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见了“东方不败”落荒而逃?

徐政龙 转载自 百拇医药网 | 2019-10-09 08:04 | 收藏 | 投票

 

何祚庥见了“东方不败”落荒而逃?

2007年8月22日 新语丝

作者:潘不常

http://www.100md.com

 

 

嘴比头大的中医神棍,又开始意淫“东方科学”不战而胜的神话。先是祭出三大法宝证明“东方科学”的内功:“一是有党和国家对中医的关怀和支持,有一系列中医药政策法律做保护。二是有中国人的老祖宗、我们历代中医药家在天之灵的“保佑”。三是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再“选择了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6月份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这个会上,王部长未点名地批判了您)的北京御生堂中医药博物馆举行”“东方科学”发布会,高呼“东方科学迎奥运”口号:“至少在此时此刻,我让何祚庥闭嘴了!” “就是这本书镇住了何祚庥”,为更充分表现中医神棍“严密的逻辑和不可争辩的事实”,先用何祚庥“闭”嘴“证实东方科学的客观存在”,再立“第三方公正中立”地“反对将学术问题用政治化、娱乐化的方式来解决的”牌坊。佩服啊佩服!

专修“西方科学”如何祚庥、方舟子之流,见了“东方不败”如斯神功,岂止是闭嘴,不望风披靡、落荒而逃,本村长输您毛护法一文铜板。

这个“东方科学”发布会,没有依嘉宾黎鸣老先生三生万物证明四色定理例,挂起东、西方科学谁输谁自杀的大幡,憾甚。

最后,本村长帮您毛护法呼几句口号,壮壮中医神教日渐没落的声威:“中医神教历千年而常新,垂万世而不替,如日月之光,布于天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推荐奇文《毛嘉陵:我让何祚庥闭嘴了》与大家共赏。

 

附:

毛嘉陵:我让何祚庥闭嘴了

第一次交锋就击退了“科学斗士”

 

我写的中医科学学专著、新闻评论集《第三只眼看中医——破解中医药生死密码》,历经数月的艰苦努力,终于由北京科技出版社出版隆重推出。2007年8月8日在北京御生堂中医药博物馆举行了“《东方科学迎奥运宣言》发表仪式暨《第三只眼看中医》首发式”,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国社科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等机构的专家,中央及北京的20余家新闻媒体和著名网站的记者,中医药大学生代表以及不少网友,共100多人到会。

在《第三只眼看中医》书中,我尽量站在第三方的立场,从更客观、更中立的角度来认识中医药问题,从更深层次的认识观念上剖析了百年来中医药是是非非的根源,对中医药自身存在的种种问题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同时,以中医药为例,展示了东西方早已存在数千年的两种不同认知方式,证实了东方科学的客观存在,较为系统地论述了东方科学知识创造的特色和价值,为客观评价中国式的知识创造提供了全新的理论依据。只有思想的解放、认识观念的革命,对“科学概念”的重新定义,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中医药等东方科学的认识,逐步为其生存和发展,创造必要的和更适宜的软硬环境。

《第三只眼看中医》用清晰的语言、严密的逻辑和不可争辩的事实,与鲁迅、陈独秀、胡适、梁启超、章太炎、严复、任鸿隽、梁漱溟、钱学森、杨振宁等百年文化科技大师进行了“对话”。更对当今反对中医人士何祚庥院士、方舟子博士、张功耀教授的片面观点,作了一次针锋相对的“过招”。

近年来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3位反中医人士不断发表片面的错误观点,扰乱视听,给国家主张、宪法保障要发展的中医药事业,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为了给支持中医者和反对中医者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借《第三只眼看中医》首发式的机会,希望邀请有代表性的正反两方面的专家进行一次和谐社会的“百家争鸣”,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于是,我亲自签名邀请了宋正海、黎鸣、张其成、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等出席“《东方科学迎奥运宣言》发表仪式暨《第三只眼看中医》首发式”。

一、在电话中“过招”

1.第一次电话

8月7日上午9点过,我在报社上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请找毛嘉陵”。

我问:“您是哪位?”

对方底气十足地说:“我姓何”。
  我一下听出了是何祚庥的声音,因为我在电视上听到过他慷慨激昂的“何氏声音”,但我仍然沉住气地问:“我是毛嘉陵,怎么称呼您?”

对方提高了嗓门说:“我是何祚庥”,哇,真是如雷贯耳,确实是真的何祚庥,决不可能是“伪何祚庥”、“假何祚庥”。

于是,我连忙恭敬地称呼:“哦,何老,您好!”

何祚庥傲慢地说:“我收到了你发给我的邀请书,但是你们没有诚意,不是真想邀请我参加,书都不先送给我,我怎么来呢?我来讨论什么呢?”同时,他指责到:“你们这样邀请,目的就是为了炒作你们的书。”

我解释到:“不是只对您是这样,其他人都没有送。我们安排是在首发式时才送书,事先都送了书,还叫什么首发式呢?”

然后,我挑衅地说了一句:“我们也考虑过,如果您先看了书,您可能就不来了。”

何祚庥说:“看了书就不来了,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不先看书怎么可能来呢?”

我不愿让何祚庥找到不来的借口,于是,当即就表示同意:“好吧,我立即安排给您送书。”

接着,我介绍了我的主张:“我们邀请你们来并不是要进行‘决斗’,而是希望借这个平台来相互交流。我是反对将学术问题用政治化、娱乐化的方式来解决的,不知您是否认同?”

何祚庥当即回答到:“我同意你这个说法。”

随即,我就告诉何祚庥:“我这本书就是从学术角度来讨论问题。”

最后,相互告辞。我立即安排给何院士快递《第三只眼看中医》。

书快递出去以后,我给何祚庥发了一条短信,再次告诉他首发式的时间和地点。短信开头的第一句话是:“何院士:我们选择了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6月份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这个会上,王部长未点名地批判了您)的北京御生堂中医药博物馆举行”。

这是因为何祚庥曾经说过:“我说话很尖锐,我喜欢讨论尖锐的问题,不怕得罪人”,所以我在短信中用了激将法,想检验一下他是否真有勇气。

当时,我思索到,如果何祚庥来了,说明他还是有勇气的。我很希望当面请他谈谈对《第三只眼看中医》中对他观点进行点评有何反驳意见。不过,我也想,他要想反驳倒我对他的“点评”,也并非易事。因此,即使他来了也胜不了;不来,则说明他没有了作为“科学斗士”的勇气。

2.第二次电话

8月7日下午4点过,我又接到一个电话,声音微弱而有些颤抖:“请找毛先生”。当时,我还没有听出来打电话的人是谁。

我回答到:“我是。”

对方明显底气不足地说:“我是何祚庥。”

接着,何祚庥说:“你寄的书我收到了,打个电话告诉你一声,但我不能参加你们的活动。你在书的封面就写了要与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过招’,要‘过招’我就不去了”。

此时此刻这种表现的何祚庥,与以往咄咄逼人的何祚庥,简直判若两人,很难让人与“伟大的科学斗士何祚庥”联系起来。不过,此时的何祚庥还是懂“礼貌”的,即使被《第三只眼看中医》镇住了,也仍然鼓起勇气给我回了个电话,但从他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中就能明显感到,他终于没有了底气。

3.“战后”分析

虽然何祚庥说不来“过招”了,似乎我失去了一次与他“过招”的机会,但有一位记者分析得好,他说,何祚庥第二次给你打电话是在收到《第三只眼看中医》、并看了对他的点评以后,实际上你们已经“过了一次招了”,很显然何祚庥已经知道了你的实力,所以他才不敢来了,可以说你与何祚庥的第一次交峰就“初战告捷”。

的确,在我的《第三只眼看中医》面前,何祚庥终于没有了往日的“狂傲”。

以往大家在电视上看见过很多次何祚庥与人辩论“过招”。同时,我们也看见组织者给何祚庥、方舟子选择的对手都是相对比较文弱的中医专家,或者是对中医行业现状了解不深的中医爱好者,他们多是些很少上电视节目的人,在以娱乐气氛为主的“斗嘴”中,当然就“斗”不过何祚庥、方舟子之类等多次上电视的“老江湖”、“老明星”。

何祚庥拒绝了我的邀请,他有他的权力,我尊重他选择“拒绝”的权力。我们也不必再去贬低他没有了勇气,至少他在看了《第三只眼看中医》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这已经足够了,这已经为中医药界出了一口气。

二、首发式的“掌声”

何祚庥在2007年6月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还非常狂妄地说:“没有哪个现在骂我的、反对我的人能把我这些道理批驳掉,无非希望何祚庥闭嘴”。从何祚庥的本意来说,他是不愿轻易“闭嘴”的,只要是“斗”得过的,他都是要去“过招”的。然而,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终于遇到了彻底揭露他们胡说八道的“克星”——《第三只眼看中医》。

2007年8月8日,我在《第三只眼看中医》首发式上,激动地向大家宣告:“至少在此时此刻,我让何祚庥闭嘴了!”,会场报以一片热烈的掌声。

随即,我举起了《第三只眼看中医》这本书,大声地说到:“就是这本书镇住了何祚庥”。会场又响起了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毛嘉陵在首发式上手举《第三只眼看中医》新书,发表简短演讲。

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巨锋摄影

由于不清楚方舟子博士的详细通讯地址,这次首发式对他的邀请函我是根据“新语丝”网站上留的电子邮箱,向他发出的邀请。同时,还在给何祚庥院士的快递信中,放了一份给方舟子的邀请函,请何院士代为转交。

张功耀教授收到我的邀请信后,给我回了电子邮件,他说不同意东方科学的提法,也没有看到书,所以不参加。

三、终结中医药百年是非之争

有人对我说,没有必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去与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这些无聊的人“斗”,不要理他们。也有人对我说,我们中医界不要费那个劲,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我认为,不与他们“斗”,不揭露他们这些极力剥夺广大患者多种医疗选择权和健康利益的“损人不利己的做法”,就不利于有中国特色的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

大家应当更深刻地认识到,他们通过网络来传播反对中医的言论,将直接影响到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医药的认知度。等到这些青少年长大成人后,在需要选择医疗方式时,就不会相信中医,就会拒绝中医,这不仅不利于他们自身的健康保障,使他们丧失更多救治疾病的选择机会,也将使中医医疗市场进一步萎缩。可见与反中医人士较量,不是一件茶余饭后的“闲事”,而是一个关系到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文化和中医药在未来生死存亡的“大事情”,实际上是一场中医药争夺未来医疗市场的“战争”。

有位记者问我,是什么勇气鼓舞你与他们“斗”?我说,有三条理由鼓舞我与这些反中医人士“斗”,也是我与他们“斗争”背后的三大“靠山”:

一是有党和国家对中医的关怀和支持,有一系列中医药政策法律做保护。发展中医药事业是我们的国策,是一项正义的、合法的、为民造福的伟大事业,因此,我们应当有信心和有勇气维护中医药事业。

二是有中国人的老祖宗、我们历代中医药家在天之灵的“保佑”。中医药学的科学知识是用我们祖先无数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因此,我们应当珍视和弘扬中医药事业。

三是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特别是那些从中医药这里得到过健康实惠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他们是最坚定的中医支持者。为了满足大众的健康需求,我们应当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

在首发式上,我发出了一个强烈的呼吁:“人民大众的健康利益高于一切反对中医的文字游戏。希望从2007年8月8日开始,从《第三只眼看中医》开始,从此终结‘百年中医药的科学是非之争’,给中医药创造一个和谐的发展环境”。

 

百拇医药网

http://www.100md.com/html/DirDu/2007/08/22/48/10/07.htm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转基因科普和中医药科普等方面发表文章。 2.到2019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5篇并转发300篇,读书评论5200多篇…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