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医的老底,宣布中医的死刑

徐政龙 转载自 天涯论坛 | 2018-09-11 10:2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黄帝内经 低级错误 

 

揭开中医的老底,宣布中医的死刑

原发表者:刘凤飞

重编:徐政龙

2010-08-11 22:22:00

天涯论坛

 

 

《黄帝内经》知识水平达不到当今小学四年级的数学和科学水平。

1.《黄帝内经》在数学上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

《黄帝内经》是中医派教徒最神圣的经典,前几年还拍了一部纪录片就叫《黄帝内经》。那部纪录片是这样吹嘘《黄帝内经》的:“今天西方发达国家刚刚兴起的如医学地理学、医学心理学、气象医学、时间医学等先进学科,却在2500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得到了极为完善的表述。当今世界上,还找不到一部著作能像《黄帝内经》这样,将哲学、医学、养生学、地理学、天文学、气象学、数学、心理学、甚至美学、乐理等等学科融会贯通、凝聚一体;还难以找到一部像《黄帝内经》这样独一无二的、天才的、博大精深的生命科学巨著。这是一部不朽的奇书,至今仍在指导着中医理论研究和临床实践。”

“揭开中医的老底,宣布中医的死刑:《黄帝内经》在数学上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这篇文章是我这几年业余研究《黄帝内经》的成果结晶,主要揭露《黄帝内经》的数学水平。根据这篇文章在百度帖吧的反应来看,中医粉丝提不出什么像样的反驳意见。也许在天涯论坛里有中医高手,不过我认为他们也不能有理有据地反驳本文。

各位看官,如果你同意本文的观点,请顺手把它顶起来,让更多的人认识中医的真相,让中医的死刑早点得到执行。

 

2.五十营的错误

 

《黄帝内经-灵枢-五十营》全文不长,转录如下:“黄帝曰:余愿闻五十营,奈何?岐伯答曰:天周二十八宿,宿三十六分,人气行一周,千八分。日行二十八宿,人经脉上下、左右、前后二十八脉,周身十六丈二尺,以应二十八宿,漏水下百刻,以分昼夜。故人一呼,脉再动,气行三寸,一吸,脉亦再动,气行三寸,呼吸定息,气行六寸。十息气行六尺,日行二分。二百七十息,气行十六丈二尺,气行交通于中,一周于身,下水二刻,日行二十五分。五百四十息,气行再周于身,下水四刻,日行四十分。二千七百息,气行十周于身,下水二十刻,日行五宿二十分。一万三千五百息,气行五十营于身,水下百刻,日行二十八宿,漏水皆尽,脉终矣。所谓交通者,并行一数也,故五十营备,得尽天地之寿矣,凡行八百一十丈也。”

王洪图的【白话解】:“黄帝说我想了解经脉之气在体内运行五十个周次的情况。岐伯回答说周天有二十八星宿,每个星宿之间的距离是三十六分。人体的经脉之气一昼夜运行五十次,合一千零八分。在一昼夜中太阳的运行周历了二十八星宿,分布在人体上下、左右、前后的经脉,有二十八条,周身经脉的长度是十六丈二尺,与二十八星宿相对应。用铜壶漏水下一刻为标准来划分昼夜,计算经气在经脉中运行所需的时间。人一呼气,脉跳动两次,经气运行三寸;一吸气,脉又跳动两次,经气又运行三寸,一个呼吸过程,经气运行六寸,十次呼吸,经气运行六尺,太阳运行二分。二百七十次呼吸,经气运行十六丈零二尺,其间气行上下,贯通八脉,运行一周,水下二刻,太阳运行二十分多一点。五百四十次呼吸,脉气在全身运行两周,水下四刻,太阳运行四十分。二千七百次呼吸,经气运行十次,水下二十刻,太阳运行五个星宿零二十分。一万三千五百次呼吸,经气在体内运行五十周次,水下一百刻,太阳运行遍二十八星宿,铜壶里的水都滴漏尽了,经气也正好运行五十个周次。前面所谈经气的相互交通,就是指经气在二十八脉运行一周。如果人的经气保持一昼夜运行五十个周次,人就能够享尽天然的寿命。经气在人体运行五十周次的总长度是八百一十丈。”

这是《黄帝内经》里貌似科学的一篇论文,说的是正常人一昼夜呼吸总数为13500次,换算为每分钟呼吸9.375次,每次呼吸6.4秒。这篇论文说呼吸一次脉动四次,换算为每分钟脉搏37.5次。

这一段还暴露出一个问题,就是《黄帝内经》这篇论文的作者算术没学好。

已知:一昼夜呼吸13500次,一昼夜等于28宿,一宿等于36分,求解:呼吸10次、270次、540次、2700次各需要几宿几分?

正确答案:0.75分、20.2分、40.3分、5宿21.6分。

《黄帝内经》作者给出的四个答案竟然错了两个(2分、25分、40分、5宿20分)。

《中医大学生基本功训练丛书-临床常用数据精选》记载道:“成人不同体位呼吸频率:卧位14-16/min,坐位16-18/min,立位18-20/min;休息时15-18/min;成人女性比男性稍快2-4/min。…… 正常脉搏。1. 成人脉率:60-100/min,平均72/min2. 婴儿脉率:安静时130-150/min,睡眠时70/min,哭闹时180/min; 3. 老年人脉率:老年人较慢,平均55-60/min。”由《五十营》推导出的脉搏数37.5次严重偏低,低到生命垂危的程度。

《临床常用数据精选》记载道:“(脉搏)传导速度:7-10m/min。”由《五十营》推导出的血气运行速度约为1.3 m/min

初中《生理卫生》第四章有关血液循环的内容中提到:血管中的一滴血通过一条完整的循环途径约需20秒。按这个速度计算一下:一天之内血液循环次数约为4300次。由《五十营》给出的一天之内血液循环次数为50次。

《临床常用数据精选》记载道:“脉率与呼吸的比率:新生儿3:1<53:1-4:1, 5-124:1,成人4:1。” 由《五十营》给出的脉率与呼吸的比率为4:1

综上所述,《五十营》除了脉率与呼吸的比率这个数据正确之外,其他一大堆人体生理数据都是错误的,这样胡编乱造的论文竟然成为中医的经典,可见从古到今中医的智慧有多高了!

《五十营》这篇论文体现了中医的典型特征:不认真观察记录人体生理数据,却喜欢根据零星片面的数据任意发挥。

 

3.卫气行的低级错误

 

《黄帝内经-灵枢-卫气行》全文比较长,只转录第一段:“黄帝问于岐伯曰:愿闻卫气之行,出入之合,何如?岐伯曰:岁有十二月,日有十二辰,子午为经,卯酉为纬。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昴为纬,虚张为经。是故房至毕为阳,昴至心为阴,阳主昼,阴主夜。故卫气之行,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夜行于阴二十五周,周于五脏。是故平旦阴尽,阳气出于目,目张则气上行于头,循项下足太阳,循背下至小指之端。其散者,别于目锐眦,下足少阳,注小指次指之间。以上循手少阳之分,下至小指之间。别者以上至耳前,合于颔脉,注足阳明,以下行至跗上,入五指之间。其散者从耳下下手阳明,入大指之间,入掌中。其至于足也,入足心,出内踝下,行阴分,复合于目,故为一周。是故日行一舍,人气行一周与十分身之八;日行二舍,人气行三周于身与十分身之六;日行三舍,人气行于身五周与十分身之四;日行四舍,人气行于身七周与十分身之二;日行五舍,人气行于身九周;日行六舍,人气行于身十周与十分身之八;日行七舍,人气行于身十二周在身与十分身之六;日行十四舍,人气二十五周于身有奇分与十分身之二,阳尽于阴,阴受气矣。其始入于阴,常从足少阴注于肾,肾注于心,心注于肺,肺注于肝,肝注于脾,脾复注于肾为周。是故夜行一舍,人气行于阴脏一周与十分脏之八,亦如阳行之二十五周,而复合于目。阴阳一日一夜,合有奇分十分身之四,与十分脏之二,是故人之所以卧起之时有早晏者,奇分不尽故也。”

王洪图的【白话解】:“黄帝问岐伯说我想听你谈一谈卫气在人体是如何运行的,什么时候出于体表,什么时候进入体内,又是在什么地方会合的?岐伯说一年有十二个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子位居正北方,午位居正南方,连接南北的竖线为经,卯位居正东方,酉位居正西方,连接东西的横线为纬。天体的运行环周于星宿,分布在东西南北四方,每一方各有七个星宿,四方共计二十八星宿。东方的房宿与西方的昴宿为纬,北方的虚宿与南方的张宿为经。太阳从东方的房宿沿黄道经过南方到达西方的毕宿,时间是卯、辰、巳、午、未、申六个时辰,这六个时辰是白天,属阳;太阳从西方的昴宿,沿黄道经过北方到达东方的心宿,时间是酉、戌、亥、子、丑、寅六个时辰,这六个时辰是夜晚,属阴。一昼夜中,卫气在体内运行五十个周次,白天行于阳分二十五个周次,夜间行于阴分二十五个周次,并周行于五脏之中。在早晨的时候,卫气在阴分的循行过程结束,卫气从目进人阳分,眼睛也就睁开了,然后,卫气从目内眦上行于头部,沿项后足太阳膀胱经的通路下行,再沿背部向下行,到足小趾外侧端(至阴穴)。其中散行的部分,从目外眦分出来,沿手太阳小肠经下行,至手小指外侧端(少泽穴);另一条散行的部分,也从目外眦分出,沿足少阳胆经下行注入足小趾与第四趾之间(窍阴穴)。卫气又从上部循手少阳三焦经所过的部位向下行,到手小指与无名指之间(关冲穴)。从手少阳别行的部分,行至耳的前方,会合于颔部的经脉,注入足阳明胃经,向下行至足背,散入足五趾之间(厉兑穴)。还有另一条散行的分支,从耳部下方,沿手阳明大肠经下行,人于手大指和食指之间(商阳穴),再进人手掌中间。其中运行到足部的卫气,进入足心,出于内踝,再人足少阴肾经,由足少阴经行于阴分,沿着从足少阴经分出的阴脉向上行,又会合到目,交会于足太阳经的睛明穴。这就是卫气运行一周的顺序。因此,卫气依照天体昼夜间的运动时间而同步运行。太阳运行一星宿的时间称为一舍,卫气在人体循行一周又十分之八。日行二舍,卫气循行三周又十分之六。日行三舍,卫气循行五周又十分之四。日行四舍,气循行七周又十分之二。日行五舍,卫气循行九周。日行六舍,卫气循行十周又十分之八。日行七舍,卫气循行十二周又十分之六。日行十四舍,卫气循行二十五周及余数的十分之二。这样,太阳运行周天的二分之一,由白天进入夜间,卫气也由阳分进入阴分。刚刚进入阴分时,由足少阴肾经传注于肾脏,由肾脏注入心脏,由心脏注入肺脏,由肺脏注入肝脏,由肝脏注入脾脏,由脾脏再传注到肾脏而成为一周,和白天卫气行于阳分二十五周一样,夜间行于阴分也是二十五周。所以,夜间太阳运行一舍的时间,卫气在阴分也是运行一周又十分之八弱,卫气在阴分循行二十五周以后,出于目内眦而进入阳分。一昼夜卫气在人体运行五十周次,可是按照上述每舍卫气运行一周又十分之八弱计算,太阳运行二十八舍,卫气循行共计为五十周又十分之四,这样就有一个十分之四周的余数,包括阳分的十分之二周和阴分的十分二周。因此,平时人们入睡和醒来的时间有早有晚就是这十分之四周的余数造成的。”

《卫气行》这篇论文的主要问题:

1)把一天平分为白天和夜晚,并且把白天都算成清醒时间,把夜晚都算成睡眠时间。这种简单刻板的划分方法严重不符合昼夜变化的实际情况,也不符合人类的实际活动情况。

2)岐伯这套长篇大论前后自相矛盾。前面刚说了“一昼夜中,卫气在体内运行五十个周次,白天行于阳分二十五个周次,夜间行于阴分二十五个周次,并周行于五脏之中。”,白天卫气运行于阳分,夜晚卫气运行于阴分;紧接着说明了白天卫气行于阳的详细路径,在白天的路径里却包括了阴分(“其中运行到足部的卫气,进入足心,出于内踝,再人足少阴肾经,由足少阴经行于阴分,沿着从足少阴经分出的阴脉向上行,又会合到目,交会于足太阳经的睛明穴。”)。这套玄虚的卫气循经运行图说得真真切切,但是今天的中医却无法证明。

3)数学计算出现严重的低级错误。

已知:一天等于28宿,人体内一天气行五十周。求解:每宿气行多少周,14宿气行多少周?28宿气行多少周?

正确答案是:每宿气行1.785714周,14宿气行25周,28宿气行50周。

《卫气行》给出的答案是每宿气行1.8周,14宿气行25.2周,28宿气行50.4周。

黄帝内经的作者根本不明白四舍五入累积误差,而且在发现答案明显跟已知条件对不上号后,不拒绝错误答案,不分析错误原因,反而对明显错误的答案进行胡乱解释,企图自圆其说,不料却留下了流传千古的笑话!黄帝内经的作者脑子里简直是一团浆糊,以现在的水平来比,黄帝内经作者的数学水平只有四年级小学生的水平,而且还是四年级差等生的水平。一个连如此简单的数学题都整不明白的糊涂蛋,绝不可能整明白错综复杂的人体医学问题!

《卫气行》这篇论文体现了中医的典型特征:缺乏逻辑思维,顾头不顾腚地胡说八道;数学很差劲,却偏喜欢发挥数理。

总而言之,《黄帝内经》绝不是“天才的、博大精深的生命科学巨著”,小学四年级的差等生不可能写出高水平的医学论文!

 

4.地理不容左撇子?

 

《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记载道:“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帝曰:何以然。岐伯曰:东方阳也,阳者其精并于上,并于上,则上明而下虚,故使耳目聪明,而手足不便也。西方阴也,阴者其精并于下,并于下,则下盛而上虚,故其耳目不聪明,而手足便也。故俱感于邪,其在上则右甚,在下则左甚,此天地阴阳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黄帝内经》作者认为:右眼视力比左眼视力好的人属于天理难容,左撇子的人属于地理难容,这两类人不符合天地阴阳的大道理。

 

5.脑渗为涕肺为涕?

 

《黄帝内经-素问-宜明五气篇》记载道:“五藏化液:心为汗,肺为涕,肝为泪,脾为涎,肾为唾,是谓五液。”

《黄帝内经-素问-解精微论篇》记载道:“泣涕者脑也,脑者阴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涕。志者骨之主也,是以水流而涕从之者,其行类也。夫涕之与泣者,譬如人之兄弟,急则俱死,生则俱生,其志以神悲,是以涕泣俱出而横行也。夫人涕泣俱出而相从者,所属之类也。”

到底是脑渗为涕还是肺为涕?《黄帝内经》各篇论文作者各说各话,互相矛盾。后世信徒,基本上采取“不争论”的原则,各取所需,很少评论谁对谁错,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稀里糊涂。稀里糊涂的理论,稀里糊涂的治疗,稀里糊涂的痊愈。

现在上过初中的都知道,之所以哭泣时鼻涕眼泪齐流,是因为它们的来源相同,都是眼泪!《黄帝内经》的两篇论文都是胡扯!

 

6.大病死者十有六

 

《黄帝内经-灵枢-岁露论》记载道:“黄帝曰:虚邪之风,其所伤贵贱何如,候之奈何?少师答曰:正月朔日,太一居天留之宫,其日西北风不雨,人多死矣。正月朔日,平旦北风,春,民多死。正月朔日,平旦北风行,民病多者,十有三也。正月朔日,日中北风,夏,民多死。正月朔日,夕时北风,秋,民多死。终日北风,大病,死者十有六。”

《黄帝内经》这篇论文的作者在两千多年前就对流行病资料进行了统计分析,根据以往的统计资料,对未来的流行病情况进行预测。《黄帝内经》时代的统计资料显示,当流行病最严重时,病死率高达百分之六十。可叹的是,中医信徒至今却不愿意对病例资料进行统计处理。中医信徒还经常吹嘘什么“中医保护了中国人,避免了因瘟疫而导致的大规模死亡。”这跟《黄帝内经》记载的说法完全对不上号!

历史旁证。张仲景《伤寒论-伤寒卒病论集》记载道:“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

 

7.“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真相

 

《黄帝内经-素问遗篇-刺法论》记载道:“黄帝曰: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梁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天牝从来,复得其往,气出于脑,即不邪干。气出于脑,即室先想心如日,欲将入于疫室,先想青气自肝而出,左行于东,化作林木;次想白气自肺而出,右行于西,化作戈甲;次想赤气自心而出,南行于上,化作焰明;次想黑气自肾而出,北行于下,化作水;次想黄气自脾而出,存于中央,化作土。五气护身之毕,以想头上如北斗之煌煌,然后可入于疫室。又一法,于春分之日,日未出而吐之。又一法,于雨水日后,三浴以药泄汗。又一法,小金丹方:辰砂二两,水磨雄黄一两,叶子雌黄一两,紫金半两,同入合中,外固之,地一尺筑地实,不用炉,不须药制,用火二十斤煅之也;七日终,候冷七日取,次日出合子,埋药地中,七日取出,顺日研之三日,炼白沙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日望东吸日华气一口,冰水下一丸,和气咽之,服十粒,无疫干也。”

如何才能“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篇论文隆重推荐的第一功法为五色气功,想象用青气、白气、赤气、黑气、黄气等五气护身,另加想象头顶北斗星,然后即可安全进入疫区。这一功法听起来很像义和团刀枪不入的功法。后世信徒念念不忘“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句咒语,经常向不明真相的群众宣扬,但从不推广五色气功大法,即使在非典时期,也对这等功德无量的济世大法秘而不宣,实在是愧对黄帝!

这篇论文隆重推荐的另一大法为小金丹法,通过很复杂的工序,制作出小金丹,服用方法也很讲究,据说服用小金丹之后即可达到免疫效果。现在看来,小金丹法实际上是古代人对疫苗充满渴望的幻想。

 

8.“不治已病治未病”的真相

 

《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记载道:“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当病人来到面前时,医生不可能对病人说什么“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混帐话,那等于承认自己医术太差,无法医治眼前的病患。就像车坏了,我们到修车铺去修车,修车铺的人说:“我们这儿不修已经坏了的车,只修还没坏的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会给他念念三字经的。《黄帝内经》之所以如此有名,绝不是因为提出了“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预防原则,而是因为提出了“治已病”的各种方法。《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对“不治已病”进行了明确的反驳,指出“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记载道:“或言久疾之不可取者,非其说也。夫善用针者,取其疾也,犹拔刺也,犹雪污也,犹解结也,犹决闭也。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9.放血疗法及血灵

 

《黄帝内经-灵枢-癫狂》记载道:“治癫疾者,常与之居,察其所当取之处。病至,视之有过者泻之,置其血于瓠壶之中,至其发时,血独动矣,不动,灸穷骨二十壮。”

从这篇论文可以明显看出,黄帝内经时代的众多针法中有不少放血疗法。这一段还记载了一个有趣的血灵实例:对癫狂病人实施放血疗法,把放出来的鲜血存放在葫芦里,等到病人再次发作时,葫芦内的血自己会动。

 

10.胎儿脉道不通血气不行?

 

《黄帝内经-灵枢-经脉》记载道:“黄帝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谷入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

这一段也是后世信徒津津乐道的黄帝高论。众所周知,婴儿出生以后几乎立刻放声大哭,然后剪脐带、洗澡、穿衣服,然后才吃奶,难道在吃奶之前婴儿的脉道还没通、血气还没运行?出生前几个月胎儿在子宫内就伸胳膊踢腿,难道那个伸胳膊踢腿的小胎儿脉道不通、血气不行?

 

结语

 

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我对黄帝内经一书只是简单翻了几页就没有兴趣继续看了。反而让我一种强大的好奇,这本书是不是上帝写的,或者是某个特别的神人写的,实际上既不是黄帝写的,也不是神人写的。这里不得不说到,中国人从来都忽视人的价值,忽视一种平等性,总觉得某些集大成者必是上帝的安排,一般凡夫俗子不可能达到。实际上人生来就应该是平等的(不是相等的),在某种合适的体制下人的某些方面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从而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完成超越前人的使命。中医确实能够治疗一些疾病,但是我依旧认为中医绝对不是科学,充其量是一种玄学和迷信。真正的科学和学科是后人逐渐完善或者直接推翻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努力而进步的。对于权威和领袖的盲目崇拜,甚至视为神除了奴性这个词语,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什么词语更加合适能够说明。在实证的基础上:信条是用来怀疑的,不是用来信奉的;权威是用来蔑视的,不是用来崇拜的。一个民族能够进步,重要的能够把自己也当做人类中平等的一员,在某种合理的体制下不断发掘自己的潜力,不断实践自己作为一个人而不是奴才应该具备的价值。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其在于平等,互相尊重,认可自己和别人的价值,敢告诉自己,自己既然从事这个方面的工作,就敢有超越前人的勇气。中医和整个中国文化的最可悲之处就在于:奴性——缺乏独立的思考和批判精神。

 

原文网址

http://bbs.tianya.cn/post-free-1959931-1.

徐政龙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8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0多篇,读书评论42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体物…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