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辅导员,婆婆妈妈背后的尴尬

张鸣 原创 | 2018-04-25 22: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教育 

  高校有一项看起来很琐碎,甚至有点婆婆妈妈的工作项目,学生工作。这项工作,多少有点中国特色,由团委和学生工作部负责,上面有一个学校的副书记主抓,下面则是院系的腿儿,学院的专任团委书记和学工秘书(或者叫干事),再就是辅导员了。

  有一度,每个学生班还配有班主任。但班主任一般由专业课老师兼任,干这活儿的热情不高,形同虚设,能在开学的时候露个脸已经不错了,所以,真正的学生工作,还得是辅导员和团学干部来做。

  辅导员和团学干部在学校地位不高,做这个工作的人,一般都比较年轻,学历不高,知识水平也有限,很类似于机关里做党群工作的办事员。在大学里,除了保安,大概都比他们牛气,连食堂的大师傅都看不大起他们。所以,但凡有点心计的,做几年辅导员或者团学干部之后,一定会转行。个别有转成专业课老师的,但多数都进了学校机关,或者去了政府部门。

  辅导员工作其实很琐碎,也很累很烦人。尤其是新生的班主任,面对一大堆独生子女和他们多事的家长,事多的,有时简直让人上吊,没有太多工作经验的若辈,每每按下葫芦起了瓢,穷于应付。万一班上有个什么人因为什么事想不开跳楼了,你的处分是背定了,弄得不好,一辈子的前程就都砸了。

  当然,辅导员还是有点小权的。他们毕竟在最基层,直接接触学生,在学生入党,保研以及奖学金的评选方面,多少还是有发言权的。眼下的趋势,辅导员的权力似乎在萎缩,而学院专任的团学干部,权力要比辅导员大得多。至少,在学生会系统,辅导员几乎没有话语权。

  而一竿子插到底的学生会,则是团委和学工系统的禁脔。学生会以及相关社团,则是学生工作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学生会主席副主席以及各部负责人的人选,一般都是要团委和学宫干部来定夺的。万一出现学代会选举出了岔子,他们也都能有办法补救,反正他们定的人选,是一定会上的。

  有一次,某大学的学生会干部选举,选上的竟然全不是领导中意的人,结果在场的团委和学生干部,就想尽一切办法拖延宣布,然后争取重选,不重选,就不让代表离席,僵持到晚上,终于忍饥挨饿的学生屈服了,如愿选出了上面合意的人选。

  其实,无论辅导员还是团委和学工干部,在学生中的威望都不高。每个学期,总有一些不求上进,也不在乎保研的学生,公开跟这些管他们的人捣乱甚至叫板。从理论上,直接管人的人,总是令人讨厌,在大学里,就更是如此。

  在理论上,这个系统的人是要引导学生向上,逐步养成自治的能力,同时,也负责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但落在实处,他们的具体工作要求,就是把学生看住,别出事。为了这个目标,辅导员或者学工干部一般都会在班级里培养一些积极分子,让他们暗中注意,随时汇报学生的动向。同时,在非常时期,需要危机公关的时候,日夜出动,全力救火。管人和被管的,就算强调不是对立关系,但事实上很难不对立。

  实际上,他们的工作性质,就决定了他们的方法,只能是大体固定的套路,这样的一套做法,使得他们的工作必定是招人烦的。能做好这项工作的人,也许有,但不会很多。他们的工作目标,就决定了他们不会讨学生的喜欢。

  当然,他们的周围,总断不了有一些听话,围着他们转的学生。看上去,个个都满满的正能量,说话表态,指哪儿打哪儿,叫他们干什么,一定干什么。平日里甜哥哥蜜姐姐的。有的,还会给学工干部和辅导员送礼,或者由他们的家长来送礼。自然,这些学生,也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东西,各种奖项,各种奖学金,入党,保研,简历里好看得不得了。但是,每每毕业之后,就音信全无,再也不联系了。

  我认识的一个做过辅导员的人,被班上的一个女生迷住了,他当时还未婚,那个女生也假装跟他好,得到了所有能得到的好处,各种奖学金,各种奖项,也入了党。毕业如愿以偿,到了特别好的单位,然后就切断了跟辅导员的一切联系,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学生工作系统的宠儿学生,两面人不少。高调可以很高,低调可以很低,甚至反调,也照样可以冒出来,急速转换一点都不违和。有时候看起来像温顺的绵羊,有时候又像呲牙的豺狼,到底是什么面目,要看情势。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们其实跟那些嘎牙子的学生一样,根本看不起这个系统的工作人员,压根,就没把他们当老师。

  至于那些没打算有所图的学生,或者点主见的学生,则对这个系统的人,有着一种天然的抵触。除了少数工作特别负责,而且特有爱心的人之外,学生对这些人,没有起码的信任。没有事便罢,但凡有事,你只要张嘴,我就会往坏了理解。说着说着,两下就僵了。其实如果心平气和,可能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但是,学校是个特别怕出事的地方,对于领导来说,做学生工作的人,就是要把任何一点火星都及时地灭掉。一旦火星冒出来,就得及时灭火,防止信息泄露,造成不良影响。在这个网络时代,这样的要求,实在做起来太难了。就算做学生工作的人方法得当,工作卖力,实现上面的要求也近乎天方夜谭,更何况,这些人都很年轻,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在情急之下,把事儿弄砸,往往更有可能。

  问题是,即使事情总是弄砸,但出了事儿,还是得这个系统的人救火。就算把火越救越大,还是得他们来干。反正弄得一塌糊涂,狼藉不堪,最后总会有人出来收拾残局。付出代价,也只好认账。下一次出事,再来一个循环就是。

  学生工作系统,就是一个婆婆妈妈的摊子,老师看不上,学生看不起,但目前这个摊子,还不能缺。即使是大学生,自治这档子事儿,还是没影儿的呢,学生,总得有人管,管不好,也得管。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所有的线,都往一个针眼里穿。

  婆婆妈妈的背后,是说不完道不尽的尴尬。《红楼梦》里,“葫芦僧乱断葫芦案”这句话相对的,应该是“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