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最大的伪科学

徐政龙 转载自 丫仔仔的360DOC | 2018-09-18 09: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骗术 中医 糟粕 伪科学 

 

中医是最大的伪科学

2018-09-17

转自 丫仔仔的360DOC

 

 

中医是最大的伪科学 揭开中医的骗术本质

 

科学没有国界,也不属于某个民族所特有。医学科学也应该只有一种,没有中西方之分。所以我不同意把现代医学称为西医。西医应该用于指现代医学诞生之前流行于西方国家的医术。现代医学虽然是从西医发展来的,但是作为现代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已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吸纳了世界各国包括中国人的贡献。既然我们不再把科学称为西学,就不应该把现代医学称为西医,更不应该相信在现代医学之外还另有一套可与之分庭抗礼甚至还超过它的医学科学体系。 我觉得应该让他们了解医药科学的一些基本理念和方法,更清醒、理性地看待中医药。 中医理论与现代科学格格不入,虽然有许多人幻想将来有一天中医理论会被纳入科学体系,甚至被用来拯救现代医学,但是那仅仅是一种幻想,我不认为它有可能实现。世界上各个民族(包括西方民族)在历史上都有过自己的一套医疗理论,它们也都被排斥在科学体系之外,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自己民族的传统医学就会是个例外。

为中医药辩护的一个常见理由是说它是“经验科学”,是几千年的经验结晶,云云。我们切不可因为某种东西流传了千百年,就认为它必定有效。风水、算命、巫术同样流传了千百年。口口相传的经验往往是靠不住的,含有捏造、夸大成分,或有意无意地进行了筛选(只注意成功的病例而忽视失败的病例)。许多疾病的疗效也不可能通过经验摸索而确定下来。 历代名医在医案中津津乐道自己曾经用什么处方治好了某个病人,患者在文章中现身说法介绍自己如何得益于某种药物,这些在现代医学看来都没有价值,因为就药物、疗法的疗效而言,个案没有一点说服力。某个患者吃了某种药物之后病好了,并不等于就是那种药物真的发挥了作用。它可能是自愈,许多疾病本来不吃药也可以自愈;可能是心理暗示的结果,许多疾病的相当一部分病人在吃了无药性的“安慰剂”之后也会痊愈;甚至可能是误诊,病人本来就没病。 因此,要确定某种药物的疗效,必须在做了大量的临床试验、进行统计之后才能确定。而且临床试验必须采取双盲方法,并有安慰剂对照组。据我所知,没有哪一种中药已完全通过了如此严格的临床试验,而现代药物(也就是所谓“西药”)一般都要经过这样的临床试验才会获准上市。如果以“个体化治疗”为借口自欺欺人,拒绝临床试验,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现代医学承认不同的人之间存在个体差异,药物往往只对一部分病人、而不是全部的病人都有效,所以才需要做统计。但是现代医学并不认为个体差异会大到每个人都只能用特定配方的药的地步。一个真正有效的药应该是对相当多的人都有效的。 有些药物虽然对治疗疾病有良效,但是由于毒副作用过强,也无法使用或必须慎用。中医虽然有“是药三分毒”的说法,但是这只是一句废话,对某种药物究竟有什么毒副作用,服用后会对身体器官造成什么样的损害,基本上是一无所知。对那些急毒、剧毒药物,靠经验还可能发现,但是对那些毒副作用要较长时间才能表现出来的慢性毒,例如药物导致的癌症、肝病、肾病、心血管疾病,凭经验根本不可能发现,必须靠动物实验、临床试验、流行病调查才能查出来。近来靠现代医学方法才发现许多被中医认为无毒的中草药有强烈的毒副作用。龙胆泻肝丸能导致肾衰竭,只是一个著名的例子。实际上,还有许多药典记载“无毒”的中草药被发现能导致肾衰竭、癌症、胸腺萎缩、重金属中毒、畸胎。

 《 中医药的丧钟:申报世界遗产 》 作者:面冷心热  据悉,中国传统医药(以下简称中医药)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今年正式启动。中医药的丧钟,至此真正敲响。 任何智力正常的人,一旦不幸染病,第一反应是求诊大医院,现代化的大医院。或者直说,找西医。时至今日,残酷的事实是,只有幻想长生者、无病呻吟者或病入膏肓者,才眷顾中医。 不可否认中医药的辉煌过去。正如我们惊叹一只精美绝伦的出土周鼎。不过,这只周鼎无论如何美轮美奂,也无论你何等富有,除非你臭显摆,否则你绝不会用它燉肉。因为它不如现代炊具好使。 中医药的处境,与这类出土文物无异。因此,申请保护是上上之策。 事实上,中医的理论和方法,以现代科学的眼光看,几乎就是巫术。 比如诊断方法,中医无非用连个黑箱方法都算不上的“望闻问切”。这是我们没有解剖知识的祖宗,能想到的且“能用”的诊断办法。从医的祖宗们不懂解 剖,实在应该怪罪定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怎么怎么的那些臭规矩的酸儒祖宗们。反观现在,几乎任何一个三甲医院,都可以用内窥镜无孔不入地,或用CT MRIPET等不伤皮肉地,揭开你“五腑六脏”的秘密,追寻你的病根。 至于中药,如果被实践证明有效,现代科学就一定能把它的有效成分搞清楚,然后设计合成工艺,然后批量生产,造福大众。青蒿素就是个精彩的例子。可惜这样的例子太少( 事实上只有一个---祥见《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为“西药”的“中药”》)。 当然我们不能怪祖宗,因为他们生活在过去。但是,认定祖宗比自己高明的子孙,一定是让九泉之下的祖宗绝望得吐血的子孙。 保护中医药,常常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中医从业者、还有“主管部门”的口 号。一件事物,如果需要保护,就意味着它没有自我生存能力,不借助外力保护,只有等死。难道不是吗?! 世上总有幻想长生者、无病呻吟者或病入膏肓者,而现代医学,却又非常自卑又诚实地宣布自己能做的,仅仅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因此,中医从业人员不必担心饭碗。何况还有一批酒色过度又腰缠万贯的客人呢。问题是“主管部门”那批庸官,如果没有“保护民族传统文化――中医药” 的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岂不要下岗,如此怎生是好? 同一个病人,100个中医有100个“诊断”, 同一个诊断,100个中医有100个“方子”, 同一个方子,100个中医有100个“解释”! 100%的中医知道中医是伪科学, 100%的中医是100%的骗子, 骗100%的病人!

1、中医是最大伪科学,国禁共倡百年大争论

1992年京城的几个“好事者”,包括司马南先生组织了当时国内最著名的一些气功大师表演,暗地里(所有气功师表演都拒绝有魔术师近距离观看—影响发功)邀请了几个魔术师及媒体记者参加。结果可想而知,所有表演都被戳穿。但作为国家级媒体和人民喉舌的CCTV仅是表示“以后春节晚会不再上演气功节目”。难能可贵,也仅此而已!国粹岂能怀疑,这不是艺术、不是学术,而是政治问题。这就是科学上的“凡是”,突破这个禁区,来自各反面的阻力更多更大,也更困难,其中还牵涉到很多人的、很不错的饭碗问题。

有人会说中药也有出口。但实际上中药出口只是作为“干蔬菜”使用。在国外一个药物的研究要经过10年左右的“药理理论—动物试验—志愿者试验—一期临床试验—三期临床试验”等环节。对比一下我们的中成药说明书,百病皆治而负作用只字未提。而我们的中医师可以说每人都是一个制药厂,而且不需要审批的各个环节,还可以随便增减药物的品种、重量。各位到药房窗口去看看“抓药”的情形:那杆称永远是平衡的(用手压着哪),“称”出来的药物用盘子随便就倒成108份的了。你如果愿意研究,还可以把某位专家的方子抄下来,你会发现:不论病人是乙肝还是不孕、肺癌、冠心病,所开处方几乎完全一样。你会感到不解。不过不要担心,效果肯定是有的。但你若是一个不太出名的专家想抄回去用,结果照样还是“不出名”。心理作用超出常人想像。

科学史就是发展史,而中医是越古老越正确。到21世纪,大学、研究生的教材还是2000年前的本草、《扁鹊》、《伤寒论》,与民间流传的祖传秘方治绝症一样的道理。任何创新都是离经叛道。同理,现在的中医疗效不好,也是由于“好的中医先生没传下来”(他又是怎样知道原来的是好的?)。而一旦医学(不指中医)有了新的进展,中医立即会借用最新的术语解释自己的理论,如20041027日健康报两位院士、博士的文章《探究中医证本质》就用了“基因”、“细胞因子”“表达”了中医的“证”的本质(论文未说明作者是如何将癌症患者、化验结果与中医的“证”一一对应出来的:是否在癌症{“西”医名词}诊断前、化验出结果以前就辩证了;还是上述结果出来才出来了模棱两可的“证”?)。

推荐两个网址:(“百度”搜索)“史海钩沉:鲜为人知—民国的一场中医废立之争”;文章2篇《动物入药的起源与医疗价值问题》,《人体哪里有什么‘经络系统’》; ***** 《针灸》 现在已是分子医学水平、纳米技术时代,用隧道显微技术可以逐个挪动分子(具有物质性质的最小粒子--我上学时的理论)。但却始终找不到经络存在的证据,虽然我们每隔 几年就不断推陈出新地发现了所谓证据,如“肥大细胞学说”、“红外同温学说”,但由于得不到科学界认可,不久也就销声匿迹了,我作为中国人也很难过。好在这并不会、一点也不会影响我们针灸治病,前提是,你得相信。因为老师教给了我们“阿是”穴。着重号,“随便扎那里都一样,扎下去问,疼不?啊!疼。那就是穴位。”这可不是天方夜谭。

文化革命时期,全国几百种杂志每月几千篇论文报道的“千真万确”的针刺麻醉开刀,请告诉我还有吗?北京某全国著名大学某项经过鉴定的试验论文,也很好,是说距离2000公里发功后,相距不到10米的一个接受发功的试管里的物质,“分子结构发生了变化”,比激光还准,切可以不顾地球的曲率。中国特色的咚咚很多,扯远了。气功我们都见多了,香功、甩手疗法、鸡血疗法、埋线疗法、红茶菌疗法、矿泉壶疗法、505神功元气带等等,谁能说没有疗效呢。如没疗效怎会有这么多人掏自己的腰包?去年一个电影《刮痧》我没看,据说是说在外国一华侨跟孙子刮痧被警察以虐待儿童罪处理的故事。有趣而又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央视15天前宣传的一个典型,一下岗女工培训了1000多名下岗女工,从事刮痧工作。我怀疑他们有医师执业证。还有今年一个非医学专业报纸揭露出来的、弄的卫生部很难看的“木通”事件。其实几十年前日本就反复报道、国内同行也大都知晓了,木通可大比率地造成肾衰竭。国内仅中日友好医院一个科(肾内科)一年就收治近100人因服用含木通的中药而致肾衰者。事情捅出来后,卫生部遮遮掩淹,反而怨患者不按时服药。(GOOGLE“木通事件") 类似“**中药可以使皮肤变白”、“**中药可以延缓衰老”等科研成果经常见诸于在我门的“医学”杂志上。这就带出了一个问题,即判断一个药物有没有疗效的标准。如果放在国外他们会将要检验的药物“予以定型”,例如装载一个胶囊里,然后按照“随机、双盲、对照、可重复”的医学科学试验的“金”标准判断。就是说参与试验的成百上千的人随机分为2组;外观、口味完全一样,谁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不是药(医生也不知道哪些人用的是真哪些人“假”药),得出结果再按照统计学方法检验其有效性(统计学意义)。但中医“拒绝对照”,拒绝检验!,中医从不搞检验,也永远不会搞对照(一检验对照就玩完),因为中医的核心特点就是“辩证施治”,既每个人的“证”都不同,“都”的意义在于没法对照。因而别人学不会也就在所难免了。

中医的基础是《易经》中的阴阳五行八卦("百度'搜索:大学教材《中医学基础-第二章 阴阳五行》)...而也就不难理解开刀后就破元气了,气功等概念了。元气可以解释阴阳五行中的一切问题...世界各国的传统医学能保留下来的--成为官方医学的,就我们这块地方、这种民间医学一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且到了21世纪还是一个在外国官方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因为所有老外的传统医学如印度医、希腊医、俄罗斯医、德意志医、法兰西医、西班牙医等等等等都无一例外的让位于现代医学,他们的草药,经现代科学技术检验有效的,就按照现代医学的原理分类收归“西药”“存档”应用了。说有有效的物质都可以写出结构式、分子量,但不一定可以“化学合成”(化学合成也不等同于副作用)。像治疗二型糖尿病必须的 胰岛素就必须从动物(如基因重组细菌)提取,治疗癌症的紫杉醇就必须从我国*级保护植物紫杉树提取。外国的祖宗发现了吃杨树皮治头痛、发烧,现代就提取水杨酸,就是我们所吃的乙酰水水杨酸,也叫阿斯匹林,ASPIRINE。他们并没有再熬树皮喝。因为里面可能会有无用的、有害的物质。

至于中药的荒诞无稽、刮痧、气功、针灸荒谬,在本专栏、论坛我已有发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向前翻看。我始终认为,关心自己、自己家庭成员的身体健康的同志,应该买一套大学《中医学》(现在可以GOOGLE搜索《大众医药网,中医学基础 第二章 阴阳五行》大学教材),至少可以学会算卦、相面、占卜、看风水等非常使用的“知识”。

科学、真正的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外国的化肥到中国照样管用.原子弹有“中西”吗?医学只有真假,没有“中西”。《易经》是周朝写的,当时中国还在奴隶社会,能有多高超? 而后来人,对古人盲目崇拜,胡乱生发,更有人使用《易经》大搞迷信活动,而使用卦象搞“推演, 中医使用《易经》不着边际的“阴阳论”,不去客观解剖人体,认识人体。大脑在中医中是无用的废物,与消化无任何联系的脾反而成了消化器官。中医诊断中,完全是什么肾虚脾虚\阴虚火旺\心火肝火\元气中气等等玄虚的“证”,而没有明确的“病”名,这就是中医的所谓“辩证施治”的“辩证”。 各级中医医院,中医门诊不过是幌子、招牌省级中医院里面最多也只有12间中医门诊,其余全是CTB超、MIR、化验、手术、青霉素。而综合医院,没有中医科,就不够档次,不能评三级甲等医院,这是硬指标。

上面说的可导致肾衰的木通,是粗粉条样、海绵状的,甚至可以说是通心粉,想像一下他应有什么功能?对治水肿:比我们西医用的橡胶道尿管强多了,这东西插进尿道,水还不像海绵吸水样给吸出来。怎耐不知趣的非专业老记给捅出来,不光不治水肿(有肾性、肝性、心脏性水肿),肾衰以后水肿更厉害。紫河车---即孕妇的胎盘(多用动物的),治疗妇女不孕(想必新兴医院每天消耗很多胎盘,嗷,不对,中医叫紫河车)。鸡内金,就是鸡的胃,君不见,鸡吃石头,想像一下鸡内金的作用,对!可治疗消化不良。所有以上药物当然要给你编出来一套一套的理论--当然是“辩证施治”的结果,什么阴阳虚实、望闻问切(“辨证施治”的标签是58年通编教材时才加帖在“国粹”身上的)…同一个病人,一百个中医有一百个诊断;同一个诊断有一百个“方子”;同一个“方子”有一百个解释;同一个解释有一百种病“证”(中医没有确切病名,只有模棱两可的“证”)。

 中医总是拿个案说话,“某**人、某**病吃中药好了”,从不用(一验就玩完)现代医学的“金标准”即“随机、双盲、对照、可重复”验证是疾病自愈还是“暗示心理”发挥的作用。如众所周知的不治之症“乙肝”,虽然发病率10%,但在体检中阳性率却很少,就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病又在不知不觉中“自愈”了。解放前我国“人均寿命”(GOOGLE搜索)为33岁。开句玩笑话:猴子、老鼠到现在嘛药都不吃。解放前全国没一所中医学校,官方三番五次下令取缔旧医。反观我们,仅凭一人喜好、仅凭“中医学是宝库应努力挖掘加以提高”的指示,一夜之间上马了成百上千的中医学校、医院及至现在60年过去了,报刊上从未发表过怀疑中医等国粹的文章,即便出现了危害国家安全的FLK功,政府还是不愿否定国粹的种种神话。学贯中西(包括中西医)的鲁迅指出:“中华文化本是巫”。

《易经》阴阳五行八卦是中医的“精髓”,贯穿中医的诊断、治疗即所谓的辩证施治(GOOGLE大众医药网/《中医学基础 第二章 阴阳五行》大学教材,就像所有中医书所承认的,阴阳五行学说牵强,但实在没法,中医就这一个学说)。所谓阴阳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用大学老师的原话(就像中药方剂随地域不同而有很大变化一样,中医理论也不尽相同):金生水即水蒸气遇铁板变成水;水生木即万木生长离不开水;木生火;即木柴燃烧后生火;木生土,即木柴燃烧后变成土;土生金即“君不见沙土里面金光闪闪(有金)”。 相克:金克木即刀可砍木;木克土即木比土硬;土克水所谓水来土挡;水克火,即水可灭火;火克金即火能熔化铁。 然后形而上学唯心主义开始了:生拉硬拽,一一对应:(还是大学教授原话)拍拍胸部砰砰响故肺属金;看看心脏火红色故心属火,主神志(中医中大脑是无任何功能的废物);略。

中药名(GOOGLE),如你在大厚本的通用《植物学》上找不到,不要怀疑是盗版。中药名是为了顾名思义、顾名思疗效而起的。如防风--治外感风寒;远志--失眠、健忘、不安;夜交藤(何首乌的茎)--早泄;何首乌--秃顶、白发;合欢--烦躁、忧郁、失眠健忘;锁阳――治疗早泄、阳痿;下雨天常见的蚯蚓,叫地龙--清热、通略(家伙特能钻);淫羊藿--阳痿;肉苁蓉,(大学老师原话)“是沙漠上的骆驼撒下的精液后,长出来的植物”,所以--阳痿早泄;阿胶即驴皮,“味甘”,滋阴润肺;同是老龟壳,背壳叫鳖甲--入肝经;腹部的壳,叫龟板--味寒,入心、肾、肝经,滋阴;侧柏叶,即柏树(冬天不落叶而黑绿),北面、背阴处的叶--性寒,入肺、肝、可凉血,乌须发;续断(折断后藕断丝连)――治疗骨折;朱砂(重金属汞水银),可安神;芒硝,长在阴暗潮湿墙角的咚咚,--清热、润燥、泻火,去年药死近百人的胡万林(已提起公诉),用8印大锅熬芒硝水(不掺别的)不管什么病、绝症,都有效(不要有怀疑,气功、神水、香灰都治病--只要相信)。

一个药物是否有效,科学界必须经过“金标准”即“随机、双盲、对照、可重复”,就是说,成百上千(太少不行)的人随机分为2组,谁都不知道吃的是不是药,结果、可验证的客观结果(不是感觉等摸不着的)进行统计学分析,如效果有统计学意义,还须:你用着行,我用着管用才叫“行”,如果光你用这个法行,别人一用就不行,那不叫有效。注意,“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中医拒绝对照、拒绝检验,它一定要(至少声称是)“辩证施治”,既同是头疮,甚至用的是一个方子,病人A用的方,病人B再用老先生要增减1--2味药,或增减1--2克重量(至少声称是这样,以达到这样的目的:你不要说无效,是你辩的证不和我一样--对国内同行、国外怀疑者)。科学、真正的科学是没有国界的。APC,外国的化肥在中国照样管用,物理、化学、原子弹有“中西”吗?作为自然科学的医学有“中”“西”之分吗?

2、不抛弃中医是中国愚昧的标志之一

目前除了中国,事实上全世界都抛弃了中医理论。在西方,“中医”不是医生,没有处方权。谁胆敢在自己的名片或门牌上写“医生”MD是要受处罚的!也没有中医医院、诊所,只能叫“技术咨询公司、贸易公司”什么的。中药只能以“食品或食品添加剂”销售;国外无“补品、保健品”之说,西洋参亚洲以外的老外是不吃的,全部出口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地区。除非出现健康问题的报告,一般不仅对食品进行登记。中成药的包装也“内外有别”--没有“保健”“滋补”,更没有医疗作用。FDA近百年的研究彻底否认了人参有任何特殊营养!在国外有结社自由,成立注册一个组织(不管叫什么国际性和区域性的中医药学术组织)是很方便的,你可以说国外有什么中医研究组织,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以前不是有人在香港(一国二制,它虽非国外却也是资本主义)注册一个什么世界科学组织。在国外出版自由也是很充分的,登出点文章也是小意思。你去翻一下世界华文报刊,还有不少命理(算命)、阴阳(风水)的文章、广告,你倘若以为中国的道家已经在外国发场光大那你就错了。 无论怎么说都没有用,中医是无法得到其他现代学科的证实,所以萧条是不可避免的,不仅已经发生,而且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文明的发展会越来越萧条。 所谓中药出口更是子虚乌有、瞒天过海!难道从植物、动物提取药物就叫“中药”?APC也是从植物中提取的,应该叫“哪国医”?印度发现 “金鸡纳”植物具有抗疟作用并进而提取出化学药物“氯奎”,难道就叫“印医印药“?从中国进口小麦、大豆可(提取药物维生素、氨基酸等)、中国从国外进口素菜、植物该叫什么药?从植物提取有效化学药品各国都在做。截至目前,我国只有70 年代成功从“引陈”中提取了“化学”抗疟药“青蒿素”――见《第一个成为西药的中药》}

3、糟泊永远是糟泊

我是一个中专学中医,大学改学西医的医生,有很多东西困扰着我,如果中医却有其独到科学之处,该保留的保留,对人类也是好事。 对于支持中医有其合理性的人,我请问几个问题。

一)你承不承认任何事物只有一个真相,其他的都是表象?(真理只有一个)如果承认为什么放在医学上就要对同一事实有两种解释?说什么西医理论认为怎样怎样,中医理论则认为怎样怎样?

二)为什么中医拿手的疾病总是在疑难杂症,现代医学棘手的方面?在征服某一疾病前现代医学总是说我们对此还无能为力,而中医有不能解释的病症吗?有不能进行治疗的疾病吗?没有,什么都能说个子丑寅来,但是一旦现代医学攻克该疾病或者对该病发病机制基本掌握,中医对该病的解释及治疗方法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类历史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结核,天花,细菌感染,血吸虫病,胆囊炎,阑尾炎,疟疾,疝气,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而这些疾病历史上的医生和他们较量时全部失败,总之,中医不应该因为该病更难治而具有优势,这和人类的认知特点相反!

三)几千年前的黄帝内经、伤寒论是不是没有错误?任何知识(暂不说他是不是科学,因为有人说不能用科学标准来要求中医理论)总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可是中医好像是理论在前(几千年前),然后用书上的东西指导后面几千年的治疗?为什么现在的中医学校教材要用几千年年的黄帝内经及伤寒论做根本?难道理论是不发展的吗,认识是不发展的吗?时代在变化,就是人本身也是在变化的,环境也是在变化的,疾病也是变化多端,中医理论的核心可从来没变,这是不是和人的认知特点违背?

四)你们如何看待中医关于脾是后天之本,肾是先天之本的理论?现代医学两个肾全部衰竭通过透析(只要有钱)就一直能活下去,欧洲有几十万人就是靠身边携带的那个小机器维持生命。脾切除的病人根本就没多大影响,先天后天之本都没了,他们又是怎样活下的?中医说脾补血,可现代医学证实了脾不过是储存血(同时有一定可以代替的免疫功能)的地方,红骨髓才是生血的地方,切脾不会导致贫血,这又如何解释?

五)经络是中医极其看重的东西,且不说解剖学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均没发现这东西的存在,我只是问问,四肢是集中穴位的地方,尤其是吹得神乎其神的脚底心,那可是又主心又主肾的,一个四肢截肢经脉俱断的人是不是不能活了?我看可活的好好的。

六)如何看待古代中医对疝气的解释?当然现在我们都知道了那是小肠等器官在体腔腹壁薄弱处的梗阻(“皮包肠子”),可古时呢,他们认为是气的淤滞,这种说法现在看来可笑,中医教材也修正了,可这只是一个例子,古时的人连这么简单表象直观的事实都认识不清,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他们对那些相当棘手相当隐蔽复杂之极的疾病的解释?

七)为什么全世界就只有中国把民族医药发展起来了呢(当然现在蒙医藏医苗医这些缺医少药人均寿命几十年前还低得可怕的地区的医药现在也正在壮大起来了)?如果你参考一下民国初年到现在的台湾又一次兴起的n次废除中医的法案,看看解放前中医全部撤出大学课程的事实你会想到,如果不是**党执政,如果不是毛主席异乎寻常的爱国热情和最高指示,中医在中国绝对会和在世界其他国家一样,只是作为自然医学的一个分支存在。所以如果你说存在必有其合理性是不对的,中国的很多东西存在与否不在于其合理而在于某些人的意愿。

八)历史上中国不是单独存在,还有很多国家都存在,这些国家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学?希波克拉底等很多医学大家的学说很多就和中国的五行学说相似,当16世纪现代医学伴随工业革命同时发展起来的时候,西方立刻进行了大胆的扬弃,保留了很多东西但删掉了更多的东西,但是从来现代医学就是一个整体,并没有分德医美医英医之说,凡是正确的就往里面放,不正确的就扔了,这和任何科学都是一样的,而中医很多东西是没法放进去的,如果不专门成立一门新医,那就只有等待死亡,于是在上世纪末,中医这一说法在中国诞生了,我想问的是,德国人从真菌中提取出青霉素这个是不是德医的?奎宁是不是印医的?中国建国来唯一一样自主开发的现代药品青蒿素,国际上从来没把他当中药,都承认是一样疗效良好的药品,只要疗效肯定,大家是会往那个医学大筐子里放的,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药物就只好留在中药筐子里,现代药物很多都是从植物中提取出来的,比如说都可喜(银杏叶提取的),头孢菌素是真菌类提取的,这些都没算是传统医药啊!

九)中医骨伤专家很津津乐道于他们的手摸心会的手法复位技法,全世界的医生不都是这样的吗?骨骼突兀则下压之,凹陷则抬起之,重叠则牵拉之等等等,这算是特色吗?笑死人了,这些算什么特色啊,小孩都知道。骨折的复位老百姓看起来很神秘,有些骨伤诊所的医生在复位时都要做很夸张的动作,技法,其实都是做样子的,说穿了,这其实是个机械物理的东西,你完全可以把骨头看成一根水泥棍,断裂了后将它复原,这需要技术吗?不需要,但是需要知识,你必须懂得这个水泥柱原来是什么样的,尽量复原得和原来一样?

十)关于虎鞭壮阳补肾壮阳的理论你们怎样解释?肾作为泌尿器官是如何壮阳的?是不是因为撒尿和那个是同一个出口?虎鞭在细胞及分子层次上和猪鞭有什么区别?阴茎根部和其旁边不远的腹肌作用于人体有那么大差别吗?我们知道睾丸里有性激素倒是有可能的,虎鞭里怎么会有?就算有性激素,我们高中就学过的蛋白质加热变性难道要推翻吗,激素是一种类固醇,同样加热要变性,为了中医的理论成立,很多物理化学理论是不是都要推翻?而是属于,一般要通过注射或舌下含化才能进入体内起作用。

十一)我如果得了胃癌,如果去找中医,我不给他说是什么病,他给我把脉,然后开药,我相信诊断不外乎这虚那虚这阳那阳上亢气滞不通等等,十个医生会有十个方子,是都对还是都错?我相信我会死去。你可能告诉我是我欺骗在先,应该告诉医生我的西医诊断,然后中医治疗,这样是很时髦的中西医结合,可是我想问你的治疗是祖传秘方吗?古时的人能懂得鉴别胃癌吗?他怎么区分胃癌胃炎胃溃疡胃功能失调?癌症就是现在也是个很难诊断的病,尤其是早期,需要做大量的检查,排除。古代人既然没治过癌症或者说他不清楚他治过的病人里面是否有癌症,它的方子我又怎么能相信? 她是这样表述的,她两年前发现了胃癌,中期了,做了四次手术!又经过了大量的化疗放疗,最后痛苦不堪的情况下吃了几个疗程中药,最后复查没有复发,于是她感谢中药,我就奇怪了,四次手术大量放疗化疗的功劳你为什么不感激?做手术放疗化疗本来就很痛苦,服中药期间你的痛苦减轻是由于没有继续放疗化疗手术的原因还是服中药的因素?癌症现在治愈率本来就大大提高了,癌症及时治疗正规治疗治愈的例子早已不是奇迹,现在的中国得了这类大病且有能力进医院的人有几个会只用中药,谁不是见什么抓什么,中药西药藏药手术化疗放疗一起上,可是好了的话大家都认为是中医的功劳,因为西医说过这是绝症,如果死了那是自然现象,好了就是奇迹,肯定就是中医的功劳,其实现代医学只是说晚期癌症是绝症,很多癌症是可以治好的,现在有些晚期癌症都可治好,如绒癌。

十二)有些朋友喜欢用效果说明一切,可是这个效果是通过大规模的采样还是某些人的现身说法?没多少年前中国的中央大报还在连篇累牍的说气功香功治好多少人,瑞士外交官的儿子听了带功表演一下子就从轮椅上站起来了这些报导,针灸推拿如何使植物人醒过来等等,我那时信惨了,中专时非要考中医,进了学校就被高年级的同学嘲笑又上当一个,读了半年退学读普高去了,后来考上医科大学。用个例代表整体本来就没多大意义,中医从来认为病是要治,不治不会好,可是西医认为(错了,不是认为,是认识到,我们祖国医学爱用认为这词儿),认识到很多疾病尤其是一些还搞不清楚的疾病有一定的自限性,比如说感冒,谁敢说能治好感冒马上去领诺贝尔奖,这病都是自己好的,药物只是让人减轻症状地顺利度过,能攻克感冒的话爱滋肝炎也不在话下了,病毒感染是人类还无法解决的痛。 再比如说肩周炎,具有明显的自限性,一般一年之内自己会痊愈,超过一年的肩痛就不是肩周炎了,很可能是慢性劳损或肌筋膜炎或颈椎病等等,可江湖医生包括很多老百姓哪个不是说唉呀我肩周炎已经好多年了,于是投入大量的钱财去医病,好了当然归功于药物,于是到处现身说法,没效也没谁到处说中药效果不好,因为有良知的西医会说你这病很难治好,但是通过锻炼营养有时病情会自动痊愈,这样的说法老百姓可不喜欢听,于是就不信赖。我相信说中药治好病的人都不是昧着良心乱说的,可是学过西医的人会告诉你,世上千千万疾病,70%有自限性,尤其是一些治疗比较麻烦但是又不是很致命的病种。真正的病来如山倒的大病,很难有自限性。这时中医药的效果也和消失的自限性同时消失了。 伟哥的临床试验进行了十几年才推出市场,开发经费达27亿美元,而我国大量中成药全部研发经费每年也不到几亿元,临床试验更是可怜,几个月到一两年就上市了,凭什么你就敢说你的疗效更好?西药从来不敢在名称上说治病功能,当初拜糖平(降糖药)进入中国时不得不改为拜唐萍这个可笑的名字只是因为名字里有个糖字,朴雪口服液为什么不敢叫补血口服液,因为它是西药!国家禁止药名取功能(一个题外话,我厌恶死了这个口服液的厂家,几毛钱一百片的硫酸亚铁做成口服液可以卖到几块钱一支,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国家为什么现在对那些没有治疗效果或无重大意义的药品的暴利市场的纵容的原因,包括大量中成药,有钱便是娘!!!)可是中成药里什么排石灵,癌必治,仙草胶囊,补肾壮药药物,什么名字不敢取?老百姓能不被误导吗? 国家的纵容还有一个原因,这些中药无毒无副作用,尽可以不用医生开药,老百姓放心采购,数万家药厂,几百万人的生计就能够解决,可是真正的中药怎会无毒?神农尝百草中的毒还少吗?许多中药及保健品开口闭口我的药经临床试验即使一百一千倍计量也无毒副反应(我不知道脑白金的这个试验是怎么做的?脑白金一次是喝一支吧,一千支就是一万毫升一个人怎么才能喝的下去?)可是学过医的人,学过化学的人,学过拳击的人你们能从药物动力学上解释这个现象的原因吗?我轻轻的抚摸你的脸,你一笑置之,但是我用抚摸你的脸的力量一千倍的力量打在你的脸上你还会笑吗?如果你没感觉到我的力量,我只能说我这一下没挨上,很多药物宣称无毒副作用,这是真的,但你能说出这些药和大米白菜的区别吗?是药三分毒,古今中外西药中药莫不承认,可是到现在中医已进化的无毒无味,既然如此,那么多草药在国外被禁是何道理?都说西药毒副作用大,可是在美国每年被禁的药物里很多其实发生率只是几万分之一就被禁了,可以看出毒副作用是不是有老百姓想象的那么大,我只知道老美是特重视生命的,没哪个药厂敢生产出副作用特大的药物,出了事可没人赔的起的。

十三)有很多人喜欢说这句话:现在中医在老百姓中口碑好而医疗界相反不是因为中医不好而是因为没有继承好中医,没有好的中医医生。这句话真绝,简直是两难推理没法反驳的,我想起了前段时间那个什么什么狗屁教授在电视上的话:不是中医不好,而是没有好医生,真正的名老中医眼里,sars都不算什么,这句话简直现在都成了名言了。 糟粕永远是糟粕。

 4、“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是胡说八道

这极具中国特色的八个字,俺本以为不过是不懂医的老百姓的误解。孰料它的幽灵在中医论坛上竟无处不在。上自“中医大师”,下至“中医初学者”无不视这八字真言为无上秘诀。这真让人莫名惊诧!看来不是误解,而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否则只能说是“惊人的无知”。 何为标?何为本?汉字的意义并不深奥。标者,树梢也,表象也,症状也;本者,根茎也,本质也,病因也。中西医对“标”的认识是一致的,即疾病的客观表现即症状和体征。但对“本”的概念却有本质的不同。中医认为产生疾病的原因乃是阴阳的失调,具体的致病因素即所谓六淫七情疫疠痰饮瘀血等,所有这一切皆源自古人朴素的自然观,皆不可精确定量客观的描述,乃是医生一番望闻问切后的主观臆测和附会,不同的人-完全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所谓“医者,意也”。而西医认为疾病乃是自稳调节(hemeostasis)的紊乱所致(与阴阳失调有点象),但具体的病因是生物的、理化的、遗传的、免疫的、精神心理社会的、渐而到了基因的水平,所有这一切皆可经精确的实验证明,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故无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其肺结核的病因均可证明就是没有民族感情的结核杆菌,这就是科学。 标本既明,可谈治疗。西医治病,务求明确病因,从来就是病因治疗和对症治疗并重(即是标本兼治)而从来就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中医所说“西医是对症治疗,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医学”。以贫血而论,其病因不下百种,单说缺铁性贫血(IDA),在教科书上谈到其治疗时第一句话就是病因治疗(治本),而后才是补铁(对症)。病因治疗何谓?是铁摄入不足就改善膳食结构,是溃疡萎缩性胃炎就作相应治疗,是妇科病就看妇科,是肿瘤得切除,是钩虫病得驱虫等等,这种病因治疗可谓是非清楚明明白白。补铁大家都会,何足道哉!若让中医来治贫血,假若是古代中医的话(因为中医普遍认为古代的更高明),他没有血象骨穿及一切现代检查技术,首先他要明确贫血的原因就不可能,尤其象钩虫病导致的IDA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于是他只有把贫血笼统的说成是“血虚”之类,然后主观臆测其根本多是脾的缘故(脾主血嘛),于是99%的中医(也许就是100%)都来调脾,把百来种不同病因的贫血来个笼统一调脾,真能治本吗?还拿简单的钩虫病来说,你不认识这个虫,怎么调脾肯定也白搭。道理不是明摆着的吗!再说肺结核,几千年来中医拿它毫无办法,你不知道它的病因,怎么辩证也没用。自从西医发现了结核杆菌才是肺结核唯一本质的病因并有了疗效确切的抗痨药物,肺结核的治疗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考察一下全国的结防所,可有一家靠中药抗痨?外国的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连疟疾这种小病,当年康熙爷得了,那些御用中医们翻遍了典籍也是一筹莫展,而传教士几颗奎宁就给标本兼治了。 总而言之,不明疾病的本质就谈不上治本。对于肺结核,全世界(除了某些中医)有谁会否认它的本质就是结核杆菌呢?不抗痨,靠整体调节提高人体的抵抗力(所谓正气)是不可能治本的!就象林黛玉吃再多的人参养荣丸,也不过落得“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掊净土掩风流”。宝玉若知道林妹妹咯的血里有结核杆菌简单的用点雷米封利福平就可以救了“卿卿性命”,想来他也不会发疯出家,后世也不会有许多悲金悼玉的痴男女了(说来中医对于中国文学倒有莫大的贡献,本文就不详述了) 面对同样的中医理论不同的中医有不同的理解,而西医基础理论具有普适性,任何一个合格的西医学生会得到差不多一致的理解,这是个问题? 别说这正是博大精深的地方,一个东西再好,没人掌握得了,或者全世界就几个人掌握得了,这种医学有和没有到底有多大区别?病人可不会等你掌握了才生病。如果说中医是少数天才的学问,那这种学问对这个世界就没有多少影响,因为这里不是谈高明的地方,而是病人在死亡线上。 中医的衰落是任何一个愿意面对现实的人都看得见的。如果不愿意把它当古董的话,那要做的事就多得很了。可惜建国至今,没听说有什么突破。除了一堆骗钱的保健品以外。 或许从感情上我不愿意中医就这样死得无声无息,可惜我看不见进步在哪里。面对飞速发展的西医还陶醉在老祖宗的东西上不思进取那确实也只有死路一条了。我想除非有毛病,否则没人会以为老祖宗把问题都解决完了,后代子孙可尽的猛吃就成了。 每当看到某些动辄就说什么博大精深之类套话的时候,我就感到中医是彻底完蛋了,换句话说这些不肖子孙别说发展连老祖宗的东西连看都看不懂了。要么是老祖宗的东西本身是一团浆糊要么是完。 我们的祖先对于人体的构造与功能的认识是相当模糊的,几千年来也没有超 出《内经》的水平,陈陈相因,直到清朝才有王清任想到要去解剖尸体验证一下,他这一解剖,才发现《内经》对人体脏器的描述很多都是错的,比如说,思维器官不是心,而应该是脑。但他的这些改正也并没有被中医界所接受,直到今天中医所奉行的仍是内经的那一套,只不过偷换一下概念,把心等同于脑了。连器官这么大的东西都没搞清楚,还能指望他们会知道至今现代医学都不知道的更精细的系统?那样的话真的只好相信我们的祖先比我们更有本事,有特异功能。 不应该把现代医学叫作西医。放血疗法之类的与中医一个等级的西方古代医学才是西医。放血疗法就跟中医的刮痧、拔罐一样,在经验上肯定也被认为有一定的疗效,否则不会在西医中风靡一时,当时想必也有一套美妙的解释。实际上现代医学对放血疗法并不完全否定,只不过现在有了更好的疗法,也就被抛弃了,而中医仍然在刮痧、拔罐。死不认错的中医和从善如流的中医,连小学生也知道脑主神明,中医非要说是心,并狡辩出种种歪理。比如说乙肝`癌症`再障`爱兹病等出现于中医之口的频率甚至高于西医(因为总有中医一不小心就攻克了它们),面对今天的病人,把胃癌说成是胃痛,把肺结核说成是咳嗽,把乙肝说成是某某虚,即使是名老中医也是说不出口的。这同样说明他们至少在行为上认识到西医的诊断更科学至少更可信点。治疗上又何尚不是如此。我到中医院一看,所有的病人都在输液,也输氧输血,甚至也作化疗,当然他们没忘了同时用中药(连这点特色都忘了那就太不应该了),最后的功劳理所当然的完全算到中药头上。即使在某些非常有中医特色的风湿科,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很多中药里掺有激素。你说这是中西医结合也行,但我毋宁看成是中医认识到了纯粹用中药实在并解决不了多少问题。 死不认错的中医和从善如流的中医完美结合如一枚硬币的两面。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现代医学风靡世界各国,而出了中国,又能找到几所象样的中医医院?谁见过有一门科学是只在一个国家流行的?从实用的角度说,又有什么病非得靠中医来治不可呢?人家干吗要相信、采用你这一套?美国可以把**街的中医诊所全都关闭而对国民的健康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中国离开得了“西医”吗?没有西医,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又得降到从前三、四十岁的水平。 对于同一研究对象,不可能有两套毫不相干的科学理论体系,炼金术不可能与化学同为科学,星相术不可能与天文学同为科学,神创论不可能与进化论同为科学,同样,中医和现代医学也不可能同为科学。 医药科学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物学、统计学这些学科的基础上,到了今天,医学和生物学实际上已难解难分,所用的方法,所研究的对象都没太大的差别。医学早已成为现代科学的一部分。但是中医却独立于物理、化学、生物学之外,这样的体系,可以是哲学、宗教、玄学或别的什么东西,却不可能是科学,因为没有一个科学学科是可以自成一统,而不与其他学科发生关系的。再说了,科学的产生和发展不过是近三四百年的事,而现在的中医跟两三千年前基本相同,如果说中医是科学,岂不是说两三千年前就有了一个完备的科学体系?科学变成中国人的发明了? 中医做为一个辩证的玄学系统,表面上尽善尽美,总体上无法加以否证(不排除对特例的否证),也就缺乏自我改善的能力,只能靠外来的力量扬弃。如果不是现代科学,我们大概还在相信中医的许多谬说。所以两千年前中医是这个水平,两千年后还是这个水平。从前中医对破伤风、痨病、水肿、哮喘、梅毒等等束手无策,死人无数,现在依然是束手无策,全靠西医来治,而西医从前也治不了的。一般的疾病,在中医手里也成了疑难病症,各执一词,连个感冒都分成风寒、风热绝然相反的两类,谁对谁错吵个没完,在现代医学看来,不就是感冒病毒引起的吗,有什么好吵的? 现代医学研究跟别的实验科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遵循的也是“观察-建立模型-预测-验证”这一套方法。相反的,中医著作中却充满了无法检验的预测,比如历代中医家都断言夜半受孕,生子必寿且富贵,怎么检验?孙思邈断言“但能御十二女而不复施泻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自固者,年万岁矣。”又怎么个检验?只是一套美丽的空想。对中医来说,无论是一名具体的中医师,还是中医理论本身,“今不如昔”是中医界存在的普遍观点,包括极力为中医鼓与呼的业内人士,大都认为“失传”的太多,发掘为重。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医会”今不如昔”?这种现象不符合科学、技术的一般发展规律。牛顿伟大,但他的许多发现如今仅仅是中学生的常识。科学、技术从整体上来讲是前进的,是不会倒退的。特别是一门与人的生活、生命息息相关的学科,为什么会逐渐衰退呢?如果一门学问无法传承或难以传承,那么,人当然会对其产生怀疑。 拿西医来说: 第一例器官移植,绝对是伟大的创举,伟大的进步,而如今,此技术平平常常了,先进一点的地市县医院就掌握了。发现输血要血型匹配,绝对是伟大发现,而今,是学医的入门常识了。西医每个研究成果和技术的发明,都实实在在的成为向前发展的一级台阶。而中医仍在“阴阳、寒热、虚实”中兜圈子,还在探究古籍并逐字逐句阐释古人说的含义,解释不好又争半天,争来争去还是阴阳寒热虚实。我坚信:中医理论永远跳不出这个圈子,永远探究不明张仲景们的真实思想,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永远是谁是权威谁有理,因为中医理论是古人运用哲学的观点阐释疾病而形成的理论,哲学是社会科学范畴;而医学属于自然科学范畴;就是说,人的疾病的发生发展是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不是哲学研究的对象。这是中医理论难再向前发展的根本原因。 在全国任何一所中医院,它的主导技术都是西医的,中医中药只是配角而已!即使在个体诊所也是一样!坏就坏在这些骗子西医学得太差,只有靠那些玄学来唬人。其实说中医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如前面所说的中医治乙肝就是典型!靠中医手段是不可能诊断出乙肝的!你既坚持你的阴阳五行干吗还要查两对半、DNA?干吗还要查肝功能?既然查了怎么又不敢承认病毒致病?更不敢把病毒纳入中医理论体系?你不研究血液的具体成分干吗要查血常规?干吗不把细胞学纳入自己的体系? 《百年大争论--中医该废除掉吗 ?》

 5、民国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旗帜鲜明打击中医

晚清时期,西方医学输入中国。以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细菌学、临床诊断学为特征的西方医学,显然是与阴阳五行、五运六气、寸关尺为理论基础的中国医学无法抗衡的。知识界批评中医愚昧落后之声日渐高涨。1916年,余岩(余云岫)率先对中医基础理论进行系统批评;1925年中医界谋求将中医纳入学校体制,而中医界称自己为国医,称新医为西医,将中西医之争视为“中西之争”。中医不管是其理论还是其实践,均不能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而是科学的对立面。中医等同于迷信与巫术。中医成了阻碍进步、阻碍改革的罪魁祸首。在科学主义高扬的思想背景下,难以为近代科学所证明的中医,同样难以在科学上找到依据,因而也就不具备合法性。学理上不具有科学性,自然在现实中就缺乏生存合法性。于是乎废止中医,便成为合乎逻辑、合乎时代潮流之事。 19292月,国民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围绕着“废止中医”问题。中央卫生会议最后通过之废止中医案———《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这便是著名的“废止中医案”。中医界反抗废止中医案,将中医存废置于政治意识形态层面进行论辩。上升到“摧残国粹学术”的高度。中医界声称中医是“极端的民生主义”,是“极端之民族主义”。这种驳难,显然已非学理争论,而是意识形态化之政治攻击,“饭碗问题”,百万中医药从业人员的生计问题,中药材之销售额,利税收入。同时,由于国产西药无法满足需要。由于废止中医案是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主持召开的中央卫生会议讨论通过的。故中医请愿代表将工作重心放在国民政府五院院长和中央党部方面,而对卫生部则暂不理会。这一招果然奏效。中医不合近代科学。在科学主义高扬的时代洪流中,只要中医理论在科学上没有根据,中医理论不能以科学来解释,也就无法得到科学的承认。得不到科学承认的中医,其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便会受到怀疑。故此,在围绕中医存废之论争中,中医不合科学之特性已被充分揭示出来。中医科学化的实质,就是将中医纳入到近代科学体系中。 1912年,北洋政府以中西医“致难兼采”为由,在新颁布的学制及各类学校条例中,只提倡医学专门学校(西医)而没有涉及中医,则完全把中医药排斥在医学教育系统之外。1913年,教育总长汪大燮公开提出废除中医中药。他在接见京师医学会代表要求将中医列入医学教育系统时,竟毫不掩饰地说:“余决意今后废去中医,不用中药。所请立案一节,难以照准。”接着,江西当局颁布了取缔中医章程32条,与汪遥相呼应。随后,教育部公布了“大学规程”、“医学专门学校规程”和“药学专门学校规程”,仍摒中医于政府教育体系之外。19223月,北洋政府内务部颁布了《管理医士暂行规则》,规定诊病必须开设二联单,汇存备查,如有药方不符或医治错误,经查“予以相当处分”等。 19292月,国民政府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通过了西医余云岫等提出的“废止旧医(中医)以扫除医药卫生之障碍案”,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案”呈教育部,并规定了6项消灭中医的具体办法: 1、 施行旧医登记,给予执照方能营业,登记限期为一年。 2、 限五年为期训练旧医,训练终结后,给以证书。无此项证书者停止营业。 3、 自1929年为止,旧医满50岁予*..即不能使用。 4、 禁止登报介绍旧医。 5、 检查新闻杂志,禁止非科学医学宣传。 6、 禁止成立旧医学校。

忽悠是一名东北的俚语,是指通过人为的抄作,夸大某件商品的使用价值,从而抬高其价格,该俚语在赵本山卖拐及卖车之后,现已为全国所通用。 当医疗作为一个商品在社会存在时,忽悠产生则是必然的,有忽悠某项检查的,有忽悠某种治疗手段的,有忽悠某种药品…只可怜了我们没有多么医学知识的普通患者,钱花了,病却未得到正确的诊治。在所有的医疗忽悠中,中医无疑是最大的一个。

导医医药 每天的电视上,都有一些看似德高望重,知识渊博的大师们口若悬河大谈中医理论,什么内病外治,什么冬病夏治,什么经络,什么穴位。所有这些,有几个拿得出严格的科学依据?在中药的吆喝声中,我曾听到了如此愚昧又好笑的声音,一厂商说其药品源自清廷秘方,另一厂商不甘示弱,称其秘方来自明代的本草纲目,更有甚者,说其秘方是从长沙的马王堆汉墓中所得,比你们悠久的多,在他们的眼里,地球应该倒转。 如何看待中医呢?如果你有一些哲学及辨正法的知识就知道该如何来认识了。 首先,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作为以人体为研究对象,探索其疾病的发生,发展及转规的医学就不应有中、西医之分。 中医的正确定义应为“中国古代医学”,是基于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而对人体与疾病产生的认识。中医也是从劳动与实践中产生,也遵循“物质决定意识”这一哲学观念。但在没有精细解剖刀,没有显微镜,没有化学检验设备的年代,它对人体的认识只能处于一种大体解剖阶段,对每一种脏器的功能认识难免错误。 肾脏是人体最主要的排泄器官,但中医却说它管生殖。这是因为精液是从尿道外口射出,而尿道上接膀胱,膀胱上又有两个输尿管与肾脏相连,从而以为精液是肾脏产生的。的确,如果没有精细的解剖刀,是不能发现在尿道的前列腺段,有一微细的射精管与尿道相连。 心脏是人体的循环器官,但中医却认为它主管人体的思维,不然就没有“心思”这一说,这大概是人死了,思维就停止了,而人死的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心跳的停止。 脾脏是人体的储血及免疫器官,但中医却认为它与消化有关,这大概是因为其与胃相邻罢。 所谓“经络”,实际上就是神经网,而“脉络”则是血管网。如果不是,那么大体解剖很易发现的神经与血管又叫什么呢? 人类没有什么气功师,只有一些经过训练而某部分肌肉强劲者。之所以产生气功一说,只是因为当我们用力时,必须紧闭声门,感觉是要把吸入的气体压入到所需用力的肌肉中去。 中医对人体认识产生了很多的错误,如果它能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发展而发展,相信它能一点一点的修正错误而与现代医学的理论一致,但中国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本身都呈跳跃式,其间存在一个巨大的断层,所以当与科学技术水平一致发展的“西方医学”涌入中国时,这才发现其错误已经不能一点一点的修正了。我不为我们的古人悲哀,我悲哀我们当今的人类,那些所谓的医学家们,他们不能正确对待中医的局限性,而是通过人为扩大其外涵来证实古人的正确性,其结果是它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玄而又玄,成了一种唯心主义的典型。

中医如此多的谬误,但为什么现在却大行其道呢? 首先这与国民的素质有关,如果我们的国民都受到了良好的数理化等基础知识教育,都有良好的哲学头脑,相信他们也就不会盲目相信中医了。 另外,与我们一些“西医生”的推波助澜有关,有很多的疾病我们不须治疗或无法治疗,此时如果要向患者说明,则需要很多的口舌,最简单的莫过于你去看中医吧。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一个有名的中医,绝对是一个口若悬河者,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使你信服他,就象某些人迷信法//功一样,此时他们实际起到了心理医生的作用,这大概是我国正规的心理医生并不吃香的原因所在吧。 我否定中医的理论,但我绝不是完全否定一些传统治疗的效果,对于这些我们不能否定的事实,我们需要的是用现代医学的理论来解释,如针灸治疗某些腰痛有着很好的效果,但这会不会是改善局部的微循环,就象我们用激光打孔来治疗一些冠心病一样。还有我们所用的一些中药,如果确实有效,那我们就应该像从金鸡纳树根中提炼出喹啉来治疗疟疾一样,找出其药用成份,这样才能更好的为人类服务。 (杏林孤蝉)

真理之声:http://hi.baidu.com/zhenlizhisheng

 

原文网址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917/15/11111538_787392822.shtml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8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0多篇,读书评论42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体物…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