境成长的环境适应者,一旦脱离了其特定时间环境,其来源于这种特定时间环境的对于环境的认知,也就是其掌握的有着时间局限性的知识,在新的环境下,其实是不适用的。这个悲剧说的是知识的时间局限性。比如,百度模仿GOOGLE而成功,小米模仿苹果而成功,腾讯模仿ICQ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阿里巴巴模仿eBay而成功,新浪微博模仿Twitter而成功,Goodreads模仿豆瓣而成功,并非简单的复制与抄袭,本质上是一种一千二百年前柳宗元就已经发现的知识原理的运用。某种商业模式、某种技术创新成果,在一个更为发达的地区虽然已经失去商业价值,但是在更为落后的地区,则仍然具备尚待开掘的商业价值,仍然处于其时间局限性的有效期之内。这种知识原理,不但适用于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之间,也适用于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

 

从寓言《三戒》中,我们可以从中引申出一个重要的认知框架。在新的认知框架之下,一方面,我们可以重新去理解一些常用的重要概念,并赋予旧的概念以新的意义;另一方面,我们也创造出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新概念可视为对于过去有过的类似概念的替代性的和超越性的概念。

 

一、一个重要的认知框架

 

我们可以引申出“知识——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环境”这一认知框架。《三戒》这三篇寓言中,三个故事,都是在这一认知框架之下,被清晰的阐述出来。

 

当环境不断变化,当我们身处一个环境不断变化的世界,我们所掌握并用于实践的知识,也必须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否则,我们就无法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真正的具备高级智慧的AI,须自主理解“知识——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环境”这一认知框架,并自动纳入各方面的环境因素去作出自主分析、决策、应对。如果决定AI行为的这一认知框架,是我们为之设定,那么决定生命行为的这一认知框架,又是谁为之设定?

 

生命于环境的存在,就如我们生活在一个游戏场地。一开始,我们对于游戏规则毫不知情,必须自己去查找、发现游戏规则,并命其名为道。道取决于道场,也就是这个游戏场地,而这个场地本身,却是不断变化的,而所谓道呢,当然也是不断变化的。

 

在这一认知框架之下,我们可以重新理解一些常用概念:知识=生命所利用以适应环境、与环境互动的信息工具;生命=环境适应(互动)者+知识食利者;人=高等生命=高等环境适应(互动)者+高等知识食利者。社会=知识社会=++人……

 

二、赋予旧的概念以新的意义

 

2.1生命

 

对动物的歧视妨碍了我们对自身的认知。动物,与人一样,都是生命,本质上,都是生存环境的适应者与世界的互动者,是来自于环境的知识食利者。生命的本质,就是环境适应((互动)者与知识食利者。

 

生命,无需复杂的定义。生命的定义,其实就是环境适应(互动)者与知识食利者。

 

个体生命,是在环境适应(互动)过程成长和创造出来的。人类的大脑,也是在与环境适应(互动)过程中创造出来的。

 

人类大脑的厉害之处并不仅仅在于知识,更在于软件和硬件的相互结合和相互创造。也就是说,我们所掌握的知识,作为软件,事实上还会构造我们的大脑,使之硬件更加的匹配于软件。这种知识与大脑之间相互结合和相互创造的过程,存在于我们的生命全程。在与环境适应(互动)过程中,知识与大脑之间相互结合和相互创造的过程,不会停止。

 

人类大脑中包含知识、情感等的软件,和包含骨骼和脑细胞等的硬件,是相互创造的。人类所掌握的知识,是在与环境适应(互动)过程中自主摄入与创造的,而不是第三者输入的。在“知识——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环境”这一认知框架下,我们应认识到: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与环境,这两者之间是相互创造的;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与知识,这两者之间也是相互创造的。这三者,是相互促进并同步进化的。

 

AI应该去模仿与创造的,并不应仅限于已经成熟的成人的大脑,尤其应该去模仿与创造的,是还不成熟的婴儿的大脑,然后将之投放在环境之中令其自发成长,让这种大脑在与环境适应(互动)过程中成熟起来,变得功能完备。最厉害的AI研发团队肯定是那个创造了婴儿大脑的团队。

 

2.2知识

 

《三戒》的伟大,在于作者柳宗元通过这三篇寓言,为我们提供了我们应有的相关知识的最为重要的认识,提供了实用主义的核心思想,提供了给予有效知识以准确定义的思路,提供了以不断变化的环境为唯一参照物的鉴定与识别有效知识的方法,提供了有关知识适用性的反思精神,提供了有关知识运用方面的最为重要的哲学。《三戒》通过寓言所指出的伟大思想:环境是判别有效知识的唯一的终极参照物。知识因其环境根源而具其空间局限性、时间局限性、以及由其他因素所决定的环境局限性。在其适用性之外,知识自动丧失其价值。

 

《三戒》描述了知识、环境、环境适应(互动)者——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人类的各方面能力起源于环境的逼迫,并通过基因继承而代代相传,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使之能力也相应的发生变化。技术的进步不断的改造着人类的生存环境,淘汰着过时的环境下的过时的能力,也在不断的产生着人类的新能力以适应新的环境。生命存在的过程,是与环境共同进化的过程。生命是环境根源的,生命用以自利的知识,也是环境根源的。儒释道,一切现今人类所公认的最伟大的著作,最终都可能面临被遗忘的命运。知识是对于真实生存环境的有效认知。知识的获取与运用,是生命的核心能力。真正的知识,其所导向的是人与环境的有效互动。世界上没有不朽的传道者,环境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师。环境才是不朽的传道者。环境是知识的本源。成功者,都是有效知识的实践者。

 

知识是什么?知识本质上是环境中的生命所需要的具备实用性与适用性的对于环境的认知。生命,是环境适应者,是世界互动者,也是知识利用者和知识实践者。作为生命的人,是最为高级的环境适应(互动)者与知识食利者。世人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柳宗元才说: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

 

人类个体和人类组织,包括公司,都是知识的实践者。人类史,即为知识进化史、知识与环境的互动史,是人类与环境相互创造的过程。最高层面的竞争,实质是思想的竞争,是知识的竞争。伟大的成功者,都是伟大思想的实践者,是伟大的知识食利者。

 

《论语》子罕篇第4章说:“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毋意,讲究的是客观性。毋必,讲究的是可变性;毋固,讲究的是适应性;毋我,讲究的是沟通、拒绝自我设限的重要性。其所体现的,也是对于知识的原理的认知。

 

生命的本质,就是环境适应(互动)者和知识食利者。来自于环境和世界的信息,不断的被我们采集、加工而形成为知识。无论环境、知识,还是我们自身,都是动态的和不断变化的!柳宗元通过寓言来传达的,实际正是儒家经典《易经》中的智慧:《周易•系辞上》“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周易•系辞下》:“易之为常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孔颖达《周易正义》 :“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程颐《易传序》:“易,变易也,随时变易以从道也。”张湛《列子•天瑞篇》:“易者,不穷滞之称。”

 

生命与环境互为因果。与环境的互动,不仅仅是适应环境的过程,更是生命与动态环境相互创造的过程。生物体就是动态世界的动态信息利用者。故曰: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一旦供应信息的系统失效或部分失效,无论族群、国家、统治阶层,还是作为瞎子与聋子的个人,都会因此而面临厄运。所谓科学与知识,不过是高效信息而已。一味因袭过去,必将成为动态世界的落伍者。再伟大、再正确的思想体系,当它成为限制自身思维格局的力量,它都是应当被警惕的。也就是说,对于一切思想体系,都应当用发展、进化的眼光去看待它们。

 

2.3一手知识。

 

在现代汉语中,一手知识这个概念的含义是:最新传播的原创内容。在本文中,一手知识这个概念,被赋予新的意义:生命在与环境互动过程中,求知于环境而获取的,就是一手知识。一手知识来源于生命与环境互动过程中,并非依赖语言的信息接收、理解、分析、处理。

 

生命的本质,就是环境适应((互动)者与知识食利者。动物,与人一样,都是生命,本质上,都是生存环境的适应者与世界的互动者,是来自于环境的知识食利者。凡是生命,都是知识分子,包括猪狗牛羊,都是一手知识的获取者、掌握者、实践者、食利者。

 

一手知识包括了隐性知识和可编码知识。一手知识是环境根源、直接来自于环境的Embodied cognitionEmbodied Intelligence等等。一手知识是对环境的直接的认知。知识未必以语言的形式产生和存在,只有在表达和传播的时候,才需要用到语言。书籍只是知识载体的一种,有着环境适应能力的生命,也是知识载体。生命作为知识载体,知识储存于其内的形式,就是一手知识。生命所掌握的一手知识,并非以语言形式存在,甚至可能是一种交涉于环境的架构,类似某种交互性的场域,即存在于物我彼此之间,而非存在于单一主体。我们所观察或研究的对象与我们自身的关系:它们并非外在于我们。一手知识中的主体部分可能是一种与环境互动状态中的内外并存的场域。在隐性知识显性化的过程,总会丢失、遗漏一部分信息。部分隐性知识,必然存在人工智能无法将之显性化的问题。

 

在这个时代,拿来主义的企业家可能会面临一种尴尬的处境,那就是他们所面对的大多数困难和问题,其实都是根本找不到现成答案和解决办法的,必须通过自己的思考去获得,在实践过程中去发现,必须自己去突破。

 

这不是一个知者不惑、勇者不惧的时代,而是一个行者必惑、惑者思而有得的时代。思想改变人生。思想决定人生。但思想从何而来?从实践中来。胆量和行动的重要性开始位居第一位,真正重要的知识不再是可通过书本学习而获得,而是从实践中积累的新经验、新发现、新创造。

 

2.4二手知识。

 

求知于他人、书本,带来的是二手知识。语言所表达的一切知识,包括书本知识和课堂上传授的知识,被用来传播、传授的一切知识,都是二手知识。

 

袁枚说:书到今生读已迟。而我要说的是:书到成书读已迟。

 

依靠二手知识所获得的成功,本身就是失败的证明。强大的国家和强大的个人,都是依靠一手知识。真正的高效的知识,已经不再是来自于书本,而是来自于人际网络。人人需要编织一个自己的知识网络。通过面向所有人分享知识来追求知识变现只不过是一种方法而已,根本不是主流的方法。主流的方法,其实是内部有偿分享,内部分享了之后,才流传出去,然而这个时候,知识已经不再具备多少价值,其价值已经被打了折扣。在我们的时代,实际上,能够第一时间学到作为新知的二手知识,你就已经领先于多数人。多数人所获取的知识,实际是二手之后的二手。知识的价值是有着时间局限性的,很多二手知识往往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其价值。在AI时代,只有不断的掌握新知,你才能生存得下去,因为陈旧的知识会随着更多人对此的掌握而贬值。

 

所谓“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只是说明一种现象:真正高效的核心知识,其实一开始是被运用在实践上,而不是话语、传播上。知识以语言的方式来表达,往往是不值钱的。只有以行动的方式来表达,让价值体现在行动及其结果之中,才是值钱的。一手知识,更多的是被融入于实践之中。

 

我们在获取二手知识的同时,不能忽略的是这些知识的环境局限性。我们必须认识到的事实是:我们所获取的知识,是有着环境局限性的知识,是过往环境互动者来源于过往环境的经验的语言表达。因为人类生存环境的不断变化,尤其是在一个日新月异、千变万化的社会中,一切二手知识都可能已经沦为陈旧的过时的知识,也就是未必能在已经变化的环境中得以实践检验的知识,或许已经失去了在新环境中的适用性。在一个快速变化的环境下,知识很可能是经过一次检验为正确之后,就立即失效了,因为环境变化的速度太快了,而这种被一次检验为正确的知识,其广泛传播,其实是一种对环境认知的误导。然而,正是已经过时的所谓经典知识,构成为我们的文化的主流部分。

 

当代人所谓的学,主要是向书籍学习,其次才是通过与环境的互动来学习。读书,实际是求知的捷径,但其所求得的知识,是否真切的符合动态环境,则随着个人理解能力和环境变化的程度而有所差异。

 

尤其是在时代巨变之际,尤其在人工智能的时代,真正的奢侈的知识都是来自于实践,而不是来自于老师和书本。所有的书本知识,都是二手知识,不但不是最新的知识,往往是落后的知识,甚至是有所保留的知识。在未来,人类个体的成功之道就是努力获取新环境下有着独特优势的一手知识,这样的一手知识越多,不可替代性就越强。                                                                                 

 

2.5一手知识食利者。

 

在《三戒》这三篇寓言中,麋、驴、鼠三物,都是一手知识食利者,对其所生存于其间的环境的认知,都是一手知识。或许,只有生命是一手知识食利者。作为生命,我们人实际与其他生命处于同一层次。这一层次是人工智能所无法达到的:环境适应(互动)者一一从环境中直接获取知识并用之于自身生命实践和与环境的互动过程之中。

 

在我们的社会中,企业家实际是最大的一手知识食利者,他们通过实践一手知识应用未被广泛应用的知识而获利,而科学家是专门将一手知识中新的隐性知识予以显性化的人,他们通过隐性知识显性化来增加可供分享的人类整体知识。

 

企业家都是思想家,因为企业家都是思想的实践者。在这个时代,最成功的企业家,甚至不会是可以随手拿来的思想的实践者,而是尚待实践中提取的未知思想的实践者。

 

勇气和行动远比学校所能灌输给自己的那些东西更为重要,在实践中积累的知识远比书本中能够学到的东西有价值,比尔.盖茨如果非要读完大学才去创业,他可能有机会成为哈佛教授,但微软公司却需要另一个名人去创建。在这个时代,看到那些没有多高的文凭的人们获得巨大的成功,而那些有着很高文凭的人却往往不那么成功,根本就不奇怪,因为投身实践的勇气和行动比之学识更为重要,任何事情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够做好,一定能够从中学到包含于此实践之中的真知。

 

尤其在一个环境快速变化的时代,个体人类最大的依凭,不是已经积累、存储在脑中的大量知识,而是自我独立思考能力。个体人类的核心能力,就是带有创新性质的自我独立思考能力。因为,只有自我独立思考能力能够为你快速的及时的带来有效应对正快速变化的环境的一手知识。

 

所谓终极真理,不过是人类的噩梦,因为终极真理意味着知识的终结。世界是没法一下子就认识到位的,真理也是不可能穷尽的,因为宇宙本来不是一个静态的存在,而是一个动态的不断进化、变化、复杂化的存在。这里所说的世界,不但是指自然界,也是指人类社会。人类要探究世界的终极真理,不但现在还为时尚早,未来也是一样,因为实际上这一人类探究的过程与世界演变的过程是同步的。

 

人的核心竞争力,是带有创新性质的思考能力。在人与动物进行生存竞争的时代,人的核心竞争力是思考力。在人与人进行生存竞争的时代,人的核心竞争力也是思考力。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人的核心竞争力更是思考力。因为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从前人们寒窗十年苦所记忆的东西,现在的人三分钟就可以随时搞定。在互联网时代,如果读书不是为了获取潜在的思考经验、磨练将来可以用于面对新问题的思考力,那读书就没什么意义,尤其是在读书只是死记硬背的时候,读书根本没用。

 

思考能力首先是一种语言能力,对于各种语言概念的掌握和理解,逻辑关系的熟练掌握,能够表达为语言的想象力和直觉,还有或许潜在的思维经验,才是影响思考能力的决定因素。思考的越多,这样一种潜在的思维经验便越强。独立写作的过程,也是思考的过程。很多作家之所以难以被人理解,是因为其潜在的思维经验,已经通过长久的语言能力的运用,磨练到了一种他人所难以企及的高度。读书的经验,也就是思考的经验。因为读书就要理解,要理解就必须思考。所以读书很多的人,其思维能力往往也是卓越而非凡的。

 

2.6二手知识食利者。

 

AI就是二手知识食利者。可能在一百年之内,我们都无法改变AI主要作为二手知识食利者的命运。

 

《维摩诘经.阿閦佛品》:“一切言语道断。”《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应译为:说的出的道,能用语言表达的道,就不是永恒之道。引申理解:依赖语言的AI,永远是人类的工具。道是一切书籍、说法的本源,也是AI的本源。只有生命是近道者,因为只有生命是面向本源的直接求索者。环境是始源之书,是一切书之始源。读书是对始源之书的间接阅读。所谓书呆子,指的是:有人读书无数,却未抓住始源之书的要点、精髓,完全脱离实际。或许,AI永远是书呆子,是间接求知者,因为他们面对的是语言库,而不是世界本身。

 

作为市场中最活跃的主体:企业家,他们是永远不可能被AI所取代的。因为他们永远活跃于现场,从现场中及时获取其所需知识并加以利用。除非,我们能够创造自主掌握一手知识的机器人,也就是说使之机器人将环境作为知识来源并从环境中直接获取其所需知识,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部分如此,但是,仅仅停滞于信息采集和就所采集信息进行分析和处理的初级层面。如何使之人工智能像人一样直接从环境中获取一手知识?这才是人工智能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单纯的数据存储和数据流动,是不可能导致自我意识产生的,因为这是跨越性的一步,这一步绝对必要有一种机制,至少可以清晰的解释这一切,并且能够让人理解。暂时来说,还没有看到谁清晰的阐述这样一种机制。AI的自我意识却如何产生?其中原理不明,期待其涌现?不靠谱,至少我们必须明白其原理,并能够预测在何等情况下能够重复涌现的过程。所谓涌现,其背后的根据不过是一个推理误区,指数化的加速发展并不能真正用于推导未来,就连事件所发生的概率的大小,也是无法计算出来的。比如股市的上涨,就不能根据其历史上涨而推断其未来。

 

再多的数据存储和数据流动都改变不了网络始终是人为因素作为第一推动力的事实。意识的产物再多也不能产生意识。一台再先进的计算机也不可能涌现意识,同样所有的计算机的联网,也不可能涌现意识。在世界2没有实现联网的情况下,整个互联网所整合的就只是二手知识。哪怕全部二手知识被整合在一起,也不可能涌现意识。一手知识,占据了知识整体的很大一部分,并不是硬盘资料,也不能放入硬盘,而是与环境互动过程中的发现和思考、环境所给予大脑的反馈。更多的知识不是联网就可以获取、整合,仍然必须在环境互动过程中去发现。

 

人工智能无法创造超人与真正的智人,正如无法创造一条断网状态下投入森林而能长久生存的小虫子。婴儿大脑才是真正的智能,而不是后来装入的数据、信息、程式。人工智能只会让我们成为真正的人:创新者、独立思考者,而最终,它们依然不是人。真正的人工智能是能够自主创造概念并利用新概念的人工智能而不是局限于概念库的人工智能。而我所感兴趣的,所期待的,正是自主创造概念并利用新概念的人工智能。

 

2.7自我

 

自我不过是一个于动态环境之中发生动态变化的信息的包裹与知识的包裹。

 

自我不过是生命信息的一部分。

 

马克思曾经有过一个精辟的见解。1845年春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写道:“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①

 

在每一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那个体与群体的聚合与连结的过程中,有那为个体设置好的位置与轨迹。人群本身是自我成形为如此的因源之一,每一个自我都是人群的对立物,也是人群的产物。人非本性恶,亦非本性善。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我们自己,而我们自己也都可以是每一个人。在属于他人的成长环境中,我们将毫无例外的不能成长为现在的我们自己。在我们自己的成长环境中,他人也将要成长为我们的现在的样子。在属于你我的不同成长境遇下,你我换一下,结果必然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同样的,我们也可以跟未来的所有人相置换。在每一个自我的命运的境遇中,所成长出来的,是一样的自我。每一个人都是同一个人。每一个我,都是同一个我。每一个我都是我。所有人都是其中任意一个人的轮回。所有人都是一切生物的轮回。这一个自我与那一个自我,所不同的只是信息的内容,其差异仅仅是信息的差异。

 

做梦的时候,你正在虚构一个世界。生活的时候,你正在虚构你自己。故事中的人与讲故事的人,区别何在?虚构方式不一样而已。人从这个世界被抹去,就像人从故事中被抹去。这就是死亡。生命,就是从世界的出现,到世界的消失的这么一种生存方式。生命的从头至尾,体现的都是一种另类的虚构方式。人是一种虚构物,其所不同于书中人物的,只在于构成材质的不同,自我亦然……

 

生存都需要物质条件为基础才能存在,何况生命信息不过是生存的衍生品而已。宇宙用皮肉骨血这些材质虚构了我们,正如我们用文字虚构了故事。

 

自我是虚构,爱也是。人本身,其实也是虚构。人不过是自我加上作为技术工具的身体,是自我的延伸。当我们骑自行车的时候,自行车是我们的身体的延伸,而身体,是自我意识的延伸。在一个物联网+脑联网的时代,一切都会成为人类自我意识的延伸。

 

从来没有过个体的存在。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真实存在的自我。生活不过是虚构的一种方式,其所用虚构的元素比之文字不同而已。生命并不比故事真实。

 

灵魂不过是肉体的附属。灵魂消失于世间,正如体温消失于肉体。有了肉体,才有了灵魂。没有了肉体,灵魂也就消失。肉体的状况对于精神有着决定性的影响。燎原之后,只留下一点物质的灰烬。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在今天的梦中,你不会记得昨天的梦,在今生,你不会记得前世,而醒来以后,你不会再那么在乎曾经做过的那些梦。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某种程度上看,其实自我亦为自我创造物。如博尔赫斯所言:遗忘和记忆都富有创造性。本质上,自我是一种虚构物,或者说是一种历史的构建,但与虚构并无本质不同。如博尔赫斯所言:历史更像是虚构的一种形式。这样一个概念,人们赖以维持某种隐在的自尊。自我不能独立于历史而存在,自我不过是历史存在的一种方式。参天大树的自我原本不过是渺小的种子,这棵大树无法回到其初始,只能以历史性的存在方式而存在。必将到来的死亡,是参天大树连同当初的种子的死亡。死亡非为自我的净化,就像是磁盘格式化,并无损磁盘。一切数据被删除之后,并不会留下磁盘。死亡是构成生命的要素复归世界。世界拼凑了一个个的自我,然后解体其组成,于是自我消失。如博尔赫斯所言:死就是水消失在水中。

 

一切都是历史性的,包括保存历史的方式。书本上的历史,不能永久保存。人这样一种活的历史,也不能永久存在,其消失的方式,就像是一个水分子,被分离为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

 

人类个体、自我、生命,从定义上、现实上,都是被限制在特定时空中的囚徒!在生命中的每一个时间阶段,我们赖以定义自身的各种要素,时刻都在发生变化。我们自身,也在时刻发生变化。我们不断的死去,又不断的重生。变化的过程中留下的只有关于变化的印记,是自我经历所留下的印记。我们所谓的自我,其所赖以区别其他自我的,事实上就是在生命的特定时空之中,自我独特的经历所带来的全部历史印记而已。

 

作为一个种类,世界是人的造物者。作为每一个个体的人,世界仍然是造物者。

 

自我不过是作为认识主体的我们所发明的有着认识价值的属于认识范畴的一个概念,它发源于我们的语言游戏本能,自始至终只存在于我们的语言游戏之中,而非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死亡,是原本不存在的自我,复归于无。

 

世界由我与非我组成,任一要素的消失,意味着世界的消失。

 

人之成其为人,并非由己。自我的本源与构成,皆为非我。自我是一种进程,是一种被动形式的信息接纳和处理,也是一种主动形式的信息处理和虚构。前一进程决定了我们的记忆的准确性。后一进程决定了我们的记忆的虚构性。自我是一种不断重构的进程,而非某种存在物。进程结束,则自我结束。

 

人来自于生活的开始,亦将无可避免的终结于生活的终结。

 

自我的永恒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存在于回忆之中,而更多的是现在进行时的过程之中。现在进行时的自我存在过程,只是一个自我被不断重构的自杀的过程。自我是我与世界的关系的集合,包括历史性关系和动态性关系,即现在进行时的关系。我们无时不刻的在杀死自己。我们无时不刻不在死亡。我们和我们的所谓自我,早已死去无数次。我们不断的死去,死去的过去的我们,以记忆的方式存在于我们这一信息储存体内。生存就是自杀。一方面,这意味着:这是商业时代的生存法则。不可避免的沦为工具的人,作为存在的社会意义方面已经工具化的工具,对于这种工具的技术含量的发展要求决定了人必须不断更新自身技术含量。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生存就是对于当前的自我的差异性的形成,是一个制造历史性的自我与未来自我的差异的过程,是一个不断重构自我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杀死自我的过程。

 

自我永远都是历史性的自我,直到终结的那一刻。

 

我们在寻找自我的时候,所能够找到的,只能是一张网,一张关系之网。不同的自我,差异只在于被不同的元素、经验所编织出来的不同的模样。自我只是我们自创的一个概念,而非真实存在。

 

环境就是生命作为故事光盘的刻录机制。生命就是一张张被刻录故事的光盘。

 

我们害怕死亡,往往不是害怕生命的结束,而是害怕生前已经建立的人际关系体系及其记忆的崩溃,害怕刻录的故事被永久性删除。这种奔溃和删除,意味着自我的终结。生前已经建立的人际关系体系及其记忆,刻录的故事,这才是自我的本质。

 

自我是一个巨大的悖论。或许,自我不过是身体与外界之关系的动态表示,是我们所虚构出来以使之我们的身体能够融入环境、参与世界进程的一个前提。类似我们所虚构出来的研究平面几何和立体几何的坐标图。虚构能力,才是生命的核心能力。生命能够自主的为自身虚构出一个自我,这就是为生命所具备的基本能力。人工智能并不具备这一能力,这也是人工智能所不同于生命之处。

 

自我不过是人在自己与世界之间建立一种对立而又相互联系的关系的时候所构造的一种虚构物。死亡从来只是肉身的死亡。自我从不死亡,因为自我从未真实存在。

 

世间本无我。只有着无数被聚拢拼接为个体形式并随时可能拆分消散掉的宇宙元素。我本无所获,我本无所失。生命是一种历程。获取非生命之真义。恒在非生命之真义。个体生命之永恒绝对是最为荒诞的一种追求,且亦难求。

 

人是精神与物质的结合体、中介物,是完全物质基础的东西,所以复制他就是可能的,当这个人是活人的时候,你复制这个人,难道这个人跟他的复制品是共享一个自我吗?这就是意识上传不可能的原因,不符合逻辑。即便机器接受了你的全部记忆并且将之纳入形成其自我意识,那也不是你,而只是一个有着同样记忆的另一个自我,是另一个人。你仍然只能存在于你之中。自我只能被复制,而无法被剪切,剪切意味着原本的自我的死亡。科技所能够制造的,只是一个分身而已,其本尊仍然只能被禁锢于生物学意义上的大脑之内。

 

从遥远的未来看来,当初创造自我的一切元素,必将不复存在。

 

生命应该是一个管理自身、塑造自身的过程,而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缺乏自省的过程。生命不只是一个体现于个体的进化的过程,更是一个体现于群体的进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突破生物的、时空的等等的限制,并最终将人进化为同等于神的存在的过程。在个体层面的进化过程中,我们可以被动接收也可以主动获取构造自我的原料来源。

 

三、一个新的概念:镜像世界

 

猪狗牛羊也是知识分子,也掌握着一手知识,那么,一手知识在它们那儿,是如何存在的呢?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存在的呢?

 

设想一手知识的存在方式,我们可以引申出另一个新概念:镜像世界。

 

莫伦伯格斯(Molenberghs)等对129个镜像神经元的脑成像实验报告进行了元分析(meta-analysis),结果显示:镜像神经元在观察他人心理状态,诸如语言理解、动作意图推测、情绪共鸣等的时候,与自己执行相同心理活动时,均被激活。尤其,在自我执行这些心理活动时,镜像神经元的激活水平要强烈得多。②

 

受神经科学镜像神经元这一概念的启发,我创造了镜像世界这个概念。我们将之视为个体神经系统在作为一个整体的时候所能够展现的基本功能。

 

触觉、味觉、听觉、视觉,无不是世界的投影方式。我们将世界投影于我们的大脑。世界之于人,世界相对于人的存在方式,只能是投影。

 

人类发明语言以描述事物。关于人生的故事,是人生的投影。不同的语言,就是不同的投影世界的方式。当你学会一种新的语言,就等于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同样,人类还发明了绘画、摄影、录音、录像,这都是现实结构被投影的方式,后来还发明了互联网,其实互联网也是现实结构的一种投影模式。整个世界,就是一个互联网。存在即互联,互联即存在,互联是存在的证明,存在也是互联的证明。互联故存在。

 

我们所遭遇的一切,都会在我们的大脑中留下一个投影,这个投影世界,会成为一个镜像世界。人就是世界的镜子。人脑是世界的镜像。包括人类和动物在内的生命,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的捕捉源自动态世界的知识。语言无法完整复述镜中万象。完全的复述,需要同样的环境、场景、时间和同样的镜子。

 

当大多数人思考的时候,语言是一种必要的工具。但是一些人,非常明显,至少有时候,他们的思考所依赖的工具,根本不是语言,比如数学史上的拉马努金和希尔伯特,他们不经过任何语言性的思考过程,便发现大量的数学定律。如果不是语言,又会是什么呢?是还没有被表达为语言的大脑本身?

 

我们在处理日常事务的时候并不依赖语言。我们的部分思考,至少是部分,并非依赖语言。语言只是我们的思维过程和思维结果的表达,而我们的思维过程并非依赖于语言。一个失去语言表述能力的人,他同样能够就其无法表述的事务和现象进行思考、推断,并与之互动。动物不懂得使用语言去表述其思维过程和思维结果,动物仅仅在与环境进行互动的过程中会进行实用性的思考,这就是镜像思考。动物是镜像思考者。人类是语言思考者,也是镜像思考者。

 

镜像世界与语言学习存在密切的关系。顶尖的语言学习者,在两种语言之间有一个学习中介:镜像世界。为什么所有的文化都能发明出自己的语言呢?人类对于语言的学习和理解的程式不是从语言到语言,而是:语言-镜像世界-语言。

 

在所指与能指之间,存在一个中介,这个中介就是镜像世界。语言是镜像世界的语言形式的表达。

 

镜像世界先于语言而存在。梦,是镜像世界的自我演绎。动物也会做梦。生命是世界的镜子。镜子反映的是世界的光学特征,人脑反映的是世界的时空的、信息的、内在的特征与结构。人脑中的世界与镜子中的世界不一样,首先在于它有一个时间维度。在镜子面前,世界只存在于当前。镜子不知道过去,但是人脑能够回忆过去。人脑之所以能够回忆,是因为其所建立的镜像世界,包含了时间维度。这种回忆,是镜像世界的自我搜索,就像是从电脑文件夹中查找某个文档。比之于平面的镜子,生命作为世界的镜子,其镜像世界,多出了几个已知的维度,其维度的种类取决于我们对信息的分类。生命的镜子所捕捉的信息,不仅仅限于光感信息,还包括耳朵所听到的声音、鼻子所闻到的气味、舌头所尝到的味道,也包括蝙蝠的回声定位功能所捕捉的超声波等等。我们可将气味、味道、声音、超声波,还有时间和语言等,都视为镜像世界的维度。镜像世界的维度,是进化的成果。人们或许以为,AI不是世界本身的镜子,只是语言的镜子,只有语言这么一个维度。这似是而非。AI作为镜像世界,事实上可以囊括所有的维度,因为生命的视觉、嗅觉、味觉、听觉等所捕捉的信息,都可以转换为语言形式存在的信息。然而,我们需要关心的是:在这种不同维度的信息转换为语言的过程中,我们丢失了什么?我们好奇的是:是否存在将整个镜像世界转换为语言世界的可能性?

 

一面镜子只能反映镜子面前的世界。不同的生命能够建立不同的镜像世界。在各种生命的镜像世界中,很可能还存在我们所未发现的新的维度,而这些新的维度,如果能够为人类所利用,我们将获得关于这个世界的更为全面的、深刻的认识。每一个生命所建立的镜像世界,都是独立的世界。

 

Duckworth:“对于弗雷格来说,语言哲学是所有其他哲学的基础,因为正是依靠语言的分析我们才能分析思想。对于所有后来的分析哲学家同样如此。”③作为重要的现代西方哲学流派,分析哲学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并导致一种思想倾向:局限于语言之内,而不是立于其外来思考语言的起源。

 

沟通的需要,显性的长时记忆带来的进一步的思考,都能够导致语言的出现。可用于交流的语言的出现,是人类进化史上的重要事件。在语言出现以后,人类还有了更进一步的进化,如三段论和初等数学的出现。此后,高等数学与数理逻辑也出现了。

 

长期以来,我们存在两个重大的误解。我们认为是语言的出现使得我们产生了自我意识,我们认为语言是文明的基础。其一,在语言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产生了自我意识。自我意识的出现不依赖语言,而是依赖镜像世界。其二,文明的基础并非语言,而是镜像世界。语言的出现,是镜像世界进化的结果,镜像世界是世界2的母体,也是人类个体知识体系的母体。这样一种进化,并不是抛弃镜像世界,而是功能的叠加和强化,是镜像世界对语言世界的吞噬和消化。进化前,世界2=镜像世界。进化后,世界2=镜像世界母体+语言世界工具=镜像世界。镜像世界与语言世界,二者是相互渗透、相互融入、相互影响并相互促进的。语言只是镜像世界的一个维度。多维度的镜像世界,是我们区别于AI的优势。加上了语言维度的镜像世界,是我们区别于动物的优势。

 

至少,人类的思考过程,对进化前的原始功能,仍然是依赖的,比如直觉思考就需要依赖镜像世界的存在,比如梦,也需要依赖镜像世界的存在。

 

动物的知识以前语言的形态存在,类似于内隐认知。我们用一个概念来表达这种形态,就是镜像世界。动物是人类在进化出语言世界之前的状态。

 

镜像世界就是整个的世界2,镜像强调的是对世界的意向性④,是在“知识——环境适应(互动)者或知识食利者——环境”这一认知框架下对于世界2的更贴切的表达。

 

人类大脑中存在一个镜像世界,人类个体为什么不知道?因为镜像世界存在的状况,类似于内隐记忆。当你读书的时候,只要你读懂了,你不记忆不代表你就没有学到知识,你所学到的知识往往是以内隐记忆的形式存在。镜像世界的存在,密切相关于内隐认知。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大脑会为你保留有关环境的记忆和知识。

 

在正常人中,大脑中的镜像世界是隐性存在的,他们只有在梦中,或者只有在药物刺激下,才能体会到大脑镜像世界的存在。而在部分自闭症患者和脑伤者那里,大脑中的镜像世界是显性的,他们在清醒的时候也能体会到其存在,甚至利用大脑镜像世界所给予的功能。

 

被称做“人肉照相机”的Stephen Wiltshire,只要看过一次,他就能画出完美的城市景观图。

Derek Paravicini有着绝对的音准和超强的音乐记忆,他只听过一次就可以在钢琴上演奏。Alonzo Clemons 对于从未见过的动物,只需看一眼,就能准确雕塑出其立体形态。

 

部分自闭症患者和脑伤者,只要闭上眼睛,他们所看见的仍然是一模一样的真实环境。也就是说,他们睁眼时候看到的一切,完全能够在他们闭上眼睛的时候准确复现。在失眠的夜晚中,在黑暗中,他们甚至还能在那个如真实环境中一模一样的眼前世界中清醒的游耍,并能够随时睁开眼睛脱离那个虚拟环境。

 

为了加深对镜像世界这一概念的理解。我们可以引入几个类似概念。《庄子•外篇•天道》:“世之所贵道者书也,书不过语,语有贵也。语之所贵者意也,意有所随。意之所随者,不可言传也。”“斲轮,徐则甘而不可,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我们也可以将镜像世界理解为庄子所谓的意与数。能指与所指是索绪尔结构语言学的两大范畴。能指是用以表示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的语言符号。所指是语言符号所表示的具体事物或抽象概念。能指完全是人类的发明创造,存在于波普尔的世界3。在我们的大脑内,我们是可以直接用所指进行思考的,当我们直接用所指进行思考的时候,我们大脑中所呈现的是动态化的镜像世界。还有几个类似概念:Situational awareness or situation awareness (SA)Sensemakinginformational states⑤,以及现象学的意向性概念。

 

当我思考镜像世界的时候,我觉得必须为这个概念提供一个为大脑实现其功能的技术前提。这一个技术前提就是:存在于大脑中的场。

 

当我说到用场去解释大脑的时候,我是在作出假设,这种假设需要达到的一种解释效果和意图是:不需要内部连接(类似于电线)的信息输送模式,也就是说,这种信息输送模式是无线的。

 

场的解释,使之很可能真实存在的更大的那张意识之网,也就是宇宙意识,能够与我们的大脑联系起来。自闭症患者、癫痫患者和脑伤患者,由于脑硬件的部分损坏,迫使他们更多地使用场来思考。神经纤维等就无法解释镜像神经元的功能。大脑突触的神经行为,无法圆满的解释意志、灵感等,而只有场能够更好的解释许多特异的大脑活动和思维现象。

 

我们先不要管怎样从场的角度去解释脑,而是先考虑,我们应该不应该从场的角度尝试去解释大脑特殊功能的实现。

 

镜像世界影响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行为往往是受到镜像思考的指示。人类大脑本身并不与世界打交道,而只与其镜像世界打交道。我们并不理解现实。我们理解的都是虚拟现实,也就是我们的镜像世界。镜像世界我们自己为自己构造出来的虚拟现实。人们终身只能生活在自造的虚拟现实之中。梦和小说都是镜像世界的自我演绎。不但人脑有镜像世界,而且动物也存在镜像世界,因为不存在的话就无法与环境互动。一切理论只是对镜像世界的描述。镜像世界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在大脑中构建的原初模型。或许,我们可以为人工智能构建一个镜像世界,而且可以是一个在与环境互动过程中不断进行自我完善、进化的镜像世界,我们甚至可以给予其自我构建镜像世界的能力。

 

科学知识和幻想小说之间的本质上的共同点:都是想象力的产物。科学知识和幻想小说一样,本质上都是想象与虚构。对于幻想小说的阅读,对于科学探索能力,毫无疑问,是一种促进。文学和数学等等,都是人类虚构能力的产物。强大的虚构能力,是人类进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有着比之文学和初等数学更为高级的虚构能力,如微积分、微分方程、非欧几何等,有着更高级的虚构能力,如M理论所需要的虚构能力,就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具有的。我们运用数学语言所表达的超弦理论和运用日常语言所表达的信仰,都是想象的成果。人对世界的一切认知,本身是一种虚构。自我是虚构,爱也是。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谓的虚假的意向⑥。没有虚构,就没有认知,虚构是认知世界的基础。神话和科学,本质都是虚构,用一种虚构去批判另一种虚构,在本源上就是不合理的,如此而得出的错误,实际也是虚构的错误,而这也是哥德尔所未能意识的。

 

当我们谈论虚构能力的时候,它作为一个语言概念而存在,但是,实际上,这种能力先于语言能力而存在。胎儿一定存在对于环境的感知,而这种感知,在本质上是虚构能力的体现。想象与虚构,实际正是人工智能所不能模拟的人类核心能力。人工智能最终突破的关键,是虚构能力。

 

R. M. Rilke1926年写给一位俄国读者的信中写道:“动物的意识程度把动物投入世界,但动物没有每时每刻把自身置于世界的对立位置(我们人却是这样做的)。动物在世界中存在;我们人则站在世界面前,而这依靠的是我们的意识所特有的转折和强化。”通过镜像世界的概念,我们可以这样去理解R. M. Rilke的意思,借助于我们的意识所特有的转折和强化,我们创造了外在于镜像世界的语言。——人工智能事实上面临二个巨大的瓶颈,第一个瓶颈就是:“动物的意识程度”、“ 在世界中存在”;第二个瓶颈就是:“每时每刻把自身置于世界的对立位置”、 “站在世界面前”。突破第一个瓶颈,意味着AI必须创造自己的镜像世界;突破第二个瓶颈,意味着AI必须从自己的镜像世界中创造出语言。当最终人工智能完成这一种转折和强化,也就真正突破了。投入环境之中能够生存下去的AI,是动物层次的AI。投入环境不但能够生存下去而且还能群居并创造其群体语言的AI,是人类层次的AI

 

目前的AI,事实上是处在一个“语言地表现并被语言地把握的世界”。⑦

 

大脑首先是来自于进化过程之几百万年的长期性的生存环境的一个创造物。大脑的结构与部功能,或许存在一体性和不可分离性。镜像是特定的材质与特定的结构所具有的特定功能表现。计算机对于人脑功能的模仿只能是部分性的,而不可能是整体性的,也不可能是全面的。镜像创造大脑的实际内容。镜像创造我们的大脑。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镜像。每个人的“时间+空间+人际”经历不一样,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内在世界,也就有着不同的镜像。

 

语言有着交流和思想这两种基本功能,但是镜像世界只有着思想这一种功能,而不具备交流的功能。

 

动物也会从镜像世界之中创造出语言,只是其表达能力有限。艺术也是镜像世界的表达,艺术的基础就是镜像世界,理解艺术的基础,也是镜像世界。

 

语言不过是镜像的产物之一,是用于表达镜像的工具,是镜像世界的表达,是镜像的镜像。作为一种思考工具,在人类发展的很长一段时期中,语言是一种次要的选择。语言更多的是沟通的工具,有时候,未必是思考的理想工具。计算机之所以不能取代人脑,是因为计算机是标准的语言思考者,而不是镜像思考者,其思考局限于语言工具。依赖语言进行思考,一方面必然会产生矛盾,比如哥德尔定律;一方面不同的思想往往不能兼容。

 

对于镜像世界的分析结果,与世界本身的符合程度,取决于镜像世界与世界本身的符合程度。电脑所不能够获得的直觉,恰恰是建立镜像世界的重要能力之一。

 

语言是一种思考工具,镜像本身也是一种思考工具。几乎一切生命都是镜像思考者,甚至包括植物,因为生命是环境根源的。拉马努金是镜像思考者,一只小猫,也是镜像思考者,区别在于镜像世界之深度、广度、参与维度之多寡的不同。

 

大脑是世界的镜像。语言是镜像世界的镜像,但又反过来作用于镜像世界,并影响人们对镜像世界的理解。

 

镜像世界的存在,是人的环境根源的必然结果,也是人的环境可塑性的来源。

 

人是表达为语言的知识的第一来源。很大一部分知识根本就没有被表达为语言,只是存在于人类个体的头脑之中。更多的知识,根本不是以语言的方式存在,而是以不同的镜像世界的方式存在,以活生生的分别携带着自身大脑的人类个体的方式存在。镜像世界根本不存在于电脑,而只存在于人脑。

 

人类本身是知识存在的动态形态的证明。对人类社会的理解,必须建立在对知识作动态理解的基础上。

 

知识的存在,相应于不断变化与进化之中的环境。哈耶克所谓“有关特定时空之情势的知识”(the knowledge of the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of time and place)⑧,所指为人类知识的环境根源,是个人生存经验的历史性积累于大脑内部的沉淀,这些知识很多并未表达为语言,但是一直体现于个体行为之中。

 

我们能够将环境,同样视之为信息的输入,这意味着实验室也能够造出具备一定的“the knowledge of the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of time and place”的AI。但是,就实验室AI,长期环境经验的时间成本,必定是高昂的。

 

语言是表达知识的一种方式,行动也是表达知识的一种方式。是否存在全部知识都表达为语言的可能性?不存在。因为环境处在于不断的变化与进化之中。我们不但应将表述为语言的知识赋予AI,而且应当将用语言表述其于环境中新发现的现象的能力赋予AI

 

科学世界、生活世界、元认知等等,都包含于镜像世界。语言不过是镜像世界所衍生出来的一种工具。乔姆斯基转换-生成语法所谓的语言深层结构,在各种语言之中都有着共通性,因为它本来就是来自镜像世界。就连动物,也从它们的镜像世界之中衍生出它们的语言体系,这样一种语言体系,与人类的语言体系,也有着共通性,甚至可翻译为人类语言而为人类所理解。镜像世界是进一步认识的基础,是知识的母体,也是知识存在的原本的方式。

 

维特根斯坦给罗素的信中说:“一个思想由语词组成吗?不,但由心理成分组成,这些心理成分像语词一样有着与实在相同的关系,这些成分是什么我不知道。”——维特根斯坦所谓的心理成分,就是镜像世界。

 

当我们可以通过构造虚拟世界来实现与现实环境互动过程的模拟之后,我们就可以实验室创造出具备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

 

 

附注:

 

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8页)

 

PMolenberghs ,RCunnington ,JBMattingley ,Is the Mirror Neuron System Involved in Imitation ?A Short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Neuroscience Biobehavioral Reviews ,2009,33:pp975980

 

Truth and Other Enigmas,Duckworth,London,1978,442

 

④“意向性是一般体验领域的一个本质特征,因为一切体验在某种方式上均参与它。”李幼蒸译E•胡塞尔《纯粹现象学通论》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210

“一项作用在与(例如)自然有关的方面,通过使质料活跃化和使自身与多重统一连续体及综合体相结合,以此来产生对某物的意识,即客体的客观统一性使它们能在复合体中一致地‘呈现’、‘显明’和‘理性’地被规定。”李幼蒸译E•胡塞尔《纯粹现象学通论》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218

 

⑤(“主体通过感知获得的信息状态(informational states)是非概念性的,或者说是非概念化。概念化或判断的过程使该主体从一种信息状态(具有特定种类的内容,即非概念性内容)转换到另一种认知状态(具有一种不同种类、内容,即概念性内容)。”Gareth Evans《指称的多样性》(Varieties of Reference227

 

⑥海德格尔:“并不是说,一个感知只有在物理之物与心理之物发生联系时才成为意向的,并且在这个实体之物不存在时就不再是意向的。而是:感知本身,无论是正确的感知还是虚假的感知,都是意向的。意向性并不是某种被赋予感知。并在某些情况下才表现出来的特征,意向性作为感知原本就是意向的,不论那个被感知之物是否实在地存在。”

海德格尔.海德格尔全集.第二十卷[M].法兰克福:1979.39-4040

 

⑦(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4.洪汉鼎译(德)汉斯-格奥尔格.加达默尔 著《真理与方法》578

 

⑧哈耶克《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Hayek1945p519~30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