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智库建议给年轻人发钱

陈功 原创 | 2018-05-11 11:3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英国智库 

  很多人以为只有中国人为自己的孩子头痛,因为他们都是独生子,实际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大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大挑战。不仅仅是在中国,在世界各地也是一样,他们都为自己的孩子头痛,只不过他们称之为这是“千禧一代”的问题。英国就有一个智库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给千禧一代每人1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6万元),用以缩小代沟”。这家英国智库是英国著名的智库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他们在为期两年的调查与研究后,郑重其事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来自英国的报道指出,决议基金会在研究后提议,英国的千禧一代(1981-2000年),每人在25岁时都应收到1万英镑的资金,称这会帮助修复他们与“婴儿潮”一代(1946-1965间出生的一代)之间的裂痕。这1万英镑被称为“公民遗产”(citizen’s inheritance),这是为了在年轻人最需要住房、教育或创业的时候,重新分配财富。当然,这个“公民遗产”的意思还旨在减少千禧一代对“婴儿潮”一代的不满,后者通常在住房和养老金方面,比任何一代人得到的都要好。

  不过,这“飞来”的1万英镑并不是想花在哪里就花在哪里。按照这家智库的规划,这1万英镑只能被用于住房、教育、创业或者养老金。

  英国决议基金会里负责该问题的委员会对此进行了两年的研究,他们刚得出最终的结论。他们的研究报告显示,“年轻一代比他们的上一代要承担更多的风险,拥有的资产也更少。如果我们要维持一个拥有资产的民主(an asset-owning democracy)的承诺,我们需要纠正这种不平衡。”在英国,“千禧一代”大多数追求消费,而不是存钱,他们宁愿在手工咖啡和牛油果烤面包上挥霍,也不愿意为家里存钱。研究发现,在2001年,25-34岁的人与55-64岁的人消费相同,而如今,他们的消费减少了15%。报告显示,尽管在过去15年间,经济增长了14%,但是如今30岁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并不比他们的上一代高。“千禧一代”在30岁时能拥有自己房子的人数,只是上一辈的一半,而租房者的比例却是上一辈的四倍。自2003年以来,在出租屋中抚养孩子的家庭数量增加了两倍,达到180万个家庭。

  当然,千禧一代也受益于更高的整体就业率、更高的女性就业率以及男女收入差距的缩小。但是尽管如此,在2017年有关“年轻人是否比他们的父母生活更好”的调查中,数据显示,英国的年轻一代生活比上一辈“生活的更糟”的比例占了大约一半,在欧洲仅次于法国。

  问题是谁来给每一位到25岁的英国年轻人发1万英镑,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要执行,谁来为这笔钱买单呢?这家智库的研究报告称,1万英镑的总金额将通过遗产税的变更来获得。在英国,遗产税在超过1百万英镑部分以40%征税。该提议称,对所有遗产征收20%的新税,最高可达50万英镑,然后超出部分征收30%。

  这家智库的研究报告也意识到这项政策存在的风险。比如这会在年轻一代之间造成分裂。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继承遗产,有一部分英国年轻人并不会继承遗产。对此,该委员会主席戴维·威利茨(David Willetts)表示:“英国的代际契约是整个社会的核心。家庭在不同的时间为我们的孩子和父母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国家能够支持这些自然本能的要求,但它往往倾向于相反的方向。许多人不再相信英国正在履行对年轻人和老年人的义务了。”除了“公民遗产”,该报告还帮助解决医疗和社会保健费用不断上升的问题。它建议每年增加23亿英镑的国民保健服务,以帮助解决65岁以上的120万人可能没有得到满足的护理需求。这部分资金部分将来自于一项新的房产税。

  有趣的是,英国人年轻人怎么看这家智库的研究报告?

  英国的报纸列举了3位英国年轻人对这1万英镑的提议的看法。有人觉得这只是杯水车薪,也有人表示这些钱不一定能物尽其用。29岁的伦敦女孩尼肯·格瑞(Nikeh Gray)说:“我会给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没有任何限制的话,这些钱会在一个月之内消失,但是有了限制的话,这将怎么帮助我呢?对于存款来说,1万英镑远远不够,但是在我30岁之前,我还不想去买养老金,我不会过早考虑这些事。但是如果没有限制,我会(拿着这些钱)直接去Selfridges商场。”

  23岁的玛蒂尔达·摩根(Matilda Morgan)说:“在25岁时拥有这么多的钱,会改变你买房子的能力。也许你可以把钱存起来。老一辈人不理解的是,过去最低工资可以帮助人们暂时度过一段时间,但现在情况并非如此。几年前我放弃了买房子,因为我意识到我永远都买不起房子。

  21岁的罗里·蔡尔兹(Rory Childs)则说:“我会用这些钱来学音乐,但这也不会帮多大忙,大概能付两个学期的学费。“千禧一代”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许多孩子认为,这个世界欠他们的,因为他们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曾被承诺说,他们可以做任何事。21岁的罗里·蔡尔兹担心的是,很多人拿到这1万英镑后,打算成为一个企业家,然后这些钱就打了水漂。他说,“作为千禧一代的一员,我有些尴尬”。

  实际上,中国与世界性的问题是一样的,社会上弥漫着对“千禧一代”的强烈不满。城市的完善——这包括城市化、再城市化以及城市品质的提升,都意味着城市中各种服务和资产价格的快速上升。各种价格的上升导致了成本的大幅上升,人们用部分人的盈利和赚钱来掩盖针对大部分人的成本上涨,造成了千禧一代,以及前千禧一代,再前……几乎所有人的不满,只是他们的表现形式大为不同。他们既无法掩盖,也无法漠视这一切。至于解决问题的途径只有两个,一个是改变人,一个是改变城市,也就是改变我们的世界。所以,这实际是一个选择问题,而不是千禧一代的问题。

  发钱肯定解决不了“千禧一代”的问题,这种格式化的社会问题,人们总是倾向于搁置,直到它最终无可避免的爆发。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