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可信,人不可信

陈序 原创 | 2018-04-12 12:0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区块链 

  2013年10月的一个晚上,我到伦敦骑士桥一家意大利餐厅吃饭。餐厅很有名,服务很好,菜的味道也很好,直到我尝到一口发苦的菇。我一边咀嚼一边思考这种苦味是不是意味着菇坏了,一边将它咽下去。不幸的是,盘里剩下的菇都是正常味道。之后,经理用意大利人特有的丰富手势和充满热情的语气向我保证“这里不可能有坏菇”,因为他们坚持选择最好的意大利干货商来供应这种菇。他还把我请到厨房,让我看整袋真空包装的菇和袋子上的商标,并反复强调:“这个牌子是全世界最好的!”

  我不怀疑这家餐厅对自己厨房的管理以及对供应商的选择,也不怀疑干货商对它的供应链的管理。传统的商业信用就是这样在一环一环中交换、传递价值并建立品牌,直到有个最终消费者验证出错。消费者、伦敦餐厅和意大利干货商都希望100%的品质保证,都愿意为之付出高价,但从未实现。

  区块链真可以解决供应链上这一古老问题,或者彻底改变知识产权等其他领域的相似痛点?对,也不对。

  区块链确实100%地解决了一些问题,比如金融支付的“双花”问题。但对于另一些问题,比如一个逃过质检、混入品牌干货商包装里的菇,比如一个处心积虑盗用版权的黑客,区块链只是一个在有限范围内更好的价值和信用传递的解决方案,远不是100%的保证。

  区块链从中本聪的白皮书走出相当长一段距离了,它已经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最有权势的金融机构、最敏锐的投资人、最多粉丝的名人和无数集币群众卷入这一技术商业化的潮流。对区块链的厌恶与恐惧,一如对其盲从、坚信,皆因为这一从几页纸开始的创新挑战了构成时下世界经济的要素之三:资本市场、货币和互联网。

  对资本市场,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的大火不应该是意外。这不过是多年前互联网众筹的第二乐章。

  最初,ICO 就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完成的众筹。众筹参与者支付数字加密货币,获得区块链创新项目发售的代币(token),作为一种价值媒介或权益证明。这是一个市场。以区块链技术作为信用背书的数字加密货币,以比特币为代表,是一个市场。传统以法币计价的投融资和证券发行,是一个市场。

  这三个市场,传统投资市场规模最大,ICO市场最小。2017年9月到2018年2月,进入ICO市场的资金不到100亿美元。区块链数字加密货币市场规模稍大,截至2018年3月,包括比特币在内、排名前100位的数字加密货币总市值不到3000亿美元。

  法币资本要投资ICO项目,必须先兑换成某一种数字加密货币。这本来是一个有损效率的缺陷,不意却成为投机的巨大机会。当ICO项目的融资需求与传统资本对ICO项目的投资需求激增,数字加密货币持有者首先获利。于是,先以法币低价买入中介数字货币,再刺激区块链创业进行ICO融资,同时引导传统投资“拥抱”区块链、法币资本进入ICO市场,待中介数字货币汇率升值后兑回法币,成为区块链技术市场第一个意外的风口——数字加密货币的投机交易。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在 ICO 所支持的融资币种里,比特币和以太币两者加起来占比在 90% 以上。结果是从 2017 年开始,比特币一年涨了10倍,以太币涨了100倍。

  由于早期ICO融到的资金随数字加密货币升值而水涨船高,一时引来众多虚构业务融资的假项目。市场批评多集中在“空气币”汹涌的ICO市场,却没有看到有暴利可图的数字加密货币市场的投机交易才是ICO乱象的直接原因。而其根本,则是区块链对长期创新不足的资本市场的有力挑战。

  其实,在ICO发现新大陆之前,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平台已经在试图承接各类创新项目的融资需求,这些需求无法被传统资本市场(包括证券发行和风险投资)满足。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信用和智能合约发行代币,代替原来众筹中的实物、服务回报或权益证明,极大地提高了众筹的效率,使得几热几冷的众筹真正得到了创新技术的支持。

  目前,各国证券监管机构均在斟酌能否对代币发行进行分类监管,即证券类代币(securities token)和效用类代币(utility token)。新加坡已经作出了分类监管的指引,仅将证券类代币纳入证券监管的目标。美国还在激烈地争论。一些初创美国公司开始利用现有的众筹规则重塑ICO,试图找到应对未来监管的路径。

  对法定货币,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加密货币还远不能对国际主流货币形成威胁。当然,在经历几年的小众信徒与专家质疑之后,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比特币已经成功建立一个全新的货币市场。无论最后上断头台,还是主席台,它都保证自己被锁在最长的链上了。

  虽然多数国家都发行自己的法币,但其市场信用天差地别。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加密货币虽无政府背书,流通和信用却正在超过了那些国家信用不足的法币,也对那些尚未国际化的法币带来了外汇监管的困扰。

  而且,从贵金属货币到金本位法币,再到放弃金本位,握有铸币权的国家始终在扩大法币的流通范围与效率,它们无不乐于利用托马斯•格雷欣的发现,积极创造成本更低而更易被广泛使用的“劣币”。利用区块链技术发币,无疑给它们提供了一个极致选项。

  对互联网,曾经开放创新的市场日趋集约化,市场垄断势力甚至超过传统市场,区块链被很多初心不变的互联网门徒寄予“二次革命”的期望。

  历史上,工业革命将物的流动与人的流动分离,互联网将信息流动与人、物的流动分离,两次分离使得流动更快,更有效率,极大拓展了市场经济的广度与深度。但流动得再快再远、频次再高,仍然需要根据其权益归属逐次实现价值,并最终回归权益所有人本身。这一过程的成本就是所有帮助权益认证、价值交换及提供相关法律、财务服务的中介的收益。区块链恰恰可以改变这一分配机制,进一步减少市场效率损失、提高权益所有人的收益。

  确权是区块链的真正价值。

  通过新的权益认证方式,区块链可以重构互联网中所有与价值相关的部分,形成一种比现有互联网联系更紧密,依赖更深,价值密度更大的互联生态。中本聪发明的是一种基于博弈的新的激励机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原创技术。区块链也将从激励入手推动传统资产加速数字化。如果说,现有互联网的确权方式是给一个线下实体或资产建立了一个价值对应的数字登记,区块链重构的互联网则将以这个数字账户来规范线下世界的一切价值,准确地说,确权的权力和能力的转移是区块链技术爆发的临界点。这也会引发真实的权力争夺和价值波动。

  也正是从确权角度分析,区块链技术的其他特点在商业化过程中的优势与劣势一目了然。

  区块链是一种新的共识机制(所谓去中心化)。共识意味着封闭,因为共识本身把承认共识的和不承认共识的人(或节点)严格区隔。所以,区块链在底层不提供“古典互联网”那种乱烘烘的开放,而代之以有限个节点之间的去中心化(政治上早有类似的概念——少数人的民主)。

  也因为共识的要求,区块链必然是一种顶层设计的创新。顶层设计的创新要求对旧系统的完全替代。这使它很难在传统商业模式的某个局部起效率提升作用。另一方面,顶层设计的创新会给最初的规则制定者带来巨大获利机会。所以我对传统商业模式的上市公司利用区块链的短期获利能力存疑,更无法想像区块链会带来新一轮互联网平等运动。

  最后,简化地说,区块链不可篡改(本专栏以后会谈到量子计算可能带来的暴力攻击)。所以当一盘被区块链跟踪的菇端上桌时,我可以相信我所知道的菇的一切不是假的。然而,这并不保证我不会吃到一口坏了的菇——当意外发生在这个菇被区块链记录之前。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百年品牌的传统干货商被消灭了,而我需要换一个问责的对象。同样的情况一定会发生在内容版权市场。

  总之,区块链可信,人不可信。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新闻从业16年。曾任《青年报》头版编辑、评论员,《新闻午报》总编助理、主笔,《每日经济新闻》总编助理。多次获上海新闻奖,入选第八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财经》杂志奖学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