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经济有什么不同

姜奇平 原创 | 2019-01-23 17:0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智能经济 

  2019年1月6日,阿里发起、主办了第四届新经济智库大会。会上“智能经济”这一新概念的提出,是一大亮点。有关想法,值得关注。

  智能经济是使用“数据+算法+算力”的决策机制去应对不确定性的一种经济形态。在智能经济中,产品、个体、组织、产业、世界都将完成微粒化的解构和智能化的重组。单从这个表述看,还是一种常规的定义方法,无非“生产力+经济”这个格式下变化一些新内容。

  通读阿里研究院的数字经济系列报告《解构与重构:开启智能经济》,其中不乏闪光点,诸如“微粒人生”(个性化)、“液态组织”(扁平化)、“硅基生态”(协同共赢)、“孪生世界”(CPS化,CPS指Cyber-Physical Systems)等,相比原有概念,名字更潮了。而万物智能(零离线)、协同生态(零错配)则赋予了网络经济一些新的技术经济内涵。其中“新的经济运行操作系统”的提法,令人眼前一亮,浮想联翩:SAP的ERP系统、微软操作系统、阿里操作系统……。

  智能经济更象是从微观向宏观推广而形成的概念。以蚂蚁小贷这样的个案为微观基础,构成数据化、算法和产品“三位一体”的智能商业闭环模式,再借万物互联的在线化、智能化应用的深化、以及社会化的大协同三大动力,将这一模式向中观、宏观推广。这反映了从底层实干者角度透视与改造世界的独特归纳式思维。具有阿里模式的深深烙印,体现出其典型的理性世界观,是技术决定论与C2B的杂交。与其它巨头的提法相比,一如继往地不谈温度与社交。

  仅有上述林林总总归纳,从新概念中激动起来的,更多将是一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经济学家将继续无动于衷。但对智能经济的另一个解释,使其内涵开始变得更加普适而耀眼,这就是:“这与依赖价格信号的市场机制、依赖人为协调的企业机制有显著差异”。

  读到这一句,才突破惊觉:天要变了,人要醒了!因为,经济学家读了上述所有归纳仍然会打瞌睡的原因在于,他们会认为,你们这些新经济们不过是孙悟空,在我如来佛掌心上变戏法。你们蹦跶吧,什么微粒、液态、硅基、孪生……反正也蹦跶不出我的手心。我的左掌叫市场,右掌叫企业。

  但这句话,无疑将给经济学家当头一棒:新经济的孙悟空们真的要造反了,不光在市场与企业这两个手掌心里跳,而要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了!

  我在去年出版的《网络经济》一书中,核心想表达的是,网络,是人类继市场、企业之后,与之并列的又一种资源配置与利益分配方式。这一点如果成立,就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认识,改为:在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同时,发挥网络配置资源的主导性作用。

  市场与企业同网络相比,颗粒太粗,无法实现“微粒人生”;组织太固化,无法象液态那样流动;零和博弈利润为零,无法协同共赢;心物二元,而不能孪生。这四个缺点,好比孔子概括的意、必、固、我。《论语》讲:“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好象就在说智能经济。

  去阿里会场前,我正在给中国社科院博士讲课。最后五分钟讲的就是:市场、企业与网络的数学换算关系。随机网络(农业家庭)+规则网络(市场与企业)=复杂网络(互联网络)。具体来说,市场是规则网络中的正则网络,与微粒化的随机网络杂交,等于小世界网络;企业是规则网络中的星形网络,与液态化的随机风络杂交,等于无标度网络(网红经济)。

  可见,智能经济的数学本质在于:自由(随机)+必然(规则)。人类将通过智能经济,从必然王国,走向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
每日关注 更多
姜奇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