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人、组织,从杨伟东事件看阿里巴巴的管理方法论

郝智伟 原创 | 2018-12-06 09:59 | 收藏 | 投票
“一切有权的人,都会最大化利用权力,直到遇到限制,才会停止。”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200多年前说的话,至今还不断应验。
12月4日,阿里大文娱集团发布消息: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根据举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再加上近期的美团公布的内部反腐处理结果、8月份京东公布的16起典型员工受贿案例,以及腾讯、百度……商业贪腐绝非某家公司独有,越来越多公司开始向阿里一样,对原则问题“零容忍”,不怕“自曝家丑”,其处理方式也越来越有效、成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贪腐只是公司管理面临的问题之一,这之外的廉政体系建设、平台治理、公司文化、组织保障等等则是背后更深层的管理命题。
如何做好这一点,让公司有张有弛,经得住诱惑,有规矩的成长,这是值得所有企业思考的问题。在这方面,阿里无疑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典范:人、制度、组织有机结合,彼此加持,使公司保持正确的发展方向,同时又保有拥抱变化的活力。
初始
在12月4号的新闻之前,阿里廉政方面的最大新闻莫过于去年春天的一则新闻。
2017年4月7日,阿里巴巴廉正合规部曾发布处罚公告,宣布永久关闭其平台上36家以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的店铺。
从对违反规定的人的处罚,到整个商业平台的治理,这一切正源于阿里从小到大,内部治理体制的升级、完善。
早在2009年,阿里就出台《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用以规范其员工与客户、业务伙伴、股东在业务关系中的行为。
而到了2012年,阿里成立专司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的廉正合规部,与各业务线以及内审、内控部门都保持充分的独立,廉正调查“上不封顶”,从最基层的员工到公司副总裁、业务“功臣”,管理责任最高追至合伙人,问责权限一视同仁。没有任何一起案件会受到公司高层的干预或阻扰。
除此之外,借助一些数据和模型的作用,廉政部能够因地制宜圈定风险“地图”,制定合规管理“策略”,从而有的放矢。
进化
此外,2012年,阿里还设立“首席风险官”一职,第一任首席风险官由原阿里巴巴秘书长邵晓峰担任,他曾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支队一大队大队长,还获得过“杭州市十大破案能手”的称号,他利用侦缉经验,帮助集团建立相关系统,为阿里反腐工程再加码。
之后,2015年开始,阿里着手对重要业务场景、操作行为,进行风险节点的模型控制监测,调动系统数据,形成基于业务模式和违规预警的分析机制。
如此,在数据安全、灰黑产防控、黄牛识别、利益冲突识别与防范等方面积累技术能力,将违规案件的侦破率逐年提升。
有了这些基础,2017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花名“师太”)从邵晓锋手里接任了首席风险官一职。值得一提的是,平台治理部门也是阿里管理能力进化的一部分——阿里把对公司内部的反贪处理,放到了商业运行环境中,保证商业运行当中的诚信、合规。
这样,同时负责平台治理与廉政合规的郑俊芳身兼两职,联系内外,前者对外打击假冒伪劣、信用炒作,确定平台规则,后者对内的打击腐败,两项齐头并进,将可能的腐败利益链把得清清楚楚。
由此,廉政部与平台治理、风险控制,形成复合的反腐体系,避免“一刀切”治理的鲁莽、低效,从而有针对、不误伤。才能在180多个事业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效反腐。
此外,2015年6月,阿里联合碧桂园、万科、美的、顺丰等企业发起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159家企业设立廉洁从业信息交流、共享平台,拒招失信者,共建廉洁的商业环境。
制度之外
有了廉政部门、也有系统的平台治理,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似乎可以解决包括贪腐在内的管理问题,但必须注意的是,单单有制度、规则是不够的。
比起技术,管理更像一门艺术。以阿里为例,它最具启发性的地方在于,在制度之外,它用人、组织的“软”因素来确保制度能有效执行,形成一种诚信、遵守规则的文化。
仅在廉政建设方面,阿里就拥有专门负责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的廉政合规部,以及由廉政合规部牵头、联合所有业务线成立的虚拟组织“阿里巴巴风险管理联盟”,同时,它又通过技术、场景等对风险点进行模型控制检测,贴近业务地去圈定风险地图。
熟悉阿里的朋友可能知道,阿里巴巴每年都会对全员进行《商业行为准则》的考试,每个员工都要参加考试并及格,连马云都不例外。对每个人来说,这形成一种心理暗示,哪些是合乎商业规则的,哪些不是。
经常听阿里的一些商家“抱怨”,阿里的人太“死板”,给阿里的人送个小礼物怎么了,请吃一顿饭怎么了。但回答就是,不行,我们公司有规定。
在阿里看来,人是感性的,与商家或者相关利益方接触时,小礼物的来往总会影响判断,从而可能影响商业决断,导致可能错误的选择。
在阿里内部的宣传片里,马云也道出了本质:到一个地方,人家尊重阿里巴巴的员工,并不是因为阿里多么能赚钱,而是因为阿里人的诚信、纪律。“这样的团队,厉害。做什么事做不成呢?”
往大一点说,正是由于这样的制度、组织和规则和文化,让阿里人有了一种“自管理”能力,这使得阿里员工对规则的遵守,可以不来来自于制度、规则本身的威慑,而更来自于员工自己内心的认同。
管而致于可以“不管”,是阿里管理艺术达到的境界,也是值得所有企业去思考和借鉴的管理方法论。
个人简介
曾经9年商业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百度百家、今日头条、搜狐、网易新闻客户端、一点资讯等专栏作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